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微信群开设六合彩赌场是赌博罪还是开设赌场罪 (2017)赣02刑终34号刑事判决书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文书 > 正文

利用微信群开设六合彩赌场是赌博罪还是开设赌场罪 (2017)赣02刑终34号刑事判决书

2018年03月01日17:59 中国裁判文书网
   
 

核心提示:江西省景德镇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7)赣02刑终34号 原公诉机关景德镇市珠山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魏春华,

  江西省景德镇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7)赣02刑终34号

  原公诉机关景德镇市珠山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魏春华,男,1980年10月3日出生于江西省鄱阳县,汉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为江西省上饶市鄱阳县,家住景德镇市。2016年5月20日因涉嫌犯开设赌场罪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景德镇市看守所。

  辩护人万小荣,江西京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蔡沙沙,女,1988年9月29日出生于江西省,汉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和居住地均为景德镇市。2016年5月20日因涉嫌犯开设赌场罪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景德镇市看守所。

  辩护人程明慧,江西京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魏露,女,1991年7月20日出生于江西省,汉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和居住地均为景德镇市。2016年5月20日因涉嫌犯开设赌场罪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景德镇市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吴越,男,1990年1月20日出生于江西省鄱阳县,汉族,中专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和居住地均为江西省鄱阳县。2016年5月20日因涉嫌犯开设赌场罪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景德镇市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蔡兴,男,1993年7月6日出生于江西省南昌县,汉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和居住地均为江西省南昌县。2016年5月20日因涉嫌犯开设赌场罪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景德镇市看守所。

  景德镇市珠山区人民法院审理珠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魏春华、蔡沙沙、魏露、吴越、蔡兴犯开设赌场罪一案,于2017年1月25日作出(2016)赣0203刑初338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魏春华、蔡沙沙、魏露、吴越、蔡兴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景德镇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张萍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魏春华及其辩护人万小荣,上诉人蔡沙沙及其辩护人程明慧,上诉人魏露、吴越、蔡兴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15年10月,被告人魏春华通过微信平台组建了一个名为“华某六合合合华某”微信群,并购买了多部Iphone6手机。被告人魏春华发布加群二维码,在群里上传“绿柳居22×××单A5包”等宣传资料以及“六合彩2016年生肖图”、“×××4倍特码游戏规则”等赌博规则。被告人魏春华利用微信红包开奖、微信转账结算赌资方式在该微信群里组织网络六合彩赌博活动。被告人魏春华不断拉人进入“华某六合合合华某”微信群参与赌博。之后由于自己独自操作人手不够,便找到付某(已另案处理)为副手,打理微信赌博群。

  2015年12月底付某离开,被告人魏春华便邀集其情人即被告人蔡沙沙共同打理“华某六合合合华某”微信群的赌博活动。2月中旬被告人魏春华、蔡沙沙因天天操作微信群赌博活动很辛苦,被告人魏春华遂将景德镇市假日广场二期19栋50×××室租来作为操作微信赌博群的工作场所,被告人蔡沙沙先找到朋友即被告人魏露、之后又联系其表弟即被告人蔡兴、被告人魏春华也找来其表弟即被告人吴越共同加入到“华某六合合合华某”微信群操作赌博事宜。由被告人蔡沙沙、吴越一组、被告人魏露、蔡兴一组进行轮流倒班在“华某六合合合华某”微信赌博群中开展网络赌博,被告人蔡沙沙和吴越、被告人魏露和蔡兴两组隔天轮班共同打理微信群赌博的发红包、录制发红包视频(推图)、开奖、赔付赌金等事情。两组人员每天从早上9点工作到晚上12点结束,每20分钟左右开奖赌博一次。每天结束的时候,被告人蔡沙沙、魏露、吴越、蔡兴会把当天轮班的盈利情况告诉被告人魏春华,并把盈利的钱通过微信转给被告人魏春华。被告人魏春华按每天200元的工资支付给被告人魏露、吴越、蔡兴,到后期增加到每天×××00元。被告人蔡沙沙因与被告人魏春华关系特殊,可随时要求被告人魏春华支付报酬。“华某六合合合华某”微信赌博群,群里人员少时有1×××0人,多时则达271人。

  2016年5月初,被告人魏春华又组建了“华某装河贤公司”微信赌博群,并由其一人操作,以赌客购买“庄、闲”或者“大、小”等进行押注,押中后获取一定赔率的方式组织赌博活动。“华某装河贤公司”微信赌博群,群里人员少时有156人,多时则达2×××6人。

  公安机关根据举报,于2016年5月19日在景德镇市昌江区豪门大酒店将被告人魏春华、蔡沙沙抓获,在景德镇市假日广场二期19栋50×××室的出租房内将正在实施网络赌博的被告人魏露、蔡兴、吴越抓获。公安机关从被告人魏春华涉案微信“华某财务1、华某财务×××、AA华某007”及银行卡中扣缴非法所得计人民币262600元;从被告人蔡兴处扣缴非法所得计人民币5000元,同时从被告人魏春华、蔡沙沙、蔡兴、吴越处扣押Iphone6金色手机一部、Iphone6P金色(大)手机一部;从被告人魏春华处扣押土豪金Iphone6sP手机一部、三星SM-G92×××0手机一部,从被告人蔡沙沙处扣押玫瑰金Iphone6sp(大)手机一部、土豪金Iphone6s(小)工作用手机一部,从被告人魏露处扣押玫瑰金Iphone6sp手机一部、三星9×××00花背壳手机一部。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魏春华以营利为目的,利用网络开设“华某六合合合华某”和“华某装河贤公司”两个微信赌博群,拉人入群,组织赌博活动,并邀集被告人吴越等人恶意利用网络红包的随机性,进行押尾大小、单某等形式设置网络赌博,并对赌博场所进行经营和管理,微信群参赌人员为156人至271人不等,且案发当天扣缴违法所得计人民币267600元,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开设赌场罪,应予处罚。被告人蔡沙沙明知被告人魏春华利用网络开设“华某六合合合华某”微信赌博群,还积极邀集魏露、蔡兴共同参与赌场的起停赌局、接受下注、赔付赌金等事情,且对被告人魏春华所开设的微信赌博群进行管理,微信群参赌人员为1×××0人至271人不等,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开设赌场罪,应予处罚。被告人魏露、蔡兴、吴越明知被告人魏春华利用网络赌博开设赌场,还参与“华某六合合合华某”微信赌博群的起停赌局、接受下注、赔付赌金等事情,并获取了一定报酬,微信群参赌人员为1×××0人至271人不等,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开设赌场罪,均应予处罚。被告人魏春华在共同犯罪过程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蔡沙沙、魏露、蔡兴、吴越具有法定从轻或减轻情节,即在共同犯罪过程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且归案后均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故均应当减轻处罚。据此,根据各被告人所犯罪行与情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一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魏春华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00000元;二、被告人蔡沙沙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三、被告人魏露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四、被告人蔡兴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五、被告人吴越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六、随案移送来本院的违法所得计人民币267600元和供犯罪所用的五部Iphone6s手机、一台三星SM-G92×××0手机,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上诉人魏春华及其辩护人提出:(1)开设赌场的方式有开设实体赌场和赌博网站,而微信群既不属于实体赌场也不属于赌博网站,而且微信群相对封闭、参赌人员相对固定,不符合开设赌场中参赌人员公开性和场所开放性的特征。本案中,在微信群赌博的都是魏春华的朋友或朋友的朋友,陌生人无法入群参赌,故魏春华利用微信群组织赌博的行为应定性为赌博罪,而非开设赌场罪,一审法院定性错误;(2)一审法院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以赌博罪对魏春华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上诉人蔡沙沙及其辩护人提出,微信中的人数、赌资和非法获利都是魏春华控制和支配,其只是按照魏春华的指令发红包,且魏露和蔡兴是魏春华邀集参与的,并不是蔡沙沙邀集参与的,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导致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上诉人魏露提出,微信中的人数、赌资和非法获利都是魏春华控制和支配,其没有发展招揽参赌人员,只是按照魏春华的指令发红包,一审法院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上诉人吴越提出,一审法院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从轻处罚。

  上诉人蔡兴提出,一审法院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景德镇市人民检察院出庭意见认为:(1)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上诉人魏春华、蔡沙沙、魏露、吴越、蔡兴的行为均已构成开设赌场罪;(2)原审判决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建议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相同。

  上述事实有以下证据予以证实:

  1、证人证言

  (1)证人付某的证言,证实魏春华是2015年9月份向其介绍,他在弄微信赌场的事情;后来叫其去他那里工作,其说不太懂,他就拿了一些资料让其了解,并说好拿三百元一天的工资给其,其就慢慢就学会了并在他开设的微信赌博群里工作;其工作就是帮他看下赌客下注的情况以及二维码收款情况;魏春华经营的微信赌博群叫“华某六合合合华某”,而且他有好几个微信号,一个叫“华某主号”,微信号码是“×××”,另外他还注册了好几个专门用来微信赌博的微信号码;其微信号码是“mengmengjjkk”,名字叫做“梦梦”;对于魏春华经营的微信赌博群每天的赌资其不是很清楚,但是他在微信赌博群里蛮出名的。

  (2)证人魏某1的证言,证实其于2016年5月7日开始利用微信红包开设赌场,其形式是在微信上建了一个“老表交流群”的群,以六合彩红包的形式进行赌博,一块钱两个包,以小包为主,猜数字,群里有126个人,一般最多有七、八个人,少的一、两个人在玩;其主要是在别人的群里玩,差不多输了十多万,主要在华某群和波仔群输了钱,所以自己也想起了开微信红包赌博群;其和魏春华、余某是老乡,很早就认识,2016年2到×××月份的时候其进了魏春华的微信群,当时是魏春华拉其进去的,进了微信赌博群之后,魏春华叫其当过一次托,就是用钱押注以后,魏春华再把钱还给其,后来其就自己玩了,到了×××月份其又加了余某的微信赌博群,后来就去两个群里赌博;魏春华的微信赌博群有两个,一个是“华某六合合合华某”,另一个是“华某装河贤公司”,微信群的群主都是魏春华;其没有在“华某装河贤公司”这个群赌过博,但其知道有这个群,其听说这个群只有魏春华一个人管理,而且这个微信群里面赌博赌的非常大;其手机微信里魏春华的联系方式分别是“华某财务1”微信号×××,“华某财务×××”微信号×××,“华某开奖员真图”,“华某主号”微信号×××;其去拘留后用其他的手机登录微信把所有的赌博群退出了。

  (×××)证人杨某1的证言,证实其是2016年5月16日下午朋友杨某2、杨某4介绍来景德镇玩,是“华某”接的,才了解到“华某”这个人也组织通过微信群进行庄合闲赌博游戏;2016年5月17号,其和华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加了他的微信“华某主号”(微信号为×××),然后他就把其拉进了“华某装河贤公司”群里,其在这个群里总共下了七次注,每次下注五百元人民币;其买的是“庄、合、闲”那种的,庄家按重庆时时彩开奖的号码进行赔付,第一位数字是庄家号码,第五位是闲家号码,中间那个数字是幸运数字,如果“庄”和“闲”的号码相同则为“合”,还有一种是押庄,闲是单号还是双号的,其都押中间的幸运数字,这种押庄、闲单某号的赔率是一赔一,中间幸运数字是一赔八;其开奖前转账给“财务”进行下注,注明自己下注的种类及金额,开奖之后如果中了,“财务”会通过微信私聊的方式按赔率转账给其,没中就没有;“财务”在“华某装河贤公司”微信群里名字叫“华某财务1”,微信号为“×××××××××”,具体姓名不清楚,其下注是通过微信绑定银行卡,通过微信转账进行支付、收款的;2016年5月16日晚吃饭在场的一共是九个人,其之前就认识的杨某2和杨某4,还有“华某”(魏春华)、“波仔”(余某)、“老表”(魏某1),从厦门来的“牛哥”,几个女的一个叫“梦梦”,一个叫“莎莎”的,其他人不认识;“华某”赌博微信群的主要成员是他和他的财务“莎莎”。

  (×××)证人黄某的证言,证实其是在微信上面赌博,手机里面有三个微信赌博的群,一个叫“华某六合合合华某”,一个叫“波仔陶瓷艺术作品研究中心”,还有一个叫“华某装河贤公司”;其中“华某六合合合华某”、“华某装河贤公司”这两个群是魏春华组织的,“华某六合合合华某”微信赌博群是利用六合彩的方式进行赌博,这个群是我去年年底的时候进去参与赌博的,其在这个群里大概输了四五千元人民币;这些群主要是以群主发微信红包的方式进行赌博,在投注的时候,首先要扫群主发来的二维码,压多少钱就输入多少钱,所有人压完后,群主才进行发包,然后确定中奖数字,一般是群主发一个红包两个人抢,以两个抢到的红包金额少的那个数字为中奖数字,比如发一个一块钱的红包,开出0.2×××元和0.77元的数字,以小的数字2×××为中奖数字,然后群里的人在开出这个数字之前压号,压中2×××这个数字视为中奖,中奖金额为自己投注金额的×××5倍,即押10元2×××这个号码,实际中奖金额为×××50元,总共有×××9个数字供赌客进行投注,即1—×××9;中奖后,会有群里的管理员用私信红包给予中奖者,这些管理员有的是群主,有的是群主聘用的,不是同一个人;另外这些群主和财务管理员,有的时候不一定是本人,他们有好几个人上同一个号进行赌博操作;“华某装河贤公司”这个微信赌博群是其被抓的前几天加进去的,其在这个群里还没有参与过赌博就被公安机关抓获了;魏春华有好几个微信号码,其一般都是和一个名字叫“华某主号”微信号码是“×××”的微信聊天,还有几个微信号都是魏春华用来赌博的微信号码,名字是“华某财务1、账号是×××”,名字是“华某财务2、账号是××××××”,名字是“华某财务×××、账号是×××”,名字是“沙某小号1、沙某2号”;在2015年不知道是谁把其加进“波仔陶瓷艺术作品研究中心”这个赌博群的,后来魏春华主动加了其的微信,把其拉进了“华某六合合合华某”这个赌博群里,在这些微信群里赌博大概输了十万元人民币左右,在“波仔”那个群里输的比较多;其是2016年5月1×××日到景德镇来玩的,是波仔叫其来的;19日晚上吃饭的总共有9个人,其认识五个人,波仔(网名叫波仔)、华某(网名叫华某),还有两个女的,一个是华某的财务,网名叫华某财务,还有一个是波仔以前的财务,另一个男的是漳州那边的,网名叫“刘某”。

  (5)证人毛某的证言,证实其于2016年1月加入了“华某六合合合华某”群,在同一个月,又被一个朋友拉进了“波仔陶瓷艺术作品研究中心”群,“华某装河贤公司”这个群是在今年五月份开的,这三个群的赌博方式是一样的;首先群主发一个二维码到群里,参赌人员扫描后输入金额,视为买定,然后群主发一个只有两个人可以抢的包,以金额少的那个数字为中奖数字,比如发一个一块钱的红包,开出0.×××9和0.61的数字,以小的数字×××9为中奖数字;赌博模式也不一样,有买单某号,有买生肖的,又直接买数字的,生肖的模式是每个数字代表一个生肖,总共有×××9个数字,即1—×××9,一个生肖代表×××个数字,今年猴年代表5个数字;也有直接买数字的,买中后以自己投注的金额翻×××5倍,还有单某号的,压中后以自己投注金额翻1.×××倍;中奖后会有群里的管理员用私信的发红包的方式给予中奖者,管理员和群主不一定是同一个人,每个群的管理员有四到五名;另外“波仔陶瓷艺术作品研究中心”和华某六合合合华某这两个群,投注金额至少要20元,而“华某装河贤公司”至少要投注100元;2016年5月19日晚吃饭的加上其共有九人,其认识其中六个人,“波仔”真名叫余某,“华某”真名叫魏春华,“梦梦”、“莎莎”、“刘某”和“时刻提醒自己要安分守己”这几个人的真名其不知道,这几个人都是其微信好友;魏春华是“华某六合合合华某”和“华某装河贤公司”的群主,“莎莎”是他的管理员,“刘某”和“时刻提醒自己安分守己”是群里的赌客;其从2016年1月份到现在大概在这个群里投注了一万多,基本都是输;魏春华有好几个微信号,其一般都是和一个名字叫“华某主号”的微信号码“×××”微信聊天,还有几个微信号都是魏春华用来赌博的微信号码,名字是“华某财务1、账号是“×××”,名字是“华某财务2、账号是××××××”,名字是“华某财务×××、账号是×××”,名字是“沙某小号1、沙某2号”;其就是通过微信赌博认识魏春华和余某的,其没有参与过“华某装河贤公司”的微信群赌博。

  (6)证人杨某2的证言,证实其是2015年10月份开始参与魏春华微信赌博群的,赌博群叫“华某六合合合华某”,其微信名叫“刘某”;其是2016年5月16日来景德镇旅游的,顺便看看朋友魏春华,他是六合彩网上赌博的庄家;其在2015年9月份微信聊天时认识魏春华的,魏春华在手机微信里开六合彩群,在2015年10月进的“华某六合合合华某”六合彩群;在该群的赌博方式是群里发来的消息会显示“开始下注”,其就开始下注,下注结束之后群里会发来一元两个红包,以抢的金额少的为中奖号码,比如一元分成0.76元和0.2×××元那么2×××就是中奖号码,奖金为投注的×××5倍;“华某六合合合华某”群的老板是魏春华,其在群里输钱,大概一万多元人民币;在群里赌博的赌资是以微信转账的方式运作的,直接转到群里财务那里,群里有管理员、财务人员,还有群主;和其一起被带到公安机关的人其都认识,其中有两个福建的朋友(一个叫牛哥,一个叫杨某1),其余的都是景德镇的,其中一个叫魏春华是群主,和魏春华的女朋友(叫莎宝),另外几个人是这几天认识的,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其还参与了魏春华建的另一个“华某装河贤公司”群里的赌博,这个群的参赌方式跟时时彩差不多,就是看时时彩的开奖结果,开奖结果有五个数字,第一种方式是“第一个数字代表庄家,第五个数字代表闲家,第一个数字和第五个数字比大小,谁大谁赢,一样大就是和,一比一的倍率,猜中和是八倍的倍率”,第二种方式是“五个数字中间一个数字只能押大小1、2、×××、4数字为小,6、7、×××、9数字为大赔率一比一,如果中间的数字是0或5庄家通杀”;“华某装河贤公司”投注方式具体也不是很清楚,其一次就投一两百元人民币;魏春华的微信号分别是:“华某主号”(×××)、“华某财务1”(×××)、“华某财务2”(××××××)、“华某财务×××”(×××)、“沙某小号1”、“沙某小号2”;其中“华某财务1”,“华某财务2”,“华某财务×××”是专门用来收取押金及进行赔付奖金的,“沙某小号1”、“沙某小号2”是既用来负责收取押金,赔付奖金,又会用来管理群的,“华某主号”是专门用来管理群的;“华某六合合合华某”这个微信群我玩了大概八个月的时间,从2015年10月开始玩,输了一万多元人民币,微信群名叫“装河贤公司”的玩过两次,输了三万元人民币。

  (7)证人邵某的证言,证实其是2016年×××月份被朋友拉进一个微信赌博群,这个微信赌博群的名字叫“华某六合合合华某”,这里面是利用六合彩的方式进行赌博的,因其不懂赌博的方式,所以在这个微信赌博群里没有参与赌博;后来朋友又把其拉进一个名字叫“华某装河贤公司”微信赌博群,这里面玩的方式比较简单,就在这里面参加了赌博,赢了大概几百元的样子,因为其不是经常玩;微信赌博群是魏春华组织的,其和魏春华很早以前就认识,以前他参与赌博输了好多钱,这段时间听说他经营这个微信赌博群赚了很多钱,把之前的赌债都还掉了,还给自己买了一台大众迈腾的汽车;“华某装河贤公司”的赌博方式是赌客可以买“庄、闲”或者“大、小”这个赔率是一比一的,赌客还可以买幸运号码,这个幸运号码的赔率是一比七;大家都是通过微信红包的方式进行赌资的收取和支付的,其进群之后就按照魏春华群主的意思添加了他的财务1为好友,如果要参赌的话就将赌资通过微信红包的方式发给这个名字叫财务1的人,赢了钱也是这个微信号名叫“财务1”的将赌资发给其;其开始进魏春华经营的赌博群时有四百多人,后来慢慢少了,最后一次看是有二百多人;魏春华买的是一台黑色的大众迈腾车,好像是2016年1月份买的,他当时在微信朋友圈里面发过他新车的相片。

  (×××)证人万某1的证言,证实大概2016年×××月份的时候,有一个叫“华某”的客户来其工作的手机店里买手机,因为他在其上班的手机店里购买了好多台手机,所以就加了其微信,并把其拉进一个叫“华某六合合合华某”的微信群里面;一开始其不知道这是一个利用微信赌博的群,后来看了一段时间后才知道的;“华某”叫其在他经营的微信赌博群里面捧场,其就开始在里面下注,后来就没有玩了,退了群;其在“华某六合合合华某”微信群里参与过赌博,这个微信群是利用六合彩的方式进行赌博的,主要是在里面购买号码,如果购买的号码开奖时出现了,就中了奖,中奖会有一定的赔率;其在里面大概参与过十几次赌博,输了人民币两千元;都是利用微信红包或者微信转账的方式进行赌资的交付和收取,其一般都是将赌资转给微信名叫“华某财务1”;其认识华某,但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他有两个微信号,一个名叫“华某主号”,另一个叫“华某财务1”;“华某六合合合华某”就是“华某”经营的,他老叫其捧场,叫其在里面赌博,这个微信赌博群里大概有二百多人。

  (9)证人俞某1的证言,证实大概是2016年×××月份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将其拉进了一个名叫“华某六合合合华某”的微信赌博群;一开始其不清楚是赌博的地方,后来看了下里面的聊天记录才清楚,其在里面只赌过一次,因为钱输的太快了就出来了;其进的“华某六合合合华某”微信赌博群好像是一个叫“华某”的人组织的,这个赌博群里面有好几种赌博的方式,有一种是猜号码的六合彩,还有一种是买庄合闲的,其当时赌的是庄合闲,当时钱被直接吃掉了,其都没弄明白,其就退群了;其在里面输了500元人民币,并且只赌过一次就退群出来了;当时其进了群之后,马上就有一个微信名叫“华某财务1”的人加了其,其赌资都是直接微信红包或微信转账给他的,这个微信赌博群好像有两三百人,其与这些人都不认识。

  (10)证人万某2的证言,证实其有一个朋友叫魏春华,之间有微信联系;在2016年×××月份的时候,魏春华把其拉进了一个名叫“华某六合合合华某”的微信赌博群,该微信赌博群是利用六合彩的方式进行赌博的,因为其对六合彩的赌博方式不是很懂就退出来了;后来他又把其拉进一个名叫“华某装河贤公司”的微信赌博群,这个群的赌博方式比较简单,就是买庄合闲的方式进行赌博,其在该群里面赌过;后来其听说他被公安机关抓了,就从他的群里面退了出来,并删除了他的微信;这些微信赌博群大概有两三百人参赌;其在“华某装河贤公司”微信赌博群里赌博输了六七百元钱,都是通过微信红包或者微信转账的方式支付和收取的;魏春华的微信名字叫“华某主号”、“华某财务1”、“华某财务2”,他和其聊天的是用的“华某主号”这个微信,其在赌博时都是将钱转给名叫“华某财务1”的微信号;其和魏春华是朋友,他说以前赌博输了八十多万,最近弄这个微信赌博赚了很多钱,买了车和房子,他经常会发朋友圈,所以都知道。

  (×××)证人李某的证言,证实其认识魏春华、魏某2;其在假日广场共有三套房产,分别是假日广场一期5栋二单元×××03、50×××,假日广场二期19栋二单元50×××;其中魏春华是从2015年×××月份开始租一期5栋2单元×××03室的房子,只住了四到五个月的样子,后来魏春华的弟弟魏某2搬到这里来住了,魏某2住了半年(到2016年×××月份),说这房子小,就租住到其假日广场二期19栋二单元50×××室,并与其签订了半年的合约(到2016年9月份);其二期19栋二单元50×××室房子的租赁合同是跟魏某2签订的,魏春华、魏某2都是和一些女的租住在房子里,做什么其就不知道了。

  2、辨认笔录、被辨认人身份情况说明及照片,证实在见证人的依法见证下,经魏春华辨认,指出本组照片中的6号就是其所开的六合彩微信赌博群的工作人员,本组照片中的6号即为蔡沙沙;经魏春华辨认,指出本组照片中的6号就是其所开的六合彩微信赌博群的工作人员,本组照片中的6号即为魏露;经魏春华辨认,指出本组照片中的12号就是其所开的六合彩微信赌博群的工作人员,本组照片中的6号即为吴越;经魏春华辨认,指出本组照片中的12号就是其所开的六合彩微信赌博群的工作人员,本组照片中的6号即为蔡兴;经魏露辨认,指出本组照片中的×××号就是在景德镇假日广场19栋二单元50×××室开设微信赌博群的老板,本组照片中的×××号即为魏春华;经蔡沙沙辨认,指出本组照片中的9号就是在景德镇假日广场19栋二单元50×××室开设微信赌博群的老板,本组照片中的9号即为魏春华;经蔡兴辨认,指出本组照片中的12号就是在景德镇假日广场19栋二单元50×××室开设微信赌博群的老板,本组照片中的12号即为魏春华;经吴越辨认,指出本组照片中的9号就是在景德镇假日广场19栋二单元50×××室开设微信赌博群的老板,本组照片中的9号即为魏春华;经李某辨认,指出本组照片中的2号就是在2015年×××月租住其景德镇假日广场一期5栋二单元×××03室的租客,本组照片中的2号即为魏春华。

  ×××、书证

  (1)景德镇市公安局扣押决定书、景德镇市公安局治安警察支队扣押清单及微信支付、情况说明、景德镇市珠山区人民检察院随案移交赃款物清单,证实2016年5月20日、2×××日从被告人魏春华处扣缴工商银行卡二张、中国银行卡二张、九江银行卡一张、中国农业银行卡二张、中国建设银行卡一张,从魏春华涉案微信“华某财务1、华某财务×××、AA华某007”及银行卡中扣缴非法所得计人民币262600元;2016年5月2×××日从被告人蔡兴处扣缴非法所得计人民币5000元;2016年5月20日从被告人魏春华、蔡沙沙、蔡兴处、吴越出扣押Iphone6金色手机一台、Iphone6P金色大手机一台;2016年5月20日从被告人魏春华处扣押土豪金Iphone6sP手机一台及三星SM-G92×××0手机一台;2016年5月20日从被告人蔡沙沙处扣押玫瑰金Iphone6sp(大)手机一台、土豪金Iphone6s(小)工作用手机一台;2016年5月20日从被告人魏露处扣押玫瑰金Iphone6sp手机一台、三星9×××00花背壳手机壹台;涉案手机及财付通有限公司光碟、电子证据光碟等已随案移交。

  (2)出租屋及手机照片,证实魏春华租用景德镇假日广场19栋2单元50×××室实施网络赌博;魏春华手机捆绑的银行卡有工商银行卡,尾号为“562×××”,农业银行卡,尾号为“5716”;魏春华手机显示“华某六合合合华某”微信群全部成员人数为“1×××0人”或“19×××人”,“华某装河贤公司”微信群全部成员人数为“156人”;“华某财务1”,微信号为“×××××××××”;“华某财务×××”,微信号为“×××”;蔡沙沙手机显示“华某六合合合华某”微信群全部成员人数为“1×××2人”或“22×××人”,“华某装河贤公司”微信群全部成员人数为“212人”;昵称“沙某小号1”、“沙某”;魏露手机显示“华某六合合合华某”微信群全部成员人数为“271人”或“217人”,“华某装河贤公司”微信群全部成员人数为“2×××5人”或“206人”;吴越手机显示“华某六合合合华某”微信群全部成员人数为“26×××人”,“华某装河贤公司”微信群全部成员人数为“2×××6人”;蔡兴手机显示“华某六合合合华某”微信群全部成员人数为“19×××人”;相关违法人员杨某2、魏某1、杨某1、毛某、黄某用手机参与赌博,杨某2手机显示“华某六合合合华某”微信群全部成员人数为“19×××人”,“华某装河贤公司”微信群全部成员人数为“171人”,杨某1手机显示“华某装河贤公司”微信群全部成员人数为“171人”,毛某手机显示“华某六合合合华某”微信群全部成员人数为“217人”,“华某装河贤公司”微信群全部成员人数为“170人”,黄某手机显示“华某装河贤公司”微信群全部成员人数为“171人”。

  (×××)从魏春华手机里提取的微信赌博照片,证实魏春华手机显示“×××,20各×××0.牛狗×××0”下注等群内大量参赌信息。

  (×××)线人提供的微信赌博照片,证实从2016年×××月至2016年5月22日微信赌博群“华某六合合合华某”中群员参与赌博的情况。

  (5)电子物证检查工作记录,证实景德镇市公安局电子物证鉴定中心对扣押的6台手机(魏春华的Iphone6SPlus①、三星G92×××0②、蔡沙沙的iphone6SPlus③、Iphone6④及工作手机iphone6⑤和iphone6Plus)进行相关的电子数据提取;手机①登录微信账号×××个,分别是:wxid_zqji9wzfvk×××r12(昵称华某财务1)、×××(昵称华某财务×××)、wxid_g9f6dy0ruo×××n22(昵称华某主号);手机③登录微信账号×××个,分别是:wxid-b2xhy×××bsu0t×××12(昵称开奖员)、wxid-mkk6mjcqldvs12(昵称开奖员)、wxid-oszqgrflwfr×××12(昵称华某财务1)、wxid-6jpk7gcuf×××cf12(昵称沙某小号2)、wxid-bwzk77szi2×××412(昵称华某财务2)、wxid-dci91f29n0se12(昵称沙某)、wxid-rly62009jblp12(昵称华某开奖员)、wxid-m×××0t×××qz6q79h21(昵称沙某)、wxid-7hlcqcx×××9ch×××12(昵称华某开奖员)、wxid-7nvkk9vr5isk12(昵称沙某小号1)、×××(昵称华某财务×××)、wxid-×××atgutwaqb×××e12(昵称离);手机④登录微信账号×××个,分别是:caijiai(昵称AA华某007请认准我)、wxid-tch×××kf×××jy6w222(昵称华某开奖员)、×××(昵称华某财务×××)、wxid-7nvkk9vr5isk12(昵称沙某小号1)、wxid-6jpk7gcuf×××cf12(昵称沙某小号2);手机⑤登录微信账号×××个,分别是:wxid-6jpk7gcuf×××cf12(昵称沙某小号2);wxid-p×××zi61mr2a×××112(昵称华某)、wxidxiaohua×××0(昵称华某财务×××)、wxid-zqji9wzfvk×××r12(昵称华某财务1);手机⑥登录微信账号×××个,分别是:wxid-dlbk×××k2h0owi22(昵称败家孩子)、wxid-oszqgrflwfr×××12(昵称华某六)、wxid-g9f6dy0ruo×××n22(昵称华某主号)、wxid-6jpk7gcuf×××cf12(昵称沙某小号2)、wxid-tch×××kf×××jy6w222(昵称华某开奖员)、wxid-7nvkk9vr5isk12(昵称沙某小号1)、×××(昵称华某财务×××)、wxid-bwzk77szi2×××412(昵称华某财务2)。

  (6)景德镇市公安局治安警察支队出具的电子证据情况说明,证实2016年5月19日,该治安支队对立案侦查的魏春华等人开设赌场案进行收网行动,在景德镇市豪门大酒店附近一餐馆内将正在用餐的魏春华、蔡沙沙抓获,现场扣押作案手机;随后对在景德镇市假日广场19栋2单元50×××室正在实施网络赌博的魏露、蔡兴、吴越三人抓获并现场扣押作案手机;抓获上述人员后,对现场扣押的六台涉案手机进行电子证据提取固定并刻录成光碟;对参与赌博的微信号码与微信绑定的银行卡,该治安支队开具了“景公(治)查询字[2016]00×××3号”、“景公(治)查询字[2016]00×××2号”协助查询财产通知书调取魏春华涉案银行卡(工行62×××24、农行62×××16)在2015年9月至2016年5月的资金流水,并开具了“景公调证字[2016]007×××号”调取证据材料通知书调取魏春华涉案微信账号在2015年×××月至2016年5月的资金流水;腾讯财付通支付科技有限公司于2016年7月20日将调取的资金流水内容刻录成光碟邮寄至该局,该局已对光碟进行解读计算。

  (7)景德镇市公安局治安警察支队出具的涉案微信资金流水情况说明,证实该局治安支队民警从深圳财付通有限公司调取的魏春华涉案五个微信号(aqin1992×××09、huage1×××8-×××××、×××××××××、×××)从2015年×××月至2016年5月的资金流水明细进行了解读计算,情况如下“该案涉案赌资共计×××780602.29元;收取赌资×××97×××110.2×××元;通过微信与银行卡绑定提现227×××137.×××5元;开设赌局79×××6次”。

  (×××)景德镇市公安局协助查询财产通知书及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景德镇枫兴支行、中国工商银行西市区支行出具的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证实中国农业银行及中国工商银行向景德镇市公安局提供了被告人魏春华所持有的银行卡资料及资金流水交易明细;魏春华所持有的中国农业银行卡账号62×××16的交易情况,通过支付宝转入该卡7×××66.56元,通过财付通转入该卡1×××9877.75元,魏春华通过财付通支取×××225×××.56元,通过支付宝转账120565.66元,案发时账户余额为人民币“70059.17元”;魏春华所持有的中国工商银行卡账号62×××24(该卡捆绑魏春华涉案微信号)的交易情况,通过支付宝转入该卡2017225.7×××元,通过财付通转入该卡9×××702.01元,魏春华从该卡现金提取1617000元,ATM机转账×××2000元。

  (9)租房合同书,证实房屋租赁合同签订于2015年×××月22日,甲方为李某,乙方为“魏某2”;乙方“魏某2”租用甲方坐落在假日广场的房屋,自2015年×××月2×××日起租。

  (10)景德镇市公安局治安警察支队出具的违法人员归案情况,证实2016年5月该局破获一起利用手机微信进行网络赌博案件,对该案中涉案的行政违法人员邵某、俞某2、万某2、万某1已作行政拘留处罚;对余某、付某等人因涉嫌开设赌场罪被另案处理。

  (×××)景德镇市公安局治安警察支队出具的破案经过,证实2016年×××月该支队接群众举报,市区内有人利用手机微信进行网络赌博;经立案侦查,该赌博团伙是一名叫魏春华的男子组织;2016年5月19日,在市昌江区豪门大酒店将魏春华、蔡沙沙抓获,在魏春华的出租房内将正在实施网络赌博的魏露、蔡兴、吴越当场抓获。

  (12)景德镇市公安局行政处罚决定书,证实违法行为人邵某、俞某2、万某2、万某1、魏某1、杨某1、黄某、杨某2、毛某均已作行政处罚。

  (1×××)景德镇市公安局治安警察支队出具的常住人口信息,证实魏春华出生于19×××0年10月×××日、蔡沙沙出生于19×××8年9月29日、魏露出生于1991年7月20日、蔡兴出生于199×××年7月6日、吴越出生于1990年1月20日,犯罪时均已成年。

  ×××、上诉人魏春华等人的供述。

  (1)上诉人魏春华的供述,证实其从2015年10月中旬开业,开业前期其是租宾馆操作,在沿河金阳光宾馆进行微信赌博群活动,当时以自己操作为主,找了付某为副手,每天×××00元,做了两个月,其给了付某近1万元工资;付某走后,2016年1月份其叫了蔡沙沙来帮忙,主要接替付某工作;春节后因天天操作很辛苦,其以每月1600的租金租了景德镇市假日广场二期19栋50×××室作为操作微信赌博群的工作场所,叫了吴越、魏露和蔡兴过来帮忙,开始谈好每天200元,后来给了他们×××00元一天,到目前分别给了他们1万多元的工资;其有二台工作用的手机来专门操作微信赌博群的,一个是苹果6注册的微信,微信号是沙某1号和2号,另一台是苹果6P,微信号是华某1号和2号,这二台手机不打电话,专门操作微信赌博群的;微信群一直是一个固定的群,叫“过华某交友团”、“华某合合合”等,会经常换群名;“华某合合合”群,其是老板,蔡沙沙和其是情人关系,主要负责赔付工作,吴越、蔡兴主要负责推图,魏露负责赔付;没有和蔡沙沙谈过工资报酬,其两人的钱都是在一起的;微信里面有一个收付款的功能,工作人员在群里用专门操作微信赌博群的苹果6、苹果6P手机发出收付款的二维码,赌客扫二维码后输入参赌金额,然后钱就会到微信账户里,赌完之后赢钱了工作人员就会把工作手机微信上的钱转到其“138××××0444”手机号的微信里面,微信名叫“华某财务×××”,如果输了就直接在收取的赌资里面赔给赌客;“华某合合合”这个群总人数大概二百多人,一般玩的人就是八十人左右,还有其他人就是在潜水抢福利,还有自己进去的小号;魏露是负责管理微信群赌博中账户理赔工作,蔡兴和吴越是负责发红包和录制发红包视频的工作(推图),蔡沙沙监督工作人员工作;其在5月初还开设了一个叫“华某装和贤公司”赌博群,由其一个人操作,群人员一共一百多人,每天大概参赌人员几个人左右,是以重庆时时彩的开奖结果下注,买庄、闲的赔率1:2,买和的赔率为1:×××,最少押注50元,最多押注5000元,每10分钟开奖一次,是用其手机号码是“138××××0444”微信号登录操作的;一个叫“华某主号”是用微信名“华仔×××0100××ד微信号登陆的,一个叫“华某财务×××”绑定手机号“138××××0444”注册登陆的;开局时会先用“华某财务×××”的微信发一张微信收款二维码在赌博群里,然后赌客通过扫描二维码下注,这时赌客的钱就会到“华某财务×××”的微信上面,然后开奖,中将的会按相应的赔率赔付给赌客,剩余的钱就是其营利,如果营利的数目大,其会将钱转进另外一个名叫“华某主号”微信,然后通过银行将钱提现,数目不大就放在微信里面;其一般都是通过一张工行卡尾号562×××和一张农行卡尾号5716将钱提现的;开微信赌博群以来共获利×××0多万元人民币。

  (2)上诉人蔡沙沙的供述,证实微信赌博群是由魏春华发起的,时间大概是2015年的10月开始弄的,主要是利用微信群玩一种六合彩的方式赌博,群名叫华某六合群,群里大概有二百多个赌客;魏春华把假日广场二期19栋二单元50×××室租了下来,专门从事微信赌博的事情,魏春华用手机注册了一个叫“华某六合群”;其工作的微信号是“沙某1号”、“沙某2号”、“华某1号”、“华某2号”,其中前二个是用一台苹果6手机登录的,后二个账号是用一台苹果6P手机登录的;魏春华是老板,其和魏春华是恋人关系,平时主要帮他打理赌博群的事情,帮忙记账,管理一下这些员工;在2016年2月份其帮魏春华招了两个人,一个是魏露,一个是其弟弟蔡兴;魏露和蔡兴两人搭班是负责赌博群里收取赌资和赔付赌资,其和吴越搭班与他们二人的工作性质相同,其四人相互倒班;其不问魏春华要工资,平时他会主动给其钱,其没有钱了也会向他要;魏露、蔡兴、吴越三个人的工作原来是200元一天,最近加到×××00元一天;其一直都在这个微信群里工作,他们三人大概上了三个月左右的班;群里人数不一定,但好的时候一天可以赚到四万多元,少的也有几千,有时也会亏;开局时会在群里发一个一元两个的红包,群里的人都可以抢,其选择金额少的那个红包作为开奖的结果,赌客可以扫其用微信发出的二维码进行下注;大概十分钟开一局,一天会开一百局左右;微信里有个收付款功能,在群里发出收付款的二维码,赌客扫二维码后输入参赌金额,然后钱会到微信账户里,赌完后赢钱了就会把工作手机微信上的钱全部转到魏春华的138××××0444手机号的微信上面,这个微信名叫“华某财务×××”,魏春华就直接把钱提走,如果输了就直接在收取的赌资里面赔给赌客;其微信名叫“沙某”,微信号码是×××,魏春华为了经营微信赌博特意买了两台苹果手机专门搞赌博用,并注册了六个微信号码用微信赌博,一个叫“华某财务1”的微信,号码是huage1×××8-×××;一个名字叫“华某财务2”的微信,号码是××××××;一个叫“AA华某开奖员”的微信,号码是wy61660529;一个名字叫“华某开奖员真图”的微信,还有一个名字叫“沙某小号1”的微信和一个叫“沙某小号2”的微信,这些微信都是用来参与赌博的;在案发的前几天,其记得还转过一次×××9000元给魏春华;魏春华还有一个名叫“华某装河贤公司”的微信赌博群。

  (×××)上诉人魏露的供述,证实其和蔡沙沙以前是网吧的同事,一直有电话联系,2016年春节前夕,蔡沙沙叫其到假日广场二期19栋2单元50×××室上班,说是她老板魏春华在微信上开了一个利用微信群赌六合彩,是一个叫“华某六合合合华某”的微信赌博群;一起有四个人上班,蔡沙沙、吴越、蔡兴和其;其工资是200元一天,其和蔡兴一班,上一天休一天,与另一组蔡沙沙和吴越轮换,工作手机不能带走;其来这里工作时魏春华、蔡沙沙和另外两个人已经开始了;上班时用两部苹果手机作为工作手机,用工号进入微信后,就公布一个微信号,下注的人吧钱打入这个微信号下注,开奖时谁买中谁就拿走钱,没买中,庄家把钱拿走;一天两部手机大概开五六十次奖,每隔十至二十分钟开一次奖;营利不一样,好的时候一天可赚几千或几万,但也有时候亏几千;其微信名叫“安朵”,号码是lulu09101×××,魏春华的微信名叫“华某主号”微信号码是×××,他有两台专门苹果手机用于微信赌博,而且注册了几个微信号,号码分别是“华某财务1”的微信,号码是huage1×××8-×××;一个名字叫“华某财务2”的微信,号码是××××××,还有名叫“华某财务×××”微信号是×××,两个微信名叫“沙某小号1”、“沙某小号2”,其上班的时候会用“华某开奖员真图”这个微信;其是一个操作手,负责赌局里面的赔付,其和蔡兴搭档,他负责发送二维码和收取赌资,其负责赌资赔付,开奖是两个人一起的工作,谁都可以开;剩下的留在微信上,到晚上魏春华会自己操作手机上的东西,这些赌资归他自己管理。

  (×××)上诉人吴越的供述,证实其是2016年元宵节的时候正式上班的,因为魏春华是其表舅,过年的时候听亲戚说他的赌博群很赚钱,其就主动要求帮他工作,魏春华答应每月给我六仟的工资;头一个月其跟着蔡沙沙和魏露学这个六合彩微信群的玩法,第二个月就开始做车手,就是在微信群里发红包,并负责开奖和赔付奖金;蔡兴差不多和其同时进到假日广场19栋二单元50×××室,时间是从上午9点至凌晨12点,做一天休息一天;工作时会在六合彩微信群发送消息,组织群里的人开始玩六合彩赌博游戏,这时想玩的人就会给其发送的红包开始下注,投注好后,其就会在群里发送1元红包并指定2个,就会出现抢红包,然后其会根据红包结果及大家下注的情况进行赔付,赔付也是通过红包或是微信转账给中奖人;用于赌博的微信群叫“六合微信群”,用于收取押注金额和支付资金的是相同的微信号有三个分别是“华某财务1”、“华某财务2”、“华某财务×××”,另外发送一元红包的微信名叫“开奖员”;工作的时候其和蔡沙沙一组,蔡兴和魏露一组;有六个微信号在这个六合彩微信群里组织赌博,分别是“沙某小号1”、“沙某小号2”、“华某财务1”、“华某财务2”、“华某财务×××”、“露仔”;关于三个月的赌博赢利其不太清楚,要问蔡沙沙,蔡沙沙是管理财务的,老板是魏春华;到被抓时止总共领到了12000元的工资。

  (5)上诉人蔡兴的供述,证实2016年过年的时候,堂姐蔡沙沙叫其来微信赌博群上班,其答应了;×××月初蔡沙沙打其电话,叫其过来,其就过来了;其工作的地方在景德镇市假日广场二期19栋2单元50×××房间内;其主要是负责微信群的推手及管理微信群的赌博;建了一个微信群,群里大概有270人左右;赌博的方式是里面的微信里的客人发红包或是转账押注的方式进行赌博,然后其等人负责开奖;具体是首先设置1至×××9个数字,客人可以发红包或者转账给微信群里面的管理人员,然后押1至×××9的数字,工作人员就发一个1元钱的拼手机红包,设置2个名额,然后由微信群的人去抢,红包数目以最小的来作为开奖数字,开处最小数字后再乘以100就是这次赌博开奖的数字,押中这个数字会得到×××5倍的报酬,如没有押中他们转账或者发红包给管理人员的押注金额不退;最少要押5元,最高只能押注500元,可以买多个数,他们有的押几十,有的押几百,有的押几千;微信群里大概十分钟左右开一次奖,群主叫魏春华,微信群的名字叫“华某交流群”,群里的人都是老板拉进来的;群里的赌博人员会把钱发给工作号或管理号来押注,工作号是老板提供的两台手机,管理号是其×××个管理人员的手机,其×××个人的微信也是群里的管理号;管理微信群里的赌博,其和魏露一组,蔡沙沙和吴越一组,上班时间从早上9点到凌晨没什么人的时候;每天下班前会通过微信工作群把当天赌博群的输赢报告给华某,工作群的名字就叫工作群;下班之前一般情况下每次能转1万到2万,多的时候有×××到5万元人民币给老板;工作用的有两台手机,魏春华开设微信赌博群的名称是“华某六合合合华某”;其来这二个多月了,刚来的时候每天200元,后来是×××00元,到目前为止总共领到了×××000元工资;华某还开设了一个“华某装河贤公司”的微信赌博群;蔡沙沙会管理财务,其和吴越、魏露做的工作是一样的。

  上述证据均经一、二审庭审举证、质证,证据来源合法有效,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上诉人魏春华及其辩护人提出微信群不是实体赌场亦不是赌博网站,而且微信群相对封闭、参赌人员相对固定,不符合开设赌场中参赌人员公开性和场所开放性的特征,魏春华利用微信群组织赌博活动应构成赌博罪而非开设赌场罪的意见。经查,首先,微信群是微信用户建立的聊天群,有群主和成员,内部有明确的组织分工,成员人数可达数百人。根据上述特征,微信群虽不是实体赌场或赌博网站,但其作为虚拟场所,完全可以成为群主组织多人聚集在一起进行赌博活动的场所;其次,本案中,证人杨某1、毛某、邵某、俞某1等人的证言均证实,所有入群人员均可自由邀请他人入群参赌,故涉案参赌人员已不具有特定性和封闭性之特点。综上,上诉人魏春华以营利为目的,利用手机在网络上组建微信群的方式开设赌场,组织他人以抢红包押尾大小等方式进行赌博,从中获利,其行为已构成开设赌场罪。上诉人魏春华及其辩护人的该意见不能成立。

  关于上诉人蔡沙沙及其辩护人提出,魏露和蔡兴在微信群赌场工作并不是其邀集的,而是魏春华邀集的意见。经查,上诉人蔡沙沙、魏露、蔡兴在侦查阶段及一审庭审时均供述称,魏露、蔡兴到微信群赌场工作是蔡沙沙邀集的,且能相互印证,足以认定蔡沙沙邀集魏露、蔡兴到微信群赌场工作的事实,虽其在二审庭审时翻供,但未提出任何证据和理由,本院不予采信。上诉人蔡沙沙及其辩护人的该意见不能成立。

  本院认为,上诉人魏春华以营利为目的,利用手机在网络上组建微信群的方式开设赌场,组织他人以抢红包押尾大小等方式进行赌博,从中获利,并积极邀集蔡沙沙、吴越参与,其行为已构成开设赌场罪,且属情节严重。魏春华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予处罚;上诉人蔡沙沙明知魏春华利用手机在网络上组建微信群的方式开设赌场进行赌博活动,仍在微信群中负责起停赌局、接受下注、赔付赌金等工作,还积极邀集魏露、蔡兴参与,其行为已构成开设赌场罪,且属情节严重。蔡沙沙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应予减轻处罚;上诉人魏露、吴越、蔡兴明知魏春华利用手机在网络上组建微信群的方式开设赌场进行赌博活动,仍在微信群中负责起停赌局、接受下注、赔付赌金等工作,其行为已构成开设赌场罪,且属情节严重。魏露、吴越、蔡兴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应予减轻处罚。景德镇市人民检察院关于本案事实、证据和定罪、程序的出庭意见正确,本院予以支持。综上,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综合考虑魏春华、蔡沙沙、魏露、吴越、蔡兴犯罪的具体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对魏春华、蔡沙沙、魏露、吴越、蔡兴的刑罚予以适当调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景德镇市珠山区人民法院(2016)0203刑初338号刑事判决的第(六)项,即随案移送的违法所得计人民币267600元和供犯罪所用的五部Iphone6手机、一部三星SM-G9280手机,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二、撤销景德镇市珠山区人民法院(2016)0203刑初338号刑事判决的第(一)、(二)、(三)、(四)、(五)项,即被告人魏春华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0元;被告人蔡沙沙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被告人魏露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被告人蔡兴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被告人吴越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

  三、上诉人魏春华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5月20日起至2019年11月19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一次性缴纳。)

  四、上诉人蔡沙沙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5月20日起至2017年11月19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一次性缴纳。)

  五、上诉人魏露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5月20日起至2017年6月19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一次性缴纳。)

  六、上诉人吴越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5月20日起至2017年6月19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一次性缴纳。)

  七、上诉人蔡兴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5月20日起至2017年6月19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一次性缴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刘俊炜

  审判员  沈晓洁

  审判员  王慧莲

  二〇一七年五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罗慧青


┃相关链接:

结伙开设赌场聚众赌博获刑 (2011)连刑初字第284号刑事判决书

开设赌场主犯未到案从犯被从轻处罚 (2016)粤0305刑初1001号刑事判决书

为境外赌博网站提供投注 主犯未到案认定为从犯 (2016)粤0305刑初1001号刑事判决书

微信群以抢红包形式进行赌博 “免死金牌”发“福利”和“红包” (2017)浙0783刑初710号刑事判决书

发放福利系为活跃赌博活动而产生的支出 (2017)苏0581刑初2128号刑事判决书

微信赌博向参赌人员发放福利是否应从获利中扣除 (2017)苏0581刑初1995号刑事判决书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