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对佛山一无所知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副刊 > 随笔 > 正文

那一年,我对佛山一无所知

2011年05月27日21:11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一语惊醒梦中人,我开始考虑自己的前途,我想打破这种平静而稳定的生活,我甘心选择一种不熟悉的、陌生的生活。

  大学毕业后,我顺理成章地进入了山东老家的一家机关工作(那时候还有分配工作之说)。

  不温不火的生活,转眼匆匆间过去了10年。

  期间,我因公去了一趟深圳特区和广州。

  见到了一些大学毕业后工作在深穗的大学同学。

  我在他们的热情接待中发现了与他们的差距。尽管都是同龄人,但我的人生已经基本定型,每日上班下班,过着平凡而稳定的日子。而他们的心态普遍要比我青春许多。那是一种竞争所带来的激情。

  特别是有一次,一位供职于青岛的高中同学在酒后对我说,“尽管你在小城市生活得也不错,尽管你在单位混得也可以,但我想小城市、现在的生活多多少少限制了你的发展”。

  一语惊醒梦中人,我开始考虑自己的前途,我想打破这种平静而稳定的生活,我甘心选择一种不熟悉的、陌生的生活。

  这一年的我,已经33岁了。一般机关单位的招考只限30岁以下。

  公务员招考已经基本上对我关闭上了门。

  而我所学和所会的只是一点法律,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从事律师工作,对我来说,自己是否能胜任实在是没有把握。因为在体制内呆久了,形成了一种可怕的思维定势,前怕狼后怕虎。

  正在这时,我从人民法院报某个角落里发现了一则佛山的招聘启示。于是我选择了佛山,这个于我当时一无所知的城市。

  大约是在2005年的6月,我第一次去佛山。

  一大早,我的初中同学周建林把我从青州送到青岛机场,我要从青岛乘坐飞机到广州。

  那是我第一次坐飞机。我在流亭机场看着其他乘客的样子有样学样换登机牌,坐上了飞机。

  2个小时空中之旅在后来对我说是紧张,但于当时的我更多的是第一次带来的陌生和新鲜。

  当我走出白云机场,我选择了乘坐1号机场大巴到火车站。因为我看过地图,当时也搜索过网络,说佛山与广州距离很近。但到底近到什么程度,我没有概念。我想火车站一般与汽车站距离不远,乘坐汽车就能到佛山。

  事实证明了我的判断。一下大巴,抬头就看到了与广州火车站相邻的广东省汽车站。

  在售票大厅,我说要买张到佛山的票。售票员问,“去祖庙还是鸿运(佛山市内的两个车站)”。那时的我怎么懂得这个,我说,“我要到佛山”。

  可能她看出了我的无知,随手扔给我一张票。还记得当时票价是12元,歪打正着,到的是离我单位较近的祖庙汽车站。

  第一次乘坐广东的巴士,发现有个有趣的现象,随车竟然赠送一瓶矿泉水。而在北方,这似乎没有见过。

  就这样,约过了40多分钟,我到了佛山。

  自此,也开始了我在一个陌生城市的打拼生涯。

  一年后,老婆和孩子跟着从老家迁居到了佛山。

  再一年后,我买下了房子。

  再一年,我再一次变动了工作,这一年的我已经是35岁。我又把自己从一个刚刚略微熟悉的环境放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

  因为我喜欢挑战,不愿意过一种高度重复的生活。

  每当我在陌生的环境中遇到困难,我总是鼓励自己,“人生在勤,不劳何获?”

  这句人生格言总是给我力量,鼓励我奋斗,催促我前行。


┃相关链接:

能力不是靠酒力来表现的

卑微的我们

谁人不操心

人渐老, 再无余裕与你分享

我听八旬老翁谈腐败和人生难题

坚守:起点也是终点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