稿费不发家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副刊 > 随笔 > 正文

稿费不发家

2010年11月04日08:53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时而不时有豆腐块见诸于报端。于是乎,也就时而不时有稿费单到手。正如冰心老人说:“成功的花朵,人们只惊慕它的明艳,然而,当初它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满了牺牲的血雨”。许多人对这点稿酬倒是比较关心,但不可能看见你写作的起五更爬半夜,你的辛勤付出。想来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是经济社会,如果说你写作不为钱,“不为三分利谁为谁动弹?”,你那不是傻吗?

  相信对大多数非职业写作人来说,还真是傻子,因为稿费太少了。很多人偏偏非常关心稿费单上的数额。这总让我惭愧。我手头保留着的最早是1998年9月5日青州人民广播电台开出的,稿费2元。2元钱当然不算多,说少呢,当时可以买10个馒头,够我和太太吃2天。但我没有取,留作纪念。

  

  这些年,文章越写越多,特别是物价飞涨,稿费当然高了些。当然,也没有媒体再给出2元的稿费了。但现在的稿费与别人想像相此仍然偏低,特别是作为普通作者自然没有名家那么高的稿酬。

  其实,今天名人的稿费也不高。最近上海作协下属文学杂志《收获》、《上海文学》等稿费标准将大幅度提高,新标准将是原标准的2-5倍。这一消息引起了公众的关注。即便提高幅度如此之大,也还不过200—500元/千字。再说,有几个人能在这两份刊物上发表作品?

  有人调侃,上世纪50年代北京一个四合院只要几千元,名家写两三本书就可以买了。事实上,像老舍、张恨水这样的名家,当时都有自己的四合院。而今,郭敬明《爵迹》的1.6万元稿费,大概只能买一只好一点的抽水马桶。《康熙大帝》当初由河南文艺出版社一次性印了40万套,但二月河的稿费只有8000元;贾平凹当初出版《废都》时也只拿到了6万元稿费。

  依19世纪之初报刊反映的物价,一个作家每日能发表一千字就基本上可以维持生计了。最早一批卖文为生的人中也有日子过得不错的。如吴趼人和林纾就是当时只靠写作就能过上舒坦日子的作家。实际上,吴趼人最后的岁月就像他自己说的靠“咬文嚼字”为生。而翻译出版过181部小说的林纾的稿酬,有人估计可以买到27150担上好大米。他在1899-1924年所得稿酬,约10万余元。比1901年的(据胡适《藏晖室札记》说)值约4万美金的诺贝尔奖金还高出两成来(据当时报纸刊登的金融行情和作家们的书信、日记记载,那时4万美金大约只能折合为8万“中国元”)。部分所谓的专业作家,名利双收,显赫一时。“文革”中,稿酬完全被取消。1977年4月稿酬重新恢复,但已从50年代的每千字7一14元,改为2一7元。新时期文学的繁荣,与稿费制度的恢复不能说没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至少,稿酬作为社会对作家的一种认可,在精神上给了作家极大的鼓励和安慰,在物质上也解决了作家的一些经济困难。(摘自陈定家《略论中国稿酬制度的变迁及其对艺术生产的影响》)

  呵呵,文化人说起稿酬一脸无奈。多乎哉,不多也!

  尽管有点稿费,似乎并没有对家庭有多大帮助。这便如尽管吸烟费钱但不吸烟的人家里也积攒不下钱一样。我的稿费都买书了。根据我太太的精确统计,我赚的稿费都不够买书的,属于财政赤字类型。估计天下读书人都有买书爱好。我自小生长在农村,对书有种特别的嗜好!我看朋友王晓林的博客,知道他几乎是拿了稿费立即去买书以兑现,这让我很佩服!尽管我也是进了书店就拔不出腿的人,但我与人家相比差远了。

  何时稿酬更高一些,以满足天下读书人买书这一简单的愿望?


┃相关链接:

绿豆汤与写文章

我的第一张稿费单

为什么我们的文章又臭又长?

熊秉元:把文章写好

充满生活智慧的“补白大王”

编辑的“远见”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