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博士论文答谢辞

2007年06月05日19:21 东方法眼李富成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致谢 三年前,我有幸成为中国人民公安大学首届五名博士生中的一名,跨进这所令许多青年热血沸腾的光荣院校。更有幸成为法学名家崔敏教授的门

  致谢

  三年前,我有幸成为中国人民公安大学首届五名博士生中的一名,跨进这所令许多青年热血沸腾的光荣院校。更有幸成为法学名家崔敏教授的门下弟子,跟其研究刑事诉讼法学。

  攻读博士学位之前,崔敏教授与张廷玉师母一直对我关照有加。我的经历颇多坎坷,人生际遇常处低谷,他们每每在我精神绝望之际给予鼓励,他们的鼓励是支撑我内心信念的巨大动力。崔敏教授于我有恩,称其为恩师是最为恰当的。我一直仰慕崔敏教授的道德文章,成为崔门桃李是我多年的宿愿。在忝列崔氏门墙之后,恩师严谨的学风、伟岸的人品,春风化雨般地滋润着我。沐浴师门三载春风春雨,自感无论是学问还是人品,也随着春风春雨茁壮起来。

  “刑事推定研究”对我来说是个陌生的选题,也是个难度很大的选题。推定表面上和证明责任联系在一起,暗中还与诉讼制度、诉讼模式有纠缠。证明责任、诉讼制度、诉讼模式,都是证据学研究中有一定难度的问题,要把这些复杂的问题理清楚,于我的学力来说无异于“小马拉大车”。在刚开始接触“刑事推定研究”的选题时,没有任何背景知识,推定于我时常有“剪不断、理还乱”的感觉。选择“刑事推定研究”作为博士论文,就意味着选择了艰辛,推定对我来说是块“硬骨头”。但考虑到把“刑事推定研究”作为博士论文的选题,至少可以逼自己多看点书,拓宽知识面,在证据学研究方面做得深入一点,证据学是我至爱的一门学科。

  在博士论文写作过程中,自感对推定的相关问题理解清楚了,一到动手时,又往往词不尽意,这时才真正体味到“刑事推定研究”是块难啃的“硬骨头”。如果把博士论文的写作比喻成“炼狱”,觉得自己已经大受锻炼。

  在博士论文写作中,崔老为指点我的论文写作,花费了巨大精力,他数次为我的论文写出长达几页纸的评阅意见,并在文章对应处用黑体字加以强调。有时为了一个问题,他会反复向我强调,直到我彻底理解为止。最后,崔老还放不下心,会补充问一句:“你是否真的搞懂了?” 博士论文写作中许多似是而非的东西,都是在崔老的指点下才得以厘清的。崔老指导一次,自感对推定的理解就深刻一次,对刑事诉讼精义的体悟就愈加准确,整个论文的写作过程就是以这种方式不断向前推进的。

  在公安大学三年的学习时光中,我几乎都是在图书馆度过的。在公安大学经历的许多人与事,都是值得我永久记忆的。尤其要感谢图书馆汪勇馆长,图书馆三楼外文资料室的王永瑞、王立霞老师,他们为我学习提供诸多方便,甚至为我留下“专用座位”。感谢研究生部孔祥义副书记对我的关心与爱护,与他交谈,如坐春风里。法律系主任刘万奇教授,无论在学业上,还是在就业上,给我诸多帮助。师恩如江上清风,山间明月,长存我心!

  感谢北京师范大学宋英辉教授,福建公安高等专科学校熊一新校长,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周欣教授、樊学勇教授对我论文写作提出宝贵的修改意见。感谢王淳浩博士为我认真地校对论文,他是研究刑事技术的,在文、史、哲方面有很深的学养。感谢犯罪学方向研究生张倩同学为我认真地校对论文,她是个细心加善心的女孩。

  攻读博士学位期间,最感内疚的是有负于父母和妻儿,他们为我付出了诸多艰辛。在家庭生活方面,我承担的义务不多:没有让父母过上更好的生活,至今没有帮助他们完成观光祖国美好河山的愿望,妻儿也随我漂泊。妻子最大的要求就是一家人“和和美美”地在一起,而这些我本应给予他们的,都没有给予。从这点看,我是应该自责的。有时基于学习、就业的压力,还会对他们发点脾气,每当夜思于此,都深感不安!我唯有把这种自责与不安,化为写作上的动力,才能稍稍弥补自己内心的愧疚!
作者李富成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luris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