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我的高考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副刊 > 随笔 > 正文

1990,我的高考

2011年06月07日15:17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我所在的学校是青州五中(原称桃园中学),从名称上就可以看出,这是所农村中学。

  1990年,我高三毕业,顺利参加了高考。

  那时候的高考安排在7月7、8、9三天,人称七月流火、黑色七月。

  我所在的学校是青州五中(原称桃园中学),从名称上就可以看出,这是所农村中学。

  农村中学的学生要参加高考,得到城里去。

  7月5日,我们从学校放假回家,准备高考。

  7月6日上午,我们各自从家中到城里的高考考点。

  7月份在北方也是大热的天。

  我父亲心疼他的儿子,也相信自己的儿子会鲤鱼跳农门。为了体现他的重视,专门给我买了个大西瓜吃。

  那时候的我,似乎不太喜欢吃这些瓜瓜果果。但父亲大人的一片怜子之情,不能不领。

  于是,吃了一页西瓜!

  没想到,就这一页西瓜,改变了我的一生!

  因为从吃下西瓜,肚子就开始不好受!

  1990年7月5日,我一晚上去了茅房不知多少趟。

  即便是超常规吃下“痢即停”等常规药止泄药,似乎作用也不明显。

  那时的西瓜不像今日有所谓“膨大剂”,因为20年前的科技还不可能那么发达!

  就现在想来,一定是肤腩丹之类的杀虫剂的作道!

  多么难受又难忘的经历!

  好在折腾了一晚上,第二天跑肚频率不那么高了,尽管肚子仍然阵阵疼痛,但已经能从床上爬起来了。

  强打精神,骑着自行车往城里赶。

  那时候真的是简朴,居然想不到坐车去城里。

  我老家离青州城约40多华里路,这对平常生长在村野的我,根本算不上多大回事儿。

  但一夜折腾,身体虚弱,这点路程就有点难。一路上,骑累了就下来推着走,走累了再骑车。豆大的汗珠不住往下流。

  走走停停好容易赶到了位于青州城西边的青州师范学校(现在也不知改成何名了)。

  我们就住在该校的学生宿舍里,考试则在该校的教学楼。

  就这样,我参加了1990年的高考。

  结果当然是落榜了,要不就没有1991年的高考。

  其他课程都考得可以。

  就第一门语文,120分的题目我只考了54分。

  据我后来听说,那一年作文偏题率高达70%。也就是说,全国几千万考生中只有30%的人领会了出题人的意图。这再次证明:真理往往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的。

  那为什么我们都理解错了呢?

  大家知道,那是1990年。

  据一位消息灵通人士和我说,那一年,凡是写民主与法制关系(玫瑰与有刺的喻指)的都得了高分。相反,就都跑题了。

  我已经忘记了我写了什么,但我相信,我当年是绝对不会涉及民主与法制的。因为作为一个农村孩子,我真的不关心政治。尽管我也爱国,我也热血沸腾。

  20年后听到这个不知正确与否的消息,让我无限感慨。不禁想起了评剧《花为媒》的唱段:

  爱花的人惜花护花把花养,恨花的人厌花骂花把花伤。牡丹本是花中王,花中的君子压群芳。百花相比无颜色,他偏说牡丹虽美花不香。玫瑰花开香又美,他又说玫瑰有刺扎得慌。好花哪怕众人讲,经风经雨分外香。大风吹倒了梧桐树,自有旁人论短长。虽说是满园花好无心赏,阮妈你带路我要回绣房。

  就这样,我经历了第一次高考失败。

  不说也罢,毕竟历史不能选择。


┃相关链接:

高考“涉法”题逐年增多

高考,远去的神圣──评安徽砀山替考系团伙案

江苏高校法学院系招生情况独家披露

不愿落下的月亮

户籍、学籍皆在本地被拒高考 考生高考前夕状告内蒙古教育厅

百万学子放弃高考折射教育病态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