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年,这个春节有点忙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副刊 > 随笔 > 正文

兔年,这个春节有点忙

2011年02月21日20:19 东方法眼 王学堂
   
 

  兔年的春节一如前几个春节,我没有回老家。于是少了奔波之苦的体验。

  但这个假期,我基本上一天没歇息。

  利用2009年春节假期,将自己十八年来对法律的所学、所为、所思所想的文字进行了整理,形成《无法不谈:一个法律人的行与思》(海洋出版社,2009年6月版)。

  作为一个普通的法律人,书籍的出版,收到了一些好评,自然也收到了一些中肯的批评与建议。

  一晃2年了,有朋友关心,有朋友鼓励,我也一直在思索,想把自己文字的整理工作再继续。

  这两年我关注了一个世俗的问题,那就是婚姻中的离婚。我发现,日常中与我谈及法律问题或向我咨询的,除了供职所需的专业问题外,80%的都是婚姻家庭问题。这绝不只是我个人的感受,身边多位从事法律工作的人都有同感。我们知道,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离婚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你要考虑很多因素。从文本的法律到实际的婚姻生活,非多年生活阅历不能掌握。

  不止一个朋友曾经问我,为什么不写本离婚的书呢?问话的他们或者是企业家,或者是农民工,有大学教授,也有文化层次较低的人,有男更有女。他们都盼望有那么一本既有点法律理论又不乏生活阅历的婚姻(特别是离婚)指南书。尽管市面上关于离婚的书业已林林总总(写作过程中我阅读了不下40本),但似乎总有遗珠之憾,或理论太强,或以创作故事为主。这样的书当然可以读,但于正处在离婚过程中的当事人有多大作用是要打个问号的。不惟如此,就我所见,相当多的竟然在起反作用(我在书籍中不可避免的会提及,诸如分居2年会自动离婚、离婚判决书要换离婚证等)。尽管上述非专业问答在我们法律专业人士看来是很可笑的,但现实生活中诸如此类以讹传讹的答案并不乏见,甚至有些教条式理解也发生在我们这些专业人士身上。其实,这也正是我国现有法律素质和普法水平的真实反映。

  于是年前的最后一天(年三十),我写到下午5时才停笔。年初一休整了一天,美美地睡了一觉。年初二一大早晨,我再次早起开工。

  “历尽天华成此景,人间万事出艰辛”。对一个喜欢写字的普通人来说,要写本书绝非易事。

  大年初七晚上,当我写完本书的最后一个字,第一时间把喜讯告诉太太。太太说,“离婚的书写完了,我也要和你离婚!”一旁的儿子说,“我跟着我妈妈生活”。我说,“家里除了我的书归我,其余财产都给你们娘俩!”儿子说,“我的书要留给我!”太太说,“你的工资卡也要留给我!”就这样,我们一家迅速地达成了个简易版口头“离婚协议”。一家人哈哈大笑。离婚,能是那么容易的事吗?生活不可能轻松,但生活中不能没有微笑。

  离婚对大多数人来说都不是件喜事。离婚中的感情、子女和财产三大战争,攥着我的心,扯着我的肝,记着我的忧虑,让我的心情压抑不已。这让写作中的我很沉重、屡次三番地停止工作。

  但最终写成了,20万字的书稿让我很有成就感。

  我还知道,关于婚恋,已经有太多的人说了太多的话。但尽管汗牛充栋,尽管都苦口婆心,尽管有身边许多人在给我们作参照物,但该出的问题依然出,该痛苦的仍然还要痛苦,该走弯路的仍然要经受曲折。因为婚恋与情感,不是一门科学,不可能按照程序设定。在这个意义上,尽管这本是专门写离婚的书,但你认真仔细地阅读了,可能对打离婚官司仍然不会有太大的帮助。但通过阅读本书,你可以避免离婚退而其次是离婚诉讼,这是我最想做到的。更重要的是,通过阅读,你会知道你的经历并非个案,司法上早有定论,这可能舒缓你的不安情绪。

  愿天下人都幸福。


┃相关链接:

土记者书写法治故事 《百案说法》一书在北京出版

无处不在的法律

让法律走进民间:读《离婚为什么》

《侦查信息化取证规范化实例指导》后记

谢晖:《法意与表达》序

What are my other options for home loans? 关于住房贷款我有什么其他的选择?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