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让短信飞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副刊 > 随笔 > 正文

春节,让短信飞

2011年02月04日16:00 东方法眼 王学堂
   
 

  从年除儿开始到初一,整整一天两夜,忙得手都疼。更心疼自己的手机,如此超强度的操作、大规模的发送不会引起短路吧?

  大家都知道我说的是春节发短信息,因为这已经成了中国新民俗了。

  我的拜年短信息有点与众不同,因为我拒绝群发,是一条条按照对方与我的称呼关系而特别定制的。按照网友韶章弟的评价,“这样的祝福才是真正的祝福,而且符合我心目中的三个形式要件(特定、简约、署名)”。(摘自韶章弟的回复信息)

  这样做是我近三年的一惯传统。

  不过,随着试点成功,特别是手机内存有联系人的逐年增多,这项工作越来越繁重。今年大约发了1000多条,除了日常经常见面的外,手机内的联系人基本上每人一条(有些还有多条往来回复)。

  太太因为心疼老公,笑着对我说,“我——看——不——起你!”

  太太是不会明白,虽然过年发短信是一种庸俗,特别是那些群发的,非原创的,还有的干脆连自己的名字也没有,还收到过转发别人的连人家的名字也照转不误的呢!

  我发信息有几个目的。

  一是感谢。做一个感恩的人,我记得日常中每一个细小的关怀,如果放在平常表达出来,可能会让人觉得难为情,一个大男子汉怎么能这样矫情。但在春节期间,想起朋友对自己的关心、关怀与关照的一件件往事,然后将感恩之心凝结在一条短信息里,自己的内心总有一股暖流在臆动,相信收到短信息的朋友也会自然是这样的心情。

  二是联系。生活在城市里的人现在都忙,甚至于有些朋友一年都不能见面,但算起来大家都在这个小城市里,不过是人人忙于自己的事业,奔波于自己的生计,人和人都有着自己的活动轨迹,如果平常打个电话,对方往往会问“有事吗?”如果你说没事,“就是想联系一下”。不用说对方,就是你自己也会认为是个神经病。要不,没事谁还会打电话啊?但春节期间,就完全不一样了,“十分想念多年不见”的友情在短信息中沟通。

  三是验证。已经有多位朋友连续三年没有回过一个信息了。我相信朋友的手机可能换号码了。要不,凭我想念他的劲头,他也一定会想念我的。这一点在大城市的朋友较少,但在小城不是什么奇怪事。特别是我在农村工作过多年,有一些农村的朋友。因为资费问题,他们手机经常换号码,他们一般也不会在换号码之前给你发个通知信息。当然,也不惟农民兄弟是这样。前几天,我与一位同事聊天,我说,“你的手机是不是还是我手机中存的这个139XXXX?”,他说“换了,换成3G了”。我说“看来我在你心目中不如你在我心目中的分量重”。他竟然解不开这句话,晕!当然,这些年通信科技发达,频繁推出新业务,也算是时代进步的时代病吧!当然,还有可笑的事呢!一位朋友给我回筹集,说“XX不是这个号码!”我回之“对不起,那就祝您春节快乐!”也算是个笑话事。

  看着手机内每一个熟悉的名字,回想起双方交往的一件件小事,多年相知的万端感慨皆在心头!

  到今天,大规模发送已经完成!下一步任务是查漏补缺了,因为新手机不太会使用。

  让短信飞,让感情系!


┃相关链接:

愚人节里的绵绵求爱短信

浅析手机短信的侵权责任

手机短信:一场风花雪月的爱情游戏

打击短信诈骗犯罪靠证据

电台批评地下赌球:五十笑百

异地发短信辱骂民警被拘留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