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领居民身份证不宜以伪造身份证件罪追究刑责 (2016)闽0582刑初1993号刑事判决书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文书 > 正文

骗领居民身份证不宜以伪造身份证件罪追究刑责 (2016)闽0582刑初1993号刑事判决书

2017年12月27日13:21 中国裁判文书网
   
 

核心提示:曾少鸣诈骗、伪造、变造居民身份证一审刑事判决书 福建省晋江市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6)闽0582刑初1993号 公诉机关晋江

  曾少鸣诈骗、伪造、变造居民身份证一审刑事判决书

  福建省晋江市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6)闽0582刑初1993号

  公诉机关晋江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曾少鸣,男,1964年6月30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经商,住晋江市。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5年10月9日被抓获并于同月1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0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晋江市看守所。

  辩护人王树侬、施美停,福建致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晋江市人民检察院以晋检诉刑诉[2016]186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曾少鸣犯诈骗罪、伪造身份证件罪,于2016年7月1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晋江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曾远志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曾少鸣及其辩护人王树侬、施美停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晋江市人民检察院指控:

  1.2013年10月14日,被告人曾少鸣在上海市闵行区吴中路686号D座702被害人吴某1所在的公司里,以上海财富大酒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财富酒店)资金周转为由并以月息3%高额的利息为诱惑向被害人吴某1借款人民币(币种下同)400万元,期限自10月14日至12月10日,同日,吴某2通过其尾数为8806的中国光大银行账户汇款391万元至被告人曾少鸣尾数为9788的招商银行账户,另交付9万元给被告人曾少鸣。2013年11月,被告人曾少鸣在向被害人吴某1另外借款500万元被拒绝的情况下,又虚构其要投资南京市政府驻厦门办事处的楼房拍卖事项的事实,同时诱骗吴某3、吴某4、王某2作为担保人,在上海闵行区吴中路686号D座702被害人吴某1所在公司,再次向被害人吴某1借款500万元,被害人吴某1于11月25日、29日分别汇款300万元、200万元至曾少鸣尾数为9788的招商银行账户。期间,被告人曾少鸣支付给被害人吴某1利息56万元。

  2.2013年10月21日,被告人曾少鸣在晋江市池店镇御辇村,以财富酒店资金周转困难为由及并以月息5%的高额利息为诱惑,向被害人宋某1借款500万元,期限自2013年10月21日至2014年1月21日,以被害人陈某1作为担保人,并出具一张财富酒店的500万元支票作为担保。同日,被害人陈某1通过其妻子傅暑明的银行账户两次汇款共计500万元至被告人曾少鸣尾数为9788的招商银行账户。2014年2月21日,由于到期未还,被告人曾少鸣重新出具借条,约定2014年3月21日还款,同时以支票过期为由拿回上述支票。期间,被告人曾少鸣支付给被害人宋某1、陈某1利息75万元。

  2013年10月23日,被告人曾少鸣冒充其弟弟曾某1的身份向公安机关补办一张身份证。2014年3月10日,被告人曾少鸣将财富酒店的所有股权转让给刘某1,并于3月19日逃匿。2015年10月9日,被告人曾少鸣冒用曾某1的身份搭乘火车,后因曾某1为刑拘在逃人员,被告人曾少鸣在广东省深圳火车北站被广东省深圳铁路公安处刑警支队抓获。

  晋江市人民检察院提交了书证、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供述与辩解、鉴定意见、辨认笔录等证据材料,并认为被告人曾少鸣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百八十条第三款,应以诈骗罪、伪造身份证件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曾少鸣在判决宣告前犯数罪,依法应当数罪并罚。

  被告人曾少鸣辩称:其向吴某1、陈某1等人借款属民间借贷,并没有诈骗钱款;其没有伪造身份证件的故意。

  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1.被告人曾少鸣没有非法占有的故意,也没有使用欺骗方式骗取借款,其行为不构成诈骗罪,被告人曾少鸣是通过借款的形式合法占有他人财物,借款时具有偿还能力,借款的实际用途是用于投资酒店,本案属民间借贷纠纷,不能因为被告人曾少鸣在借款后无法偿还而认定之前的借款存在诈骗;2.被告人曾少鸣因诈骗罪被抓获后主动供述伪造身份证件罪行,是自首,系初、偶犯,仅用其弟弟的身份证购买车票,社会危害较小,建议对被告人曾少鸣免予刑事处罚。

  经审理查明:

  1.2013年10月14日,被告人曾少鸣以财富酒店需要资金周转为由并以月利率3%的高额利息为诱惑向被害人吴某1借款400万元(借款期限至2013年12月10日,后因被告人曾少鸣未能还款,又续延三个月)。2013年11月,被告人曾少鸣在向被害人吴某1另外借款500万元被拒绝的情况下,又虚构其要投资南京市政府驻厦门办事处楼房拍卖项目的事实,同时诱骗吴某3、吴某4、王某2作为担保人,于2013年11月25日、29日向被害人吴某1借款300万元(借款期限至2014年2月24日)、200万元(借款期限至2014年2月28日)。期间,被告人曾少鸣共支付给被害人吴某1利息56万元。

  2.2013年10月,被告人曾少鸣以财富酒店需要资金周转为由并以月利率5%的高额利息为诱惑向被害人陈某1借款,被害人陈某1遂与宋某1约定,由宋某1出面并以其名义将被害人陈某1的资金借给被告人曾少鸣。2013年10月21日,被告人曾少鸣向宋某1借款500万元(实际出借人为被害人陈某1,借款期限2014年1月21日),以被害人陈某1作为担保人,并出具一张财富酒店的500万元支票作为担保,后因被告人曾少鸣未能还款,续延至2014年2月21日。2014年2月21日,被告人曾少鸣又重新出具借条,约定2014年3月21日还款,同时以支票过期为由拿回上述支票。期间,被告人曾少鸣共支付给被害人陈某1利息100万元。

  2013年10月23日,被告人曾少鸣冒充其弟弟曾某1的身份向公安机关补办一张身份证。2014年3月10日,被告人曾少鸣将其所持有的财富酒店股权全部转让给刘某1,并于3月19日逃匿。2015年10月9日,被告人曾少鸣冒用曾某1的身份搭乘火车,后因曾某1为刑拘在逃人员,被告人曾少鸣在广东省深圳火车北站被广东省深圳铁路公安处民警抓获。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害人吴某1的陈述,证明2013年10月,曾少鸣说酒店经营有点困难,资金不够,想向其借400万元过渡一下,其一开始跟曾少鸣说要看下其自己的资金流动情况,曾少鸣后来又找了其几次,其就同意了;2013年10月14日,其通过网上银行转了391万元给曾少鸣,另拿了9万元给他,双方约定月利率3%,两个月内还款,其当时就跟曾少鸣说利息比较高,借钱去经营不划算,让他尽快还,曾少鸣跟其说两个月后就会有一笔资金进来,到时肯定能还;2013年11月初,曾少鸣又要向其借500万元,说是要投资一个项目,其就跟曾少鸣说你已经欠了400万元没还,利息也是拖时间才还,其就拒绝了,后来同是在上海经商的老乡吴某3、吴某4来跟其说,曾少鸣这次借500万元是要投资厦门一个项目,那个项目是南京市政府要拍卖在厦门的一幢房产,曾少鸣准备拿这笔钱去拍这个项目,如果拍到的话,能赚不少钱,到时其借给他的钱不会少,利息也照算,并且他们几个可以做担保人,他们还说曾少鸣有带王某2去看过那幢房子,王某2也可以做担保人,由于都是老乡,又有吴某3、吴某4、王某2担保,其就相信曾少鸣要投资的事情了,其就同意借钱给他,于是,2013年11月25日,曾少鸣就签了借据,上面写曾少鸣向其借款300万元用于合法生意经营发展所用,期限三个月,月利率3%,其还让吴某3、吴某4、王某2签了担保人,曾少鸣说这300万元是定金,进入拍卖程序后还要200万元,签完借据后,其当天就通过网上银行汇了300万元给曾少鸣,11月29日,曾少鸣又来找其,说进入拍卖程序了,其就又再汇了200万元给他,也是签了借据,并以吴某3、吴某4、王某2三人作为担保人;曾少鸣向其借两次钱后仍是有和其继续接触,2013年12月13日,其借给曾少鸣的400万元还款日期到了,其就让他还款,曾少鸣说钱还要三个月才能到位,让其再缓三个月,其答应了,于是其就让曾少鸣再在原来的借据上签字缓三个月,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其和曾少鸣还是有接触,其偶尔会在电话里催他赶紧还款,曾少鸣也说会尽快,但是从2014年2月22日左右,曾少鸣就失联了;曾少鸣向其借的400万元有付过四次利息共是56万元,第一次是付现金12万元,其余的都是转账,另外一笔500万元的利息从来没有付过。

  2.被害人陈某1的陈述,证明2013年6、7月,曾少鸣在和其聊天的过程说到酒店的资金周转不灵,想借钱,月利率5%,其看曾少鸣当时在经营财富酒店,酒店看起来不错,而且曾少鸣又肯以支票作抵押,其就想着借钱给他,赚点利息钱,由于其和曾少鸣比较熟,其不好意思说直接借给他,其就叫宋某1过来帮忙,表面上让曾少鸣找宋某1借钱,其当担保人,实际上是其借钱给曾少鸣,利息也是其在赚;2013年10月21日,其带宋某1到晋江市池店御辇村曾少鸣家找他,曾少鸣就带其二人到他家旁边的一个茶店喝茶,谈借钱的事情,曾少鸣让宋某1借500万元给他,约定月利率5%,三个月后还清,谈好后,其就用其妻子傅暑明的银行账户转给曾少鸣500万元,分两次转账,转完后,曾少鸣就写了一张欠条给宋某1,借款期限自2013年10月21日至2014年1月21日,并以财富酒店的支票担保,其也有签了担保人,几天后,其和宋某1到财富酒店找到曾少鸣,让他开了一张2014年1月21日到期的支票给宋某1,曾少鸣还保证在2014年1月21日那天,支票肯定会有钱的;2014年1月21日还款日期到了后,其与宋某1去找曾少鸣,他说要再缓一个月,就把之前的支票收回,又开了一张2014年2月21日到期的支票;2014年2月21日,其和宋某1又去找曾少鸣,他就又要求再缓一个月,又重新写了一张借条,并把第一张借条收回撕掉,同时把支票也收回去,并说要再开一张支票给其,但这次支票本没有了,他就说等有支票本再开给其,之后其与宋某1又多次去找曾少鸣要求开支票,但他都是以各种理由推托,2014年3月,曾少鸣就失联了;因为借条上体现的是宋某1借钱给曾少鸣,所以其一开始报案时就跟民警说是宋某1借钱给曾少鸣,实际上是其借钱给曾少鸣的;曾少鸣分别于2013年10月至2014年1月共支付100万元利息给其,都是用转账的方式转至宋某1的银行卡,宋某1再转账给其。

  3.证人宋某1的证言,证明2013年10月,陈某1的朋友曾少鸣说他在上海那边拥有财富酒店的经营权,刚好酒店资金周转有点困难,要向陈某1借钱,给的利息比较高,但陈某1说他和曾少鸣比较熟,不好意思直接借给他,陈某1就让其帮忙一下,当作是其借钱给曾少鸣,然后陈某1当担保人,其看在朋友的面子上就答应了,后其和陈某1到晋江市池店镇御辇村曾少鸣家附近的一个茶馆找曾少鸣谈借钱的事情;2013年10月21日,陈某1将500万元转到曾少鸣指定的账户,约定2014年1月21日还款,曾少鸣写了一张500万元的欠条给其,当时他还有给其一张数额500万元的财富酒店支票作为担保,期限到2014年1月21日,同时还有陈某1作为担保;2014年1月21日,曾少鸣没有按照约定还款,其与陈某1一起去找曾少鸣,曾少鸣说因为公司资金困难,让其再缓一个月,其就同意曾少鸣在2014年2月21日还款,然后其就把原先的那张支票给他,曾少鸣就又换了一张500万元的支票给其,期限到2014年2月21日;2014年2月21日,曾少鸣还是没有还款,其与陈某1又去找曾少鸣,曾少鸣要求再缓一个月,并说之前开的支票过期了,让其把支票还给他,并说要重新开一张支票,但是当时曾少鸣说刚好公司没有支票本了,需要等公司去购买支票本才有办法把支票开给其,其有点担心,就让曾少鸣重新写一张欠条给其,曾少鸣答应2014年3月21日一定还款;2014年3月19日,其再跟曾少鸣联系的时候,发现曾少鸣的手机已经联系不上,其就到财富酒店查询了下,发现曾少鸣已经将他的酒店经营权转让了,同时,财富酒店的财务人员跟其说2013年10月的时候,酒店根本就没有500万元的流动资金,也无法开出500万元的支票,后其又通过私人关系查询了解到曾少鸣在厦门的多处房产也同时在2014年3月转让了。

  4.证人沈某的证言,证明2012年5月,其与曾少鸣一起向原来的股东刘星、林某买下财富酒店、上海宇田公司,当时每人出资1500万元,由于曾少鸣是召集人,股份就算曾少鸣拥有60%,其拥有40%,这两家公司法定代表人也都登记曾少鸣,转让后,其就让曾少鸣着手开始装修酒店,升级酒店的硬件等各方面的设施,财富酒店一直到2013年5月才算开始全面营业,从那之后,就基本不需要大笔金额的投资了,有也只是小修小补之类的;2012年8月,曾少鸣又跟其说他在海南省三亚市经营金永利酒店,现在酒店要装修,让其投资600万元,然后他转让40%的经营权给其,算是其也有承包酒店,期限十年,其当时就同意了,双方签订了承包经营协议书,2013年10月,曾少鸣按协议的内容付给其100万元,但后来就没有付钱给其了;2014年2月,其岳父顾某1说曾少鸣要把财富酒店及宇田公司的股份转让给刘某1等人,让其回来办手续,其就从国外回来,了解情况后,其才知道原来是曾少鸣欠刘某1、曹某、张某等人的钱,要把他拥有的财富酒店及宇田公司的60%的股份转让给刘某1等人,2014年2月底的一天,其就和曾少鸣、刘某1等人到上海市工商局杨浦分局办理了转让手续,办理完后,财富酒店和宇田公司就算是其和刘某1的了,与曾少鸣没有任何关系;这件事后,其发现曾少鸣的资金不对劲,其就要求他跟其谈三亚市金永利酒店的事情,其要求将金永利酒店的股权转成债权,其二人就签订了终止协议书及还款协议书,并商量到三亚市工商局去办理股份转让协议,但曾少鸣在2014年3月14日就失联了;2014年7月,刘某2起诉财富酒店,说曾少鸣以酒店的名义向他借款1000万元,刘某1她们当时就想把这两家公司的60%的股权转让给别人,其岳父顾某1一方面考虑到其还有40%的股权,一方面考虑到刘某1她们三人被曾少鸣骗得这么惨,就同意出面调解,由顾某1出资2000万元,其中1000万元给刘某2,另1000万元给刘某1,刘某1把她所拥有的财富酒店和宇田公司的60%的股权转给顾某1;财富酒店和宇田公司在工商部门是注册的两家公司,但实际上是一体的,曾少鸣转让股权也是同时将其所拥有的两家公司的股份一起转让。

  5.证人顾某1的证言,证明的内容与证人沈某的证言基本一致,并证明曾少鸣还向其及其老婆刘某3分别借款1000万元、400万元,后仅归还其500万元。

  6.证人王某1的证言,证明其自2012年7月开始到财富酒店任总经理,酒店股东分别是曾少鸣和沈某,曾少鸣主要负责酒店方面的业务,沈某主要负责租赁方面的业务,酒店于2013年5月重新装修完毕并全面营业,酒店的运转都很正常,基本上都有盈利,没有出现过经营困难的情况,也没有需要投入大笔资金的情况,酒店账户资金都是酒店经营的正常收入,没有以曾少鸣名义的资金进入酒店账户,酒店账户的流动资金基本上都是100万元左右,无法兑现500万元的支票;2014年3月初,曾少鸣突然跟其说财富酒店的法人代表准备变更给刘某1,原因是他在新西兰那边的投资情况出现问题了,资金有点运转不过来,他怕会影响到这边的资产,他才想暂时把法人代表转给刘某1,曾少鸣从2014年3月18日开始就失联了,所有人都找不到他,他也从来没有跟谁联系过;过后,其就开始跟刘某1接触,其才从刘某1那里了解到另外一些情况,刘某1跟其说,曾少鸣从开始酒店开始筹备的时候,就有陆陆续续向她借钱,到后面曾少鸣总共欠了刘某12000多万元,曾少鸣没办法还钱,就把酒店的股权全部转给她当作还债;2014年4月,陈某1和宋某1拿了一张酒店的支票复印件及一张曾少鸣的借条,说曾少鸣以酒店的支票作抵押向宋某1借了500万元,陈某1是担保人,其让陈某1他们通过法律途径去处理;2014年7月,刘某2直接将酒店告到法院,说曾少鸣总共欠了他1000万元,而且是以酒店的名义借的,刘某2出示了一张借条和一张投资合同,借条和投资合同上有盖酒店的公章,刘某4军起诉酒店后,导致酒店的账户被法院冻结,没办法正常经营,顾某2出面先和刘某2调解,支付1000万元给刘某2,而刘某1就把酒店的股权以2000万元的价格转给顾某2。

  7.证人王某2的证言,证明2013年11月,曾少鸣告诉其,南京市政府驻厦门办事处有一幢楼房要拍卖,他已经把南京市政府那里的关系以及拍卖行的关系理顺,只要投钱进去就能办成,一旦做成这笔投资,能赚到五六千万元,但他目前没钱,前期的保证金就要500万元,看其能不能借钱给他,其说其手头上暂时没有这么多钱,曾少鸣说他准备找吴某1借,但要其帮忙担保,后曾少鸣带其到厦门看那个项目,那幢楼房是在厦门市湖滨路上,门口确实有挂着南京市政府驻厦门办事处的牌子,有两幢楼房,600多平方的沿街店面,确实是不错,曾少鸣有跟其介绍过那两幢楼房的情况,其看了之后确实是这样,其就叫了一个中介朋友去那里评估一下这两幢楼房的价值,那个中介朋友看完后也认可楼房的价值,曾少鸣跟其说南京市政府是因为要把这个办事处撤掉,才会把房子拍卖掉,他说先借的500万元只是拍卖的定金,等拍下来后还要再投入2000多万元的资金进去,其就相信他了,其回上海后就跟吴某3说了这件事,其感觉这件事情应该是真的,吴某3听完其介绍后,也同意做担保人,其认为担保人两个有点少,其就再叫了吴某4过来一起担保,而吴某1因为其三人的担保,就借了500万元给曾少鸣;曾少鸣与其三人达成共识,如果拍卖成功,其三人就和他一起合作做生意,他借的这500万元算是他前期投资进去的股份,后面要再投资进去的钱就是其三人投进去的股份,如果没有拍下来,500万元就要还给吴某1,之后,其经常问曾少鸣那个项目拍下来了没有,曾少鸣就以各种理由推脱,其当时没有考虑到曾少鸣会骗其,所以其也只是一直催他赶快把事情办好,但曾少鸣从2014年2月底开始就失联了。

  8.证人吴某3、吴某4的证言,证明的内容与证人王某2的证言基本一致。

  9.证人刘某1的证言,证明曾少鸣于2012年向其租赁位于三亚的一处房产经营酒店,该酒店开业后,曾少鸣支付了三个季度的租金,就再也没有支付租金,后来该酒店由曾少鸣的女儿经营,至2014年5、6月,曾少鸣的女儿说酒店无法再继续经营,就撤离了,其通过法律程序解除其与曾少鸣的合同,并于2014年底将酒店租给其他人;曾少鸣自2012年2月至2013年5月向其和曹某、张某借款750万元,偿还了80万元本金,尚欠670万元;2013年5月至7月,曾少鸣还以购买财富酒店股权为由向其和曹某、张某借款1700万元,合作投资财富酒店;2014年2月,曾少鸣称生意出问题,账户被封,无法还钱,于2014年3月将财富酒店股权转让给其和曹某、张某,同时,其三人还要承担曾少鸣欠顾某2的960万元债务并帮曾少鸣偿还上海空军房管处的房租175万元,故曾少鸣还欠其三人845万元(曾少鸣之前拖欠的670万元加上房租175万元),双方重新写了欠条及协议,转让后,曾少鸣就和财富酒店没有任何关系了,2014年3月19日,曾少鸣就失联了;后来,因曾少鸣欠刘某2的钱,刘某2将财富酒店起诉至法院,法院冻结财富酒店的账户,顾某2出面解决,由顾某2偿还刘某21000万元,另支付给其和曹某、张某1000万元,其就将股权转让给了顾某2,相当于其三人替曾少鸣偿还给刘某21000万元,故曾少鸣共拖欠其三人1845万元。

  10.证人曹某的证言,证明的内容与证人刘某1的证言基本一致。

  11.证人刘某2的证言,证明曾少鸣自开始接手财富酒店就以财富酒店的名义、以酒店经营需要资金为由陆陆续续向其借款,2013年8月开始,曾少鸣就没有按时还款,并提出要将酒店股权转给其,但其都拒绝了,至2014年3月,曾少鸣还欠其1000多万元,2014年3月之后曾少鸣便失联,其将财富酒店起诉至法院,后来由顾某2偿还其1000万元。

  12.证人杨某的证言,证明金永利酒店是曾少鸣向刘某1租赁使用,酒店于2013年初装修完后,就没有再投资什么大的项目,当时曾少鸣欠了刘某1等人很多钱,曾少鸣在2014年3月失联后,酒店也经营不下去,就被刘某1收回去了。

  13.证人曾某2的证言,证明2012年10月,其和其丈夫陈某2、其妹妹曾某3到海南经营金永利酒店,后其三人陆续回来晋江,2014年3月,刘某1等人打电话给其说找不到其父亲曾少鸣,看其能不能联系上他,但其也联系不上,后来,其就听说金永利酒店已经卖掉了,曾少鸣基本上没有和家人联系;在其经营期间,金永利酒店没有再投资大项目,曾少鸣在湖南长沙原本是有两间酒店,但去上海经营财富酒店之前就已经转让了,南京那里应该也没有财产了。

  14.证人曾某3的证言,证明的内容与证人曾某2的证言基本一致。

  15.证人曾某4的证言,证明曾少鸣名下的房产都在他失联之前就出售了,曾少鸣失联后基本上都没有和其联系过。

  16.证人夏某的证言,证明2014年2月,刘某1、曹某、张某同曾少鸣及另外一男子找他咨询问题,其当场问曾少鸣是否有以酒店做担保向别人借款或者以酒店的股份为抵押向他人借款,曾少鸣都说没有,其又问酒店有无对外债务,曾少鸣说其只欠顾某2960万元,其他没有了。

  17.证人陈某2的证言,证明曾少鸣逃匿情况。

  18.证人曾某1的证言,证明其未向公安机关补办身份证。

  19.辨认笔录及照片,证明被害人吴某2及相关证人指认被告人曾少鸣。

  20.泉州市人民检察院鉴定书,证明居民身份证申领登记表上的"曾某1"的署名笔迹和曾少鸣所写的"曾某1"笔迹源自同一人笔迹。

  21.营业执照、档案机读材料、公司变更登记申请书、准予变更(备案)登记通知书、内资公司备案通知书、股权转让协议、股东会决议、公司章程、承诺书、指定代表或共同委托代理人的证明、法定代表人信息、股东出资信息,证明财富酒店的基本情况,2014年2月20日,曾少鸣转让股权给刘某1并向工商部门申请登记,2014年3月10日,工商部门准许法定代表人及股权变更登记,2014年3月11日,财富酒店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刘某1;2014年7月28日,刘某1转让股权给顾某1并向工商部门申请登记,2014年8月1日,财富酒店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变更为顾某1。

  22.财富酒店及宇田公司收支汇总表及明细,证明财富酒店及宇田公司涉案期间的收支项目及金额。

  23.银行账户交易明细清单,证明涉案期间财富酒店、被告人曾少鸣及曾某4等人银行账户资金情况。

  24.借据、网银转账凭证,证明被告人曾少鸣向被害人吴某1借款情况。

  25.借条、支票、银行账户转账明细,证明被告人曾少鸣向被害人陈某1借款情况。

  26.债务清偿协议,证明被告人曾少鸣向顾某1等人借款情况。

  27.借条、合作经营协议书、股权转让补充协议,证明被告人曾少鸣向刘某1、曹某等人借款情况,其中2014年3月9日签订的补充协议载明,被告人曾少鸣于2013年5月29日至2013年7月2日向刘某1、张某、曹某借款1700万元,于2012年2月至2013年5月向刘某1等人借款670万元,因无力偿还上述债务,曾少鸣将在上海宇田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上海财富大酒店有限公司拥有的60%股权转让给刘某1、张某、曹某,转让金1700万元,甲方的债权转为股权,刘某1、张某、曹某对于借款670万元继续拥有债权人权利。

  28.民事判决书、终止协议书、还款协议书、金永利酒店承包经营协议书,证明被告人曾少鸣向沈某借款情况。

  29.存量房买卖合同,证明被告人曾少鸣及其妻子曾某4房产出售情况。

  30.姓名为"曾某1"的居民身份证、晋江市池店镇御辇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居民身份证申领登记表、福建省政府非税收入票据、车票,证明被告人曾少鸣以其弟弟曾某1的身份向公安机关申领身份证并使用。

  31.户籍证明材料,证明被告人曾少鸣的身份情况。

  32.归案情况说明、临时寄押证明书、破案经过,证明被告人曾少鸣的归案经过及本案的侦破情况。

  33.工作说明,证明公安机关侦查工作的相关情况。

  34.被告人曾少鸣的供述,其在侦查阶段供认,2013年10月、11月,其向吴某1所在公司借了900万元,先是借400万元,后来其又再借了500万元;2013年10月,其向陈某1的朋友一姓宋的男子借500万元,月利率5%,商量好三个月后还款,陈某1作为担保人,其写了一张借条给姓宋的男子,当时他们还要求其开一张财富酒店的支票给他们,其就开给他们了,上面写的开票日期是2014年1月21日即约定好的还款日期,后姓宋的男子就汇了500万元给其;2014年1月21日,陈某1和姓宋的男子到财富酒店让其还钱,其就跟他们商量继续再借给其两个月,缓到2014年3月21日再还钱,他们都同意了,其又重新写了一张欠条给他,这次没有写支票;2010年、2011年这两年其到澳门赌博输了很多钱,当时其就变卖了很多资产,基本上没有钱了,后来其就向别人借了很多钱某投资酒店,从那时起,其就欠了别人很多钱,其只能向吴某1等人借钱某还给别人,其当时向吴某1等人借钱时,还有欠顾某2、刘某1、刘某4军等人两三千万元,其当时也没有钱还,其跑路后,没有再和陈某1等人联系。

  关于被告人曾少鸣所提其没有诈骗钱款,其向吴某1、陈某1等人借款属民间借贷的辩解及辩护人所提被告人曾少鸣没有非法占有的故意,也没有使用欺骗方式骗取借款,本案属民间借贷纠纷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害人吴某1陈述,被告人曾少鸣于2013年10月至11月间以财富酒店需要资金周转、投资楼房拍卖项目为由共向其借款900万元,未能按时还款,且得到证人吴某3、吴某4、王某2证言及转账凭证、借据等书证印证;被害人陈某1陈述,被告人曾少鸣于2013年10月以财富酒店需要资金周转为由借款,其以宋某1的名义出借500万元给被告人曾少鸣,但被告人曾少鸣未能按时还款,且得到证人宋某1证言及借条、银行账户转账明细等书证印证;证人顾某1、沈某、王某1陈述,被告人曾少鸣与沈某于2012年5月共同投资财富酒店,酒店于2013年5月全面营业后,运营正常,没有出现需要投入大笔资金的情况,能与酒店银行账户资金情况、酒店收支汇总表相吻合;证人顾某1、沈某、刘某1、曹某、刘某2等人还陈述,被告人曾少鸣于2012年至2013年间向其几人大量借款未能归还,并有相关债权凭证、民事判决书为据,同时,上述证人证言还体现被告人曾少鸣于2014年3月即失联;被告人曾少鸣对其向吴某1、陈某1借款时已无力偿还负债亦供述在案,以上证据足以证实被告人曾少鸣在没有还款能力的情况下,虚构财富酒店需要资金周转、投资楼房拍卖项目等事由,以借为名获取被害人吴某1、陈某1资金900万元、500万元,之后逃匿,直至案发时仅归还部分利息,综观被告人曾少鸣的行为,其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所借款项的目的,客观上也实施了虚构事实骗取钱款的行为,因此,被告人曾少鸣及其辩护人的上述意见,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曾少鸣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的手段,骗取他人1244万元,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且属数额特别巨大。公诉机关指控的诈骗罪名成立,但伪造身份证件罪,是指无身份证件制作权的人非法制作虚假的身份证件,被告人曾少鸣冒充其弟弟曾某1的身份向具有居民身份证制作权的公安机关骗领居民身份证,不宜以伪造身份证件罪追究刑责,可另行进行行政处罚。辩护人所提被告人曾少鸣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罪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曾少鸣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0月9日起至2028年10月8日止。罚金应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二、责令被告人曾少鸣退赔被害人吴跃辉的经济损失人民币844万元,退赔被害人陈文东的经济损失人民币400万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吴晓燕

  代理审判员  陈晓颖

  人民陪审员  王施源

  二〇一七年二月九日

  书 记 员  苏雄彪

  速 录 员  丁鸿鑫

  速 录 员  张建荣

  附件:本案所适用法律法规、司法解释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六十六条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相关链接:

居民身份证号码的含义

再谈身份证挂失

当“法律”遇上了“规定”

山东青州谭坊派出所:利用彩信互联网办理二代身份证

第一代居民身份证拟于2013年起停止使用

我国拟在居民身份证中登记指纹信息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