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的不是枸杞,是一份情感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副刊 > 随笔 > 正文

寄的不是枸杞,是一份情感

2010年11月15日08:21 东方法眼 王学堂
   
 

  今(2010)年7月份去西北出差。承蒙大学同学张月玲赠送了些宁夏特产枸杞。正巧其后不久我回乡省亲,便带回了山东老家。

  没想到,身体虚弱的奶奶喝着枸杞的感觉特别好。

  两个月不到,奶奶就打电话给我,说是存货已经用光了,希望能再给寄点儿。

  枸杞是宁夏特产,但在南方超市的特产区应该有销售。所以这点要求不算太高,我自然答应下来。

  但不想前两周竟然琐事缠身,没能立即兑换承诺。

  妹妹来电话说奶奶很关心这事。

  老人的心我理解。

  2010年11月13日星期六。

  改变了周末睡懒觉的习惯。早早跑到好又多超市,拣选了最好的一种,正好还有六包,价值214元。

  顺便跑到东方书城,给外甥明明顺便买了2本名侦探柯南。

  这是外甥在短信息中特别强调的。这孩子有点像我小时候,特别喜欢看书。据儿子说,柯南的这本书他还有一本,他愿意送给弟弟。你可别以为我儿子有多么懂事,他怕前提是我给他另外买本书作为交换条件。小孩子的这种狡狯有点好笑。

  买好东西,立即赶去邮局。好在是中午时间,人不太多。在城市里生活,我最怕的是排除。浪费时间,让人心急。

  因为交往较多(主要是取汇款),邮局的工作人员竟然和我相熟。

  看到我寄的东西,特别是高达66元的邮寄费,他有些奇怪,“山东没有这些东西吗?”

  “当然有”。

  “那?”他有些不明白。

  “寄东西主要是一份心情,礼轻情意重啊”。

  其实,不只是邮递员,就是我太太也有此不解。“我们老家的超市里就有枸杞卖,为何非要从广东买而且要花高额邮寄费?”

  这笔帐不能单纯从经济上考虑。

  一则我的老家在农村,要买枸杞必须到城里的超市。自从我离开工作的小城,到南方工作后,父亲和妹妹就很少到城里。虽然城里的房子还在,但毕竟他们最亲近的人——也就是我,却不再住在那儿,他们再进城已经没有了落脚点,因此他们很少进城;二则即便要进城,也要近半天的时间,而秋冬天是大棚生产的关键季节,他们忙啊;三者他们的钱都不太宽裕,虽然我的收入也不高,但毕竟比他们手头宽松一点。不要小看这近300块钱,对农村人来说,还是有点头沉(舍不得)的;四者作为农民家中的牛筋把力供应出来的一个大学生,自然应该对家庭有所回报,这是家里人很自然的想法。如果是妹妹出钱买,估计奶奶是坚决不喝的,但如果是我买的,那就大不一样了。

  这些哪能用钱来衡量?

  又怎么能同邮递员说得清?就是太太,她也难能理解这一份心情。

  突然想起,已经很久没有从邮局寄东西了。

  大约是2005年仲秋,那是我独自来南方工作的第一年,太太和儿子还在老家。

  正巧,有朋友送了两盒月饼,我就从邮局给父亲和岳父各寄了一盒。这几年,因为老家时有人来,东西往往是通过捎带的方式,竟然有4年多没有来邮局寄包裹了。

  寄完后,邮局配送了一张明信片,也不知免费还是搭配。顺便给父亲写了几句问候的话,这些年,除了电话,竟然也有多年没给父亲写过信了。

  给父亲写信,还在是20年前,那时我刚刚上大学。而信的内容尽管不少,但中心思想只有一个,那就是:寄钱。

  20年过去了,父子都在变老,但那份情感却越来越深,越来越在不言中。


┃相关链接:

父子之间

二十四年的姐弟恩怨一朝解

妈妈,再抱我一次!

爱情变亲情 人生新体验

河南67岁老人徒步走11天到武汉监狱探望儿子

《撑起我生命的爱》读后感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