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010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副刊 > 随笔 > 正文

我的2010

2011年01月14日20:51 东方法眼 王学堂
   
 

  自2005年开始,我每年都例行总结自己的一年。在参加全市法制系统工作总结会的间隙,我开始总结自己的2010年。

  2010年的我,过的很“纠结”。

  特别是到了年末,我有段时间甚至经常性的失眠,凌晨4、5点,往往突然醒来。说起来有点好笑,我失眠的原因是因为想到这一年过的太快竟然一事无成,而一想到这一年就要过去了,我就睡不着觉。

  这一年,似乎没有任何亮点可提及。法制工作干了3年,基本上熟悉了政府规范性文件、行政复议、执法监督、领导交办涉法事项以及其他事物等日常工作。似乎这些工作都在做,似乎当时认为做得还算有声有色,但总结起来,又似乎无任何成绩可言,真是“不足予外人道也”。

  这一年,似乎我很忙。我很少在8点以后到办公室,而下午7时前也很少离开办公室,这样算来一天在办公室工作11个小时左右。这高于一般公务员的8小时工作制。基本上周六或周日,我总有一天在办公室加班。当然,政府没有给出一分钱的加班费,我似乎也没有向政府申请加班费的想法。办公室打扫卫生的阿姨曾经问我,“为什么总见你这么忙?”我总是笑笑,“因为我的工作效率低”。你能说什么呢?因为“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者谓我何愁”。很多东西,不是“内中人”,“谁解其中味”?

  这一年,我过得似乎很忙碌。每天6时30分,在被窝里我开始收听央台的《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7时左右辅助太太开始“为太子读书”而服务。8时前到达办公室,上网看内部办公系统、QQ新闻、博客文章。9时一般是有个会议的。约10时开始办案头文件,约11时报纸送到,开始大量的泛阅读。约12时到食堂用餐。我用餐的速度很快,完全符合“狼吞虎咽”这一成语。出于减肥的考虑,我习惯于吃菜而很少吃饭。“穿衣要穿布、吃饭要吃素、出行要走路”,我做到了。回到办公室,继续前面没有未竟的工作。约13时,往往要“猫睡”一回儿。据说外国人对中国人浪费中午大好时间午休很不理解。没办法,我们中国人的体力不够。万一不午休,一下午就打不起精神,没法很好的工作。约14时30分,往往还有一个例行的会议。开会回来,继续办文件。一般到5时30分,我强迫自己放下案牍之公文,开始写点文字。我要求自己每天不管心情好与坏、工作闲与忙,都要形成一篇文字。这一年,我更多按照编辑的稿约而写作,为了确保稿件质量,有时还要与报纸编辑联系。

  2010年,我总结自己的工作状态是“上班为领导忙,赚工资;下班为编辑忙,赚稿费;晚上回家为老婆忙,赚饭吃”。

  这一年,我的QQ、MSN等快捷网络联系方式往往天天挂着。于是有人认为我“闲的没事干”,因为“天天在网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们这个社会“人人都认为自己忙,别人都没事干”。其实,对我来说,网络更多是我的一种生活实用工具,就像手边的办公电话、电脑一样。我的工作、学习与生活已经离不开网络。

  2010年,这一年我和家人过得平平安安。说来,这是我一年中最大的收获。对我们普通人来说,平安值千金。太太工作仍然劳累但脾气越来越好,儿子仍然调皮但越来越懂事,家人仍然劳作在田间但身体还健康。

  2010年的我,过得很幸福。对我们普通老百姓来说,我知道,幸福更多是自己的一种心理感受。幸福在哪里?他就在我们老百姓的心里。

  期待我的2011年,更给力一些。


┃相关链接:

2005年中国十大法治新闻

2005年中国十大案件

我的2005

如风随笔:转机,还是奇迹?——我的2005心情盘点

2005大腕的官司

盘点2008:被网络曝光的官员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