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职人员在农村建房 农民工建房坠楼受伤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实践 > 正文

公职人员在农村建房 农民工建房坠楼受伤

2018年06月04日20:53 东方法眼 黄凌志
   
 

核心提示:人民陪审员不仅仅是法庭上的陪审员,也应该是庭审以外的调解员。

  近日,长沙市望城区人民法院丁字人民法庭开庭审理的一起因农村居民个人建房引发的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件,通过人民陪审员谭宏伟的“现身说法”,原本剑拔弩张的双方得以握手言和,在法庭的主持下当庭达成调解协议并予以履行。

  原告刘某与被告曾某系益阳老乡关系。2017年下半年,被告姚某甲夫妇因在茶亭镇的农村老家翻新住房,在办理了规划、国土证后,便将工程发包给了曾某。曾某遂邀请刘某等十来名工人进场施工。在拆卸房屋脚手架的过程中,刘某不慎从架上摔下受伤,住院期间支出各种费用四万多元。曾某在垫付了医疗费后,双方就赔偿问题多次协商未果,刘某遂将曾某与姚某甲夫妇诉至法院。之后,刘某又以该房屋实际由姚某甲夫妇的儿子姚某乙出资为由,申请将姚某乙追加为本案共同被告。

  该案交由丁字人民法庭庭长易世凯承办后,通过陪审员管理系统的随机抽取,铜官街道中山村村主任谭宏伟成为了本案的陪审员。易庭长知道谭宏伟在当选村委会主任之前,曾在村上担任了多年的治保主任,拥有丰富的人民调解经验,便邀请他对本案试着庭前调解。谭宏伟通过翻阅案卷材料并和双方沟通后发现,刘某在这次受伤之前,已经跟着曾某的“基建队”天南地北的做了十几年事情,双方不但是老乡,还是同村的关系;刘某受伤之后,本已与曾某基本达成赔偿意向,但是由于其家人“期望值过高”,导致最后调解失败;姚某甲夫妇作为房主,又与曾某是姻亲,起初向刘某支付了一些费用,但在刘某家人扬言“作为公职人员的姚某乙在农村建房是违法行为,要向纪委进行举报”以后,感觉非常气愤,便不再理睬此事。了解到这些情况以后,谭宏伟跟易庭长进行了交流,认为本案有成功调解的可能。之后易庭长借着送达开庭传票的机会,分别向当事人做调解工作,双方原本尖锐对立的情绪有所缓解。

  开庭之时,双方各自聘请的律师,就本案是否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建设工程安全生产管理条例》,本案的房屋到底应认定为两层还是三层,医疗费、交通费等费用的认定和计算方式,以及姚某甲夫妇和姚某乙是否应当承担责任等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辩论。法庭辩论终结后,合议庭征得双方同意再次组织调解。谭宏伟向双方表示,他作为村干部调解过的农民建房时人员受伤引发的纠纷有不少了,农民建房完全严格按照建设工程的规定来做是不太现实的;鉴于社会实际情况和当事人的法律意识,某些实际发生的费用没有或者没有保存票据,但是不能据此就否认这些费用;双方都要从实际出发,既不要“狮子大开头”,也不要故意否认一些费用;刘某与曾某是十几年的朋友,两边各退一步海阔天空,不要因为这次诉讼以后成了仇人,况且如果要强制执行更是劳神费力,“赢了官司输了钱”;姚某甲夫妇先不管有没有责任,支付了部分费用的态度值得肯定;刘某家人对姚某乙那些毫无依据的指责,是导致本案纠纷难以化解的一个原因。在他的“现身说法”之下,双方的对立情绪得到了缓解,易庭长趁热打铁,促成双方达成签订调解协议并当场履行。这起案件的顺利调解,有效实现了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相关链接:

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陪审员法(草案)》的说明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陪审员法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陪审员法(草案二次审议稿)》修改意见的报告

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陪审员法(草案)》的说明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陪审员法(草案)》审议结果的报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深入贯彻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陪审员法》的通知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