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原汕头海关副关长兼调查局局长郑某某滥用职权获刑 (2012)穗中法刑二初字第146号刑事判决书

2017年08月20日11:26 东方法眼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2)穗中法刑二初字第146号 公诉机关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郑祖文,男,1943年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2)穗中法刑二初字第146号


  公诉机关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郑祖文,男,1943年8月14日出生,汉族,出生地广东省潮阳县,文化程度大学专科。

  因本案于2011年8月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18日经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被逮捕。

  现羁押于广东省看守所。

  辩护人林清城,广东粤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朱光辉,广东伯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以穗检公二诉(2012)5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郑祖文犯贪污罪、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于2012年6月1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

  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7月2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李晓琤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郑祖文及其辩护人林清城、朱光辉到庭参加诉讼。

  现已审理终结。

  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1998年8月,被告人郑祖文在任汕头海关副关长兼调查局局长期间,接到下属汕头海关调查局综合处处长李某乙(另案处理)的报告,称汕头海关在处理“青油8”走私棕榈油、大豆油一案过程中,发现涉案被查获并封存于汕头市汕建国际油脂厂的2999.888吨油料被盗。

  郑祖文为掩盖监管失职的事实,决定依照原定的程序继续进行公开拍卖,并指示汕头经济特区拍卖行(以下简称汕特拍卖行)总经理翁某(另案处理)配合进行空拍,并确保该批货物的原货主汕头保税区伟建贸易公司(以下简称伟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某甲(另案处理)能够成功竞买。

  1998年9月5日,该批油料在汕特拍卖行进行公开拍卖,李某甲以汕头经济特区鸿成发展公司(以下简称鸿成公司)名义成功竞得,成交价为每吨8060元人民币,合计24106557.28元人民币。

  拍卖成交后,李某甲找到郑祖文,要求以该批食用油存在质量问题为由调低成交价。

  郑祖文同意并交代李某乙和翁某具体落实。

  1998年9月25日,汕特拍卖行向汕头海关调查局提出书面申请,建议调低每吨价格至5650元人民币,郑祖文在申请报告上签署同意。

  最后该批货物总价下降到16949367.2元人民币,使李某甲少支付拍卖款7157190.08元人民币。

  1999年12月,由于李某甲仍未归还剩余拍卖款,汕特拍卖行无力帮助垫付。

  在李某甲提议下,郑祖文与李某乙等人商量,决定以虚列寄仓费用的方式帮助李某甲抵除拍卖款。

  1999年12月15日,郑祖文在报告上签署同意,由汕头海关调查局以付还汕头市汕建国际油脂厂寄仓费的名义,将3240000元人民币划付到汕头经济特区拍卖行账户,该行再以支付涉案拍卖款的名义转付到汕头海关调查局账户。

  1999年9月5日拍卖成交当晚,李某甲约郑祖文在衡山路旁的绿化带见面,向其贿送人民币400000元,对郑祖文在处理该批食用油过程中提供的帮助表示感谢,并请求降低拍卖成交价。

  郑祖文收受该款后,用于个人支配使用。

  就上述指控事实,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提供了相关书证、证人证言及被告人供述等证据,据此认为,被告人郑祖文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虚列开支非法占有公共财物,并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

  同时,郑祖文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徇私舞弊滥用职权,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应当分别以贪污罪、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郑祖文一人犯数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应当数罪并罚。

  综上所述,依法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郑祖文否认公诉机关对其贪污、受贿犯罪的指控,且辩称其一直是根据拍卖价格不能低于市场价格70%的规定执行涉案物的拍卖事宜,从无交代过翁某、李某乙要降低成交价,也没有答应过李某甲的降价要求。

  请求法院依法判决。

  其辩护人提出:1、本案中存在仓储的事实,支付324万元仓储费合理,且郑祖文等人并无占有该笔仓储费,故郑祖文的行为不构成贪污罪,此属于滥用职权系列行为中的一部分,但已过追诉时效。

  2、李某甲的证人证言与郑祖文的供述均存在不合理、不一致的地方,且郑祖文是在侦查机关“疲劳审讯”等巨大压力之下才承认受贿,相应供述属非法证据,应予排除,故公诉机关指控郑祖文构成受贿罪的证据不足,郑祖文亦不构成受贿罪。

  经审理查明:1998年8月,被告人郑祖文(时任汕头海关副关长兼调查局局长)接到李某乙(时任该汕头海关调查局综合处处长)的报告称,汕头海关在处理“青油8”走私棕榈油、大豆油一案过程中,发现涉案被查获并封存于汕头市汕建国际油脂厂的2999.888吨油料被盗。

  郑祖文指示李某乙调查后发现涉案走私油系被原货主李某甲(伟建公司法定代表人)盗走,郑祖文随即指示李某乙安排李某甲参加原定涉案走私油的公开拍卖及确保他竞投成功后缴款,并指使翁某(时任汕特拍卖行总经理)配合空拍,企图以此掩盖其海关相关人员监管涉案走私油失职等。

  1998年9月5日,汕特拍卖行对涉案走私油依原定程序公开拍卖,李某甲以汕头经济特区鸿成发展公司的名义竞投成功,成交价24106557.28元(每吨8060元)人民币。

  李某甲在竞拍成功后即向汕特拍卖行提出成交价过份高于市场价,要求减价。

  郑祖文知悉后指示李某乙、翁某研究具体减价方案,确保下调价格不低于拍卖成交价的七成。

  之后,由汕特拍卖行于1998年9月25日以涉案油料存在质量问题向汕头海关调查局书面申请调低成交价,建议每吨价格调至5650元人民币,郑祖文在该申请报告上署名同意。

  后该批走私油总价下调至16949367.2元人民币,也即李某甲可据此少支付拍卖款7157190.08元人民币。

  1999年12月初,李某甲因无力付清剩余拍卖款,再次向汕特拍卖行提出减价要求。

  翁某告知郑祖文拍卖行无力垫付拍卖款,郑祖文即指示李某乙、许某等人研究后决定由汕头海关以付还汕头市汕建国际油脂厂寄仓费的名义先将3240000元人民币划付到汕特拍卖行账户,再作为拍卖款收回海关账户,郑祖文遂于1999年12月15日在汕头海关调查局综合处呈关领导、关财务处请款支付寄仓费用报告上署名同意。

  1999年12月16日,汕特拍卖行在收到汕头海关支付的上述3240000元人民币后即将款项划回至调查局账户。

  上述事实,由下列公诉机关提供并经法庭质证后确认其收集程序合法、内容真实、与本案存在关联的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一)书证

  1、常住人口基本信息、户籍证明、汕头海关人事处出具的被告人郑祖文工作简历、干部任免审批表等,证实:郑祖文的工作经历,其从1986年4月在汕头海关调查处任副科长,后升任副处长、处长,1995年9月任汕头海关党组成员、纪检组组长兼调查处处长(副厅),1996年8月任汕头海关副关长、党组成员兼调查局局长(副厅),2000年1月任汕头海关助理巡视员,2003年8月退休。

  2、汕头海关人事处提供的汕头海关文件《关于印发调查局等新设机构基本职责的通知》,证实:汕头海关于1996年成立调查局,并发布了该局基本职责的通知。

  其基本职责包括组织、管理全关调查工作;依照规定审理、处理自办和其他处(关)移交的走私、违规案件,指导各处(关)开展调查工作;组织指挥全关缉私联合行动和专项斗争,配合地方政府开展反走私综合治理工作;承办领导交办的有关事项。

  3、汕头海关提供的有关“青油8号”案件的处理材料,包括:

  (1)广澳海关查获走私、违规案件移交表,记载广澳海关于1998年1月4日将“青油8号”走私油料2999.888吨一案移交汕头海关调查处办理。

  郑祖文于2011年9月20日签认上述移交表由其审批。

  (2)汕头海关调查处出具的《关于汕头保税区伟建贸易公司、“青油8”油轮于亚平等20名船员走私棕榈油、大豆油一案的处理意见》证实:该意见由调查处调查科郑展源草拟,张章批示拟同意呈处领导审批,陈平批示送审理。

  意见载明该案于1998年1月8日由广澳海关查获,当月15日移送汕头海关调查局立案调查。

  经查,汕头保税区伟建贸易公司李某甲等人指示“青油8”油轮于亚军等船员伪报品名、数量走私进口油料约3000吨,偷逃税额1930.4997万元。

  汕头海关曾将该案移送汕头市公安局侦办,后被退回。

  经集体研究,决定做出行政处罚,没收走私进口的棕榈油719.691吨、大豆油2280.197吨,没收船员非法所得并处以相应的罚款。

  (3)“青油8”走私案的程序移送材料,包括《关于汕头保税区伟建贸易公司“青油8”号轮走私一案的复函》、《汕头海关走私罪嫌疑人移送书》、《移送走私罪嫌疑人审理报告》、《关于汕头保税区伟建贸易公司“青油8”油轮于亚军等20名船员走私棕榈油、大豆油案的调查报告》等,证实:汕头海关就“青油8”油轮走私案进行了调查审理,查实,伟建公司与汕建国际实业公司是两块招牌一套人马,公司总经理李某甲在逃,副总经理郑伟国于1998年1月18日被汕头市公安局监视居住。

  1998年1月5日下午,李某甲、郑伟国与“信广”公司的洪文凯商谈由其代理进口,将1000吨棕榈油和2000吨大豆油伪报成“蜡油”2000吨。

  同年1月8日,“青油8”以伟建公司名义从马来西亚装载2999.888吨棕榈油、大豆油入境,被查获。

  经海关私货管理部门和关税部门估算,货值约人民币2000万元,偷逃应缴税款人民币1930.4997万元。

  1998年3月29日,汕头海关调查处一科杨建霖、郑展源拟稿决定将该案移送公安,陈平批阅,陈伟东批准。

  汕头市公安局于2000年7月25日复函,未能抓获李某甲、洪文凯,案件无法理结,鉴于反走私职能已划归海关,所以将案件退回汕头海关调查局处理。

  郑祖文于2011年9月20日签认(98)汕关移字第21号《移送走私罪嫌疑人审理报告》共二页、(98)汕关移字3号《移送走私罪嫌疑人审理报告》共八页,均由其签批同意。

  (4)郑祖文签认的涉案人员处理文书,包括呈请监视居住报告书、呈请取保候审报告书、扣留走私犯罪嫌疑人审批表,证实:汕头海关于1998年1月16日经郑祖文批准,扣留涉案人员郑伟国、于亚平、矫健;于1998年1月18日呈请并获批对郑伟国采取监视居住,当时郑祖文批示送汕头市公安局审批;1998年9月17日,呈请获批对郑伟国实施取保候审。

  (5)郑祖文签认的《关于对“青油8号”油轮收取保证金先予放行的请示》,证实:1998年3月16日,汕头海关调查处内部报告请示对“青油8号”油轮收取保证金人民币50万元后先予放行,郑祖文批示同意。

  4、关于涉案油料先行变卖的材料,包括:

  (1)郑祖文签认的内部行文审批表,证实:调查局审理处陈锡川拟稿发出先行变卖汕头伟建公司涉嫌走私的棕榈油、大豆油,由郑祖文签发。

  (2)汕头海关《关于要求提前变卖在扣走私棕榈油、大豆油的请示》以及海关总署的批复,证实:1998年4月13日,汕头海关请示,因天气潮湿变暖,为免变质,要求对封存于汕头市汕建国际油脂厂的“青油8”走私棕榈油719.691吨、大豆油2280.197吨提前变卖,签发人:郑祖文。

  5月15日海关总署批复同意。

  上述请示及批复均经李某乙按捺、签名确认。

  (3)郑祖文签认的《《关于先行变卖在扣棕榈油、大豆油的通知》公告送达的请示》,证实:审理处通知送达伟建公司无人联系,请示公告送达。

  郑祖文签发。

  5、汕头海关委托汕特拍卖行拍卖的材料,包括:

  (1)《汕头经济特区拍卖行委托拍卖合同书》,证实:汕头海关委托汕特拍卖行拍卖进口散装棕榈油700吨(5600元/吨,392万元),进口散装大豆油2280吨(5750元/吨,1311万元),总价1703万元。

  (2)郑祖文签认其审批的汕特拍卖行出具给汕头海关调查局的报告,证实:该行受托于98年9月5日拍卖行公开拍卖的有关油料,当时由鸿成公司竞得该批货物,每吨成交价8060。

  该公司在缴纳定金后前往现场抽货取样时发现该批油品存在明显质量问题,发现指标超过国家规定标准,伴有明显酸臭味。

  建议将原成家价调低为每吨5650吨。

  许某签署:以上情况经核对基本属实,请领导核准;李某乙签署:鉴于主管人员调查意见和有关质检部门出具证明,拟同意拍卖行报告所拟,请领导审定;郑祖文9月28日签署同意。

  李某乙于2011年8月5日签认其在该报告上也签署了意见。

  许某于2011年9月16日签认,该报告是由汕特拍卖行提交汕头海关调查局要求调低成交价格,其也签署了意见。

  翁某于2011年10月16日签认,该报告由汕特拍卖行拟稿。

  6、关于海关支付寄仓费的材料,包括:

  (1)1999年12月14日,调查局综合处呈关领导、关财务处的报告,内载明于1998年1月9日查扣的“青油8”进口油料寄存于汕头市汕建国际油脂厂油库,现需要支付该厂寄仓费共324万元。

  李某乙签署:拟同意,请关领导审定;郑祖文12月15日批示同意。

  郑祖文于2011年9月20日签认,该报告是其批的。

  “给付了324万元寄仓费是为了使这笔款作为李某甲部分拍卖款,由拍卖行付还我关,使拍卖款能尽快付清上缴海关总署。

  许某签认的1999年调查局综合处呈关财务处的报告,记载1998年1月9日查扣的“青油8”进口油料寄存于汕头市汕建国际油脂厂油库,现需要支付该厂寄仓费共320万元。

  (2)汕头市汕建国际油脂厂仓租结算表,记载:仓储数量3000吨,月租每吨120元,租期从98年1月12日到10月20日,租金总计360万元。

  (3)仓储费的明细清单、记账凭单,证实:1999年12月16日,调查局账册现实查私经常支出,私货仓储费324万元。

  (4)汕特拍卖行出具《关于要求返还仓租的报告》,证实:汕特拍卖行要求汕头海关缉私局返还该拍卖行先行垫付的汕头市汕建国际油脂厂324万元的仓租费。

  李某乙批示拟同意,关长批示同意办。

  李某乙于2011年8月5日签认其在此报告签署了意见。

  翁某于2011年10月16日签认该报告由其拍卖行拟稿。

  (5)仓储费发票联36单,证实:汕头市汕建国际油脂厂出具给汕头海关的324万元仓租费发票。

  许某于2011年9月16日签认,该36单发票(人民币共计324万元)系汕建国际油脂厂开给汕特拍卖行,由该行交给汕头海关作为支付仓储费凭证。

  其均有签证明人。

  7、汕头海关暂扣款账户明细、记账凭单、送款书、进账单等,证实:汕头海关分八笔共收回拍卖款共计16949367.2元。

  分别是(1)1998年10月14日,调查局变卖款项480万入账,送款书显示是10月13日汕特拍卖行将伟建公司“青油8”的变卖款存入。

  (2)1999年7月26日,汕特拍卖行拍卖大豆油拍卖款送款250万元,进入调查局账户。

  (3)1999年8月31日和9月6日,汕特拍卖行拍卖大豆油拍卖款分别送款100万元。

  9月9日,该200万元进入调查局账户。

  (4)1999年12月15日,汕特拍卖行送款120万元进入汕头海关调查局账户。

  (5)1999年12月16日,汕特拍卖行送款324万元进入汕头海关调查局账户。

  (6)2000年2月22日,汕特拍卖行送款200万元进入汕头海关调查局账户。

  (7)2000年3月14日,汕特拍卖行送款1209367.2元进入汕头海关调查局账户。

  8、汕头海关变卖没收货物、物品清单,证实:棕榈油719.691吨,大豆油2280.197吨,单价5650元,合计16949367.2元。

  由汕头海关调查局与汕特拍卖行交接。

  9、广东汕建国际实业集团生产资料公司的有关登记和变更资料,包括:(1)企业机读档案登记资料记载:广东汕建国际实业集团生产资料公司1993年4月26日成立,全民所有制、法定代表人李某甲。

  (2)企业申请变更登记注册书记载:1994年7月12日汕建国际生产资料公司更名为广东汕建国际实业(集团)生产资料公司。

  (3)汕头市人民政府经济协作办公室有关文件记载:1999年12月9日,广东汕建国际实业集团生产资料公司解除挂靠汕建国际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4)李某甲的身份证明、聘用制干部审批表、任免通知记载:李某甲从1993年开始任汕建国际生产资料公司经理。

  10、汕特拍卖行登记注册资料,证实:汕特拍卖行2000年6月19日改制为事业单位之前为全民所有制经济性质,法定代表人翁某,经营范围主营动产、不动产拍卖。

  改制后承担缉私罚没物品的拍卖。

  法定代表人朱煜星。

  11、汕特拍卖行提供的拍卖材料(复印件),包括:

  (1)汕特拍卖行委托拍卖合同书,证实:汕头海关调查局于1998年8月21日委托汕特拍卖行拍卖进口散装大豆油约2280吨(保留价总金额3920000元)、进口散装棕榈油约700吨(保留价总金额13110000元),保留价总金额17030000元。

  合同有效期1998年8月30日。

  若8月30前未能按保留价成交,则委托拍卖合同终结。

  (2)参加竞买申请表,证实:1998年8月31日填写。

  竞买单位:鸿成公司;竞买项目:棕榈油、菜籽油;拍卖物资料、竞买证领取人:陈某。

  陈某于2011年6月29日签认该复印件与原件相符,“陈某”是其亲笔签名。

  (3)竞买须知,记载:拍卖标的为进口散装大豆油和棕榈油。

  本次拍卖会采取现货拍卖方式,拍卖标的的质量以现货为准。

  竞买者在竞投前须看货看样,具体质量以样品及看货为准,由竞买者自行审定。

  若同意参加竞投,则表示您已接受该物品质量及现状。

  若竞投成功并签订《拍卖成交确认书》,必须承担全部责任,并决不以任何理由提出退货或拒付货款。

  否则,将追究买受人的违约责任。

  拍卖物品的数量以届时提货数量为准。

  (4)拍卖会现场叫价记录,记载:拍卖时间1998年9月5日,2号牌首叫6500元/吨,83号牌最后一叫8060元/吨。

  (5)拍卖成交凭证,记载:汕特拍卖行拍卖的进口棕榈油、大豆油2980吨由83号号牌的竞买者以人民币8060元/吨成交。

  成交人签名:陈某;经办人签名:郭*生。

  日期98年9月5日。

  陈某于2011年6月29日签认该复印件与原件相符,其中“陈某”的签名是其亲笔签名。

  (6)拍卖成交确认书复印件,证实:1998年9月5日,鸿成公司在汕特拍卖行通过竞价投得“进口散装大豆油及棕榈油”合计2999.888吨(其中大豆油2280.197吨,棕榈油719.691吨),成交单价8060元/吨,成交金额24106557.28元,佣金额723196.7元,合计金额24829754.00元。

  成交确认书签订于1998年9月5日,约定当场支付4800000元,余款1998年9月11日前汇入拍卖行账户;提货期至1998年9月20日止。

  签章人:鸿成公司经理陈某。

  陈某于2011年6月29日签认该复印件与原件相符,所盖章是其鸿成公司公章。

  (7)汕头海关变卖没收货物、物品清单,证实:棕榈油719.691吨,大豆油2280.197吨,单价5650元,总吨数2999.888吨,合计16949367.2元。

  由汕头海关调查局与汕特拍卖行交接。

  12、关于降价处理的书证,包括:

  (1)广东进出口商品检验局委托检验结果单,证实:委托人汕特拍卖行,委托日期1998年9月1日,品名植物油。

  检验结果油罐“南”主成分棕榈油(游离脂肪酸0.1,色泽红8.0黄60),油罐“西”、“东”主成分豆油(游离脂肪酸分别0.5/0.2,色泽分别红5.6/5.6黄60/60),混有少量棕榈油。

  (2)买受人鸿成公司报告三份

  A.报告一及附件(1998年9月11日向汕特拍卖行并转汕头海关报告),证实:其司由于得知拍卖时间较迟(98年8月29日),错过拍卖行8月25日组织前往现场看货时间,未能现场看货。

  近日其司对该批油进行市场销售时发现该批油存在较明显质量问题。

  经汕头市产品之类监督检验所检验的各项指标超过国家标准。

  故申请汕头海关将该批食用油降级为工业用原料油,并适当降低价格。

  所附汕头市质量产品监督检验所报告、汕头市卫生防疫站卫生检测结果报告单,日期在9月15-17日间。

  大豆油、棕榈油国家质量标准。

  其中样品数量:1.75kg是自送。

  上述检验结果及质量标准均经许某按捺、签名签认。

  上述检验结果及质量标准均经李某乙签认。

  B.报告二(1998年9月20日向汕特拍卖行并转汕头海关报告),内容同前份报告。

  C.报告三(1998年10月12日向汕特拍卖行报告),证实:其司于98年8月29日参加涉案物品竞拍登记,9月5日上午竞买到数量约3000吨,单价人民币8060元。

  近日其司对该批油进行市场销售时发现该批油存在较明显质量问题,销售无法展开,造成不能按时付还拍卖行该批货款。

  其司将汕特拍卖行提供的商检证书与国家颁布的食用油标准对照发现该批油各项指标超过国家规定标准,不适宜作为食用油投入市场。

  故其司申请汕特拍卖行报请汕头海关将该批食用油降级为工业原料油并调低价格,并请延长付款时间。

  报告二、三均经陈某于2011年6月29日签认,报告盖章是其鸿成公司的公章。

  (3)汕特拍卖行于1998年9月25日致汕头海关调查局报告,证实:鸿成公司在竞得涉案标的物缴纳定金后前往现场抽货取样检查时发现该批油存在明显质量问题,向该拍卖行和海关提出书面调低成交价格申请。

  汕特拍卖行经了解调查,认为该标的因存放时间较长(一年左右),加上持续高温,影响该标的的质差。

  建议将原成交价调低为每吨5650元。

  许某签署:以上情况经核对,基本属实,请领导核准;李某乙签署:鉴于仓管人员调查意见和有关质检部门出具证明,拟同意拍卖行报告所拟,请领导审定;郑祖文签名同意。

  许某于2011年9月16日签认该报告系汕特拍卖行提交调查局要求调低成交价格,其也签署了意见。

  翁某于2011年10月16日签认该报告由其拍卖行拟稿。

  13、证明委托付款的书证材料,包括:

  (1)由鸿成公司于2000年5月11日向汕特拍卖行出具的还款计划,记载:鸿成公司于1998年9月5日参加竞买2999.888吨棕榈油,单价5650元,金额16949367.20元,手续费3%计金额508481.02元。

  到2000年4月20日止尚欠货款5887848.22元,经与汕特拍卖行协商,计划分期付款。

  于2000年12月30日前还200万元,2001年6月30日前还200万元,余款1887848.22元2001年12月30日前还完。

  该计划由翁某签名并落日期2月16日。

  (2)汕特拍卖行、鸿成公司与汕建国际于2001年10月10日签订三方协议书及汕建公司油库设备清单,记载:鸿成公司欠汕特拍卖行的货款5887848.22元由汕建国际承担连同清偿责任保证,并提供油库设备作为抵押物。

  三方签字代表分别为翁某、陈某及李某甲。

  协议书上手写备注:此协议书于2003年3月24日上午11时28分在翁总办公室由翁总交给我后,原件转交柯风英同志存单,并已付有2002年3月25日向鸿成公司催款通知书复印件一份。

  备注日期为2003年3月24日,无签名。

  上述还款计划及还款协议书均经陈某于2011年6月29日签认,上书“陈某”是其亲笔签名。

  (3)由广东汕建国际实业(集团)生产资料公司(汕建国际)向汕特拍卖行出具的委托付款证明书,记载:该司于2001年10月10日与汕头经济特区鸿成发展公司(鸿成公司)和汕头经济特区拍卖行签订三方协议书。

  汕建国际于2010年7月26日委托汕头市龙湖区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划款人民币1930996.85元到汕特拍卖行下属单位汕头金山工贸总公司在汕头市商业银行的账户,作为汕建国际代鸿成公司支付的1998年9月5日竞买棕榈油尚欠的拍卖款。

  法定代表人签名为李某甲,时间为2010年7月28日。

  (4)汕头市中瑞会计事务所审计事项函证表及有关账目,记载:汕特拍卖行于2010年9月被汕头中瑞会计师事务所审计,2010年10月27日汕特拍卖行被函证说明其“应收账款-汕特鸿成发展公司”户上4907848.22元未收回的原因。

  拍卖行答复一直催讨该笔欠款。

  (5)1998-2000年汕特拍卖行关于汕头海关委托拍卖3000吨进口棕榈油和大豆油的收付款情况表及有关凭证(后附收款明细账、记账凭证、收款收据、付款委托书、银行进账单等付款单证),记载:经汕特拍卖行柯凤英于2011年2月5日签认,根据时任汕特拍卖行总经理翁某指示,汕特拍卖行代买受人鸿成公司垫付汕头海关拍卖款5379367.20元。

  其中1999年8月31日代付15万元,9月6日垫付100万元,99年12月14日代付120万元,2000年2月22日垫付2笔各100万元,3月14日垫付1笔1209367.2元。

  期间鸿成公司曾于99年9月30日向拍卖行还付18万。

  总计16949367.2元货款的支付者中,除鸿成公司外,还有汕头市达濠区峰盈植物油脂有限公司、汕建国际实业生产资料公司、汕头保税区汕盈贸易有限公司、汕头市交通运输总公司、汕特建源发展公司保税仓、高新区华泰医药科技发展公司、汕头海关。

  上述委托汕建国际、汕盈贸易、汕头市交通运输公司代付货款的委托书均经陈某于2011年6月29日辨认,委托书上所盖公章是其鸿成公司公章。

  14、汕头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侦查一科出具的抓获经过,证实:该科在查办汕特拍卖行原总经理翁某挪用公款案件中,发现郑祖文涉嫌受贿,2011年8月2日,派员到郑祖文位于汕头市中信世贸花园别墅37幢家中,将其带回接受调查,同日,依法以涉嫌受贿犯罪对其立案侦查。

  15、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出具的疾病诊断证明书,证实:郑祖文身患极高危型高血压病、不稳定性心绞痛冠心病、2型糖尿病、腰椎间盘突出及椎体不稳等疾病。

  16、广东省看守所提讯证及该所于2012年4月23日出具的《说明》,证实:汕头市检察院反贪局侦查人员在2011年8月至10月间共提审郑祖文16次,具体时间包括8月5日9:35-18:15;8月6日9:40-19:30;8月7日14:40-22:00(注:起始14点由《说明》后补);8月8日10:25-17:50;8月9日10:00-14:45;8月11日9:30-18:00;8月12日9:30-11:30;8月17日9:23-16:33;8月19日11:00-18:59(注:结束时间18:59由《说明》后补);8月20日10:55-17:50;8月21日11:50-17:15;8月22日10:45-15:40;9月20日9:55-17:50;9月21日9:45-16:15;10月14日11:00-16:45。

  (二)证人证言

  1、李某甲的证言,证实:1998年1月,其以保税区伟建贸易公司的名义向新加坡捷成丰私人有限公司进口3000吨散庄食用油,其中棕榈油约700多吨、大豆油约2200多吨,洪文凯提出将这3000吨食用油的品名改为腊油,数量改为2000吨,办理全税报关,清关手续费以每吨900元收取。

  后其通过姬先生租用青岛中远公司的“青油8号”油轮运货,并做2000吨腊油的船单,交给洪文凯以保税区伟建贸易公司办理报关手续。

  1月8日,船靠在汕头港务二公司礐石码头岸准备验货放关时,被广澳海关调查科查封这批食用油。

  获得知消息后,其立即打电话给洪文凯,洪文凯说由他重新办理以食用油的手续报关就可以。

  次日,经商检部门抽检和量仓后,将这批油查封存在汕建国际油脂厂(是其以汕建国际生产资料公司投资的油库)。

  船同时被广澳海关扣押,抛锚在榕江和练江交界处,船员也被汕头海关调查局扣押调查。

  后来其知道事情已被作为走私案件调查,便通过朋友找到中纪委孙康伟去汕头海关做工作。

  约3、4月份,孙康伟说他与汕头海关协商好,叫其可以先卖部分油。

  大概在4月至8月期间,其交代汕建国际油脂厂厂长张奋泉带人利用晚上的时间,先后多次偷偷抽油,每晚抽1、2车油,用其公司的三辆油罐车运载。

  其和汕建国际生产资料公司销售人员戴春胜还联系好买家,先后多次将油卖给揭阳的谢奕生和陆丰的炳灿等客户,还有部分卖到广州新塘和福建。

  油按市场价格卖出,每吨价格约人民币7000元左右。

  到汕头海关决定公开拍卖前这批油已被其和戴春胜卖掉2000多吨。

  1998年8月底的一天,其从汕建国际油脂厂的法定代表人郑伟国处知道汕头海关要将查扣的这批食用油进行拍卖,郑伟国交代其无论如何一定要将这批油竞买下来。

  两天后早上7点多,林建平带其找到汕特拍卖行总经理翁某。

  见面后,林建平向翁某介绍其是该批油的原货主,并将油已被其偷卖的实情告知他。

  其请求翁某代为保密,帮其将油竞买下来。

  翁某当时没有表态。

  其朋友黄文毅与李某乙沟通后,将其实际情况、油已被卖掉事实以及其准备拍下的打算告知李某乙,还说汕头海关调查局局长郑祖文要亲自见其。

  后约在一个晚上,郑祖文与其见面后问究竟油罐里有没有油,其回答油已被其偷卖了,但保证把这批油拍下来,并将准备再进一船油、把油卖后将油款付还拍卖款的打算告诉郑祖文。

  郑祖文听后表示同意,交代其一定要将该批油竞拍下来。

  报名竞买时,其让朋友陈某以汕特鸿成公司、洪裕奕以龙湖一家公司、林建平以汕建国际生产资料公司报名参加竞买,由其出资向汕特拍卖行缴纳这三家单位的竞买保证金。

  同时,请求陈某和洪裕奕务必帮其将该批油拍下来。

  这批油最终由陈某以鸿成公司的名义竞拍成功。

  随后其将油已拍卖成功的消息告诉郑祖文,郑祖文听后说那就好。

  1998年9月5日拍卖的当天晚上,其致电郑祖文汇报已成功竞得涉案食用油并与郑祖文约定在衡山路民生银行对面的草坪上见面。

  见面后其向郑祖文提出这批油的拍卖价格已高出市场价格,而且油已经放了9个月,品质有所下降,要求作减价处理。

  郑祖文叫其向翁某申请。

  后要分手的时候,其将装有人民币40万元的红色塑料袋(都是百元劵,分成四捆,1捆10万元)拿给郑祖文,郑祖文收下了。

  送钱给郑祖文一是答谢他在知道该批油已被其偷卖的情况下同意继续举行公开拍卖,并同意让其参加拍卖并将该批油拍卖下来,也没有追究其偷卖油的责任;二是想以质量为由将拍卖款减价时取得他的帮助。

  后来郑祖文也确实在同意减价和以仓租抵扣部分拍卖款上给予其帮助。

  几天后,其找翁某说拍卖成交价过高,要求以油的质量出现问题操作减价。

  翁某答应帮忙,同时要求其提供申请减价报告和质量检验报告作为依据。

  过后,其交代马惠龙取样送交汕头市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所和汕头市防疫站检验,送检的油是造假的劣质油。

  两家单位做出质量检验报告后,其又交代戴春胜以鸿成公司的名义拟写报告,以油品质问题为由向汕特拍卖行和汕头海关要求减价。

  这份申请减价报告后经陈某加盖鸿成公司公章后连同两份质量检验报告交给翁某。

  翁某与海关协调后说海关同意减价。

  隔一段时间后,翁某告诉其汕头海关调查局同意减价已经批复,成交价每吨由8060元降为5650元,减价后总价款为16949367.20元,减少了7157190.08元;佣金降为508481.02元,减少了214715.70元。

  1998年9月竞买成功后,其按规定以现金支付了500多万元拍卖款,后通过以质量问题为由确定减价后,其又多方筹借资金付还约300万元拍卖款。

  至1999年的上半年,共偿还833万元拍卖款,尚欠800多万元。

  翁某和李某乙多次要求其尽快还款,但其无力付还,便提出这批油被海关查封至拍卖的期限共9个月,可以向汕头海关收取仓储费。

  于是其找翁某提出能否以仓储费抵除部分拍卖款,其余的拍卖款也请他帮忙代为先行垫付,其承诺负责到底。

  翁某答应拍卖行代其垫付拍卖款,并表示以仓储费抵除拍卖款的事应由汕头海关批准,但他可以帮忙说情。

  另外,其也通过黄文毅找李某乙帮忙说情以仓储费的形式抵除部分拍卖款。

  后来,翁某和黄文毅反馈汕头海关同意以每月每吨120元计算仓储费。

  确定后,翁某让其开发票给他,其便让汕建国际油脂厂的财务人员林彤英开具了324万元的仓储费发票,由其交给翁某办理。

  同时,翁某用汕特拍卖行的公款代其垫付还清其余530多万元的拍卖款,到2000年5月左右,翁某说已代其还清该笔拍卖款,要求其做一个还款计划。

  其以鸿成公司的名义写了一份还款计划交陈某签名盖章后交给翁某。

  过后,翁某、李某乙和黄文毅多次催其还款,但其没有能力。

  2003年其才开始陆续付还拍卖行部分垫付款,到翁某退休前,其大约付还100多万元。

  至案发前,其仍欠汕特拍卖行240多万元拍卖款和佣金50多万元,具体金额以查实为准。

  2、李某乙(原汕头海关调查局综合处处长)的证言,证实:其在汕头海关调查局综合处任职时主要负责汕头海关调查局公文的上传下达、全局的后勤保障以及私货的管理和处理。

  1996年汕头海关成立调查局后,其任综合处副处长和处长,一直主持该处的全面工作。

  1998年1月,广澳海关查扣了一批涉嫌走私的棕榈油、大豆油,调查局局长郑祖文让其跟广澳海关交接这批油,其交代私货管理科科长许某负责办理交接手续。

  当时考虑到这批走私油距离汕建国际油脂厂比较近,私货管理科和调查科就近将这批油卸装在该油脂厂。

  这批油在确定数量后封上关封,由许某派员定期和不定期巡查监管。

  同年4、5月份,海关总署同意调查局提前变卖这批走私油。

  同年8月份领导才决定公开拍卖。

  按照领导的决定,其与许某找汕特拍卖行总经理翁某,委托汕特拍卖行公开拍卖这批油,具体手续由许某和汕特拍卖行拍卖科科长郭创程联系办理。

  在拍卖前,其朋友黄文毅找到其,说他的朋友想要购买这批油,能否不公开拍卖这批油。

  其说领导已经决定公开拍卖这批油,要购买这批油只能登记参与竞买。

  之后拍卖行启动拍卖程序登报公开拍卖。

  在许某、周武杰和郭创程组织竞买人到油脂厂看油后,许某汇报称这批油已经不存在了,其与许某马上将情况向郑祖文汇报。

  郑祖文知道此事后说为避免造成社会影响,拍卖还是必须继续进行,还说这批走私油的原货主会安排人参加竞买把油买回去。

  其遂将郑祖文的答复告知翁某,同时郑祖文也亲自找翁某要求拍卖继续进行。

  翁某最终同意拍卖继续进行。

  最后原货主李某甲以一个公司的名义将这批油以每吨8000多元成功竞得。

  在这批油拍卖后,黄文毅找其说他的朋友李某甲是这批食用油的货主,李某甲想以这批油存在质量问题进行降价,并提出想与其见面。

  次日,李某甲独自到其办公室向其提出要求将拍卖价降到最低。

  不久,翁某也找其说李某甲要求减价,其带翁某到郑祖文办公室共同商量。

  其提出减价要有底线,起码不能低于市场零售价的70%,并提出应提交检验报告给汕头海关。

  郑祖文也同意减价,并交代具体操作由其和翁某处理。

  后其与许某、郑祖文商量决定将拍卖价降低为每吨5650元。

  其再将这个价格报给翁某,翁某就以汕特拍卖行的名义写了一份要求减价的报告,并附上李某甲提供的检验质量报告提交给调查局。

  郑祖文经口头汇报林福庭关长同意后,其、许某和郑祖文在这份报告上审批同意,并将这份审批过的报告交由拍卖行执行。

  最终这批油从原2400多万元的成交价减为1600多万元。

  因为李某甲将该批油拍卖下来后,没有能力付还拍卖款。

  为及时收回拍卖款上缴总署,才以质量出现问题为由进行减价处理。

  这样操作,最终造成国家损失,李某甲个人获利,这样处理不合理,也不合法。

  减价后,李某甲仍没有付清拍卖款,并表示已无能力付还。

  到1999年底,翁某来找其和郑祖文,说李某甲提出海关能否支付这批油的仓储费,以仓储费抵还拖欠的拍卖款。

  郑祖文听后同意,要求其和翁某、李某甲商量确定具体的金额。

  后许某计算出324万元的仓储费,其让许某拟写仓储费报告,其和郑祖文分别在报告上签名,送给财务处处长肖联兴签名确认。

  翁某再提交了一份要求返还仓租的报告并附上仓储费的原始凭证。

  这份报告由其和肖联兴签名同意后,由财务处以付还这批油仓储费的名义划出324万元给拍卖行,最后拍卖行将该款作为拍卖款划还海关。

  3、翁某(汕特拍卖行原总经理)的证言,证实:1998年9月,汕头海关在委托汕特拍卖行拍卖这宗棕榈油和大豆油业务之前,海关调查局局长郑祖文曾找过其,说广澳海关在1998年1月曾经查获一宗走私棕榈油和大豆油的案件,但海关调查局对这宗案件进行清理交接拍卖时,却发现这批油已经没有了。

  后经调查,这批油已被原货主提走,但案件记录却仍存在着这批油。

  为妥善解决这个问题,郑祖文想请汕特拍卖行通过拍卖方式来处理,目的是为了保护一些人。

  郑祖文还说仓库油罐里还有一些油,可应付验货的问题,至于竞买人,他会安排原货主找人去参加,并要求一定要把该批油拿下来。

  其认为基本可行,便同意了。

  郑祖文交代具体问题由李某乙处长与其衔接,其便交代拍卖科科长郭创程与海关联系该笔业务。

  后其曾问李某乙,得知这批棕榈油和大豆油的原货主叫李某甲。

  拍卖前,李某甲找其要求帮忙以最低价买下这批标的物,其明确表示这不可能。

  另外,其与李某乙商量如何出具质量检验报告作为定价的依据。

  因为在正常的情况下,拍卖标的物的质量检验需由海关委托,但由于该批油已不存在,必须制作假的质量检验报告,而海关不愿意承担这个责任,所以只能由拍卖行作为委托方。

  后来李某甲搞了一份广东进出品商品检验局出具的检验报告给海关,由海关提供给拍卖行。

  1998年9月5日拍卖正式进行,最终鸿成公司以8060元/吨的价格竞得该批货物,并签订了成交确认书,随后缴交了部分拍卖款。

  由于至约定缴款时间买受人仍没结清货款,拍卖行就向买受人发出催款通知书。

  后来,郑祖文说鸿成公司虽然竞得该批棕榈油和大豆油,但拍卖的价格太高,鸿成公司资金困难,所以至今还未能付清全部拍卖款。

  郑祖文请其帮忙,看能否想办法在原竞得价的基础上将价格降低,具体如何操作可与李某乙商量。

  其说一是提货后发现商品质量与拍卖时出具的质量检验报告不符,质量明显下降;二是以提货后出现货物数量或重量比原约定的减少。

  李某乙说棕榈油和大豆油是食用商品,只能从质量方面来考虑,且降价后的单价不得低于起拍价。

  不久,李某甲送来两份分别由汕头市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所和汕头市卫生防疫站出具的检验报告和一份要求降价的报告。

  这两份报告显示该批油的质量明显下降。

  其看后便交代拍卖科根据李某甲送来的报告写一份申请降价报告书,降价后的金额就按其与李某乙商定的5650元/吨,由其修改并审核后送海关审批。

  李某乙和郑祖文也在报告上批示同意。

  随后其便按降价后的价格交代拍卖科重新签订成交确认书,成交价格降低了700多万元。

  1998年9月拍卖成交时,这批棕榈油和大豆油的成交价为24106557.28元。

  后通过减价,最终确定的成交价为16949367.2元。

  包括李某甲以鸿成公司的名义共支付拍卖款833万元,汕头海关以支付仓储费的名义抵除拍卖款324万元,拍卖行代为垫付的拍卖款5379367.2元以及3%的佣金计508481.02元。

  仓储费是汕头海关和李某甲协商,以虚构仓储费的名义来抵除拍卖款。

  他们谈好仓储费的金额后,记不清由李某乙还是许某通知其打报告,虚构汕特拍卖行代汕头海关偿还汕特国际油脂厂这批油的仓储费。

  这笔仓储费海关批复同意,这笔款从拍卖款抵除。

  当时李某甲来找其办理相关手续,其交代财务为李某甲出具了相关单据。

  4、柯凤英(汕特拍卖行财务科副科长)的证言,证实:其自1994年8月开始在汕头经济特区拍卖行担任会计至今。

  根据拍卖行账务反映的情况,拍卖行自1998年9月至1999年9月收到受汕头海关委托拍卖进口棕榈油和大豆油的拍卖款人民币833万元,具体情况如下:收到买受人汕特鸿成发展公司现金4笔共525万元,分别是1998年9月7日收到1笔200万元和1笔100万元,1998年9月8日收到1笔150万元,1998年9月9日收到1笔75万元;收到银行转账8笔共308万元,分别是1998年10月29日收到汕头市达濠区峰盈植物油脂有限公司通过银行转账代付款1笔20万元,1998年10月30日收到汕建国际实业生产资料公司通过银行转账代付款1笔30万元,1998年12月31日收到汕头保税区汕盈贸易有限公司通过银行转账代付款1笔20万元,1999年1月4日收到汕头市交通运输总公司通过银行转账代付款1笔20万元,1999年4月28日收到汕头市达濠区峰盈植物油脂有限公司通过银行转账代付款1笔40万元,1999年5月5日收到汕特建源发展公司保税仓通过银行转账代付款1笔60万元,1999年7月9日收到高新区华泰医药科技发展公司通过银行转账代付款1笔100万元,1999年9月30日收到汕头市峰盈植物油脂有限公司通过银行转账代付款1笔18万元。

  另外,拍卖行在1999年12月16日收到汕头海关通过银行转账付款1笔324万元。

  其当时听说这324万元是汕头海关退还拍卖行的仓储费,在拍卖行记账凭证中记为汕头海关的物资款。

  拍卖行自1998年10月至2000年3月通过银行转账付汕头海关拍卖款情况如下:1998年10月13日付1笔280万元和1笔200万元,1999年8月31日付1笔100万元,1999年7月16日付1笔250万元,1999年9月6日付1笔100万元,1999年12月14日付1笔120万元,1999年12月16日付1笔324万元,2000年2月22日付2笔各100万元,2000年3月14日付1笔1209367.2元,共10笔合计16949367.2元。

  其中,买受人付还的拍卖款是833万元,仓储费抵汕头海关拍卖款324万元。

  根据时任汕特拍卖行总经理翁某的指示,拍卖行代买受人垫付汕头海关拍卖款5379367.2元。

  至今,买受人仍欠汕头经济特区拍卖行2926851.37元,其中拍卖款是2418370.35元,佣金是508481.02元。

  5、朱煜星(汕特拍卖行总经理)的证言,证实:1997年11月开始拍卖行的班子成员只有其和翁某两个人,汕头海关委托拍卖的业务一直是翁某在联系。

  1999年之后汕特拍卖行多次替李某甲垫付汕头海关500多万元的拍卖款,是翁某自己决定的。

  翁某在职工会议上说,买受人李某甲无法还清这笔拍卖油的钱,而汕头海关的钱一定要还,所以替李某甲垫付了这笔500多万元的拍卖款。

  2009年5月我与翁某交接后,其一直向李某甲追讨这笔欠款。

  李某甲分4次以现金还款共计人民币20万元;2010年李某甲代付汕特拍卖行属下汕头金山工贸总公司欠汕头市商业银行的193万多元的欠款。

  连同这笔拍卖的佣金,李某甲尚欠300多万元未还,具体以汕特拍卖行的账务为准。

  6、证人陈某(原鸿成公司经理)的证言,证实:1998年8、9月期间,生产资料公司经理李某甲曾委托其以鸿成公司的名义去汕特拍卖行参与竞买一批棕榈油、豆油,最终这批油由其举牌竟得。

  当时李某甲从境外进了一批油,因进口货物与报关货物不相符被汕头海关查扣,扣押期间李某甲将这批油偷偷卖掉。

  因为存放这些油的油脂厂与生产资料公司都是汕建国际集团的下属公司,油脂厂实际也是李某甲控制,所以他可以偷偷将这些被查扣的油偷偷卖掉。

  这批走私油在海关扣押期限被李某甲卖掉,不仅李某甲个人犯罪,海关人员也监管失职,为了掩盖这件事,李某甲与拍卖行、海关互相串通,决定通过公开拍卖的形式来掩盖犯罪行为。

  李某甲不能直接出面去竞买这批油,于是他委托其以鸿成公司的名义参与竞买,而且他说无论如何要将这批油竞买到,不然会牵扯到很多人。

  最后这批油竞买成交价每吨高达8060元,远超市面价格。

  竞买成功后,为减少损失,李某甲又与拍卖行、海关串谋,以这批油存在质量问题为由,以鸿成公司的名义写报告给拍卖行和海关,最后这批油的竞买成交价从原来的每吨8060元调整为每吨5650元。

  参与竞买这批油过程中,从缴纳保证金到竞买成功后付定金、签订协议、货物的交接处理和付货款等等手续都是由李某甲与拍卖行、海关三方去运作处理的,其只是协助他们出相关文书。

  7、许某证言(原汕头海关调查局综合处私货管理科科长)的证言,证实:1998年8月,汕头海关调查局案件审理处通知综合处,查办的一批3000吨走私大豆油、棕榈油的案件已审结,领导交代私货管理科筹备委托拍卖行对罚没货物进行拍卖。

  与拍卖行联系后,组织竞买人到现场看货,发现这批棕榈油已不存在。

  其知道后立即向李某乙报告,李某乙说已经向郑祖文报告,郑祖文也向林福庭关长报告,林关长指示拍卖如期进行。

  当时其问海关没有货交给货主怎么办,李某乙说有人会去参与竞拍的,其理解是应该有安排人将这批油竞拍下来。

  后拍卖如期进行,这批油由汕特鸿成发展公司以每吨8060元价格竞得。

  拍卖成交后,鸿成公司迟迟未付清货款,私货管理科多次向拍卖行催讨拍卖款,并将情况向李某乙和郑祖文汇报。

  大约过了十几天,拍卖行向海关提出申请,反映鸿成公司提出发现该批货物质量存在问题,要求每吨调低到5650元,并附有该批货物的有关检验证明。

  其在拍卖行申请报告上写上“以上情况经核对,基本属实,请领导核准”的意见,再送李某乙审批并逐级签批。

  李某乙报告郑祖文,郑祖文再请示林关长,最后林关长同意调低该批货物价格。

  同意降价后,拍卖行并没有立即付清款项。

  1999年底,李某乙说领导同意以支付仓储费的名义从关内划出一笔款项给拍卖行解决拍卖款的问题,他拟了一份报告送领导签批。

  批好后李某乙叫其在拍卖行郭创程送来的324万元仓储费发票上加签证明人,并将发票送交财务处,财务处将324万元划付给拍卖行。

  之后拍卖行又将该笔款以付还拍卖款的名义划还汕头海关,至2003年底该笔拍卖款全款还完。

  其认为只要将拍卖款如数入库,就能将空拍的事情遮掩过去,包括郑祖文、李某乙及其就没有责任可以脱身。

  其知道仓储费不是支付给仓储方的,而是以此为名从海关划出一笔款给拍卖行,使拍卖行能尽快交齐拍卖款。

  8、黄文毅(汕头高新区华泰医药发展公司副总经理)的证言,证实:1998,其朋友李某甲进口一批棕榈油被海关扣押。

  其找汕头海关调查局李某乙了解情况,李某乙说如果李某甲不是和他人串谋走私,就带上相关材料到有关部门配合调查,这件事最终拍板要由郑祖文副关长决定。

  于是其建议李某甲自己主动打电话给郑祖文。

  后汕头海关决定将该批罚没的棕榈油委托汕特拍卖行拍卖,在拍卖前李某甲向其借钱,并要其帮忙找相关人员在拍卖过程中不要竞价太高。

  最后李某甲将该批棕榈油拍下来,但跟其说成交价跟市场价已没有差价,几乎没有利润。

  李某甲支付第一笔货款后,对其说该批棕榈油质量有问题。

  过一段时间,李某甲跟其说海关同意减价,加上海关付还的仓储费,该批棕榈油的成交价减了二、三百万元。

  其通过李某甲得知汕特拍卖行代他垫付货款给汕头海头,拍卖行经理翁某多次找到李某乙,要求李某乙帮忙找李某甲付还欠款。

  (三)被告人供述

  被告人郑祖文的供述,证实:约在1998年1月,广澳海关查获了一宗2900多吨的走私食用油。

  由于案值较大,广澳海关将该案移送汕头海关调查局调查处理。

  当时广澳海关副关长田广恩提出将这批食用油寄存在他管辖下的一个油库。

  考虑到当时汕头寄存食用油的仓库较少,其同意将油寄存在该油库。

  直至案件审理后,其才得知这个油库是涉嫌走私食用油的货主李某甲公司属下的油库。

  由于汕头气候潮湿及气温较高,可能导致食用油变质,大约在1998年4、5月,调查局写报告给海关总署要求将这批食用油提前变卖,保留价款。

  过了大约一个月,海关总署批复同意。

  由于当时要求购买的人较多,经考虑,调查局决定将这批食用油交由汕特拍卖行进行公开拍卖。

  拍卖公告后拍卖之前,按照规定调查局综合处私货管理科工作人员与汕特拍卖行工作人员对货物进行检查。

  检查后发现扣押寄存在油库油罐中的该批食用油已不存在,私货管理科科长许某及综合处处长李某乙立即向其汇报请示如何处理。

  其听后马上向汕头海关关长林福庭汇报,林福庭要求尽快查清原因并妥善处理好此事。

  其将林关长的指示转达综合处李某乙、许某等同志,交代他们查明原因,妥善处理好此事。

  过后,李某乙告诉其说该批油是被原货主李某甲偷去的。

  为了不让此事曝光,保护调查局有关人员不要因监管失职而被追究,其一时心软,决定继续进行拍卖,使该批走私货物的货款能如数上缴国库,由李某乙找拍卖行具体操作,而且要让偷油的人即原货主李某甲去竞拍下来,此事才不会曝光。

  李某乙到拍卖行联系回来后,要其与翁某联系,其遂打电话告诉翁某这批油已经被偷走了,只有继续履行拍卖才能掩盖油被偷走的事实,请他支持,而且跟他保证一定会让原货主李某甲竞买下来。

  拍卖行如期于9月5日对这批食用油进行公开拍卖,其交代综合处派人现场进行跟踪。

  当天拍卖结束后,李某乙、许某向其汇报该批食用油已由李某甲以其他公司的名义成功竞得,但因为有多家公司参与竞拍,所以竞拍的价格较高。

  当天傍晚,田广恩致电其说李某甲想见其,碍于田的面子,且李某甲已竞拍到了该批食用油,其就在自己家楼下衡山路新河沟边绿化带附近的简易茶庄见了李某甲一面,并当面要求他尽快筹齐拍卖款。

  拍卖成交几天之后,李某乙与翁某分别告诉其,李某甲所交拍卖款不多,成交价格太高,李某甲提出要求降低价格。

  于是其交代李某乙与翁某商量,研究出一个减价方案,同时交代减价后价格不得低于拍卖成交价的七成。

  过后李某乙与翁某决定以这批货存在质量问题为由作降价处理。

  许某、李某乙在拍卖行送来的报告及质量检验报告签批后送其审批。

  其认为减价理由成立且价格不低于拍卖价七成就在报告上签字审批同意,其当时还认为把价格降下来,可以减轻李某甲还款的压力,从而可以尽快付清拍卖款。

  减价也有请示林福庭关长同意。

  这批食用油的价格从原本的每吨8000多元降低为每吨5650元。

  同意减价后,其多次交代李某乙和许某尽快将这批食用油的货款收齐上缴国库。

  过一段时间后,李某乙、许某及翁某告诉其李某甲一直没有将拍卖款付清。

  为及时将拍卖款上缴总署,其与翁某商量,提出由拍卖行先行垫付李某甲所欠拍卖款。

  1999年底其退二线之前,翁某在垫付部分拍卖款后,向其提出全额垫付李某甲所欠的拍卖款确有困难,希望调查局帮忙解决拍卖款的问题。

  为尽快解决这个问题,其和李某乙、许某研究,决定采取以付还寄仓费324万元给汕建国际油脂厂的名义将款项划至汕特拍卖行,再由拍卖行将这324万元作为李某甲部分拍卖款付还汕头海关,以解决部分拍卖款问题。

  此事由综合处及拍卖行具体操作。

  其有在调查局综合处给关领导、关财务处的报告上签批同意支付324万元的寄仓费,经关财务处签署意见后由汕头海关将324万元的以支付仓储费的名义划给汕特拍卖行,再由汕特拍卖行以支付拍卖款的名义再划付给汕头海关。

  当时在签批324万元寄仓费的时候,距离这批食用油拍卖成交已有一年多,主要是为了避免长期没有将拍卖款上缴海关总署而被总署发现监管的食用油被偷及空拍的问题被追究失职责任,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那么其、李某乙以及许某等人就有可能被追究失职责任,所以才采取用划付寄仓费给拍卖行,再由拍卖行划回款项抵拍卖款的方法。

  在2000年初,其退二线后,汕特拍卖行有将这批食用油的拍卖款余款全额付还汕头海关上缴总署。

  但据其所知,至目前为止,李某甲尚欠拍卖行200多万元。

  在涉案食用油查扣后不久,林福庭关长致电其接待几位自称是国务院下属公司的工作人员,其中一位姓芮的同志问其能否将该批食用油的走私定性改为违规,其明确表态不可能,芮就说能否将该批油卖给他。

  又过了一段时间,已是秋天,北京人再次来到汕头调查局要求将该批食用油卖给他们,其没有同意。

  他们就威胁说其经常去陈美娟的公司,陈曾经走私汽车被抓获,已在其身上化了90多万元。

  其咨询过市公安局郑汉坚,郑说清者自清,此事才不了了之。

  正是因为上述原因,其最终决定公开拍卖该批油。

  后来汕头警备区司令部王旭川又致电其说有一个北京来的老领导要请其吃饭,其表示自己当天没空。

  另外,原汕头海关杨世鹄处长的女婿洪文凯也为了该批油来其家找他,希望从轻处理,离开时还塞了一个信封给其,其追到五楼,后将信封扔到楼下,看见洪捡起信封其才回家。

  之后杨世鹄亲自来说情,其明确表态没有办法帮忙。

  该批油公开拍卖时,其交待单位综合处派人现场跟踪情况。

  拍卖结束后,李某乙向其汇报该批油已由李某甲以其他公司名义竞得,因为多家公司竞投,故竞拍价格较高。

  翁某也致电告知其竞拍价格高了。

  当天晚上,田广恩致电介绍李某甲找其,其见到李就问他最近是否找了些北京人在汕头活动说情,李说他花费了400多万元请这些人说情,但他们是骗子,他已找公安介入调查。

  其就对李说,既然公安已介入,请他专门做一份笔录甄别其没有收取北京人的钱及北京人威胁其所谓陈美娟的事。

  最后,其要求李尽快筹集资金付清拍卖款。

  因为是田广恩致电其介绍李某甲,其抹不开面子,且当时走私油已由李某甲拍下,其需要李配合尽快上缴货款,故其与李见面时没有对他采取任何措施,将他抓捕归案。

  拍卖成交当晚,田广恩致电其介绍李某甲,其见到李要求他尽快付清拍卖款,并问他最近是否让一些北京人在汕头活动说情,李说他花费了400多万元请这些人说情,但他们是骗子,他已找公安追查此事。

  其就对李说,抓到这帮人以后,让公安做一份笔录,证明其是清白的,因为这些北京人恐吓其。

  关于郑祖文受贿犯罪事实的供述,郑祖文自2011年8月19日开始供述相关情况。

  该19日供述:拍卖当晚,李某甲通过广澳海关关长田广恩约其在衡山路新河沟旁的绿化带喝茶,说该批油已被他成功竞拍到,但价格较高,要求降价,其没有明确答复,只说以后再说。

  离开时李某甲拿出一个红色塑料袋,说是一点小意思,感谢其帮忙,其推辞不过就收下了,回家后清点后发现是面额100元、1万元一沓的人民币,共20沓合计20万元。

  其估计这20万元应该是李某甲对其有所求才送的,后来其也确实有帮其减低成交价。

  该20万款项中15万元其借给了一个林桂秋的朋友,余下5万元作为家庭日常开销。

  2011年8月20日开始,郑祖文经6堂提审均供述:拍卖当晚,李某甲约其在衡山路新河沟旁的绿化带喝茶,分手时给了其一个红色或黑色的塑料袋,回家后清点发现是面额100元、1万元一沓的人民币,共40沓合计40万元。

  该40万元款项其部分用于日常家庭开销,部分用于购买种植花木、租场地、水电费等花费了20、30万元。

  另自2011年8月19日开始,每次提审郑祖文交待受贿行为后即以其年老多病等为由要求给予其取保候审。

  本案庭审中,郑祖文的女儿郑泽香及女婿陈育涛到庭作证,均称:2011年8月19日下午约3点半,郑泽香及陈育涛应汕头市检察院通知到达该院签收有关郑祖文的逮捕通知书,其二人被分开问话,反复询问有无去郑祖文家搬运东西,直至第二天19时才放他们回家,至此其二人在该检察院被限制人身自由已超过24小时。

  郑祖文庭审中辩称:其年近70岁,侦查办案人员一直对其进行疲劳审讯,自2011年8月19日开始,其有关受贿的有罪供述是在侦查办案人员以取保候审进行诱惑及以扣押家属相威胁的情况下所作。

  此外,其指挥查办李某甲走私食用油一案,坚持抵制他从各方面的人情请托或威胁利诱,坚持拍卖走私油上缴国库,李某甲为打击报复诬蔑其受贿40万元,其身为阶下囚,不堪受辱折磨,为了早日取保候审及儿女才违心承认受贿40万元,但事实上,其从无受贿,故坚决否认公诉机关对其犯受贿罪的指控。

  对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郑祖文的犯罪事实,和郑祖文及其辩护人的辩解、辩护意见,本院综合评判如下:

  关于被告人郑祖文及其辩护人否认对其受贿罪指控的意见,经查,行贿人李某甲多次供述中,有的并无供述行贿情况,在有关行贿郑祖文的供述中,其交代拍卖成交当晚,与郑祖文约在衡山路一草坪见面,分手时将装有人民币40万元的红色塑料袋(都是百元劵,分成四捆,1捆10万元)送给了郑祖文。

  郑祖文在本案侦查阶段虽曾多次供认收受李某甲40万元,称拍卖当晚,李某甲约其在衡山路一绿化带喝茶,给了其一个红色或黑色的塑料袋,内装面额100元、1万元一沓的人民币,共计40沓。

  郑祖文在本案庭审中辩称侦查办案人员以取保候审及子女被侦查机关扣押威逼利诱其自认受贿,当庭否认其在侦查阶段所作的全部受贿供述。

  鉴于李某甲交代的行贿细节与郑祖文供述存在不吻合之处,且郑祖文当庭否认受贿,在无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公诉机关指控郑祖文犯受贿罪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郑祖文及其辩护人的上述意见有理,本院予以采纳。

  关于被告人郑祖文及其辩护人否认公诉机关指控其犯贪污罪的意见,经查,一般情况下,海关扣押涉案物品存放他人公司仓库,支付仓储费应属合理开支。

  但本案虚列仓储费实质是在李某甲无力偿还竞拍款的情况下,郑祖文等人为尽快将空拍的款项上缴国库以掩盖涉案走私油被盗,而采取的一种变相降低走私油拍卖款的措施,属滥用职权行为的延续,故郑祖文上述行为不应以贪污罪论处。

  郑祖文及其辩护人的上述意见有理,本院予以采纳。

  关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郑祖文徇私舞弊滥用职权的意见,经查,根据证人李某甲、李某乙、翁某、许某的证言,结合郑祖文的供述,郑祖文作为海关领导,在其海关扣押的走私油被盗的情况下,为掩盖其及相关工作人员监管失职,而采取空拍涉案走私油以弥补追缴赃款的过失,其主观上应主要是为了单位的形象而非为个人的私情、私利,故公诉机关指控郑祖文徇私舞弊滥用职权,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

  郑祖文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致使李某甲少缴纳涉案走私油拍卖款1040余万元,造成国家重大损失,情节特别严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应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另本案罪行虽成立于1998年,但上述1040余万元损失至今不能挽回,故郑祖文及其辩护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八十七条??规定,提出本案已过十年追诉时效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郑祖文身为国家工作人员,滥用职权,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滥用职权罪。

  公诉机关指控郑祖文的行为分别构成贪污、受贿罪的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指控滥用职权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惟指控徇私舞弊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郑祖文及其辩护人意见的有理部分,本院予以采纳。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郑祖文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8月3日起至2014年8月2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  闵海蓉

  审判员  李晓刚

  代理审判员  曹治华

  二〇一二年十二月十四日

  书记员  许媛媛  李钊杰
责任编辑:春华秋实
免责声明

文书来自各司法或行政机关已在互联网上公开发布的信息,可能已经技术处理,使用时应以原本为准。本站系公益性法律网站,若相关当事人对内容有异议,可在评论中申请删除。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