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充军人以受伤钱包丢失无法归队为由骗取钱财 (2017)京0105刑初1952号刑事判决书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文书 > 正文

冒充军人以受伤钱包丢失无法归队为由骗取钱财 (2017)京0105刑初1952号刑事判决书

2018年03月21日10:32 东方法眼
   
 

核心提示: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7)京0105刑初1952号 公诉机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张维旺(盲人,冒名:张浩),男,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7)京0105刑初1952号

  公诉机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张维旺(盲人,冒名:张浩),男,1979年9月28日出生于辽宁省辽阳县,汉族,初中文化,户籍地辽宁省辽阳县小北河镇东月河村3-109,身份证号码×××;曾因犯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于2010年12月16日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又因犯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于2016年8月23日被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于2016年11月27日刑满释放;现因涉嫌犯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于2017年5月29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

  辩护人刘永效,北京培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以京朝检公诉刑诉[2017]205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维旺犯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于2017年9月20日向本院提起公诉。

  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贾晓文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张维旺及其辩护人刘永效到庭参加了诉讼。

  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张维旺于2017年4月13日,在石家庄高铁站,身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制服,持伪造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军人证》,冒充军人以自己受伤、钱包丢失无法回部队治疗为由,骗取被害人张某(男,41岁,河北省人)人民币四千二百元。

  被告人张维旺于2017年5月20日,在北京市首都机场三号航站楼,身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制服,持伪造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军人证》,冒充军人以自己受伤、钱包丢失无法回部队治疗为由,骗取被害人王某1(男,28岁,上海市人)人民币一万元。

  被告人张维旺于2017年5月25日,在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西里,身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制服,持伪造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军人证》,冒充军人以自己受伤、钱包丢失无法回部队治疗为由,骗取被害人王某2(女,37岁,北京市人)人民币三千五百元。

  被告人张维旺于2017年5月26日,在北京市首都机场至北京市区的机场快轨上,身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制服,持伪造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军人证》,冒充军人以自己受伤、钱包丢失无法回部队治疗为由,骗取被害人陈某(女,29岁,广东省人)人民币一万元。

  被告人张维旺于2017年5月29日,在北京市首都机场至开往公主坟的大巴车上,身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制服,持伪造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军人证》,冒充军人以自己受伤、钱包丢失无法回部队为由,骗取被害人吴某(男,60岁,北京市人)人民币三千元。

  被告人张维旺于2017年5月29日17时许,被民警抓获。

  公诉机关当庭出示了被害人陈述,书证、物证,辨认笔录,被告人供述等证据材料,并认为被告人张维旺冒充军人招摇撞骗,情节严重,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七十二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张维旺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后,在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

  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张维旺当庭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没有异议。

  被告人张维旺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为,被告人张维旺系盲人,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当庭自愿认罪、认罚,建议法庭对其从轻处罚。

  经本院审理查明:一、2017年4月13日,被告人张维旺在石家庄高铁站,身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制服,持伪造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军人证》,冒充军人以自己受伤、钱包丢失无法回部队治疗为由,骗取被害人张某(男,41岁,河北省人)人民币4200元。

  二、2017年5月20日,被告人张维旺在北京市首都机场三号航站楼,身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制服,持伪造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军人证》,冒充军人以自己受伤、钱包丢失无法回部队治疗为由,骗取被害人王某1(男,28岁,上海市人)人民币1万元。

  三、2017年5月25日,被告人张维旺在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西里,身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制服,持伪造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军人证》,冒充军人以自己受伤、钱包丢失无法回部队治疗为由,骗取被害人王某2(女,37岁,北京市人)人民币3500元。

  四、2017年5月26日,被告人张维旺在北京市首都机场至北京市区的机场快轨上,身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制服,持伪造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军人证》,冒充军人以自己受伤、钱包丢失无法回部队治疗为由,骗取被害人陈某(女,29岁,广东省人)人民币1万元。

  五、2017年5月29日,被告人张维旺在北京市首都机场至开往公主坟的大巴车上,身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制服,持伪造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军人证》,冒充军人以自己受伤、钱包丢失无法回部队为由,骗取被害人吴某(男,60岁,北京市人)人民币3000元。

  2017年5月29日17时许,被告人张维旺被抓获,侦查人员同时起获军装1套、《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军人证》1本。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一、被害人陈述

  1、被害人王某1陈述证明: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长海医院军医。

  2017年5月20日我在乘坐T2到T3航站楼摆渡车时遇到一个穿军装的男子。

  我看见他眼睛和手臂受伤,就帮他扶下车,通过聊天我了解到他是西部战区日喀则的三期士官,眼镜是修理装甲车时电瓶爆炸受伤的,我对他的遭遇很同情。

  他跟我提到部队请了美国眼科医生到日喀则给他做手术,但他的钱包在T2航站楼丢了,没有钱坐飞机,明天的手术赶不上了,只能赶下个月的。

  我很同情他,他说如果要赶上必须到南苑机场坐军线,机票2600元,我就主动给了他1万元现金。

  这期间他给我看了军人残疾证,还互相留了电话,然后我将他送他上出租车去南苑机场,之后我就离开了。

  该男子自称张浩,当时身穿绿色陆军制服,背了一个黑色双肩背包,随身带了一根盲杖。

  后来我拨打了他给我留的电话,结果停机了,我感觉自己被骗了。

  2、被害人张某陈述证明:我通过电视报道看见首都机场公安分局抓了一名骗子我才知道自己在石家庄火车站也被骗了。

  2017年4月13日我坐火车去石家庄开会,该男子当时正好坐在我对面。

  之后他就不停打电话,内容基本上说他要去日喀则做手术,他的眼睛不好。

  当天该男子穿了一身军装,还有一个军残证。

  他跟我聊天说他眼睛是被电瓶的硫酸烧的。

  在石家庄出站的时候是我帮他出的站。

  一路上他跟我说自己没有钱了,还要做手术,我出于同情就给了他4200元钱。

  我们相互留了电话,第二天我给他打电话就联系不上了,那时我就有所怀疑,但我不敢确定,直到我看到新闻。

  3、被害人王某2陈述证明:2017年5月25日21时40分我在城铁10号线潘家园往惠新西街南口方向遇到一男子。

  该人自称军人,身着军装,手持迷彩手机,眼睛受伤看不清东西,来北京做眼部检查,检查完去南苑机场买机票回老家做手术,到了南苑机场发现自己钱包不见了,现在准备把自己电脑卖了买机票。

  他给我出示了一个红色的证件让我看,并希望我借钱给他买机票,我同意了。

  我当时叫了一辆出租车,行驶到西坝河西里23号楼时,发现路边有一家建设银行,于是我下车从ATM机上分三笔取款5500元,之后我在路边给了该人3500元。

  4、被害人吴某陈述证明:2017年5月29日凌晨我从首都机场T2航站楼坐大巴车去公主坟。

  上车后我遇到一个穿军装的人戴着墨镜,因为我是退伍军人,所以我就坐在了他的旁边。

  坐下之后我听见他在打电话,说他钱包丢了,赶不回去做手术,还要把随身携带的盲人电脑典当了,我当时就关注了一下这个事情。

  后来他让我帮他找东西,看有没有夹在他的军残证里,我看的确是军残证而且还有钢印,我就没有怀疑他的身份。

  跟他聊天中,该人自称张浩,士官军衔,跟我说自己是日喀则装甲团的,在北京钱包丢了,要赶着回去做手术,没钱买机票,所以要去典当行把电脑当了。

  我以前也是军人就对他说可以帮助他,我后来从银行卡里取了3000元给他。

  我当时还给他留了我的名字和电话,写在一张纸条上给他。

  后来我一直没有怀疑这个事情,直到我看到公安机关对此人的通报,我才知道自己被骗了。

  5、被害人陈某陈述证明:2017年5月26日19时许,我乘飞机由深圳抵达首都机场三号航站楼,我在机场快轨站等车的时候碰见一名身穿陆军军装的年轻男子。

  该人一直拿着电话跟别人通话,内容大概是他的钱包在来机场的路上被人偷了,现在买不了机票回部队,准备回市里。

  我看他眼睛有点儿毛病,怕他行动不方便,就一直跟着他上了快轨。

  上车后我听见他电话跟别人讲自己需要抓紧时间赶回部队做眼科手术,驻地部队医院已经联系好了外国医生。

  后来在乘车的过程中他主动问了我来北京的情况,我出于同情说可以帮助他买回部队的机票。

  后来在三元桥站下车后,我带着他到凤凰汇楼下浦发银行自助柜员机前取了1万元给他,并给了他一张我的名片,还在路边给他叫了一辆去南苑机场的出租车。

  此后,该男子一直也没有联系我。

  我回想此事感觉自己被骗了,后来我同学给我发了一条媒体报道说该人行骗的消息,我才确认自己是被骗了。

  二、书证、物证

  1、被害人提供的银行取款凭证及银行账户交易明细证明:①2017.5.25被害人王某2工商银行尾号1378银行卡通过ATM机取款共计人民币5500元;②2017.5.26被害人陈某招商银行尾号8942账户通过上海浦发银行ATM机取款共计人民币1万元;③2017.5.29被害人吴某招商银行取款3000元

  2、辨认笔录证明:①经被害人王某2辨认,指出本案被告人张维旺就是自称有眼疾诈骗自己的军人;②经被害人陈某辨认,指出本案被告人张维旺就是骗取自己财物的男子;③经被害人吴某辨认,指出本案被告人张维旺就是骗取自己财物的男子;④经被害人张某辨认,指出本案被告人张维旺就是骗取自己财物的男子。

  3、被害人吴某提供的照片证明:被告人所持军残证的情况,内容为张浩,男,1983年9月28日出生,身份证号:西字第06-01-03-06号,部别或户籍地:中国人民解放军五二三一八部队,残疾性质:因公,残疾等级:二级……

  4、中央军委政法委员会保卫局出具的证明证明:经查,中国人民解放军没有1983年9月28日出生姓名为“张浩”的现役军人;涉案《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军人证》系伪造。

  5、扣押笔录证明:侦查人员从被告人张维旺处扣押陆军夏季军服1套、《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军人证》1本;

  6、军装及军官证证明:从被告人张维旺处扣押的陆军军服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军人证》的情况,内容记载与被害人吴某提供的照片内容一致。

  7、首都机场T3航站楼四楼2号门、B1层出租车排队处监控截图证明:2017年5月20日13时40分被告人张维旺身着陆军夏季军服,背黑色双肩背包与被害人王某1在一起。

  8、前罪判决证明:被告人张维旺因犯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分别被深圳罗湖区人民法院和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判处刑罚的情况。

  9、户籍材料证明被告人的基本身份情况。

  10、残疾证复印件证明:被告人张维旺系视力二级残疾。

  11、到案经过证明:2017年5月29日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公安分局东航站区派出所民警在巡逻中发现,诈骗被害人王星童钱款的男子,民警随即将其抓获。

  三、被告人供述

  被告人张维旺供述:我因为诈骗路人钱财被抓获。

  5月20几号的一天,我穿着军装想去首都机场骗点儿钱。

  我乘车到T2航站楼,然后坐摆渡车从T2到T3航站楼。

  因为我的眼睛确实不好,行动不方便,在T3航站楼下车的时候,一名男性乘客主动扶我下车,我觉得他人挺热情的,我就想着骗他。

  下车后我请他带我去洗手间,在路上我跟他说我自己是西部战区日喀则的士官,名叫张浩,并给他看了军残证。

  他问我眼睛怎么受伤的,我告诉他是修车的时候电瓶爆炸,硫酸喷进眼睛里造成视神经萎缩。

  上完厕所我假装打电话说自己钱包丢了,明天回不去,做不了手术。

  打完电话后该男子问我怎么回事儿,我告诉他自己本来要回日喀则做手术,但钱包丢了不能回去了,只能等下次医生从美国来再做。

  该男子告诉我他是军医大学的军医,可以帮助我,并给了我一个信封,里面有1万元钱。

  拿了钱之后我们互相留了电话,之后他送我到T3航站楼出租车排队处帮我打了一辆出租车去南苑机场。

  但我离开首都机场之后就回家了。

  我当时穿的是夏季军服,衬衫左臂有西部战区的臂章,戴眼镜,背了一个黑色双肩背包,随身携带一根盲杖。

  我实际上不是军人,衣服是我在天津劳保市场买的,当时还附送了一本残疾军人证,上面的照片是我的。

  我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博取别人的同情骗钱。

  此外,4月份的时候,我还用相同的方法在石家庄骗了一名男子四千元钱,具体数字我记不清了,当时该男子是在石家庄火车站出站后银行的ATM机上取钱给我的。

  5月底的时候,从首都机场到公主坟的大巴车上我用同样的方法骗了一名男子三千元钱;5月25日左右,在朝阳区西坝河附近的一家银行,我用同样的方法骗了一名女子五千元钱;第二天在从机场回市区的快轨上我用同样的方法骗了一个女的一万元钱。

  以上证据经法庭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张维旺无视国法,冒充军人进行招摇撞骗,情节严重,其行为危害了国防利益,触犯了刑法,已构成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依法应予惩处。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张维旺犯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

  被告人张维旺系累犯,依法应从重处罚,鉴于其系盲人且归案后如实供述基本犯罪事实,当庭认罪、认罚,本院对其依法从轻处罚。

  辩护人的相关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被告人张维旺的犯罪行为给被害人造成的经济损失应责令退赔,在案物品一并处理。

  综上,根据被告人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以及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七十二款、第十九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及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张维旺犯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

  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

  即自2017年5月29日起至2020年8月28日止)。

  二、责令被告人张维旺退赔人民币三万零七百元发还被害人张某人民币四千二百元、发还被害人王某1人民币一万元、发还被害人王某2人民币三千五百元、发还被害人吴某人民币三千元、发还被害人陈某人民币一万元。

  三、扣押在案之军装一套、《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军人证》一本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王  杨

  人民陪审员  徐   强

  人民陪审员  刘东风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刘菁菁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