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还能当吗?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副刊 > 随笔 > 正文

好人,还能当吗?

2011年03月24日15:23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2011年3月22日星期二。 这一天下午,突然降温。穿着单薄的我感觉到很冷,于是在6点多破天荒下班了(最近三年以来,除了接孩子,我一般都在晚

  2011年3月22日星期二。

  这一天下午,突然降温。穿着单薄的我感觉到很冷,于是在6点多破天荒下班了(最近三年以来,除了接孩子,我一般都在晚上7时下班)。

  天气是春寒料峭,行人是行色匆匆。

  突然间手机响起来,是个熟悉的号码。

  “王科长啊,我在佛山中医院,人家医生下班了,别的医生不给开药……要死人的噢!”那边是个妇女的声音,带着哭声。

  没有办法,我只好调转自行车,往往中医院奔去。

  大家一定会问,这是谁啊?

  这人我还真不知道姓名。

  但她和她老公我认识。

  我得向诸位交待一下她,特别是她丈夫的事。

  她和丈夫都是贵州人,在佛山打工。他丈夫在一家陶瓷厂从事重体力劳动。佛山是陶瓷产地,这里的陶瓷厂家之多,实在让我等外人数不清。2004年1月7,他丈夫在工作中突然倒地,后来厂家派人把他送回了家。她和家人把丈夫送到了医院,结果是中风性偏瘫。

  即便是在经济富庶的南方,这个靠打工为主的家庭,也不会攒下多少钱。而医疗费用却要比一般地区高许多。于是,为了继续治疗,他们回到了老家贵州。后来她才听人说这种情况可以申请劳动部门进行工伤认定,于是2008年4月11日,她返回佛山后立即向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申请。该局认为事发是在2004年,到申请时2008年已经超过1年的申请期,于是一纸决定:不予受理。

  于是他们向区政府申请复议。

  这样,就开始了他们和我的缘分。

  我们政府复议办公室(设在法制办)接待的都是些弱势群体,如工伤中缺胳膊少腿的,还有就是那些搞非法营运的摩的大佬。

  从法条上看,劳动部门的认定当然是合法的。

  但那个不能清楚说话的半偏瘫人确实让人同情。他每到我办公室一次,就让我伤心半天(当然,当事人也会做这种工作,每次都要领这个人来,不管你再三相劝)。

  再说,工伤保险条例立法还是有点问题,应该发生事故后由厂方和受害方在1年内有权申请,如果厂家不申请的,责任由厂家承担,而不是像今日的由于厂家也没申请结果导致受害人没人管。

  可惜的是,最近这部法修改稿似乎又没提到这个问题。偏偏是上下班机动车工伤的问题就我看来倒不是重点,反而为立法当局关注了。立法与实践总有点区别。

  我向局长(当时我们称法制局,现称法制办)汇报了这件事。还有同事陈娟娟妹妹,我们三个进行了研究。要说明的是,我们局人不多,但都是年龄相近的人,特别是大家都有极好的心肠。

  于是局长决定沟通一下劳动部门(现称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我们三人专程向该局的领导反映了我们的意见。

  为了进一步落实两局领导达成的共识,我又多次电话与原案件承办人联系。他与厂家进行了初步协商。最后,这名镇劳动保障所的同事要求我亲自去一趟,“以增加工作力度”。

  必须说明,尽管我承担着政府规范性文件审查、行政复议、执法监督、公路三乱等诸多职责,每天忙得团团转(有人看我天天写博客,好像不务正业。其实,我的工作状态,你可能想象不出。因为天底下,人人总认为自己最忙!我也是这样。当然,我不写点东西睡不着觉,所以非写不行)。但只能拿一个人的工资。可是遇到这样的事,你不办又怎么样呢?

  事发厂家在一个镇上。我没有车,镇法庭有位副庭长是我老友。我搭他的车前往。

  整整一个上午,劳动局还有我所代表的政府(复议办),厂家代表、受害人家属——他的儿子协商。最后结果,厂家“看上级领导的面子”愿意补偿他25000元。这种面子,让人很难受。在职场的人都知道。因为这钱就好像是你乞讨来的。

  后来,就这样签了协议。拿到了钱的家属当然很感激,后来给我打过一次电话,“谢谢你噢,王科长,我们一家人都感谢你!”我笑笑,我们做这样的事很多,这样的话也听多了。

  这是2008年5、6月份的事。

  一年多没见。

  2009年7月28日星期二上午。正在正常办公,有人推门,探头进来。“王科长,终于找到你了!”

  她前几天来找我,我因公外出,电话中我给她解答,她执意要面见。终于被她逮住了!其实,不用问,我都知道她找我的原因。

  为何?还用问吗?肯定是钱花完了!

  “王科长,它才给了25000块,当时签协议我没有在,如果我在,我一分钱也不要。我们一个活生生的人成了傻瓜,难道说就值25000块?”

  “当时你不是委托儿子代理此事吗?”

  “我那儿子是傻瓜哟!”

  “你儿子专门回家和你商量过,并让你看过协议的啊!”

  “我个农村妇女,又没有文化,看不大懂,让他们骗了噢!”

  他儿子现也在场,看她说得太不像话了。插话说,“王科长,我妈妈因为爸爸的病情,精神有点不正常,你别生气噢”。

  我笑笑,如果这种事也生气,我早就气死了,因为我无论是昔日当法官还是今天的政府职员,见这种事多了。

  “是这样的,大姐,我理解你的难处,因为天天守着这病人,当然心情很难受”。

  “啥子时候是个头噢?还不如他早死了算了”。

  “如果真的死了,你可能就不这样想了,人才人财,有人才有财呀。再说儿子已经成年了!家庭有奔头了!”

  “有律师说可以认定成工伤噢”。“

  大姐,如果能认定成工伤,我早就给你认定成了。认定成了工伤,又不要我出钱,钱是厂家或保险基金出,你还得到了工伤待遇,我何乐不为呢?可是,法律规定不行呀!”

  “律师是说了,可是要我们先给他一万块钱”,他儿子在一边说。

  “律师说了不算呀,因为认定工伤与否是法律说了算”。

  “王科长,你能不能再给我搞点钱?”

  我没话可说。这样的案件,当时只要简单维持,然后鼓励她去法院,哪怕一审二审都与我无关。可是,无论是法律人的良知还是我的个人行事风格,都不允许我这样做。于是由于我的好心,这就是今天的后果。他儿子倒通情达理。

  “王科长,我知道您受委屈了。我也真的感谢您。但我妈妈非叫我来,耽误我一天工作,少收入一百多块”。

  我笑笑,全当是给这位大姐解答一下,舒缓一下心情吧!因为:我们法律人做事,很多时候是凭良心的。我们知道,老百姓不容易。可是,我就是个普通人,不过是以法律为业,与街上杀猪的、卖菜的并无两样,我也有一般人的喜怒哀乐,我也会有许多难题,遇到了也是一筹莫展。除了陪她说说话,我还能做什么?我曾经向局长建议过,政府能不能设立个类似的救助基金?局长笑笑,没有下文。我也知道自己的情绪化。这个社会上,穷人太多了。就这样,一个上午时间过去了。

  后来,她到过信访局,“控诉王科长”,甚至于指责我对她进行了欺骗(王科长,它才给了25000块,当时签协议我没有在,如果我在,我一分钱也不要。我们一个活生生的人成了傻瓜,难道说就值25000块,我这是个人命啊!)。

  于是,作为罪魁祸首的王科长只能接访,向她解释。

  广州亚运会期间,她向珠江时报记者扬言去广州上访,后来该记者电话采访我,我讲了经过。

  全国人民都沉浸在欢乐吉祥节日氛围中的兔年春节大年初二晚上她给我电话拜年。

  她在电话中倾诉,前几天去银行取钱,被小偷抢走了800元,“那是我的救命钱啊,小偷抢我的钱伤天害理啊!”是呀,真是绳从细处断,你说偷她的钱的小偷是多么缺德呀。我只能无助地安慰她,“大姐,祝你新年好运。有事就来找我!”

  放下电话,只生自己的气,怨来怨去都怪自己不当官(我只是个政府最低层职员)。如果我当个书记、区长,这点事还算事吗?所以,很多人当官真的不是为了升官发财,而是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

  这个年过的!

  她每次来到办公室,我一般都给她100元钱,解决来回路费问题,有时单位发个购物袋什么的,也送她两个,不值多少钱,权当一点心意。

  我的领导,则认为我是好心办坏事,至于一些机关的工作人员,又将她视为我的亲戚,要不是他亲戚,你王某人怎么可能好心费力办这种事?是呀,我肯定是个傻瓜,要不我怎么净做这种吃力八面不讨好的事呢?

  我在佛山中医院门口见到了她!

  说实话,尽管我对她很生气,但我也确实同情这个不幸的女人!因为她是我们的兄弟姐妹,她是穷人!

  大体上知道了她的情况。

  她丈夫今天反应有点反常。打电话给120,人家的救护车不接。

  “王科长,你能不能给医院打个电话,让他们去把他接到医院?”你以为我是谁?医院是我家开的啊?你见过一个骑自行车上班的人能指挥一家医院吗?

  她说,“你能不能给医生说一下,让他给开点药,我我拿回家?”

  说着,她开始给医生打电话。

  “你是他家人?亲戚?他还欠我们医疗费3000多元。我已经下班了,怎么给他开药?再说,他已经从我们医院出院4年多了,我没见病人,给他开了药,死了人我负责啊?你们政府应该给他帮助,人家是工伤!”对方开口给了我一痛指责!

  相信医生一定把我当成她的亲戚或者是政府的重要官员了(告诉诸位,我的科长其实就是个股长,不过是为了对外好听人称科长而已,简单而言,就是股级干部一个!)

  最后一番解释,对方医生的口气明显好转了,因为我们都是好心人!“她从来没有说过人家赔偿了她25000元!听说他的病好转了,后来又喝酒复发了!他有两个儿子,为什么老是找我们啊?”

  据她说,儿子在公司上班,看机器,很忙,脱不开身。

  还有一个儿子,生了个儿子也就是她的孙子有点血液病!

  真是不幸加不幸!

  医生不开药,她在门口哭泣!我在风中站立!

  8时多的佛山气温在10度以下,可怜我的身体啊!

  太太打电话来催促回家吃饭,我只她应承着,这事一句两句怎么说得清呀?

  终于打了N遍的他儿子电话打通了,他正在他父亲身边,说父亲平静地睡着了!

  于是劝说她回家!

  劝说她先吃点饭!她坚持不吃!

  经过一家面包房,给她买了一个面包,3元!

  送她到旋宫酒店站,看着她坐上134路!给她塞了仅有的300块钱!她略微推辞了一下,千恩万谢收下了!

  她走了,我也回家!

  路上,自行车又发生了故障!于是只好推着自行车回家!

  回到家中,已经是9时20分了!

  当好人,真难!

  当好人,好累!

  这个好人,还能当吗?


┃相关链接:

中央公务员主管部门有关机关负责人就《公务员考试录用违纪违规行为处理办法》答记者问

公务员欠债13万不还 法官说服教育动员还款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授权国务院在部分地区和部分在京中央机关暂时调整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有关规定的决定

关于规范公务员辞去公职后从业行为的意见

聘任制公务员管理规定(试行)

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暂行规定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