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一起由实习律师换证引发的思考

2017年04月14日21:22 东方法眼黄凌志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实习律师证换律师执业证,律师执业证异动和注册,都需要将证件原件上交。在此期间,如何证明身份免受刁难,其实也是一个问题。

  笔者在陪审一起健康权纠纷案件时,原被告双方的代理人都是一名执业律师加一名实习律师。从庭前的一些动向来看,双方实际办案的应该都是实习律师,执业律师只是因为实习律师不得单独出庭而来帮忙“做配相”而已。原告方实习律师在宣读起诉状时,当庭将残疾赔偿金计算标准由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变更为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且提出被告方的实习律师证已经过期且没有提交实习律师证原件,故对其出庭身份有异议。被告方实习律师解释,其实习律师证原件因申请办理律师执业证而上交,而律师执业证尚在办理中。原告方执业律师以“过来人”身份表示,申请执业律师也有通不过办不下来的情形,故坚持对被告方实习律师出庭身份有异议,同时也不同意合议庭提出的先开庭审理后提供说明的方案。被告方执业律师一怒之下,提出原告当庭变更诉讼请求,必须重新指定举证期限;且原告的伤残鉴定系单方面委托进行,被告申请重新鉴定。就这样,第一次开庭不欢而散。之后合议庭组织双方对重新进行伤残鉴定的相关证据材料进行了庭前质证。待重新鉴定的鉴定意见出来、被告方实习律师领取到律师执业证后,本案才得以顺利的开庭审理。一起看似简单的健康权纠纷足足开了三次庭,且双方代理人在法庭辩论终结后均坚决不同意调解,在一审宣判后又双双提出上诉。真可谓是因“纠结”一张实习律师证引发的一系列“麻纱”。

  实习律师证,全称为申请律师执业人员实习证,由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印制,记载的信息有证号、律师事务所名称、发证机关(省级律师协会公章)、发证日期与有效日期(一年)、持证人照片、持证人姓名、性别、出生日期和身份证号码,特别注明了“持此证者不得以律师名义独自承办律师业务”。该证的法律管理依据主要来源于2009年12月第七届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第五次常务理事会审议通过的《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申请律师执业人员实习管理规则》。根据《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申请律师执业人员实习管理规则》第二十八条,实习律师在实习期满后,申请律师执业人员实习证是实习律师向准予其实习登记的律师协会提出实习考核申请所必须提交的材料之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五条、第六条,申请律师执业,律师协会出具的申请人实习考核合格的材料是必须提交的材料之一。由上述规定当然可以得出,实习律师在申请律师执业的时候,其实习律师证原件必须上交。

  律师执业证,全称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执业证,由司法部印制,记载的信息有执业机构、执业证类别、执业证号、法律执业资格或律师资格证号、发证机关(省级司法行政部门公章)、发证日期、持证人照片、持证人姓名、性别和身份证号。该证的法律管理依据主要来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和司法部《律师执业管理办法》。根据《律师执业管理办法》第二十条,律师申请变更执业机构,准予变更的,申请人在领取新的执业证书前,应当将原执业证书上交原审核颁证机关。根据《律师执业管理办法》第二十二条,律师被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派驻分所执业的,其律师执业证书需要换发。根据目前的实际情况,律师执业证每年度仍需注册一次,注册时律师执业证原件也必须上交(湖南省目前的年度注册流程是由省司法厅委托地市司法局进行年度注册)。

  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实习律师在申领律师执业证时,其实习律师证原件是必须上交的。执业律师在办理变更执业机构乃至进行年度注册时,其律师执业证原件也是必须上交的。在此期间,实习律师的法律身份确实是一个空白,而执业律师也没有执业证原件来证明身份。针对这种情况,笔者建议,司法行政部门在此期间可以通过提供固定格式的书面证明并加盖公章的形式,证明实习律师正在申领律师执业证,以及执业律师正在办理变更职业机构或者年度注册,同时可由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或者律师协会加盖公章予以佐证。由于行政许可有着法定的办理期限,因此证明的有效日期也较为容易确定。当然,为方便起见,笔者认为直接由律师事务所出具上述证明,同时司法行政机关在互联网上实时公布办理上述业务的具体信息以供查询,将更加的快速便捷和节约资源。在这种情况下,加盖律师事务所公章的证件复印件结合上述证明,应当在大部分的场合可以起到证件原件的作用。

  同理,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依据《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管理办法》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第五十条,在办理执业证年度注册工作时,需要将法律服务工作者执业证上交,并由注册部门在法律服务工作者执业证上加盖年度注册印章。在此期间,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的身份问题也可以通过这样的书面说明来证明。

  人民法院和司法行政部门也好,律师和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也罢,都是广义上的法律工作者。大家在平日的法律工作中应当多一些理解,少一些刁难,尽可能的方便服务对象,节约司法资源。笔者经历这起双方律师“掐架”导致案件三度开庭还没做到“案结事了”的陪审案件之后(一审判决后双双上诉),不由得感叹一句,“律师何苦为难律师”?

  最后转发一个不久前看到的答复。最高人民法院联络工作办公室关于对(深圳市律师协会)《请求准予实习律师协助办理立案手续的报告》的答复意见中明确,“实习律师受委托代理律师指派,并持有关手续到人民法院立案窗口递交立案材料等是可以的。”

  (作者系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区人民法院人民陪审员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