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干部虚报退耕还林面积骗取国家补助资金 (2018)陕0203刑初18号刑事判决书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文书 > 正文

村干部虚报退耕还林面积骗取国家补助资金 (2018)陕0203刑初18号刑事判决书

2018年05月31日17:07 东方法眼
   
 

核心提示:陕西省铜川市印台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8)陕0203刑初18号 公诉机关铜川市印台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王金田,男,1970年10月11

  陕西省铜川市印台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8)陕0203刑初18号

  公诉机关铜川市印台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王金田,男,1970年10月11日出生于铜川市印台区,汉族,大专文化,住铜川市印台区,村民。

  原中共党员,1998年8月至2017年7月担任阿庄镇某村党支部书记,印台区第十届党代表,阿庄镇第十七届党代表,因给党员垫交党费2016年7月被阿庄镇党委给予党内警告处分,2017年7月被开除党籍,2012年9月至今享受副乡镇级待遇。

  因涉嫌贪污罪于2017年11月2日被铜川市印台区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2018年3月7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指定辩护人符军杰、耿美玲,陕西司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王新荣,男,1958年7月11日出生于铜川市印台区,汉族,高中文化,住铜川市印台区,村民。

  1999年10月至2017年7月担任阿庄镇某村村委会主任,原中共党员,2017年7月被开除党籍。

  印台区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因涉嫌贪污罪于2017年11月13日被铜川市印台区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2018年3月7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指定辩护人杨涛,陕西司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王建文,男,1966年5月25日出生于铜川市印台区,汉族,中专文化,住铜川市印台区,村民。

  1999年10月至2017年8月担任阿庄镇某村会计,原中共党员,2017年8月被开除党籍。

  因涉嫌贪污罪于2017年11月3日被铜川市印台区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2018年3月7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指定辩护人贾婷婷,陕西司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铜川市印台区人民检察院以铜印检诉刑诉(2018)1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王金田、王新荣、王建文犯贪污罪,于2018年3月7日向本院提起公诉。

  因被告人王新荣系印台区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经请示,印台区人大常委会许可对被告人王新荣刑事审判。

  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5月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铜川市印台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侯帅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王金田及其辩护人符军杰、耿美玲、被告人王新荣及其辩护人杨涛、被告人王建文及其辩护人贾婷婷到庭参加了诉讼。

  现已审理终结。

  铜川市印台区人民检察院指控,1999年底,印台区阿庄镇某村在协助镇政府申报退耕还林补助工作中,时任某村党支部书记王金田、村委会主任王新荣、村会计王建文共同商议,将某村集体所有的某土地以该三人或其家人名义上报退耕还林,并为符合政策要求补签了虚假的土地承包合同,具体申报工作由村会计王建文负责。

  2000年至2015年期间,被告人王金田在其本人及家人名下虚报26亩退耕还林面积,累计领取退耕还林补助款52000元;被告人王新荣在其本人名下虚报25亩退耕还林面积,累计领取退耕还林补助款50000元,被告人王建文在其父亲名下虚报25亩退耕还林面积,累计领取退耕还林补助款50000元。

  三人合计骗领退耕还林补助款152000元。

  在纪检部门调查期间,三人将赃款全部退缴。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王金田、王新荣、王建文身为村干部,在协助阿庄镇政府申报退耕还林补助工作中,经共同商议,骗取国家退耕还林补助款共计152000元,应当以贪污罪追究三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三被告人具有以下量刑情节:1.三被告人系共同犯罪,由于三被告人在本案中共同商议,且所虚报的数额面积基本相同,三被告人各自分工不同,对三被告人未区分主从犯,三被告人对涉案的犯罪数额共同承担责任。

  2.三被告人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及同案犯的犯罪事实,可构成坦白,依法可从轻处罚。

  3.犯罪后,三被告人积极退赃,有悔罪表现,可酌情从轻处罚。

  请依法判处。

  被告人王金田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无异议,并自愿认罪,同时辩称其构成自首。

  被告人王金田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犯贪污罪的罪名不持异议,辩称:1.被告人王金田在区纪委第一次找其谈话,如实供述,并积极退赃,根据最高法关于自首、立功的司法解释,对王金田应当以自首论,可从轻或减轻处罚。

  2.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职务犯罪认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四条规定:对赃款赃物全部或大部分追缴的,一般应当考虑从轻处罚。

  王金田全部退交赃款,可从轻处罚。

  3.王金田当庭自愿认罪,悔罪态度诚恳,可从轻处罚。

  4.被告人王金田系初犯、偶犯,在基层工作数十年,为村里的发展做出了一定贡献,从有利于犯罪改造的角度,望法庭给王金田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综上,建议法庭对被告人王金田适用缓刑。

  被告人王新荣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无异议,并自愿认罪、悔罪,尊重法庭的判决,同时,辩称其妻子系二级残疾,孩子不在身边,其年龄大了,希望合议庭考虑以上情况,对其从轻处罚。

  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新荣犯贪污罪的犯罪事实和罪名不持异议。

  辩称:1.三被告人退赃交款的时间是2017年4月12日,而此时侦查机关并未掌握被告人的犯罪事实,仅有纪检部门介入,三被告人将赃款退向镇财政所,并在纪委移送案件后在司法机关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除了公诉人认为的具有坦白的情节外,更应认定为自首。

  2.被告人系初犯、偶犯,且认罪态度好,主观恶性小,有悔罪表现,且行为社会危害性较小,可对被告人酌情从轻处罚。

  3.案发前王新荣一贯表现良好,从当选为村干部以来为某村做出了巨大贡献,从镇、区和省三级政府通过荣誉称号的方式肯定了王新荣的成绩,并且被人民推选为人大代表,这次犯罪并不是王新荣将贪污的金额据为己有,而是用于村上的多方面建设,虽然其行为构罪,但情有可原。

  4.被告人王新荣家中仅有夫妻二人,妻子系二级伤残,生活不能自理,生活起居和经济收入全部依靠王新荣,恳请对王新荣酌情从轻处罚。

  综上,被告人系初犯,主观恶性较小,社会危害性不大,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请求合议庭综合考评本案,对王新荣从轻或减轻处罚,并宣告缓刑。

  被告人王建文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均无异议,并自愿认罪,同时辩称其儿子是智力二级残疾,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人照顾,恳请法庭考虑其家庭情况,对其从轻处罚。

  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和事实、数额无异议,辩称,被告人王建文有以下从轻、减轻、免予刑事处罚的情节:1.王建文成立自首。

  2017年4月12日区纪委在调查退耕还林时,王建文已经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2017年5月8日检察机关对王建文第一次讯问时,王建文亦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其行为构成坦白,也构成自首,应从轻、减轻处罚。

  2.案发后到今天庭审,王建文能积极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向法庭提交了悔罪书,当庭自愿认罪,应酌情从轻处罚。

  3.王建文从参加工作至今一直表现很好,无其他犯罪记录,本次犯罪是因为其法律意识淡薄,只想为村上增加收入,以弥补日常开支,按照和村主任、书记商议的结果虚报退耕还林,违犯了政策而触犯了法律。

  王建文是初犯,主观恶性不大,可酌情从轻处罚。

  4.2017年4月,在纪委调查退耕还林后,王建文积极交纳全部赃款。

  依照有关法律规定,被告人在提起公诉前,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真诚悔罪,积极退赃,避免或减少损害结果发生的,可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

  综上,被告人犯罪数额较大,结合刑法、刑事司法制度,本着实事求是,以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建议对王建文适用缓刑。

  经审理查明,1999年底,印台区阿庄镇某村在协助镇政府申报退耕还林补助工作中,为解决村上支出及干部待遇低问题,时任某村党支部书记王金田、村委会主任王新荣、村会计王建文共同商议,将某村集体所有的某土地以该三人或其家人名义申报退耕还林,并为符合申报要求制作了虚假的土地承包合同,具体申报工作由村会计王建文负责。

  2000年至2015年期间,被告人王金田在其本人及家人名下虚报26亩退耕还林面积,累计领取退耕还林补助款52000元;被告人王新荣在其本人名下虚报25亩退耕还林面积,累计领取退耕还林补助款50000元,被告人王建文在其父亲名下虚报25亩退耕还林面积,累计领取退耕还林补助款50000元。

  三人合计骗取退耕还林补助款152000元。

  另查明,纪检部门掌握了三被告人套取退耕还林补贴款违纪事实后,向三被告人调查,三被告人如实陈述了其套取退耕还林补贴款的事实。

  在纪检部门调查期间,三人将赃款全部退缴。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1.印台区纪委《关于移送阿庄镇某村王金田等人案件线索的函》、区纪委立案报告、立案决定书证明,2017年3月底,印台区纪委收到区委宣传部第202期《舆情快报》摘录的网民在新浪微博上发布的关于印台区阿庄镇某村支部书记王金田、村委会主任王新荣骗取退耕还林款、将村上上千亩荒山据为己有的问题线索后,责成阿庄镇纪委初步核实,经调查,发现王金田、王新荣、王建文涉嫌虚报退耕还林套取退耕还林款15.2万元及虚报公益林套取公益林补贴38981元的违法案件线索等,于2017年5月3日将以上线索移送至印台区检察院,印台区检察院于2017年5月16日决定对王金田、王新荣、王建文涉嫌贪污立案侦查。

  2.《关于印发退耕还林(草)粮食供应暂行办法和资金报账制暂行办法的通知》(铜政办发[2000]111号)证明,当时的退耕还林政策,村干部有协助镇政府上报退耕还林的职责。

  补助资金是国家财政资金。

  3.某村1999年度退耕还林还草补助粮款兑现明细表、某村1999年度退耕区造林种草登记表、印台区粮食局情况说明、阿庄镇政府情况说明、管护费兑付登记表、补助粮款兑现明细表、补贴发放表、自查表等证明,三被告人在1999年退耕还林两轮16年申报退耕还林的情况。

  王金田在父亲王某名下虚报26亩,王新荣在自己名下虚报25亩,王建文在父亲王某甲(才)名下虚报25亩。

  退耕还林两轮,每轮八年,第一轮是1999-2007年,第二轮是2008-2015年。

  退耕还林刚开始发的是粮食,后来发的是现金,先后通过邮政储蓄、信合、惠农卡发放过补贴资金,补贴资金已经全部兑付。

  4.银行账户交易明细或流水、王某甲的惠农一本通存折、张某邮政储蓄存折证明,从2007年至2015年,通过邮储、信合和惠农一卡通拨付的虚报的退耕还林补助款已经打到三被告人各自及家人名下。

  5.林业局情况说明证明,1999-2007年在王某名下兑现26亩,兑现8次,兑现资金33280元;2008年在张某名下兑现26亩,兑现1次,兑现资金2340元;2009-2015年在王金田名下兑现26亩,兑现7次,兑现资金16380元,以上累计兑现资金52000元。

  王新荣名下25亩,1999-2007年兑现8次,每次每亩160元,兑现资金32000元;2008-2015年兑现8次,每次每亩90元,兑现资金18000元,两轮累计兑现资金50000元。

  王某甲名下25亩,1999-2007年兑现8次,每次每亩160元,兑现资金32000元;2008-2015年兑现8次,每次每亩90元,兑现资金18000元,两轮累计兑现50000元。

  6.农村集体土地使用权承包合同3份证明,三被告人与某村签订了土地承包合同,结合被告人的供述和其他证人证言等证明,以上承包合同是虚假的。

  7.户籍证明信、某村证明、阿庄镇政府、党委证明、区第十届人大代表名单、开除党籍材料、组织部文件证明,三被告人的身份信息、家庭成员、任职、党纪处分情况。

  王金田自2012年9月至今享受副乡镇级待遇。

  王新荣是区第十届人大代表。

  曹某1999年系阿庄镇某办主任、林业员,负责退耕还林工作,已于2013年11月去世。

  8.阿庄镇纪委情况说明证明,镇纪委调查核实三被告人套取退耕还林公益林补贴款、民政救灾违纪事实后,找三被告人谈话,三被告人如实交代,并主动退交了违纪资金149660元。

  9.缴款单、收据1张证明,2017年4月12日三被告人向阿庄镇财政所村级账户退交退耕还林补贴149660元。

  2017年5月3日王金田向印台区纪委退交2340元。

  2017年5月3日阿庄镇某村向印台区纪委转账159320元,其中包含三被告人向村级账户退交的149660元。

  10.王新荣提供的4张票据,结合王新荣的供述证明,王新荣领取的赃款8000余元用于村务支出。

  11.获奖证书、奖牌、代表当选证书证明,王新荣受表彰奖励情况。

  2016年11月8日当选为印台区第十届人大代表。

  12.证人证言:(1)杜某证言证明,杜某1978年至2002年在阿庄镇工作。

  涉案合同上经办人员私章是杜某的,刻此私章是为二轮土地延包工作需要,在办公室放着,随时用随时盖,杜某未在3份涉案合同上签字。

  二轮延包合同是由村上把合同签好,统一拿到镇上监证。

  (2)王某乙证言证明,其和兄弟2004年才接手种某的地,之前是荒地,最大的一块14亩,王某乙种了9亩,王某丙种了5亩,另一块5亩,王某乙种着,另一块地4亩,王某丙种着,某还有一片林子,林权是王某丁的。

  2013年前后,王某乙在其中最大的一块地上种了约5亩核桃。

  1999年某的地宜君人种着,三被告人的合同是后补的。

  佐证某地面积没有虚报的那么多,未连成片。

  (3)王某甲证言证明,王某甲系王建文的父亲,王某甲不清楚王建文申报退耕还林的情况,具体由王建文负责,王某甲未领过钱。

  13.王金田供述、讯问光盘证明,侦查机关立案后未及时办理取保候审,就进行了询问,取保候审后讯问。

  1998年9月至2017年7月担任阿庄镇某村党支部书记。

  2016年6月因给村上老党员垫交党费被阿庄镇纪委给予党内警告处分,2017年被印台区纪委开除党籍。

  村上一般重大事项、紧事由村上主要干部王金田、王新荣、王建文决策,其他事情是开全体干部会决定,不需要组长的是两委会成员参加。

  退耕还林上报表由村主任王新荣签字,每年都上报。

  1999年上报退耕还林时,村上某、某塔有70多亩集体林地,退耕还林不能报在集体名下,村上无经费,村组干部工资没法保障,王金田、王新荣、王建文商定将该部分集体的地给王金田报26亩,给王新荣和王建文各报25亩。

  嫌影响不好,王金田的26亩放在其父王某名下,王建文的25亩放在其父王某甲名下,后安排会计王建文上报。

  1999年上报时,这部分地被宜君一个姓罗的人耕种,上报退耕还林后,村上让姓罗的不要种了,第二年春季,三被告人叫了王某戊(是户主,儿子叫王某乙)等人,到某地里,把靠槐树林东边的地里栽了花椒树,村上委托王某戊把剩下的树一栽,把地种上,把树行子留出来,不用给村上交承包费。

  后来花椒树成活不好,就委托王某戊换种核桃树。

  为完善上报退耕还林手续,伪造了三被告人与村上的土地承包合同。

  退耕还林补贴共补贴了两轮,每轮8年,第一轮按照每亩160元补贴,第二轮按照每亩90元补贴。

  虚报的补贴两轮共计52000元王金田都领到了,最开始的2、3年是阿庄粮站发粮,可以折现,三被告人都领的是现金,后来财政所直接发现金,发了约2、3年,再后来邮政储蓄发了1年,王金田的在其妻张某名下,再后来在信合直接领钱。

  王金田的虚报的补贴一开始在父亲王某名下报着,后父亲去世,办邮政卡时,把补贴打到王金田妻子张某名下,后来换成信用社的卡,只能办在户主名下,后面的补贴就打在王金田一卡通上了。

  王金田领取的赃款,大部分用到村上,也有部分用于个人。

  2017年4月区纪委调查王金田虚报退耕还林的事情,镇上查此事,于是,2017年4月12日王金田到阿庄镇财政所给某村级账上交了49660元。

  纪委开始把王金田妻子张某邮政折子上的补贴资金漏算了,后来补充谈话,王金田才想起来,于2017年5月5日,向区纪委退交了2340元赃款。

  王金田在纪委调查时称:打到自己卡上的钱自己用了,打到王新荣、王建文卡上的钱,他们自己用了,村上没有用。

  后来镇上查此事,于是,2017年4月12日三被告人合起来给镇财政所村级账户上交了149660元,交的钱数是镇财政所从退耕还林底册上录出来的。

  把集体林地报在自己名下,是因为那些年村干部工资低,村干部工作没经费,花费大,有些花费无法正常报账,而且只有报在私人名下才能享受退耕还林。

  14.王新荣供述、讯问光盘证明,侦查机关立案后未及时办理取保候审,就进行了询问,取保候审后讯问。

  1999年10月至2017年8月担任阿庄镇某村主任。

  原中共党员,2017年因村上公益林和退耕还林的事情被印台区纪委开除党籍。

  平时村上重大事项两委会成员决策,也有三被告人自己决策的事情。

  退耕还林就1999年报了一次,每年不用重新上报,上边复查验收。

  1999年退耕还林只对个人,不能对集体。

  当时很多人对政策不了解,群众积极性不高,乡镇反复开会动员,下达了退耕还林任务,镇上开会农办主任曹某(现已去世)与王新荣他们私下交流时笼统说了一下,意思是各村集体名下土地符合条件的可以挂在私人名下报退耕还林,一能完成任务推动工作,二能增加村上的收入,解决没经费的问题。

  为了解决村上无经费及村上干部报酬低、下乡干部在村干部家吃饭、招待等,王新荣、书记王金田、会计王建文三人在老村委会商量将某的地,以承包的方式放在其三人名下,初报时镇干部去看了,看完后说大约70多亩,其三人就把这70多亩平均了一下。

  王新荣是户主,虚报的25亩放在自己名下,王金田父亲王某是户主,王金田的26亩放在王某名下,王建文父亲王某甲是户主,王建文的25亩放在王某甲名下。

  为了达到申报材料要求,签订了三份虚假的村上与王某、王某甲、王新荣的土地承包合同。

  签订合同时写成了一个整片,上面的地界不明。

  2000年春天他们栽种了花椒树,他们集中栽了一天,后面把树交给王某戊栽,每年复查时王金田去过。

  花椒树的成活率不高,2001年又栽成核桃树了,因树未成型,交给王某戊耕种树行子,主要是看护,最后,核桃树也未成林。

  退耕还林由各小组把统计表报到村上,由会计填表,村主任王新荣签字、审核,加盖村委会的印章后上报,上报时王金田也知道王新荣和王金田、王建文虚报的是村上直接上报的,具体是王建文填报的。

  最早还领过一年粮食,可以折现,王新荣领的是现金,后面发过一两年的现金补贴,2007年开始打卡了,王新荣名下虚报的退耕还林两轮补贴每年都领了,共计领了5万元。

  纪委调查和他们谈到此事,王金田和王建文到镇上查了底册说王新荣领了5万元,纪委也查底册了,王新荣将5万元交给王金田和王建文,由二人退到镇上了。

  王新荣将领取的虚报的补贴资金用于村上吃饭招待、跑项目、王新荣交通费、抽烟喝茶等不合理支出。

  王新荣在纪委调查时称:打到自己卡上的钱自己用了,打到王金田、王建文卡上的钱,他们自己用了,村上没有用。

  2017年4月初镇上查此事,于是,2017年4月12日三被告人共计给镇财政所村级账户上交了149660元,交的钱数是镇财政所从退耕还林底册上录出来的,录数据的时候,是王金田和王建文去录的,王新荣没去。

  把集体林地报在自己名下,是因为那些年村干部工资低,工作缺乏经费,花费又大,有些花费无法正常报账,而且只有报在私人名下才能享受退耕还林。

  15.王建文供述、讯问光盘证明,侦查机关立案后未及时办理取保候审,就进行了询问,取保候审后讯问。

  原中共党员,2017年9月因违纪被阿庄镇纪委开除党籍。

  1999年9、10月到2017年9月任某村村委会委员、会计。

  村上重大事项一般是两委会决策,也有三被告人决策的事情,两委会总共只有四人,谁缺席了,就是三被告人决策。

  退耕还林只报一次,兑现表每年都要报,1999年国家实施退耕还林政策时,村上有一片地,大约不到80亩,由宜君人种着,村上把地要回来,三被告人上去栽了一天,栽了20捆花椒树,大约40亩,剩下的委托村民王某戊栽种,后来花椒树成活不好,又栽过核桃树。

  当时的退耕还林政策只能报在个人名下,王金田、王新荣、王建文三人商量后决定将这些地放在村干部名下,以解决村干部工资低、村上的一些支出。

  当时镇上管退耕还林的干部曹某(已去世)给村上说过,村上有地,可以给村上上报些。

  因为上报时按户主名字上报,就在王建文父亲王某甲名下报了25亩,在王新荣名下报了25亩,在王金田父亲王某名下报了26亩。

  正常的退耕还林是各组报上来的,三被告人虚报的退耕还林是王建文直接报的,填报退耕还林表是王建文负责的,为了完善上报资料,王建文用二轮土地延包合同样本伪造了三被告人与村上的土地承包合同。

  上报时王建文直接向王新荣汇报,有时王金田、王新荣俩人在一块王建文就向俩人汇报,上报报表主任要签字,报表上人家要求书记签字的,书记要签字。

  退耕还林补贴开始发的是粮食,可以选择钱,两轮补贴16年,补贴款王建文全部领取,领取了5万元。

  王建文将领取的赃款用于给村上还贷款、通讯费、交通费、招待下乡干部在王建文家吃饭费用、还买过一个400多元的手机等,没相关票据,王建文自己也用了,用了多少没记账。

  阿庄镇纪委2017年4月调查时,王建文和王金田到镇财政所查了底子,王建文共领了5万元。

  纪委找他们了解情况时,没让他们退钱,他们主动退的钱,王建文将5万元交给王金田,由王金田去退交到镇财政所的。

  王建文在纪委调查时称:打到自己卡上的钱自己用了,打到王金田、王建文卡上的钱,他们自己用了,村上没有用。

  2017年4月初镇上查此事,于是,2017年4月12日三被告人共计给镇财政所村级账户上交了149660元,王建文的钱是其交给王金田,让王金田上交的,交的钱数是镇财政所从退耕还林底册上录出来的,录数据的时候,王建文没在。

  把集体林地报在自己名下,是因为那些年村干部工资低,工作缺乏经费,花费又大,只有报在私人名下才能享受退耕还林补贴。

  以上证据,来源合法,确实充分,且能相互印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金田、王新荣、王建文身为村干部,在协助铜川市印台区阿庄镇人民政府申报退耕还林补助工作中,共同商议将该村土地在其三人名下虚报,骗取国家退耕还林补助资金共计152000元,数额较大,三被告人的行为构成贪污罪。

  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予以支持。

  三被告人明知集体的土地在个人名下申报违犯退耕还林政策,共同商议虚报,系共同犯罪。

  三被告人共同商议虚报,且各人名下所虚报的面积基本相同,骗取的赃款数额也相当,被告人王金田、王新荣审核、签字,被告人王建文负责具体虚报工作,三被告人在犯罪中的作用相当,因此,对三被告人不区分主从犯,三被告人对本案的犯罪数额共同承担责任。

  综合印台区区纪委向印台区检察院移交案件线索函、阿庄镇纪委情况说明、三被告人的供述,证明纪委在掌握三被告人套取退耕还林补贴款的犯罪事实后,向三被告人调查,三被告人如实供述了自己及同案犯的犯罪事实,并退交了赃款,三被告人在侦查机关亦能如实供述,当庭又能自愿认罪,构成坦白,依法可从轻处罚。

  三被告人将部分赃款用于村务支出,又能积极退赃,有悔罪表现,可酌情从轻处罚。

  三被告人系纪委掌握其套取退耕还林补贴款事实后向三被告人调查,三被告人未主动归案,不符合自首的条件,故辩护人辩称的三被告人构成自首的观点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三被告人在协助政府退耕还林工作中,为解决村干部工资待遇低及村上无经费问题,而触犯刑法,主观恶性不大,但确已侵犯了国家财产的所有权和国家的廉政建设制度而构成犯罪,并非辩护人所说的社会危害性不大。

  在案证据不能证明三被告人在本次犯罪之前有违法犯罪行为,故对辩护人辩称的三被告人系初犯的观点,予以采纳。

  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第十六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王金田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又六个月,宣告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0元(缓刑考验期限,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于本判决生效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

  二、对被告人王新荣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又六个月,宣告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0元(缓刑考验期限,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于本判决生效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

  三、对被告人王建文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又六个月,宣告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0元(缓刑考验期限,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于本判决生效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

  四、涉案赃款人民币152000元,依法予以没收,由中共铜川市印台区纪律检查委员会上交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陕西省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乔颜芳

  审  判  员  姜彦青

  人民陪审员  杨春凤

  二〇一八年五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白冰清


┃相关链接:

关于《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第二款的理解与适用

村委会副主任侵占国家退耕还林款被判刑 (2008)寻刑初字第02号刑事判决书

“人死了钱没有花完” 霍邱一会计虚报冒领获刑三年

闾丘露薇:伊拉克的贪污

关于报假账用于归还不良贷款行为如何定性的思考

对贪污贿赂司法解释中几个问题的理解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