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别了,我的最高人民法庭

2017年08月22日21:24 东方法眼黄志佳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忆昔法庭庭上行,庭上尽是豪英。长沟流月去无声,电灯疏影里,加班到天明。一十一年如一梦,此身在且堪惊。喜看司法改革有新晴。今昔多少事,临别

  忆昔法庭庭上行,庭上尽是豪英。长沟流月去无声,电灯疏影里,加班到天明。一十一年如一梦,此身在且堪惊。喜看司法改革有新晴。今昔多少事,临别听我声。

  ──题记

人民法庭 法官

人民法庭 法官

人民法庭 法官

  (1)

  调令已经宣布,今天,我要走了,离开官店,到县法院上班。

  此时此刻,我心潮澎湃,思绪万千,十一年的往事历历在目。

  2004年初,县法院通知法庭负责人开会,也通知了当时还是助理审判员的我。从参加工作,已经在景阳这个风光迤逦、气候宜人的清江边小镇法庭呆了十一年的我,隐隐约约地感到有些“大事不妙”,听说县法院决定恢复官店法庭的建制,莫非?

  边远、高寒、经济不发达、道路坑坑洼洼、特别是冬天,冰雪大,行车更难,连续几个月缺水吃,电线经常被压断,停电更是家常便饭。官店留不住人,外地人更是谈官店色变,鲜有心甘情愿到官店工作的……这是官店当时在我心目中的印象。

  回城的公交车上,我一次次地向跟了十一年的老师傅、老庭长求情:“黄庭长,您就帮个忙吧,给领导说个情,我宁可在官店之外的任何一个法庭当个小兵,也不想去官店负什么责!”

  素来消息灵通的老黄庭长,显然早已明白了组织的意图,对于我的求情,他只是微笑着,笑得很慈祥。

  越怕发生的事越要发生。果不其然,会上,县法院宣布了县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任命我为建始县人民法院审判员,同时宣布由我主持官店法庭工作。

  会后,党组书记安慰我,说等我在官店法庭工作满两年了就把我调回机关。

  人不和命犟。为了工作,也为了拿点工资养活一家人,我不得不“打破牙齿和血吞”,立即“领导”原官店法庭庭长甘为人梯的老李、当年县法院年轻人中的佼佼者小苏马不停蹄地奔赴百余公里之外的官店镇,到建始县的“最高人民法庭”上班。

  (2)

  2004年3月,正是南国春暖花开的时节,同样属于南国,但位于“建始屋脊”、平均海拔1500余米的官店镇却还是冰寒料峭,白雪皑皑。

  “既来之,则安之”,开始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审理、执行……

  没有想到的是,在不知不觉中,我对官店的看法竟然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官店确实边远、高寒,自然环境相对恶劣,但官店没有想象的那样可怕。不仅不可怕,因为这里是山区,海拔较高,又几乎没有工业,因此也没有污染,山清水秀,空气清新。

  高耸云天的照京岩,活灵活现的马头岩,四季碧波荡漾的五架河,神秘莫测的蛤蟆溪溶洞,花椒山的贺龙旧居……杂处相间,民风淳朴,和谐相融,一代又一代勤劳的官店人正用热血、辛劳、汗水和智慧在改变自己贫困落后的面貌,这是一个充满生机活力的好地方。

  就这样,我爱上了官店,决心在官店干出自己的一番事业。

  思想是行动的指南。找准了自己的坐标,我开始了艰难的跋涉,带领官店法庭干警依法办案,风霜雪雨搏激流,一干就是十一年。

  十一年间,官店法庭办理案件约两千件,化解了大量矛盾纠纷。

  辗转数省,使重庆来官店打工的某民工得到了赔偿款,放弃了轻生的念头。连续十五天守护在争议现场督促施工,排除了官店镇中学操场建设中的妨碍,使数千师生能像其他学校的师生一样在平整的操场上自由自在地上体育课、演戏、玩耍。

  以理服人、以情动人,通过苦口婆心的劝说圆满调结了持续二十八年的向某与县电力公司土地争议。协助官店镇人民政府及时妥善调处与龚某的土地争议,支持建始人民期盼已久的投资超亿元的“天二”公路改扩建工程。在全县率先建立了执行联动机制、调解联动机制。

  创造了两位干警在自力更生建设法庭的繁忙日子里一天办结七案的奇迹。官店法庭的巡回审判更是有声有色,恩施日报、农村新报、搜狐、新浪等门户网站纷纷报道,甚至有资深媒体人不辞辛劳,不远万里,专程从京城赶赴官店的巡回审判现场观摩……

  除了审判和执行,官店法庭干警还积极投身社会公益活动,捐资赈灾助学、精准扶贫……“3·20”森林火灾和“3·4”、“2·19”重特大交通事故发生后,法庭干警更是危难之处显身手,挺身而出,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奋不顾身,救死扶伤,抛洒一腔热血,彰显对人民群众的一片热忱。

  十一年的打拼,官店法庭不仅站稳了脚跟,而且打开了工作局面,多次被评为先进法庭,多次受到官店镇委、县法院、县综治委、县政法委的表彰。

  人民群众对官店法庭给予充分肯定。河南沈丘的一位当事人在写给院长的感谢信中说官店法庭的干警就像自己的亲人。有网友称赞官店法庭的干警“肩扛天平系民心,清风正气绘忠诚”。

  中国教育电视台的一名记者了解官店法庭后发出了这样的感概:“用自己的良知守护着法律的底线,脚踏实地忠于职守的法官们应当受到所有人的尊敬”。

  (3)

  忘不了长年累月加班,下乡中渴了饮一口山泉饿了啃几个烧洋芋,即使在无水无电无网络无手机信号的日子里依然能够逍遥自在地哼上几支土家小曲,甚至在冰天雪地上用滑冰、打篮球的方式取暖,给我以充分理解、宽容与支持,如今依然坚守在官店法庭的三位同事;

  忘不了凌晨两点赶到官店处置突发事件的景阳河、红岩寺法庭的法官和县法院的法警;

  忘不了腊月二十四从官店集镇往法庭送饮用水的镇人大主席;

  忘不了把自己栽培十几年的杨柳慷慨地赠送给法庭的七十多岁高龄的农民;

  忘不了让法庭干警免费饮水、烤火甚至明知干警不可能赴宴却依然年复一年地邀请干警吃“杀猪饭”的法庭周边农户;

  忘不了看到我们冻得浑身发抖,当即拍板花费近千元给官店法庭购买火炉的县法院领导;

  忘不了提醒法庭干警在恶劣天气里注意出行安全的邮件、微博、微信、电话和手机短信……

  组织和社会各界的鼓励和支持、人民群众的理解和肯定,坚定了我们官店法庭干警排除万难、为民司法的信心。

  为民司法,我们“为伊消得人憔悴”,但“衣带渐宽终不悔”。不仅如此,被美丽的官店所吸引、历经艰辛、习惯了苦中寻找乐趣的干警们更加意气风发,更加踌躇满志。

  2015年,司法改革的号角吹响了,在官店恶劣天气里摔得遍体鳞伤乃至今天脸上还留着一道深深疤痕的我,经过层层考试、考核,终于成功入额,轮岗到院机关执行局继续做一名一线办案法官。

  (4)

  2016年1月26日,调令宣布了。按照调令,我必须今天办移交,离开官店,到县法院上班。此时,我却觉得还有好多事情要做。

  周某的保证合同纠纷案件还没有开庭;

  邓某申请的执行案件,我们辗转建始、恩施、巴东,多方努力,才刚刚查到了被执行人的一些蛛丝马迹;

  新一年到了,又该提醒大兴给丽丽支付抚养费了;

  我承诺到木弓河陈某家回访的,不知道他们两口子是不是真的和好了……

  除了传统的法官日记、办案札记、书法、摄影,我还想征得老朋友我景仰的李砚宗、卢雅萍等文化人同意后借助其妙笔丹青提升文化氛围进而建设独具一格的法庭文化的;

  法庭的科技化建设也还没有启动;

  法庭精准扶贫联系点横梁子村的公路维修资金还没有着落;

  我还想在岁末年初就怎样当好一名称职的法官当面向退休法官老李取经的;

  筹备了大半年的法庭干警和法庭周边农民的“干群一家亲”广场歌舞,我是无缘参加了。

  ……

  迟到了九年多的一纸调令似乎来得太突然!

  早上,县法院监督工作移交的专班来了。作为已有二十二年工龄的国家公务员、国家法官,我深知,命令如山倒,无论有多少理由,我今天不得不面对一个残酷的现实:要离开官店!

  我应该走了。我已经在官店工作了十一年,虽然十一年仿佛弹指一挥间,但就在这不经意的弹指之间,老李已经退休了,老钟成了景阳法庭的中流砥柱,小章高升了,小苏如今在县法院可以独当一面了……而今,在官店连续呆了十一年的我也应该走了。

  十一年间,官店发生了巨大变化。经济建设取得长足进展,高山药材、蔬菜远近闻名,“天二”公路改造升级全线竣工,行路不再难。

  随着“王家湾水库枢纽工程”建设、新一轮农网改造以及光网/4G通村通户计划的全面完成,饮水难、用电难将成为历史。五界谷旅游渡假区资源开发指日可待,官店即将成为清江南岸一颗璀璨的明珠。

  随着官店镇蒸蒸日上地发展,在官店镇委、县法院党组的正确领导下,在官店法庭干警的共同努力下,官店法庭的物质条件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车辆从无到有,矗立在滴水岩村的新办公楼成了官店一道亮丽风景线,自来水管从集镇铺设到了法庭,篮球场、乒乓球室一应俱全,办公基本实现自动化……

  正向小杨说的:“官店法庭现在么子都搞好了。”记得年前我把可能调动的消息告诉小杨时,他依依不舍地说:“虽然我们舍不得您,但就是出于为家庭着想,您也应该走了。官店法庭么子都搞好了,好多城里人都想到官店法庭来工作,您就放心地走吧。”

  (5)

  是啊!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哪天不想下班后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在县城居住的妻子和在县一中读书的儿子呢?但真的要离开连续工作了十一年的官店,我的心却放不下--我舍不得。

  舍不得性格爽直、见解独到,经常为了一个案件和我争得脸红脖子粗、在基层法庭工作年限比我工龄还长的资深法官老张;

  舍不得工资最低却承担着驾驶、安保、法庭建设等大量繁重事务、在2015年冬天一个大雾弥漫的傍晚凭一双手把搁在悬崖上的警车拉回公路上的法警小杨;

  舍不得看到棱勾子(冰棱)就像看到了西洋镜一样好奇、经常凌晨一点还在办公室装订卷宗的书记员小曾;

  舍不得和我一起阅读卷宗、坐堂审案、析法说理的官店镇六位德高望重的人民陪审员

  舍不得和我们一起普法的法律工作者、司法助理员、信访干部和公安民警;

  舍不得和法庭联动、协助法庭通知当事人、调解、执行的村组干部、中心户长和社会贤达;

  舍不得对法庭“另眼相看”,甘当法庭“后勤部长”的官店镇委领导;

  舍不得民风淳朴、心地善良的官店人民!

  舍不得让我今生今世魂牵梦萦的官店的山山水水;

  尤其舍不得官店法庭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

  (6)

  寒风凛冽,我丝毫没有感觉到冷。

  踏着皑皑白雪,我再次围绕法庭院墙慢慢地转了一圈,我要在临走之前最后一次确认引水管铺到什么地方来了,我要仔细看看我和同事们亲手栽培的马灵光被雪压坏没有。

  我要看看法庭后花园鱼池里的鱼儿游出水面没有,他们今天应该游出水面的,它们应该游出水面为我送行的。

  汽车发动了,我要离开官店了。

  我上了车,和同事们挥手告别。分别的话早已说了一遍又一遍。

  从得知要调动的那一天起,同事们只要没有出差,就陪我在法庭里食宿(以前,除了我和小曾,老张、小杨都在集镇上自己家里住宿)。

  办案间隙、下班之后,我们一起畅所欲言,谈工作感受,谈分别后的打算,甚至谈家庭私密……知心的话儿说了不知多少遍。

  前天,在县法院举行的迎新春联欢晚会上,小杨更是眼含热泪,以一首饱含深情的歌曲--《当过兵的战友干一杯》表达了他自己以及官店法庭的全体同事们对我的关心和祝福。

  但此时,我却依然觉得还有好多话要说。

  我想再次提醒老张:工作是要紧,但岁月不饶人,你毕竟是五十七岁的人了,一定要保住身体这个革命的大本钱啊!

  我想再次了解小杨在新的一年里是不是依然会在无暇照顾父母的同时,忍痛把一双年幼的儿女寄宿到学校;

  我想再次问一下小曾,什么时候才能抽出时间把他即将临盆的妻子接到身边来照看;

  千言万语涌上心头,却又无从说起,未语泪先流。

  终究要离开,有些爱永远存在,每个夜里,想起依然的澎湃,依然的感慨,终究要离开……

  一首歌──《舍不得离开》,隐隐在耳畔回响。

  别了,我的官店法庭。

  (作者单位:湖南省建始县人民法院)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