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马云和有风赤如血

2017年06月28日21:04 东方法眼庞克道 字号:T|T

核心提示:别想多,就是想傍名人,博一下眼球。

  我在看《资治通鉴》,已看到卷第十七 汉纪九。

  先交待一下,本部分,我已经细细读完,是一字一字的读。

  这段历史起于公元前140年。本部分汉武帝接班,开始君临天下,董仲舒登场,提出独尊儒术,罢黜百家,成无冕之王。

  看着看着,就发现问题来了。司马光写的是纪年史,他几乎每年都是从冬季开始写起。日食、月食、彗星、旱灾、水灾、蝗灾等天文灾害事项必记载。

  复旦大学研究《通鉴》的专家姜鹏老师介绍说,司马光不待见汉武帝。想想人民领袖毛主席,对汉武帝评价多高。 我还没有读完这段历史,已经很好奇,想知道司马光是如何评价这位大帝的?就我看到的这一部分,我发现,汉武帝挺会玩的,喜欢打猎。这运动项目不错,多刺激。

  据2014年《星期日泰晤士报》披露,马云曾在2012年花费近50万港元,在苏格兰租了一座城堡,与11位朋友共同打猎兼度假。期间,他雇用了4架直升机,前往一系列打猎圣地,一周内猎取了17只雄鹿。根据公开的新闻报道,中国人打猎喜欢大动物,比如熊、狮子、豹之类,国外猎手最爱的动物却是羊。有意思,这是不是因为中国人干啥事都喜欢排场的缘故?无论是在现实生活,还是想像的生活中,富人和穷人其实永远都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里。比如我,想到富人玩耍,就只会想到高尔夫什么的。其实新生代的富豪们早就不玩那玩意了,根据媒体的披露和朋友的介绍,中国有钱人在增加,他们的消费会增加,他们会更愿意选择新的休闲方式——比如狩猎,还有帆船、游艇和马术等。据我一位在国企做高管的朋友说,他们公司的头头们,就花钱雇人在黄河滩养了一堆兔子和几只狗,每逢周末,这些人就会呼朋唤友(当然是小圈子内的少数人),驾车跑到黄河滩,上演一场“狗捉兔子的游戏”。后来,据说因为国家搞反腐巡视,风声紧,这些人就收敛了些。不说了,再说下去咱也不懂,否则就成了捕风捉影的意淫了。

  虽然说马云富可帝国,但怎能和真正的皇帝比。你看他打猎多低调。汉武帝耍的很大,想想也是,毕竟人家是一国之主,诗经里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皇帝老子高兴了,把农民迁走,围几座山,射杀几只熊和野猪,在正常不过了。结果司马相如就上书批评规劝,说:万岁爷,你可不能这样搞。为啥子嘞?因为你这样子做,就是看轻自己的万乘尊位,不注意自身的安全。然后,引经据典,语重心长地诹起来:“盖明者远见于未萌,而知者避危于无形,祸固多藏于隐微而发于人之所忽者也。故鄙谚曰:‘家累千金,坐不垂堂。’此言虽小,可以谕大。”用白话语说,就是”聪明的人能预见到尚未萌芽的问题,有智慧的人能提前避开还没有完全形成的灾祸,灾祸本来大多隐藏在不易被察觉的细微之处,而发生在容易被人忽略的环节上。所以俗语说:‘家中积累有千金的家产,就不能坐在堂屋的边缘。’这句话虽然说的是小事,却可以比喻大事。”武帝就是武帝,不似那荒唐的纣王,谁提意见,就抹谁的脖子。武帝认为司马相如说得很好。只是有一点疑问,汉武帝表扬了司马相如,但有没有改过自新呢?司马光他老人家没有提。往后读时,再求证这个问题。

  另外,在“汉纪九”快结尾之处,《通鉴》记有这样一件事:

  夏,有风赤如血。

  这是一句记叙风云霁月的话。但看得不是太懂,在网上找了一下译注,有人翻译为:夏季,刮起了一场如同血红色的风。我突然想到的是,这种风是不是就是咱们现在的沙尘暴天气。关键是史书中记载的这次风是血红色,吓人。谁见过这种风?见过的,给我留个言,描述一下。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