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再论法官能否为自己的判决摇旗呐喊

2017年02月08日21:22 东方法眼西北风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十多年前,轰动一时的泸州二奶遗赠纠纷案曾在我国法律界引发了一场争论。原本是民法通则中关于法律原则和法律规则该如何优先适用的问题,

  十多年前,轰动一时的泸州二奶遗赠纠纷案曾在我国法律界引发了一场争论。原本是民法通则中关于法律原则和法律规则该如何优先适用的问题,却因为该案的承办法官同中国政法大学的何兵教授先后在同一篇报纸上为自己的立场登文辩护并相互攻讦而衍生出另外一个法律问题,即法官能否在媒体上为自己的判决或者立场进行辩护。

  何兵教授在反驳泸州二奶遗赠案法官的文章以及之后就吴英案批判浙江高院相关立场的文章中都引述了英国著名法官丹宁勋爵的一段判词,即“我们决不把这种审判权作为维护我们自己尊严的一种手段。尊严必须建立在更牢固的基础之上。我们决不用它来压迫那些说我们坏话的人……在国会内外,在报纸上或广播里,就公众利益发表公正的甚至是直率的评论是每一个人的权利……就我们职务的性质来说,我们不能对批评作出答复。我们不能卷入公开的论战,更不用说卷入政治性论战了。”并且认为“法官在媒体上公开为自己的判决辩护,实质就是为胜诉方辩护”。

  正所谓“判决之外,法官无语”,何兵教授关于法官不能为自己判决辩护的观点符合当前司法界的主流立场,但也绝非绝对真理。以美国著名的大法官马歇尔为例,其曾经主审过马伯里诉麦迪逊案及马卡洛诉马里兰州案等我们耳熟能详的著名案例。但当马卡洛诉马里兰州案引发争议后,马歇尔也曾以“联邦之友”、“宪法之友”的笔名发表了一系列反驳文章,进行论战,为自己的判决进行辩解,并进一步阐述自己的联邦观和宪法观。我国最高法院曾在2001年颁布的《法官职业道德基本准则》中第45条规定:“法官发表文章或者接受媒体采访时,应当保持谨慎的态度,不得针对具体案件和当事人进行不适当的评论,避免因言语不当使公众对司法公正产生合理的怀疑。”该条文目前已经作废,且无新的条文予以代替,但就该条文而言其并未完全禁止法官发表“适当”的言论。虽然我国绝大部分的司法审判人员不敢自比马歇尔大法官,但马歇尔大法官为自己的判决摇旗呐喊及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则说明了何兵教授的观点亦非绝对正确,至少可以说是有可议之处。

  不久前,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批评台湾司法“有钱判生,无钱判死”的言论引发争议,同为中华文化圈的台湾,其法官们对待批评的反应值得我们借鉴。虽然蔡英文的批评可能是针对某些具体案件,但一个多月来这些案件的法官并未对此作出反驳,而台湾的法官协会却作出最为激烈的反应,认为蔡英文“有钱判生,无钱判死”的言论相当于宣判了台湾司法的死刑。该法官协会的作法无疑提醒了我们,法官在媒体为自己辩护的行为绝非上策,但我们的法官协会甚至我们法院本身,如果法官的判决能够摇公平正义之旗、呐司法权威之喊,你们不为之摇旗呐喊,谁会为你们的司法改革摇旗呐喊?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