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你农民是怎样卖黄瓜的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副刊 > 随笔 > 正文

告诉你农民是怎样卖黄瓜的

2010年11月30日09:29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我老家离全国闻名的蔬菜之乡山东寿光不远。我们那地方的农民,除了个别脑袋瓜子灵活做生意的外,几乎家家都种大棚蔬菜。

  种大棚需要投资,一个一般的大棚需要10万元左右;种大棚蔬菜需要劳动,尽管是青年时的我,在大棚里劳作一天也累得睡不好觉;种大棚需要运气,种子呀气候呀市场呀,一样不好你就血本无收。我

  父亲62岁了,仍然种植着两个大棚。

  别的不说了,我想讲一下父亲卖黄瓜的经历。

  大约是下午3时,父亲到大棚里开始摘黄瓜,以便第二天出卖。

  父亲忙碌了2个多小时,摘下了两篓筐。

  晚上五时多,父亲推着独轮车将装满黄瓜的筐运回家,运了两趟。从村外的大棚到村东头我的家,约有2000米路。

  父亲选出了一些长相不太好的黄瓜,我们晚饭吃的是黄瓜炒鸡蛋。

  我看到父亲的劳作,不忍心吃,父亲说,“吃吧,这些卖不出去的,白送给人家也都不要”。

  晚上,在灯光下,父亲开始整理黄瓜。

  他把黄瓜从筐里拿出来,一根根地整理。然后整齐划一地排放在一起。有个别长得不“亭亭玉立”(有些弯曲)的,就要放在硬物下压直。当然个别根本无法取直的,干脆放在一边,自己食用。

  约2个小时后,时间快到晚上10点了,父亲站起来,抻抻腰,用手自己捶了几下,说“老喽,累了”。

  他简单洗漱后,睡觉。

  我刚刚躺下,那边房里已经传来父亲的呼噜声。

  第二天清晨,约4时。

  父亲起了床,将整理好的一筐半黄瓜推到了村后的菜市场。

  市场离我家约1000米。

  清晨的市场上已经人声鼎沸,来自全国各地的收菜车辆和操着不同地方方言的菜贩子,连同广播内“大量收购黄瓜”的广告,更多是四邻八乡来卖菜的农民。

  在一个黄瓜收购点。比较熟悉的经纪人喊住了父亲,“老王,来我这儿(卖)吧”。

  父亲点了点头。

  开始把筐从车上搬下来。

  然后再把黄瓜一根根拿出来,整齐地放入收购人提供的专用包装箱里,上面写着“蔬菜之乡  精选黄瓜”字样。

  在父亲干活的时候,经纪人在旁边看着,当父亲意图将几根有点弯曲的黄瓜趁机放入时,他火眼金睛地看到了,一把抢过那几根黄瓜,“嗖”地扔出好远。

  父亲尴尬地笑笑,自觉地将个别弯曲的黄瓜放到一边。

  终于整理好了箱子。父亲将选择的品相不好的黄瓜放进自己的筐里。

  然后他将上述箱子过磅后搬运到大货车跟前,上面有人在装,父亲要负责递给到上面的人。

  大货车很高的车箱,这不是件轻松的活。

  父亲的黄瓜终于送到了车上。

  开始商量价格。

  经纪人说,一斤给6角钱。

  父亲有点吃惊,因为昨天还是8角/斤,“如果你不卖就拉倒”。

  如果不卖,父亲要到车上自己将黄瓜卸下来。这对60多岁的父亲来说当然累了。当然,整个市场上价格都差不多,也就几分钱之差,一百斤也就几块钱,但农民看重这几块钱。

  只得卖了。要不有什么办法呢?

  有了价格,有了数量,就是钱的问题。

  经纪人说,“老王,今天带的钱不够,给你个欠条吧”。

  父亲又一次苦笑了。

  接过欠条,父亲回家了。

  好在4天后,经纪人来了,还了上述欠款。不多,共196元。

  这是我们村大多数农民的卖菜生活。

  这是我前段时间回家看到的一幕。

  突然间想起,是因为这些天,城市的物价上涨,国家出台了16条,城里人都在喊吃不消。

  可是,尊贵的城里人,你可知道农村人吃不吃得消?如果你嫌菜贵,认为农民赚了钱,你去农村呆几天吧。

  不要看那些农村的暴发户,他们在一个村中占不了一成,而90%的人都是我父亲这样的。

  当然,我父亲甚至比他们还强一点,因为他有一个在城里有份工作的儿子。


┃相关链接:

是谁在逼农民工走上绝路

农民土地权益的保护与撂荒土地后的处理

走进新农村:感受上楼农民的喜与忧

河南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法律问题研究(上)──以《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在基层的实践为观察点

河南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法律问题研究(中)──以《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在基层的实践为观察点

河南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法律问题研究(下)──以《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在基层的实践为观察点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