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亚运1990—2010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副刊 > 随笔 > 正文

我的亚运1990—2010

2010年11月13日14:51 东方法眼 王学堂
   
 

  似乎不经意间,就到了2010广州亚运会的开幕时间。在这花团紧簇的盛世欢歌中,偶尔想起了1990年的北京亚运会。

  依稀还记得那天是星期六,而且是下午。上网搜索后确定,开幕式是1990年9月22日的下午4时。

  那时,我在山东省青州二中读高四(高考未中复读)。复读生活是紧张的,也是苦闷的,大家都为了一个考上大学的目标而奋斗。于是,有许多个人兴趣和爱好都为学习让路。但那天下午,我们竟然在教室里收看了中央电视台直播的开幕式。

  难道说当时我们的学校教室里已经有了电视机?如果没有,那电视机是从哪儿来的?20年后的今天,关于这些的记忆让我想了半天也都记不起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我是看过开幕式的。

  印象中那天天是阴沉的,而且有些冷。开幕式过程中外面竟然下起了小雨,这让我很担心,因为我老家和北京直线相距不是太远,天气情况差别不大,如果开幕式现场(北京工人体育场)下起了大雨,那可就麻烦了。

  看来,一个小孩子也关心这种国家大事。据后来的报纸说,当时北京动用了一些先进科技手段驱散了降水云,确保了开幕式成功。

  

  亚运会期间,班里还订阅了几份《亚运快报》,在同学中互相传阅。我个人不喜欢体育,想来王雪松、刘洪庆、宋朝忠等几位体育爱好者特别喜欢阅读并热烈讨论。而我们大多数,不过是看一看标题和排行榜,就立即放下报纸去关注那些课程了,毕竟高考不考体育。

  现在想来,要感谢我们的班主任孙延森老师,能够在这样紧张的时节给我们关心赛事和阅读报纸的自由。现在想起来,都让我特别感动。因为如果换成是我,在那种情况下,我也不一定会让学生看报纸和电视,关注这种赛事。毕竟高考不只是考学生,也是考老师,在山东这种人口大省这一点特别明显。

  北京亚运会就这点印象了,除了一个美丽的藏族少女达娃央宗。至于谁胜谁负,哪国金牌多少我是不关心的。

  2010年11月12日星期五。

  在这个忙碌的下午,我突然想起,让我心头有点激动。因为一晃20年,广州亚运会来了。

  我也从当年的农村娃进了城,甚至来到了离广州不远的城市。

  佛山是广州的协办城市。国为工作关系,我从事了一些协助工作,接触了一些方面,知道办一届如此盛大的赛事太不容易了。今天尚且如此,那20年前就更不容易了。

  20年的时光让我从少年步入了中年。时光让我当年的激情不再,我更多像“打酱油的”。

  但我在这个下午想起20年前,让我的心很激动:下一个20年,我有什么变化?我会在哪里?我的生活会怎么样?


┃相关链接:

“我女儿是彭帅”掌了谁的掴?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