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微小说:失信黑名单

2016年10月21日21:19 东方法眼张选仁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女秘书刘晓丽突然闯了进来。邬总,你真有好心情约

  邬有名厂长正在办公室准备与广告部经理吴晓梅……,女秘书刘晓丽突然闯了进来。邬总,你真有好心情约,外面又来了百十号农民工要工钱,你还不赶紧带吴经理出去广告广告。

  邬有名把刚解开的扣子扣上问刘晓丽,你是不是吃醋了。刘晓丽漫不经心的回答,吃醋,我习惯了,醋还可养颜。不过,我担心的是怕邬总阳痿。昨天下午,法院又送来了强制执行通知书和限制你的高消费令,晚上我又在朋友圈看到你已进入法院强制执行失信黑名单,点击率不到一个小时就已经上万。

  邬有名镇静过来对广告部经理和女秘书说,你们两个先到外面去对付一下,就说我不在家,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动员他们去法院告,老板走了还有这栋厂房在。

  刘晓丽说,不行吧,他们就是冲着上几次的判决未执行而来的,还说是法院执行不了他们要自己动手。

  邬有名拿出老板的气魄,法院对我都不敢他们敢,怕是吃着豹子胆了。赶快去,法院的判决能拖一天就是一天,拖字就是生产力,几百万拖一个月就足够你们俩的年薪,有如去银行贷款,不如在拖字上做文章。法院虽然把我拉入黑名单,只不过是抖棵棵吓麻雀,哄哄那帮穷鬼。不过在这风口浪尖上,法院还是会整个把做亮点新闻,我还是要出去回避几天,厂里的事就暂时由你们两个撑着。不论你们采用什么办法,何种手段,只要把执行局那帮忽悠过去就行。

  邬有名开着他的宝马从后门而逃,宝马刚到高速收费站,服务员便告诉邬有名。先生,对不起,你已被法院拉入被执行人黑名单,根据法院提供的车牌号码,你这辆车不能入高速。邬有名想不到法院失信黑名单有如此威慑力,行吧,你得让我开过去调头。

  邬有名本想过杆而逃,服务员示意两个协警过来告诉邬有名,他们是收费站的协警,经法院和公安局授权,凡属限制高消费者的车辆通过本站,协警有权将车扣留收费站停车场,然后通知法院执行局来处理。两个协警出示身份证和授权书后说,先生,那就对不起了,请你下车,把行车证和车钥匙交给我们。

  邬有名把车钥匙和行车证交给协警,好吧,既然如此,车就交给你们,我有急事要到昆明签一份合同,欠法院那点执行款这辆车绰绰有余,我回来再找他们算账。

  协警劝告邬有名,你等等吧,法院执行局的马上就会派人来处理。邬有名反问协警,法院授权你们可以扣留我的车,没有授权连人也可扣吧。看着两个协警无奈的表情,邬有名打了一辆出租车便返回火车站。

  邬有名拿出身份证准备买一张去丽江的软座,售票员告诉邬有名。先生,对不起,根据法院与铁路联网失信人员黑名单和限制高消费令,你已丧失享有软座的权利,只能买硬座。硬座就硬座,那就先买到昆明。

  车上挤来挤去,邬有名感到自从暴富之后从来没有这样的失意与窝囊。手里不是没有钱,而是有钱不给使。本地不用外地用,我得不相信一个小小的县法院能管到昆明、管到全中国。

  到了昆明站,邬有名立即去买丽江的飞机票。当他拿出身份证,售票员还是重复着先前火车站售票员的那句话,不同的是把没有坐软座的权利变为没有坐飞机的权利。邬有名耷拉着脑袋,想着一个小小的县法院还真的能越界管理,不仅管本地,而且管到了昆明,管到了天上。上天就是那么几条线你管得了,地上那么多出租车总管不了吧。于是他想起昆明前些年连车带人一天只要几千元就可以包用,何不找一个漂亮的女司机连玩带耍。

  经人介绍,邬有名还真的找到了一个出游伴侣,门票吃住除外每天八千元的人车费用。

  有女司机驾驶,邬有名一路欣喜。在鸡足山,邬有名抽了一个中下签,签上说“父辈未留金和银,艳福富贵自生成;若不心中除邪念,前功尽弃背骂名”。

  邬有名识字不多,于是便问解签人邪念是什么意思。

  解签人说,邪就是不正当,不正派;念就是惦记,常常想想起。具体表现为一个贪字,归根结底不外乎贪钱、贪色。

  邬有名便问,我自己办企业,又不是公务员,自己挣钱自己使,根本就不存在贪,至于色嘛,古代皇帝有三宫六院十八俏,和他们比较起来,我只不过是有狡兔三窟,也算不上贪色吧。

  解签人笑了笑,作为世俗之人,你还算坦诚。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虽然自己挣钱自己花不存在贪,但还要看看给合法,该给工人的工资给给足,如果不合法或没有给足就是邪念;还有你说的古代皇帝有三宫六院十八俏,你只有狡兔三窟不算贪色不符国情。古代是古代,现代是现代,现在国家实行一夫一妻制,你狡兔三窟,也是属于邪念。邪念之人迟早要遭到报应,所以你得消除邪念。

  邬有名半信半疑,但还是按解签人的指点烧了三柱高香。

  到了洱海边,邬有名带着女司机到一家星级大酒店准备要一个总统套房,服务员看着他的衣着给了一个白眼,九千八住一晚。邬有名有些不高兴,掏出一万丢到了服务员面前。服务员大吃一惊,还有你们的身份证。邬有名递过身份证,服务员往电脑上一输号码,法院执行失信黑名单便跳出了邬有名。

  服务员显得没有先前收费站、火车站、航空售票处的服务员客气,冷冷一声,有钱也住不成,你已经进入涉法执行失信黑名单。女司机唰的红下脸来,调头就离开服务大厅而上了自己的车。邬有名返身就去追女司机。走,咱们另换一个地方。

  女司机说,我有脸和你一个失信黑名单的人在一起吗,别看我们这种人肉体是有些不干净,但也不像你们失信黑名单的人伤天害理。你走吧,我今晚还要返回昆明。邬有名说,那你得退我钱,连车带人我已经付了你四天三万二的费用。女司机说,不是我不守信用,而是你不守信用,因为你隐瞒了你人格上的瑕疵,没有如实告诉我你是进入了涉法失信黑名单的人,如果你早说,莫说一天给我八千,就是一天给我八万我也不会跟你来,要说上当受骗,是我上当受骗,剩下的应该算是对我精神损失的补偿。

  邬有名想去抢女司机的钱包,女司机见迎面有两个警察走了过来,你放开,不然我就要报警了。女司机一脚油门,邬有名便被甩在车后。

  邬有名找了一家隐蔽的小旅店住下,得知小旅店组织散团旅游,于是便跟随散团旅游了大理、丽江、香格里拉。前车之鉴,邬有名再也不敢对路边街头、短裙红嘴的喊客产生邪念,寂寞之时只好跟吴晓梅、刘晓丽通通电话。

  游了将近一个月,吴晓梅、刘晓丽也没有说法院有什么动静,他以为法院执行风暴已过便返回厂里。

  看着眼前的情景,邬有名想不到法院真的动了真格。厂的大门被法院贴了封条,打吴晓梅的电话,不在服务区;打女秘书刘晓丽的电话,是空号。一个月未摸着女人之手的他心急火燎,热血沸腾。无奈之下,他又想起他自认为家中的那个黄脸婆,但赶回家中,黄脸婆也没有在家,茶几上摆着一张应诉通知书,他拿起来一看,黄脸婆尽然已向法院起诉要和他离婚。

  门嘎吱的一声,他以为是黄脸婆回来了。心想管你起诉不起诉,在法院判决之前还在是我媳妇。但开门一看,是读贵族学校的大女儿。你怎么回来了?邬有名问。女儿回答,学校说你已经上了法院执行失信黑名单,凡属上了黑名单的子女不能上贵族学校……

  女儿的话还没有说完,邬有名软瘫倒地。爸,你怎么了,爸,你醒醒呀。

  邬有名苏醒过来对女儿说,是爸爸的邪念害了你呀,也害了你妈。你要替爸爸向你妈妈道歉,爸爸从今以后一定改邪归正,绝不愧对你们娘俩。秀秀,你就自己做点饭吃吧,或者打电话喊你妈回来。

  邬有名打开地下室扛上一个麻袋上楼来喘了一口气告诉女儿,你等着,明天爸爸还要送你回贵族学校,然后又扛起麻袋出门打了一辆出租车朝法院疾驰而去……

  作者单位:宣威市人民法院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