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来一次流水账:看看我“开坛授法”前后的时间都去哪儿了

2017年09月17日21:24 东方法眼庞克道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来一次流水账:看看我“开坛授法”前后的时间都去哪儿了。此文首发于“无讼天同APP”自媒体,此篇为完整无删节版。

  先自报家门,我在一私立高校做法律课老师。

  晨六点一分闹钟响起,骨碌翻身爬起来。人无大志,所以每天凌晨作不了被梦想唤醒的人。下楼洗漱。然后喝一杯水。母亲进城来陪我们的话,是新鲜的白开水。否则,多半会等着到单位,去喝公家的水。

  六点十分,厕上,这是难得的独处无人打扰的时间,随手翻阅搁置在洗手间里的书籍,这一段时间看的是《哲学家死亡录》。今日,看完了关于“叔本华”的条目。有趣的发现不少:一是叔本华可能是现代哲学家中对死亡谈论最多的一个家伙(疑问,哪一个是谈论死亡最少的哲学家呢?大胆预测,估计是功利主义哲学家中的哪一位?是边沁,还是密尔?);二是叔本华哲学的特点类似于动画片《小熊维尼》中的屹耳,哈哈,原来他是哲学王国中的小毛驴;三是叔本华不喜欢女人,(他不喜欢我喜欢,贼笑,看到此文字者,可自行脑补)不喜欢的代价之一,就是他不得不偿付二十年伤害补偿金,给一位女裁缝(因不堪她的聒噪,叔本华“失手”将她推下了楼梯,在我这个法科生看来,他应当是间接故意);四是他说的一句睿智之言:生命是向死亡讨来的借贷,而睡眠,不过是缴付每日的利息。(看来,熬夜是一个不错的延展生命的法子。终于又有了一个说服自己晚睡早起的理由。记不太清是哪位高人也曾发过类似的言论:生前何必久睡,死后必定长眠)

  六点二十分,准时下楼,奔赴通勤班车行驶路线上的候车点。班车师傅挂在嘴边的话:都是人等车,哪有车等人的?!遵纪守法是上策。路上,打开手机“喜马拉雅听书”App,使用外放接续收听上周的《中国哲学简史》。这本书早年看过,但已经没什么印象了。通过听觉,没想到竟然唤醒部分记忆。这位河南老乡中的名人——冯友兰,真厉害,能把形而上的东西,写得忐好看。更没想到的是,他这本薄书是墙外开花墙内香,因为他最初是用英文写给外国人看的。

  六点三十分左右,抵达候车点,与几位一前一后抵达的同仁互致问候。走来的路上,稍微绕了几步路,到一家连锁包子铺买两个包子充早餐,但我不决定立即吃掉,而是回到学校去食堂,再买一份粥,坐下来,慢慢吃。你看看,已经买过好多次了,但还是没记住它的名子,倒是它右上角注册商标的标记——R圈,我记得倍儿清。一来说明我这个消费者太过于漫不经心;二也说明这家连锁包子店从商标管理到品牌(品牌是消费者心目中的商标)经营,还有可提升空间。

  六点四十三分,班车抵达,排队上车,找位坐下,闭目养神。车未上高速,行驶不太平稳,不适合旅途阅读。

  七点左右,班车驶上高速。我取出手机,速览一下微信朋友圈和QQ空间,主要是关注一下与己有关的朋友们,互相点赞吹捧情况。现在,微信朋友圈内的信息已经越来越不值得再打开了,尽是微商广告。看着做微商的朋友中,有那么多一早醒来就开始发广告做事的,心里也不免感慨一下。这精神也是蛮拼的,真是“撸起袖子,加油干”。QQ空间,主要是大学生们在玩,我混迹其间,多沾染点青春气息,准会延年益寿。这些活动,一般不会持续太长时间。很快就会收起手机,拿出Kindle进行电子阅读。都看些什么东西呢?一般来说,有两块:一是,在头天,把“无讼法务”微信公众号内的文章,通过亚马逊kindl服务号,推送到kindle来阅读,既然是文章,所以读完不需要太长的时间。二是,继续每日的《红楼梦》一读,无须掐指,这是三读。近来,我是一天一章,现在已经读到第八十五回了。不疲倦的话,我还会再对照阅读一章白先勇先生的《细说红楼梦》。这是先生在台湾大学的课堂讲稿实录,与原著章节恰成对照,我视之为欣赏《红楼梦》精神咖啡的咖啡伴侣。想当年,如果讲中国法制史老师把《红楼梦》作为配套教材来讲,估计上课大家也就不会睡倒一片了。从保护视力的角度来看,Kindle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七点半多点,班车要连续穿过“兴洛仓”“伏羲台”和“凤凰台”三个遂道,这意味着班车很快将要抵达目的地了。在光线的明暗交替中,是不适合阅读的,而是,特别适宜思考一下人生或者是索性让脑袋暂时放空。前种作法,是来自于途经家门口的一路公交车车身广告的启发。那广告语是:在堵车时,不妨思考一下人生。我多半会收起Kindle阅读器,闭目养神。

  七点四十分左右,班车抵达西校区门口。跳下车来,从密闭的铁皮盒里钻出来,此时,双脚终于可以踏踏实实地踩在坚实的地球表面了。车窗外的空气让人精神为之一振。好了,进入校园,请自觉规范言行!当然,不单是因为有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像头。同时,这也意味着,我已经开始不能完全支配自己的时间了。因为我母亲常说的一句话:端人家的碗,受人家的管!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法国哲学家卢梭比我母亲说的更文绉绉:人生而自由,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八点十分要上课,铃声就是战斗的号角。从下车到办公室,再到教室,时间是很紧的,所以,必须得想办法保证这一过程中的任何环节都要做到无缝对接,努力做到行云流水。老师靠卖嘴吃饭,所以,保持口腔清鲜很重要。你想想,面对一堆90后或00的小鲜肉,如果你不注意这个细节,张嘴一说话,臭气或包子味冲天,你这个老师就是金口玉言,其效果也肯定打折。况且教室前沿坐的都是学霸,我也不能因小失大,把这些学霸们往后排学渣堆里推吧。我留意过,在这方面女教师比男教师做得好一些。这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谁说女子不如男是性别歧视,是错误的。

  上午一般是三节课,有时是合堂,有时是单班,因学期因专业不同而不同。学习心理学家揭示,网络时代学习陷阱太多,诱惑太多,其中最令大学老师头痛的,可能还是手机分散注意力问题。回避不是办法,放任则贻害千年。所以,我和其他有志者一样,也在不断地思考和调整自己上课的艺术。我认为有一个着力点,那就是,如何用探究性学习来打败课堂的无聊?如何在有限的时空内用更严谨、更理性的“慢思考”,来压倒由情感和直觉主导的“快思考”?我从来不想把自己的课堂变成CCTV的百家讲坛,虽然这种诱惑总是不定时地来侵扰,毕竟那是电视艺术,传统教学的仪式性、现场感和网络时代传播的交互性、超时空性,两者如何有效配合,这是我近年来思考较多,尝试较多的问题。其实,无须掩饰,道哥(学生都是这么称呼我的)讲课还是蛮受同学们欢迎的。

  中午,做两件事,吃饭和午休。在学校工作的一个好处,就是吃饭可选择项比较多,当然,多了,也是麻烦。原因很简单,多而惑吗。办公室的同事就经常为吃什么而烦恼。在这一点上,我倒不太讲究,能吃饱就成,排队时间短就成。吃罢饭,就是午休这件事。午休好,能保证下午的工作质量。既然认同“生前不必久睡,死后必定长眠”的时间哲学,所以,我就把午休时间定在三十分钟左右。在躺下之前,我多半会胡乱翻书。静静等待生物钟到来。

  下午,两点钟上班,一般无课。从宿舍到办公室有一段距离,我会错过学生上课高峰,这样我就可以放慢脚步,一边欣赏校园风景,一边思考教学和工作中的问题。由于是民办高校,办学成本压力大,所以,学校有相当一些行政性事务或任务,也安排由教师分担了。因此,下午主要就是备课和处理杂务了。

  下午五点半下班,我会提前十分八分钟,把工作做一个收尾,然后准备乘坐班车回家。束缚在车厢里,我就只做一两件事了——玩手机或和同事聊天。年岁渐长,慢慢地明白,铁的营盘,流水的兵,再优秀的个人,对单位来说,少了你,地球照转,但对于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大叔而言,小家一旦缺了你,或者说残疾了你,那恐怕真的会天塌地陷。

  晚六点半以下,便是自己和家人团聚的时光。孩子的作业,由虎妈负责了。咱就是陪小屁孩玩和做些家务。

  夜里九点半前后,等大人小孩都休息,城市也开始慢慢变得不再喧嚣。这时,我就会回到书桌前看书写作,直至十一二点钟,然后上床休息。

  生活差不多就这样周而复始。叔本华说:每一天都是一回小小的人生;每一次醒来都是一次小小的诞生;每一个崭新的清晨都是一段小小的青春;每一次休息和睡眠都是一次小小的死亡。看完李连江老师翻译的叔本华《人生智慧箴言》一书之后,我就时常以前语警勉自己。人生不易,且行且珍惜。(关于叔本华《人生智慧箴言》一书,我啰嗦那么多,只是想告诉你,通过前后对比了好几个版本,香港中文大学李连江老师翻译的最好,绝对值得拥有)

  好了,这些就是我每天“开坛授法”前、后、中的活动,对你有启发吗?会有何启发呢?但愿吧。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