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真简单,原来就是不开会?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副刊 > 随笔 > 正文

幸福真简单,原来就是不开会?

2018年09月27日10:23 东方法眼 庞克道
   
 

核心提示:叔本华认为,全部人生智慧的最高准则是亚里士多德在《尼各大马可伦理学》的一句插话。这句话是:明智的人追求的是无痛苦,不是快乐。调换一下部分语序

  叔本华认为,全部人生智慧的最高准则是亚里士多德在《尼各大马可伦理学》的一句插话。这句话是:明智的人追求的是无痛苦,不是快乐。调换一下部分语序,意思更明白:明智的人追求的不是享受,而是无痛苦。

  所以,幸福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若要评估一人有多幸福,不要问什么让他快乐,应该问什么令他悲伤。让他愁眉不展的事越微不足道,他的幸福度越高。身心安泰,才能觉察细枝末节;大难当头,感觉不到琐碎小事。

  真没想到,有好长一段时间以来,单位的同事们竟然以少参会、不参会为工作人生的幸福哲学。

  很意外的事情是在中秋节前后发生的。单位邀请外面的人来做学术报告,一场接着一场。由于是学校层面组织安排的,所以,听报告的通知就针对所有员工,当然上课和值班的可以依法豁免。报告会收效如何,这是无法估量的,因为这种活不似蒸馒头,也不像搬砖。当然领导为了检测效果,最可能用到的招数就是会后让写总结。但人一多,读完这些总结,也一定是件苦差事,出力不讨好,这个词就是为它预备的。

  下班时,同事们碰面互致问候,上来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下午有课吗?”

  “有”,一旦对方做如是回答。

  接下来,问话之人就会不无艳羡地说,“你太幸福了!”

  不须解释,因为上课,后者躲过了一场会议。

  想想很有意思,上课是一次精神紧张的高强度智力劳动。但参加会议却不同,你只需要身至耳随,无须消耗多少血糖,乃至身在曹营,心在汉,别人也无可奈何。然而,大家伙却心甘情愿地以苦作乐去上课。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衡取其重。参加会议利小、利轻、无益。一群心智俱佳的群体用脚投票,或消极参与,其实他们是在无声抗议,或反面表白:某些事无意义,某些事法不妥。

  说到开会的规矩,世界上恐怕没有人比得上美国人的规矩大了。现在我能深刻地理解,为什么美国建国后一个叫罗伯特的将军愿意用余生的时间来研究开会了。他的研究很勤奋,也很有创获。乃至他的子孙后代也以此为荣,主动地接续他的这项事业,成立研究基金来把这件事发扬光大。他们有一本厚厚的开会规则——《罗伯特议事规则》(Robert's Rules of Order)。这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单就这一点,我们就应当对老美刮目相看。平时时,我们总意为美国人崇尚自由,孰不知美国人对待开会却是如此这般严肃认真。人家是把开会当科学,是会少规矩多。咱们时常把开会当成抖威风:抖别人的威风或抖自己的威风。想想在山顶洞时代,我们的祖先围坐在篝火边,那会开得多实在:就是要解决一个核心问题,明天吃啥?并且保证不能跑题。开完会就地休息,决不能浪费大家一点能量。但是,现在不同了。根据媒体公开的报道,领导在一次公开讲话中引用一副对联,上联是"你开会我开会大家都开会",下联是"你发文我发文大家都发文",横批是"谁来落实"。科层制下,管理与服从是必然趋势,但当管理者变多,层级变多时,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执行力必然大打折扣。于是,就会出现有人所戏称的那种奇怪现象:“我们的工作时间是三分之一到上级那儿开会,三分之一叫下级来开会,三分之一在研究开什么会和怎样开会!”所以,虽然会多,但开会的效率总体来说怎么会高到哪里去呢?

  我想,此时,领导最应该想到的应该是,反思一下本单位是不是患上了“文山会海”的官僚病?


┃相关链接:

监狱没犯人,医院没病人:幸福你伴一生

微幸福

从165元炒面到华山被捅:谁来问游客是否幸福?

央视,请不要“无厘头”发问!

你可懂平凡的幸福

也说民众吐嘈幸福感不强之原因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