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两会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副刊 > 随笔 > 正文

我的两会

2011年03月08日20:47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这几天,全国人大、政协两会正在北京召开。这是中国政治的最高层次会议之一,因此各路媒体尽显神通报道两会盛况。 想到了一个简略词,“两会

  这几天,全国人大、政协两会正在北京召开。这是中国政治的最高层次会议之一,因此各路媒体尽显神通报道两会盛况。

  想到了一个简略词,“两会”。

  那么,作为一个普通人,我的“两会”什么呢?

  我似乎懂一点法律。可惜,我的个人能力有限。事实上,我们每个人(包括法律专家)对法律知识也是只懂一点,甚至是皮毛。有许多人喜欢向我咨询问题。面对来自问询的诸多方面的问题,我也是老虎啃天——无处下牙,更不用说给提供有效的帮助了。20年前,因为年轻,因为张狂,因为无知,我从来没有承认自己不会有关法律问题,20年后,我才大胆承认了这一点。可惜,我实话实说了,许多人认为我是保守,是不是不给钱就不提供咨询?这当然是无稽之谈,但让我对不熟悉的问题进行信口开河式的解答,这不是我性格。

  我们每个人只能对自己所研究的法律懂一点而不是全部,相信大多数法律人都同意我的观点。在法学界有所谓“槽”之说,你只是这个槽里的驴子就不能跨越自己的专业到另一个槽里吃草。所谓“刑事民事商事行政执行”通吃的法律人可能有,但我不是,估计你也不是!

  更重要的在于,现在我们讲求法治,并一厢情愿地要求“事事有法可依”,但法律不可能也不应该占领所有的时间和空间。法律无法约束纯精神的道德世界。法律也无法约束封闭式的或意思自治的私人领域。家是“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的私领地。

  我似乎还会一点写作。尽管我有时以“法律人中比较喜欢写作的,写作者中法律知识比较强的”来鼓励自己。但我也经常告诫自己,我的文章缺少灵气,缺少真知灼见、缺少可以传世的经典,因为对我来说,写作不过是我的一种生活习惯和爱好,文章也是一种自我生活的记录。每当看到一些让人击节叫好的文章,我总是有一种“早有蜻蜓立上头”的遗憾之感。

  一只小猪去应聘,老板问他会什么技能,他说除了两样不会外都会,老板很惊奇,忙问他哪能两样不会,他说“这也不会那也不会”。

  我经常想到这个笑话。

  因为有时我想起自己似乎就是这头小猪,因为会的东西不多,而不懂的东西却总是太多。可惜人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那么,你的两会是什么呢?!


┃相关链接:

教育部公布就业率低专业名单 法学专业部分省不好找工作

何帆:在清华“中国司法制度”课程的最后一课

全国重点法学期刊名录

从大学讲台到法庭有多远?──谈刑事实务与刑法学界的关系

法学博士李富成最新个人成果

他的问题灼人:能把人捞出来吗?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