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被告非法生产销售假药获刑 (2017)鄂0302刑初868号刑事判决书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文书 > 正文

多被告非法生产销售假药获刑 (2017)鄂0302刑初868号刑事判决书

2018年05月19日11:15 东方法眼
   
 

核心提示:湖北省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法院 (2017)鄂0302刑初868号 公诉机关湖北省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刘成龙,男,1983年10月18日出

  湖北省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法院

  (2017)鄂0302刑初868号

  公诉机关湖北省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刘成龙,男,1983年10月18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汉族,初中文化,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松北区。

  因涉嫌犯生产、销售假药罪于2015年6月6日被哈尔滨市公安局道里分局抓获,同年6月11日被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刑事拘留,经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于同年7月14日被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执行逮捕。

  现羁押于十堰市看守所。

  被告人蒋志国,男,1974年2月18日出生于黑龙江省肇东市,汉族,初中文化,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松北区。

  因涉嫌犯生产、销售假药罪于2015年6月7日被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刑事拘留,经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于同年7月14日被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执行逮捕。

  现羁押于十堰市看守所。

  辩护人徐恩福,湖北兴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蒋爽,女,1989年3月3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汉族,初中文化,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松北区。

  因涉嫌犯生产、销售假药罪于2015年6月7日被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刑事拘留,经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于同年7月14日被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执行逮捕,2017年6月6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崔旭明,男,1982年4月15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汉族,初中文化,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松北区。

  因涉嫌犯生产、销售假药罪于2015年6月7日被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刑事拘留,经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于同年7月14日被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执行逮捕,2017年6月6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蒋涛,男,1990年5月16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汉族,初中文化,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松北区。

  因涉嫌犯生产、销售假药罪于2015年6月7日被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刑事拘留,因涉嫌犯非法经营罪,经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于同年7月14日被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执行逮捕。

  现羁押于十堰市看守所。

  辩护人曾强,湖北经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赵玉玲,女,1991年11月15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松北区。

  因涉嫌犯生产、销售假药罪于2015年6月7日被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刑事拘留,因涉嫌非法经营罪,经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于同年7月14日被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执行逮捕。

  现羁押于十堰市看守所。

  被告人孙洪超,男,1992年3月14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汉族,初中文化,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松北区。

  因涉嫌犯生产、销售假药罪于2015年6月7日被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刑事拘留,因涉嫌犯非法经营罪,经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于同年7月14日被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执行逮捕。

  现羁押于十堰市看守所。

  被告人程河山,男,1975年6月27日出生于湖北省广水市,汉族,初中文化,户籍登记住址湖北省广水市,现住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玉泉区。

  因涉嫌犯生产、销售假药罪于2016年3月3日被呼和浩特铁路公安局呼和浩特公安处抓获,同年3月9日被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刑事拘留,因涉嫌犯非法经营罪经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于同年4月13日被十堰市公安局十堰经济开发区分局执行逮捕。

  现羁押于十堰市看守所。

  辩护人张小舟,湖北献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张秀芬,女,1963年3月11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汉族,初中文化,户籍登记住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松北区,现住辽宁省沈阳市铁西区。

  因涉嫌犯非法经营罪于2015年6月29日被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刑事拘留,经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于同年7月14日被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执行逮捕,2017年6月28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乔荣果,男,1980年11月26日出生于河南省南阳市,汉族,初中文化,户籍登记住址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现住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

  因涉嫌犯非法经营罪于2015年8月27日被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刑事拘留,经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于同年9月30日被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执行逮捕,同年10月16日被该局取保候审。

  辩护人乔洪,邱林杰,湖北平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崔建文,男,1982年5月11日出生于河南省,汉族,中专文化,住河南省。

  因涉嫌犯非法经营罪于2015年8月14日被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刑事拘留,经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于同年9月18日被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执行逮捕,2017年8月13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靳雪超,男,1989年2月17日出生于河南省漯河市,汉族,中专文化,住河南省漯河市召陵区。

  因涉嫌犯非法经营罪于2015年8月25日被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刑事拘留,经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于同年9月18日被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执行逮捕,2017年2月24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赵玉龙,男,1992年2月2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汉族,初中文化,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松北区。

  因涉嫌犯生产、销售假药罪于2015年6月7日被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刑事拘留,因涉嫌犯非法经营罪经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于同年7月14日被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执行逮捕。

  现羁押于十堰市看守所。

  被告人王立春,男,1988年3月2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汉族,初中文化,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松北区。

  因涉嫌犯生产、销售假药罪于2015年6月7日被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刑事拘留,因涉嫌犯非法经营罪经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于同年7月14日被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执行逮捕,2017年6月6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丑国军,男,1985年2月1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汉族,初中文化,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松北区。

  因涉嫌犯非法经营罪于2015年9月18日被十堰市公安局抓获,同年9月20日被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该局取保候审。

  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检察院以十茅检公诉刑诉[2016]28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成龙、蒋志国、蒋爽、崔旭明、丑国军犯生产、销售假药罪;被告人刘成龙、蒋志国、蒋涛、赵玉玲、赵玉龙、孙洪超、王立春、张秀芬、乔荣果、崔建文、靳雪超、程河山犯非法经营罪,于2016年7月2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

  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于2016年12月23日作出(2016)鄂0302刑初377号刑事判决,被告人刘成龙、蒋志国、蒋涛、赵玉玲、孙洪超、程河山、乔荣果、赵玉龙、王立春不服判决,向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开庭审理,于2017年10月24日作出(2017)鄂03刑终100号刑事裁定,认为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撤销本院(2016)鄂0302刑初377号刑事判决,发回重新审理。

  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4月2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龚雯、柯兰出庭支持公诉,上列被告人及辩护人徐恩福、曾强、张小舟、邱某1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检察院指控:

  一、被告人刘成龙涉嫌销售假药罪及被告人刘成龙、乔荣果、崔建文、靳雪超涉嫌非法经营罪

  2014年3月至2015年6月,被告人刘成龙在不具备药品经营资质的情况下,在天津市使用互联网QQ群发布低价出售各类药品的广告,通过物流公司托运,将大量来历不明的药品低价销售给被告人乔荣果、崔建文、靳雪超及冯某1(已判决)等人。

  物流公司代收货款后,通过银行转入被告人刘成龙使用的专用收款账户中。

  其中:

  2014年6月至2014年8月,被告人刘成龙在天津市通过互联网对外非法销售药品,其中向十堰市冯某1销售“波立维”药品780盒,销售金额计人民币约55500元。

  后刘成龙又通过物流公司给冯某1发送700余盒“波立维”(价值5万余元),因冯某1未收货药品被退回天津刘成龙处,刘又将该批“波立维”在天津进行销售。

  经鉴定,被告人刘成龙销售给冯某1的“波立维”为假药。

  2014年4月至2015年6月,被告人刘成龙在天津市通过互联网对外非法销售药品,其中向十堰市冯某1非法销售药品31300元;向被告人乔荣果非法销售药品325987元;向被告人崔建文非法销售药品332912元;向被告人靳雪超非法销售药品123321元;向河北冀州市的邱某2非法销售药品172864元;向河南新密市的李某4非法销售药品48494元;向四川绵竹市的张某2非法销售药品2720元;向安徽寿县的朱某,4非法销售药品19378元;向安徽宣城市的徐某,4非法销售药品18948元;向内蒙古通辽市的昝某,4非法销售药品26126元;向湖南邵东县的周某1非法销售药品22614元;向河南汝州市的孟某1非法销售药品3238元;向河南武陟县的古某,4非法销售药品7425元;向河北承德市的张某3非法销售药品44381元;向山东郯城县的罗某,4非法销售药品7470元;向吉林四平市的奚某非法销售药品190432元;向新疆乌鲁木齐市的孟某2非法销售药品9241元;向河南省安阳市甘某,4非法销售药品1937元;向河北衡水市的陈某,4非法销售药品78512元;向河南清丰县的常某,4非法销售药品35500元;向陕西西安市的解某,4非法销售药品83507元。

  被告人刘成龙向上述21人非法销售药品共计1586307元,其中被告人乔荣果、崔建文、靳雪超均在不具备药品经营资质的情况下,将购进的药品在河南本地非法销售获利。

  二、被告人蒋涛、赵玉玲、赵玉龙、程河山涉嫌非法经营罪

  2014年3月至2015年6月,被告人蒋涛、赵玉玲及被告人赵玉龙(其于2014年11月参与非法经营药品)均不具备药品经营资质的情况下,在天津市南开区渭水道临渭佳园10号楼102室共同租房、共同生活,三被告从天津市河北区建昌道、南开区烈士路一带非法回收来历不明的各类药品,利用网络QQ群、电话等方式联系买家,通过物流公司托运,向被告人刘成龙非法销售药品110600元;向被告人程河山非法销售药品1493061元;向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的董某,4非法销售药品2610905元;向广东梅州市的刁某,4非法销售药品76234元;向河南方城县的李某2都非法销售药品10659元、向浙江诸暨市的于某1非法销售药品4185元;向辽宁沈阳市的李某1非法销售药品2500元、向河北宁晋县的曹某,4非法销售药品6117元;向内蒙古包头市的周乃辛非法销售药品4194元。

  被告人蒋涛、赵玉玲、赵玉龙向上述9人非法销售药品共计4318455元,其中被告人程河山在不具备药品经营资质的情况下,将购进的药品在内蒙古本地非法销售获利。

  三、被告人蒋志国、程河山涉嫌非法经营罪及被告人蒋志国、崔旭明、蒋爽、丑国军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

  2013年3月至2015年6月,被告人蒋志国不具备药品经营资质的情况下,在天津市南开区汾水道一带大量回收药品,通过物流公司托运,向被告人程河山非法销售药品159370元;向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的董某,4非法销售药品471642元;向陕西西安市的韦某,4非法销售药品208669元;向黑龙江大庆市的高某,4非法销售药品6530元。

  被告人蒋志国向上述3人非法销售药品共计686841元,其中被告人程河山在不具备药品经营资质的情况下,将购进的药品在内蒙古本地非法销售获利。

  2015年3月至2015年6月,被告人蒋志国为被告人崔旭明、蒋爽提供房屋、网络、手机卡等条件,伙同二被告人在天津市南开区非法从事生产、非法销售药品活动。

  2015年4月,蒋志国购买加热压膜机、模具、切割机、锡箔、笔芯胰岛素玻璃瓶、药品包装盒、防伪标志制药工具和包装材料,在崔旭明、蒋爽所住出租屋里将低价购买的胰岛素注射液灌装到标有“门冬”、“长秀霖”品牌的笔芯胰岛素瓶内,再进行封塑包装。

  2015年6月初,蒋志国在崔旭明的帮助下,非法加工1700余支笔芯胰岛素注射液,出售300余支,被公安机关扣押1484支;蒋爽在蒋志国的授意下,为蒋志国在网上发销售假药的广告,用手机联系购药客户,并帮助蒋志国通过物流公司向外托运药品。

  2015年4至6月,蒋志国用提供食宿和高工资为条件,雇请被告人丑国军在天津参与生产销售假药和非法经营药品活动,丑国军明知蒋志国非法经营药品,仍为其发布广告,包装药品、并对外发送药品。

  经鉴定,从被告人蒋志国、崔旭明、蒋爽处扣押的“门冬胰岛素30注射液”(批号为2014071081、2014091681、2014071151、2014071161)为假药;被扣押的部分“甘精胰岛素注射液”(批号为4B072A、4B073A、4B079A)为假药;被扣押的“重组甘精胰岛素注射液”(批号为12140504、12140914、12140919、12140920)为假药。

  四、被告人孙洪超、王立春、张秀芬涉嫌非法经营罪

  2015年3月至2015年6月,被告人孙洪超及妻子孟某3(批捕在逃)均不具备药品经营资质的情况下,在天津非法经营药品。

  2015年4月孙洪超、孟某3为被告人王立春提供食宿及药品经营信息等条件,让其参与非法药品经营活动,利用网络Q群,电话等方式联系买家,从天津市河北区建昌道、南开区烈士路一带非法回收来历不明的各类药品,通过物流公司托运,向被告人张秀芬非法销售药品439541.5元,张秀芬将购得的药品在沈阳进行销售获利。

  公诉机关宣读、出示了物证、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鉴定意见、搜查等笔录、电子数据等证据。

  认为被告人刘成龙、蒋志国、蒋爽、崔旭明、丑国军生产、销售假药,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 ?,应当以生产、销售假药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刘成龙、蒋志国、蒋涛、赵玉玲、孙洪超、程河山、张秀芬、崔建文、乔荣果、靳雪超、赵玉龙、王立春违反国家药品经营规定,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或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 ?,应当以非法经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刘成龙、蒋志国一人犯数罪,应当数罪并罚,请依法判处。

  上列被告人均当庭表示认罪。

  被告人刘成龙对指控的事实部分辩称,其销售的药品中,虽然物流单有记载,但有部分没有发货,有的没有收货被退回,实际非法销售药品金额是70万元左右,而不是指控的150余万元。

  被告人蒋志国辩称其退还了4万元。

  其辩护人徐恩福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蒋志国在生产、销售假药罪中,生产、销售的假药数量不多,且侦查机关未查清具体生产、销售假药的金额,其销售的是回收正规厂家的原装药品,情节较轻;2、指控的二个罪名,应当择一重罪处罚,不应数罪并罚;3、蒋志国主动退还违法所得4万元,系初犯、偶犯。

  当庭自愿认罪,请求从轻处罚。

  被告人蒋涛的辩护人曾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公安机关以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拘捕蒋涛,在查实其不存在生产、销售假药犯罪事实的情况下,其主动交代了涉嫌非法经营的事实,可以认定为自首和立功表现,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2、是初犯,自愿认罪;3、夫妻同时入狱,导致年老多病的父母无人照看,请求从轻处罚。

  被告人赵玉玲辩称其没有参与蒋涛的事情,不应当与蒋涛承担同样的责任,且不属情节特别严重,应当在五年以下量刑。

  被告人孙洪超辩称指控其销售金额43万元中,有16万元没有发生,销售金额只有27万元;积极退赃,请求从轻处罚。

  被告人程河山辩称其是挂靠经营药品,销售的药品有的退回,实际金额只有20余万元,起辅助作用。

  其辩护人张小舟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关于证据,缺乏证明程河山违法所得数额的证据,也没有具体销售药品的数额,不符合经营行为的完整结构;2、指控的1652431元中,没有减去2015年4月20日呼和浩特药监局扣押的药品、部分退货药品及程河山在康伟药业工作时销售的药品数额,指控数额大大超出实际非法经营数额;3、程河山是初犯,当庭认罪,建议对其在三年以下量刑。

  被告人乔荣果辩称其退了15万元。

  其辩护人邱某1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乔荣果是从犯;2、不能排除存在退货、没有实际签收的可能,查扣的药品价值没有扣减,涉案金额按照物流的流水金额不是325987元,应当是266416元;3、在有资质的药店进行药品销售,可以进行行政处罚而非刑法打击;4、初犯,主观恶性小、认罪悔罪,犯罪情节轻于原判被判处缓刑的丑国军,量刑应当低于丑国军;5、主动缴纳的15万元扣除罚金后应当退还。

  被告人赵玉龙辩称程河山的100余万元与其无关;其只是住在其姐夫蒋涛处,没有参与蒋涛的事情;数额只有2万。

  经审理查明:

  一、被告人刘成龙销售假药罪及被告人刘成龙、乔荣果、崔建文、靳雪超非法经营罪

  2014年3月至2015年6月,被告人刘成龙在不具备药品经营资质的情况下,在天津市使用互联网QQ群发布低价出售各类药品的广告,通过物流公司托运,将大量来历不明的药品(如波立维、立普妥、血栓通、脑心通、胰岛素、拜新同等)低价销售给湖北省、河南省、河北省、山东省、内蒙口自治区等地的被告人乔荣果、崔建文、靳雪超及冯某1(已被本院以销售假药罪判刑)等人。

  物流公司代收货款后,通过银行转入被告人刘成龙使用的专用收款账户中。

  具体事实如下:

  2014年6月至2014年8月,被告人刘成龙在天津市通过互联网对外非法销售药品,其中向十堰市冯某1销售“波立维”药品780盒,销售金额计人民币约55500元。

  后刘成龙又通过物流公司给冯某1发送700余盒“波立维”(价值5万余元),因冯某1未收货,药品被退回天津市刘成龙处,刘又将该批“波立维”在天津市进行销售。

  经鉴定,被告人刘成龙销售给冯某1的标示赛诺菲(杭州)制药有限公司分装的硫酸氢氯吡格雷片(商品名:波立维,商品批号:3A752)为假药。

  2014年4月至2015年6月,被告人刘成龙在天津市通过互联网对外非法销售药品,其中向十堰市冯某1非法销售药品31300元;向被告人乔荣果非法销售药品325987元;向被告人崔建文非法销售药品332912元;向被告人靳雪超非法销售药品123321元;向河北省冀州市的邱树利(另案处理)非法销售药品172864元;向河南省新密市的李某4非法销售药品48494元;向四川省绵竹市的张某2非法销售药品2720元;向安徽省寿县的朱某,4非法销售药品19378元;向安徽省宣城市的徐某,4非法销售药品18948元;向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的昝某,4非法销售药品26126元;向湖南省邵东县的周某1非法销售药品22614元;向河南省汝州市的孟某1非法销售药品3238元;向河南省武陟县的古某,4非法销售药品7425元;向河北省承德市的张某3非法销售药品44381元;向山东省郯城县的罗某,4非法销售药品7470元;向吉林省四平市的奚某非法销售药品190432元;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的孟某2非法销售药品9241元;向河南省安阳市的甘某,4非法销售药品1937元;向河北省衡水市的陈某,4非法销售药品78512元;向河南省清丰县的常某,4非法销售药品35500元;向陕西省西安市的解某,4非法销售药品83507元。

  被告人刘成龙向上述21人非法销售药品共计1586307元。

  被告人乔荣果、崔建文、靳雪超将购进的药品在河南省本地非法销售获利。

  2015年8月13日,被告人崔建文到河南省新乡市公安局大块分局投案。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的下列证据证实:

  1、搜查笔录、扣押清单,载明公安机关从被告人处扣押药品、笔记本、银行卡等。

  2、书证

  (1)河南省新乡市、漯河市、南阳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分别出具的证明,证实崔建文、靳雪超、乔荣果未在该局办理过药品经营许可证。

  (2)新乡市国药有限责任公司出具的证明,载明崔建文在外销售“波立维”,属个人行为,与公司无关。

  (3)德邦物流公司物流记录及单据,分别证明被告人刘成龙、崔建文、靳雪超、乔荣果通过物流公司发货及收货的情况。

  (4)银行交易记录、分别证明被告人刘成龙、崔建文、靳雪超、乔荣果通过银行收支货款的情况。

  3、证人证言

  (1)证人刘某1(南召县城郊乡平安大药房)的证言,证明2014年夏天,乔荣果向其推销药品等情况。

  (2)证人张某1(辉县市生源大药房)、秦某,4(辉县市康复大药房)、冯某2(辉县市润生堂医药连锁有限责任公司第十九药店)等人的证言,证明2014年崔建文向其推销药品的情况。

  (3)证人孙某1(世纪春大药房)等人的证言,证明靳雪超向其推销药品的情况。

  (4)证人邱某2等人的证言,证明“吴雷”向其出售药品“波立维”,通过德邦物流向其发货,其转手销售等情况。

  (5)证人李某4等人的证言,证明天津“杨经理”向其出售药品等情况。

  (6)证人奚某、张某2、朱某,4、徐某,4、昝某,4、周某1、孟某1、古某,4、张某3、罗某,4、孟某2、甘某,4、陈某,4、常某,4、解某,4等人的证言,证明通过互联网购买“波立维”等药品等情况。

  4、鉴定意见,经十堰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鉴定,被告人刘成龙销售给冯某1的标示赛诺菲(杭州)制药有限公司分装的硫酸氢氯吡格雷片(商品名:波立维,商品批号:3A752)为假药。

  5、被告人的供述

  (1)被告人刘成龙的供述,从2014年3月开始以“杨经理”的身份在天津市场收购假药,然后通过QQ在全国内联系客户,通过德邦物流公司发货,将药卖出去,2015年后,又回到哈尔滨负责网上联系销售,由蒋涛从天津发货,我和蒋涛从中赚点钱,交易金额一百五十万元左右。

  (2)被告人乔荣果的供述,从2014年5月开始通过QQ在医疗群里认识了自称杨某的天津药商,杨某通过德邦物流给我发货到南阳,我自己店里销售或转手卖给别人,共计有三十余万元的药品。

  (3)被告人崔建文的供述,2014年7月,在网上医药群里看到一个卖药的贴子,电话联系后得知他姓孙,通过德邦物流给我发货26次,都卖到药店了,共计金额三十多万元。

  (4)被告人靳雪超的供述,2015年1月我在网上医疗群里看到一个自称吴雷的卖药人,电话联系后,他通过德邦物流发货到漯河,我提货付款,再把药加点价卖了。

  二、被告人蒋涛、赵玉玲、赵玉龙、程河山非法经营罪

  2013年3月至2015年6月,被告人蒋涛、赵玉玲及被告人赵玉龙(2014年11月参与非法经营药品)在天津市南开区渭水道临渭佳园10号楼102室共同租房、共同生活,三被告人从天津市河北区建昌道、南开区烈士路一带非法回收来历不明的波立维、立普妥、血栓通、脑心通、胰岛素、拜新同等各类药品,利用网络QQ群、电话等方式联系买家,通过物流公司托运,向被告人刘成龙非法销售药品110600元;向被告人程河山非法销售药品1493061元;向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的董某,4(另案处理)非法销售药品2610905元;向广东省梅州市的刁某,4非法销售药品76234元;向河南省方城县的李某2都非法销售药品10659元、向浙江省诸暨市的于某1(留联系人姓名为张某4)非法销售药品4185元;向辽宁省沈阳市的李某1非法销售药品2500元、向河北省宁晋县的曹某,4非法销售药品6117元;向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的周某2非法销售药品4194元。

  被告人蒋涛、赵玉玲、赵玉龙向上述9人非法销售药品共计4318455元,被告人程河山将购进的药品在内蒙古自治区本地非法销售获利。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的下列证据证实:

  1、搜查笔录、现场照片、扣押清单,载明2015年6月6日,公安机关从被告人蒋涛、赵玉玲、赵玉龙处扣押部分药品、名片、物流单据等物品。

  2、书证

  (1)德邦物流公司物流记录及单据,分别证明被告人蒋涛、赵玉玲、赵玉龙、程河山通过物流公司发货及收货的情况。

  (2)银行交易记录,分别证明被告人蒋涛、赵玉玲、赵玉龙、程河山通过银行收支货款的情况。

  (3)伟康药店明片1张,姓名程河山,职务营业员,编号008。

  (4)呼和浩特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扣押决定书,载明2015年4月20日,因程河山无证经营药品,扣押其部分药品情况。

  3、证人证言

  (1)证人董某,4的证言,证明自己经营国泰药店,2013年通过QQ在医疗群里认识卖药的蒋志国、蒋涛,通过德邦物流和中铁物流交易,其中与蒋涛交易金额约二百六十多万元。

  (2)证人曹某,4、周某2、刁某,4、李某1、于某1、李某2都的证言,证明通过互联网等途径购买药品等情况。

  (3)证人王某1的证言,证明被告人程河山2012年在伟康药店上班,2013年底辞职,其在药店就是负责买药,别的不负责等情况。

  (4)证人王某2、袁某,4的证言及辨认笔录,分别辨认出向其供货的人是程河山。

  4、鉴定意见,经十堰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鉴定,被告人蒋涛销售的部分药品为假药。

  5、被告人的供述

  (1)被告人蒋涛的供述,2014年底或者2015年初,与程河山交易药品三十次左右,交易金额100多万元,与董某,4等交易药品三、四百万元,所交易药品都是以天津医保回收药和市场低价回收药。

  (2)被告人赵玉玲的供述,2013年初蒋涛来到天津,蒋涛以“站牌”收药、卖药为生,2014年9月我和蒋涛-起“站牌”收药、卖药,2015年3月赵玉龙也来天津和我们-起“站牌”收药,在原价基础加1-2元卖出去。

  (3)被告人赵玉龙的供述,从2014年底开始接触药品生意,中间回老家了,就是和蒋涛、赵玉玲、王立春四个人一起做,收入蒋涛、赵玉玲在一起,我和王立春各做各的,我参与时间短,业务也不熟,单纯获利约两万元左右。

  (4)被告人程河山的供述,2012年3月在呼和浩特市伟康药店营业员,2014年3月离开该药店。

  但从2013年初开始自己做药品经营业务,自己没有药品经营相关资质,与蒋志国交易15万元左右,与蒋涛交易150万元左右。

  三、被告人蒋志国、程河山非法经营罪及被告人蒋志国、崔旭明、蒋爽、丑国军生产、销售假药罪

  2013年3月至2015年6月,被告人蒋志国在不具备药品经营资质的情况下,在天津市南开区汾水道一带大量回收波立维、脑心通、通心络、胰岛素、立普妥等药品,通过物流公司托运,向被告人程河山非法销售药品159370元;向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的董某,4非法销售药品471642元;向陕西省西安市的韦某,4(另案处理)非法销售药品208669元;向黑龙江省大庆市的高某,4非法销售药品6530元。

  被告人蒋志国向上述3人非法销售药品共计686841元,其中被告人程河山在不具备药品经营资质的情况下,将购进的药品在内蒙古本地非法销售获利。

  2015年3月至2015年6月,被告人蒋志国为被告人崔旭明、蒋爽提供房屋、网络、手机卡等条件,伙同二被告人在天津市南开区非法从事生产、销售药品活动。

  2015年4月,蒋志国购买加热压膜机、模具、切割机、锡箔、笔芯胰岛素玻璃瓶、药品包装盒、防伪标志制药工具和包装材料,在崔旭明、蒋爽所住出租屋里将低价购买的胰岛素注射液灌装到标有“门冬”、“长秀霖”品牌的笔芯胰岛素瓶内,再进行封塑包装。

  2015年6月初,蒋志国在崔旭明的帮助下,非法加工1700余支笔芯胰岛素注射液,出售300余支,被公安机关扣押1484支;蒋爽在蒋志国的授意下,为蒋志国在网上发销售假药的广告,用手机联系购药客户,并帮助蒋志国通过物流公司向外托运药品。

  2015年4至6月,蒋志国用提供食宿和高工资为条件,雇请被告人丑国军在天津市参与生产销售假药和非法经营药品活动,丑国军明知蒋志国非法经营药品,仍为其发布广告,包装药品、并对外发送药品。

  经鉴定,从被告人蒋志国、崔旭明、蒋爽处扣押的“门冬胰岛素30注射液”(批号为2014071081、2014091681、2014071151、2014071161)为假药;扣押的部分“甘精胰岛素注射液”(批号为4B072A、4B073A、4B079A)为假药;被扣押的“重组甘精胰岛素注射液”(批号为12140504、12140914、12140919、12140920)为假药。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的下列证据证实:

  1、搜查笔录、扣押清单、照片,载明2015年6月7日,公安机关对被告人蒋志国、蒋爽和崔旭明住处进行勘验、检查、搜查,扣押制药工具及部分药品的情况。

  2、书证

  (1)物流公司物流记录及单据,证明被告人蒋志国通过物流公司发货及收货的情况。

  (2)银行交易记录,证明被告人蒋志国通过银行收支货款的情况。

  (3)被告人蒋志国的微信聊天记录,记载有联系销售药品内容。

  3、证人证言

  (1)证人董某,4的证言,证明自己经营国泰药店,2013年通过QQ在医疗群里认识卖药的蒋志国,通过德邦物流和中铁物流交易,其中与蒋志国交易金额约四五十万元。

  (2)证人韦某,4的证言,证明通过网上与“孙某2”联系购买药品等情况。

  (3)证人高某,4的证言,证明通过网上联系购买药品等情况。

  4、鉴定意见

  (1)十堰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认定意见,证明从被告人蒋志国、崔旭明、蒋爽处扣押的“门冬胰岛素30注射液”(批号为2014071081、2014091681、2014071151、2014071161)为假药;扣押的部分“甘精胰岛素注射液”(批号为4B072A、4B073A、4B079A)为假药;扣押的“重组甘精胰岛素注射液”(批号为12140504、12140914、12140919、12140920)为假药。

  (2)关于波立维产品真伪的回复,湖北省丹江口市食品药品监督局提交验证“硫酸氢氯吡格雷片”(波立维)18批号3A572与原名塞诺菲安万特(杭州)制药有限公司的实物样品包装不一致。

  (3)关于硫酸氢氯吡格雷片为处方药的情况说明,载明冯某1购销标有赛诺菲(杭州)制药有限公司分装的“硫酸氢氯吡格雷片”(波立维)批号3A572外包装上未印制非处方药规定的标示“OTC”该药品是处方药。

  (4)杭州市滨江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杭滨食药监函[2014]53号复函,载明查获的分装企业为赛诺菲(杭州)制药有限公司分装的,“硫酸氢氯吡格雷片”(波立维)批号3A572、3A575、4A510并非该公司产品,系假药。

  (5)药品生产厂家的复函,分别载明部分药品是该厂家生产的产品,部分药品是假冒产品。

  6、被告人的供述

  (1)被告人蒋志国的供述,从2011年开始到天津药市上低价收购药品,然后通过QQ在医疗群里发帖子、广告寻找买药下家,再加价到药品市场或外地药商手上,赚取差价。

  共计卖出药品一百多万元。

  在此期间曾用过“梁某”、“于某2”、“孙某2”等假名进行交易。

  2014年4月,从外面买了便宜“万某”胰岛素和注射器、加热压膜封塑机等工具在家里灌装包装“门冬”笔芯胰岛素对外销售,并且由崔旭明帮忙包装、发货,蒋爽帮忙发广告帖子,丑国军帮忙开车,偶尔也发过货。

  (2)被告人程河山的供述,2012年3月在呼和浩特市伟康药店营业员,2014年3月离开该药店。

  但从2013年初开始自己做药品经营业务,自己没有药品经营相关资质,与蒋志国交易15万元左右,与蒋涛交易150万元左右。

  (3)被告人蒋爽的供述,2015年春节过后我和崔旭明-起来到天津,住在蒋志国租的房子里,通过蒋涛、赵玉玲介绍到药市上“站牌”收药,再加价到药品市场或药商手上,赚取差价。

  有时我帮蒋志国发售药广告或者发售药品。

  (4)被告人崔旭明的供述,2015年春节过后我和蒋爽-起来到天津,住在蒋志国租的房子里,主要靠“站牌”收药,再加价到药品市场或药商手上,赚取差价。

  两个月共计交易药品二十多万元。

  有时我和蒋爽帮蒋志国发广告或者加工包装、发售药品。

  (5)被告人丑国军的供述,2015年4月,蒋志国邀我到天津帮他销售药品,每月给4000--5000元工资,我来后帮他发售药品,每次发货都是蒋志国包好、写好后让我开车去发的,其它情况不清楚。

  另外,我还用蒋志国提供的笔记本电脑和QQ号帮他发过广告以及在药盆上贴防伪标识。

  四、被告人孙洪超、王立春、张秀芬非法经营罪

  2015年3月至2015年6月,被告人孙洪超及妻子孟某3(批捕在逃)在没有药品经营资质的情况下,在天津市非法经营药品。

  2015年4月孙洪超、孟某3为被告人王立春提供食宿及药品经营信息等条件,让其参与非法药品经营活动,利用网络Q群,电话等方式联系买家,从天津市河北区建昌道、南开区烈士路一带非法回收来历不明的波立维、立普妥、血栓通、脑心通、胰岛素、拜新同等各类药品,通过物流公司托运,向被告人张秀芬非法销售药品275132.5元,张秀芬将购得的药品在辽宁省沈阳市进行销售获利。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的下列证据证实:

  1、搜查笔录及扣押清单,载明公安机关从被告人孙洪超、王立春住处搜查并扣押物流单、货运单、记账本;从被告人张秀芬住处搜查并扣押部分药品等情况。

  2、书证

  (1)被告人孙洪超和孟某3记录的账本,其中记载“4月27日、张某5、164409”,“5月20号、张、64184”,“5月28、张某5、140591”,“6月2号、张某6、70267.5”。

  (2)万隆华兴物流公司提供的2015年4月30日至6月5日物流单据。

  (3)万隆华兴物流公司天津分公司20110101-20150722收货清单,其中2015年4月27日,无孟某3给张秀芬发货记录。

  (4)货物跟踪信息,记载有孟某3给张秀芬发货的跟踪记录。

  (5)银行交易明细记录,记载张秀芬所使用的刘某2交通银行账户(62×××90)从2015年4月28日至6月5日向孟某3工商银行账户(62×××18)转入现金258800元。

  3、证人证言

  (1)证人孟某3的证言,证明笔记本上分别记录的“4月27日张某5”是卖给张秀芬药的账目,“5月20日张”、“5月28日张某5”、“6月2日张某6”,也是卖药的帐。

  (2)证人王某3证言,证明被告人张秀芬通过其妻子刘某2银行卡向孟某3转款的情况。

  4、被告人的供述

  (1)被告人孙洪超的供述,从2013年到2014年底,-个人在天津做药品生意,2015年初我和妻子一起做,同年4月王立春也来天津了我们3人一起做药品生意,都没有药品经营资质。

  在此期间,给张秀芬发货4次,笔记本上分别记录的“4月27日张某5”、“5月20号张”、“5月28日张某5”、“6月2日张某6”,共计439541.5元。

  张某5表示的收货人是张秀芬。

  (2)被告人王立春的供述,2015年4月我在家没事干,听孙洪超说天津药品不错,我就到天津来站牌做药品生意了,今年5月份我帮他们点货,发了四个周转箱,价值十四万多元,发到哪里我不清楚。

  (3)被告人张秀芬的供述,其承认从孟某3处购买药品,通过万隆华兴物流发货,一次是今年5月18日金额108709.5元,一次是今年6月2日金额70267.5元,合计178977元。

  后又供称今年5月18日金额108709.5元,这批货是替张海霞取货,钱是张海霞给我后,我汇给孟某3的。

  另案发后,公安机关扣押被告人款项如下:蒋志国1100元、孙洪超38400元、崔旭明2953.6元、赵玉龙4590.5元、蒋爽6122元、赵玉玲5417.5元、蒋涛4944元、王立春100元。

  2015年9月22日,被告人孙洪超主动退缴20000元;2015年10月15日,被告人乔荣果主动退缴150000元;2015年10月21日,被告人蒋志国主动退缴40000元,以上共计人民币273627.60元。

  在本院原一审审理过程中,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社区矫正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出具调查评估意见书,意见为乔荣果具备适宜社区矫正条件;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松北区社区矫正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出具调查意见书,同意对丑国军实施社区矫正。

  被告人张秀芬缴纳罚金30000元、被告人丑国军缴纳罚金10000元;

  另有下列证据:

  1.受案登记表、接受案件回执单,载明2014年11月1日,十堰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向竹山县公安局经济侦查大队移交冯某1等人销售假药案等情况。

  2.户籍证明,证明上列十五名被告人的身份情况。

  3.公安机关出具的“抓获经过”及“到案说明”,载明2015年6月6日,哈尔滨市公安局道里分局刑侦一大队大案中队在该市抓获刘成龙;6月7日,十堰市公安局治安警察支队食品药品和环境犯罪侦查大队在天津市将蒋涛、赵玉玲、赵玉龙、孙洪超、王立春、蒋志国、蒋爽、崔旭明8人抓获;6月26日,在沈阳市传唤张秀芬;8月13日,在河南省新乡市传唤崔建文;8月25日,在河南省漯河市传唤靳雪超;8月27日,在河南省南阳市传唤乔荣果;9月18日,在内蒙古通辽市抓获丑国军;2016年3月3日,呼和浩特铁路公安局呼和浩特公安处呼和浩特东车站派出所在该市抓获程河山。

  4.河南省新乡市公安局大块分局出具的“投案自首证明”,载明“2015年8月13日9时许,十堰市公安局民警要求配合查找涉嫌假冒伪劣药品案件的崔建文,该局民警电话通知崔建文父亲,崔建文涉嫌一起假冒伪劣药品案件,需要到该局接受调查。

  当日12时许,崔建文主动到该局接受十堰市公安局民警调查,属于投案自首”。

  5.本院(2016)鄂0302刑初110号刑事判决书、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鄂03刑终221号刑事裁定书,证明韩某、冯某1因犯销售假药罪被判处刑罚情况。

  以上证据经当庭举证、质证,本院予以采信。

  关于被告人辩解及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的评判

  一、被告人刘成龙对指控的事实部分辩称“其销售的药品中,虽然物流单有记载,但有部分没有发货,有的没有收货被退回,实际非法销售药品金额是70万元左右,而不是指控的150余万元”。

  经查:被告人刘成龙向冯某1等21人非法销售药品数额共计1586307元,有冯某1等21人的证言、物流单据等证据证实,被告人刘成龙在公安机关亦供述“交易金额有150万元左右”,足以认定,即使存在销售的药品被退回情况,由于其非法经营行为已经发生,并不影响对其非法经营药品数额的认定,其辩解不成立。

  二、被告人蒋志国及其辩护人徐恩福提出的蒋志国退还了4万元,自愿认罪的辩解意见成立,对其此主动退赃情节,本院在量刑时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关于其辩护人徐恩福提出的“蒋志国在生产、销售假药罪中,生产、销售的假药数量不多,且侦查机关未查清具体生产、销售假药的金额,其销售的是回收正规厂家的原装药品,情节较轻;指控的二个罪名,应当择一重罪处罚,不应数罪并罚”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被告人蒋志国生产、销售假药尚不属于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规定的“其他严重情节的”的情形,且公诉机关亦未指控具有严重情节;被告人蒋志国违反国家药品管理规定生产、销售假药的行为与其无药品经营许可证而非法经营药品的行为属于两个不同的行为,分别触犯不同的罪名,应当分别定罪处罚并数罪并罚。

  三、关于被告人蒋涛的辩护人曾强提出的“公安机关以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拘捕蒋涛,在查实其不存在生产、销售假药犯罪事实的情况下,其主动交代了涉嫌非法经营的事实,可以认定为自首和立功表现,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尚未掌握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被告人蒋涛因涉嫌犯生产、销售假药罪被刑事拘留,公诉机关以非法经营罪提起公诉,被告人蒋涛非法经营药品的行为与生产、销售假药的行为在法律、事实上密切关联,不属于“如实供述司法机关尚未掌握本人其他罪行的”的情形,不属自首;关于“其是初犯,自愿认罪”的辩护意见成立;关于“夫妻同时入狱,导致年老多病的父母无人照看,请求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因不属于量刑情节,此辩护意见不成立。

  四、被告人赵玉玲辩称“没有参与蒋涛的事情,不应当与蒋涛承担同样的责任,且不属情节特别严重,应当在五年以下量刑”;被告人赵玉龙辩称“程河山的100余万元与其无关;其只是住在其姐夫蒋涛处,没有参与蒋涛的事情;数额只有2万”。

  本院认为,被告人赵玉玲、赵玉龙参与被告人蒋涛非法经营药品的犯罪行为,属于共同犯罪,均应当对共同犯罪所犯的罪行承担责任,但在量刑时,可以根据其在共同犯罪中的具体地位和所起作用大小,分别作出罪刑相适应的处罚。

  五、关于被告人孙洪超辩称“指控其销售金额43万元中,有16万元没有发生,销售金额只有27万元;积极退赃,请求从轻处罚”的辩解,经查: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孙洪超及妻子孟某3向被告人张秀芬非法销售药品439541.5元,由于物流无其中一笔164409元的发货记录,仅有孙洪超、孟某3的供述及其自己所作的记录证实,被告人张秀芬始终否认有此笔交易,证据尚未达到确实,充分,本院原一审判决未认定被告人孙洪超出售给被告人张秀芬此笔164409元的事实,对被告人张秀芬以非法经营数额275132.5元定罪处罚,对出售给被告人张秀芬药品的被告人孙洪超犯罪事实的认定亦应上下一致。

  被告人孙洪超的辩解成立。

  六、关于被告人程河山辩称“是挂靠经营药品,销售的药品有的退回,实际金额只有20余万元”,其辩护人张小舟提出“指控的165万元中没有减去退货部分及扣押部分,指控金额有误;缺乏程河山销售假药及非法所得的证据,证据缺乏完整性;程河山是初犯,建议在三年以下处刑”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程河山非法经营药品数额为人民币1652431元,有相关证人证言、物流单据等证据证实,被告人程河山在公安机关亦供述“与蒋志国交易15万元左右,与蒋涛交易150万元左右”,足以认定,其辩解不成立;被告人非法所得数额是否查清,并不影响定罪。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三款规定:非法经营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二十五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的“情节特别严重”。

  被告人程河山非法经营药品的行为属于情节特别严重,应当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辩护人建议在三年以下处刑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七、关于被告人乔荣果辩称退了15万元的辩解成立,对其此主动退赃行为,本院在量刑时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关于辩护人邱某1提出“乔荣果是从犯”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被告人乔荣果非法经营药品行为与刘成龙非法经营药品行为属于非法经营犯罪的上下环节,不属于共同犯罪,不存在主从犯问题;关于“不能排除存在退货、没有实际签收的可能,查扣的药品价值没有扣减,涉案金额按照物流的流水金额不是325987元,应当是266416元;在有资质的药店进行药品销售,可以进行行政处罚而非刑罚打击“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乔荣果非法经营药品数额为人民币325987元,有相关证人证言、物流单据等证据证实,被告人乔荣果在公安机关亦供述“杨某通过德邦物流给我发货到南阳,我自己店里销售或转手卖给别人,共计有三十余万元的药品”,足以认定,被告人是否因同一行为受过行政处罚,不影响对其定罪处罚,辩护人此辩护意见不成立。

  关于“初犯,主观恶性小、认罪悔罪,犯罪情节轻于原判被判处缓刑的丑国军,量刑应当低于丑国军”的辩护意见,本院根据被告人乔荣果的犯罪情节轻重和悔罪表现对其进行罪刑适当的处罚。

  关于“主动缴纳的15万元扣除罚金后应当退还”的意见,本院认为,根据相关规定,非法经营药品的所得和可得收入均属于违法收入,被告人乔荣果归案后,主动退缴违法收入人民币15万元,符合法律规定,且可作为量刑情节考虑酌情予以从轻处罚,辩护人此辩护意见不成立。

  本院认为,被告人刘成龙违反国家药品管理规定,明知是假药而销售,其行为已构成销售假药罪;被告人蒋志国、蒋爽、崔旭明、丑国军违反国家药品管理法规,明知是假药而生产、销售,其行为均已构成生产、销售假药罪。

  被告人刘成龙、蒋志国、蒋涛、赵玉玲、孙洪超、程河山、张秀芬、乔荣果、崔建文、靳雪超、赵玉龙、王立春违反国家药品经营规定,非法经营药品,扰乱市场秩序,其中被告人刘成龙、蒋志国、蒋涛、赵玉玲、程河山、赵玉龙非法经营药品情节特别严重;被告人孙洪超、张秀芬、乔荣果、崔建文、靳雪超、王立春非法经营药品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经营罪。

  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

  被告人刘成龙、蒋志国一人犯数罪,应当数罪并罚。

  被告人蒋爽、崔旭明、赵玉玲、赵玉龙、王立春、丑国军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系从犯;被告人崔建文犯罪以后主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均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被告人蒋志国、孙洪超、乔荣果归案后主动退缴违法所得;被告人张秀芬、丑国军主动缴纳罚金,确有悔罪表现;本案十五名被告人均当庭自愿认罪,均可酌情从轻处罚。

  被告人乔荣果、丑国军符合犯罪情节较轻,有悔罪表现,没有再犯罪的危险,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的条件,对其可以宣告缓刑。

  本案属于被告人上诉,第二审人民法院发回重新审判的案件,《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六条 ?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审理被告人或者他的法定代理人、辩护人、近亲属上诉的案件,不得加重被告人的刑罚。

  第二审人民法院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的案件,除有新的犯罪事实,人民检察院补充起诉的以外,原审人民法院也不得加重被告人的刑罚。

  ”本院经重新审理,认为原一审判决对被告人刘成龙、蒋志国的部分罪名认定不当,对部分罪名作出改变,但依法不得加重刑罚。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项、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三款、第六十九条第一、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七条、第八条、第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刘成龙犯销售假药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7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20000元(刑期自2015年6月6日起至2022年6月5日止)。

  二、被告人蒋志国犯生产、销售假药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0元(刑期自2015年6月7日起至2020年12月6日止)。

  三、被告人蒋爽犯生产、销售假药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0元(刑期自2015年6月7日起至2017年6月6日止)。

  四、被告人崔旭明犯生产、销售假药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0元(刑期自2015年6月7日起至2017年6月6日止)。

  五、被告人蒋涛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0元(刑期自2015年6月7日起至2024年6月6日止)。

  六、被告人赵玉玲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刑期自2015年6月7日起至2019年6月6日止)。

  七、被告人孙洪超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0元(刑期自2015年6月7日起至2018年6月6日止)。

  八、被告人程河山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0元(刑期自2016年3月3日起至2022年3月2日止)。

  九、被告人张秀芬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0元(刑期自2015年6月29日起至2017年6月28日止;罚金已缴纳30000元)。

  十、被告人乔荣果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其退缴的人民币150000元中的50000元予以抵扣罚金)。

  禁止被告人乔荣果在缓刑考验期内从事药品生产、销售及相关活动。

  十一、被告人崔建文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0元(刑期自2015年8月14日起至2017年8月13日止)。

  十二、被告人靳雪超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刑期自2015年8月25日起至2017年2月24日止)。

  十三、被告人赵玉龙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刑期即自2015年6月7日起至2018年6月6日止)。

  十四、被告人王立春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刑期自2015年6月7日起至2017年6月6日止)。

  十五、被告人丑国军犯生产、销售假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罚金已缴纳)。

  禁止被告人丑国军在缓刑考验期内从事药品生产、销售及相关活动。

  (以上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

  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罚金应当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缴纳。

  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

  十六、公安机关从上列被告人处扣押的药品,予以没收;扣押及退缴的违法所得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十七、公安机关扣押的制药工具,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湖北省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  胡家旭

  审判员  张  雄

  人民陪审员  付  娥

  二〇一八年五月十一日

  书记员  郑  龙


┃相关链接:

生产销售假药伤天害理 (2008)陕刑二终字第1号刑事判决书

诺华活骨生长素等假药经快递公司销往全国 (2013)廊开刑初字第034号刑事判决书

周某走私性药壮阳皂等淫秽物品获刑七年 (2014)浙刑二终字第17号刑事判决书

成人用品店非法销售假性药 (2017)陕0702刑初214号刑事判决书

为牟取利益明知是假仍然销售假狂犬疫苗 (2014)茌刑初字第61号刑事判决书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