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么样出庭应诉的?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实践 > 正文

我是怎么样出庭应诉的?

2012年09月17日17:27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5年来,凡以禅城区政府为被告的案件,除土地房产登记的外,均由我代表政府出庭应诉。

  在全市行政首长出庭应诉培训班上的发言

  (2012年9月14日  星期五)

  5年来,凡以禅城区政府为被告的案件,除土地房产登记的外,均由我代表政府出庭应诉。据不完全统计有23件,涉及到工伤认定、农村外嫁女、政府信息公开等领域,受案法院包括南海、三水、顺德三家区法院、佛山中院、广东省高院。特别是涉祖庙—东华里拆迁项目、普君南拆迁项目以及政府信息公开等行政案件以及部分大标的民事案件,均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2008年5月15日禅区政府以佛禅府办〔2008〕112号文件印发了《关于促进依法行政减少诉讼风险的意见》,标志着我区行政首长出庭制度的建立。根据上述文件,我区在组织上成立了禅城区依法行政监督协调工作小组。监督协调工作小组成员由区法院、区政务监察审计局、区法制办有关领导及人员组成,负责全区依法行政监督协调工作。

  因此,我实际上负责两个层面,一是自己出庭二是督促、提醒其他部门首长出庭。

  按照会议安排,我来和大家分享我做好这两项工作的一点体会。

  在我看来:出庭应诉是一种角色转换,出庭应诉是一种法定职责,出庭应诉是一种责任担当,出庭应诉是一种法律历炼,出庭应诉是一种沟通与协商。

  我简单扼要从上述5个方面来阐述。

  第一,出庭应诉是一种角色转换

  万事开头难,现在推行行政首长出庭应诉很难,因为法律没有强制性规定,所以实际工作中有三难:一是难说服领导,二是难正确对待自己的角色转换,三是难服从法庭的指挥。

  先说难说服领导。当前的政府主要领导工作千头万绪,发展经济的任务很重。三打两建、创文、三年城市提升、深化体制改革等各种各样的中心工作让人难以应付。作为法制办,如果不顾领导死活,一定要区主要领导出庭确实有一定难度,特别是大部制体制下,副区长往往又兼任大部门首长,管的事多人多工作多。正如胡锦涛总书记所说,“越是工作重要越是事情紧急越是矛盾突出越是要坚持依法办事”,脑子里要时刻绷紧依法行政这根弦,一刻也不能放松!

  我们接到案件后,区政府层面积极与主要领导沟通,由区委区府办管线的副秘书长来出庭应诉。尽管不太符合首长出庭应当由主要领导或主要领导委托副职出庭的原理,但也不失为一种灵活变通。对部门的行政案件,则在知道消息后由分管法制的副秘书长直接给部门首长或常务副职打电话沟通,向其阐明首长出庭的重要意义,敦促其或委派其他副职出庭。尽管有点像哀求,许多部门也是因为给法制办面子才出庭,但在眼下的工作中,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也是不得以的。

  再说难正确对待自己的角色转换。对出庭应诉,领导往往口惠而实不至,口头上都表示支持,但实际上你让他出庭他就存有畏难情绪。为什么别的领导不出庭偏偏要我出庭?这种我们行政机关固有的思维定式往往会影响到工作的开展。

  另一方面,许多领导并不是法律方面的专业人员。首长出庭有用么?有人也因此认为行政首长出庭是作秀之举。他们或许要问,上述问题难道说行政首长出庭就一定能解决?

  他们问的不无道理,但在法治社会中,领导干部必须要有法律思维,这应该是不争的事实。

  我们要知道,中国国情是“千难万难老大一重视就不难”。这个“老大”,就是指行政首长。具体到行政官司的应诉上亦是如此。行政首长、部门负责人或业务骨干和法律专业人员共同出庭应诉,不仅有助于提高他们对本部门执法水平和行政诉讼重要性的感性理解,而且有利于增强相对人在法庭上获得法律平等的心理平衡感,增进对行政机关的理解和信任,利于行政争议的和解或协调解决。同时,有助于提高行政机关的应诉能力,树立政府亲民、为民、利民的良好形象。

  近几年,与我一起出过庭的领导都在庭后感慨万端,原来你们法制办工作这么不容易,原来依法行政这么重要,原来法院真的有最终裁决权!我想,领导干部有这种意识,就或多或少达到了我们推行行政首长出庭的目的!

  最后是难服从法庭的指挥。现实生活中政府开个会,领导往往迟到早退,电话声更是此起彼伏。但法庭上有纪律,例如不能迟到早退,要关闭手机不能接听电话、不能不经准许上厕所等等。这些对我们机关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来说开始往往很难适应。

  我是2007年从禅城区法院调至区政府法制办的,从事过12年法院工作,但一旦角色转换了,从审判台换到了被告席上,面对原告(行政相对人)的不友好甚至谩骂,面对法官的苛责,都很长时间不能适应。何况从来都是别人求他、表扬他的领导,当然就更不适应了。

  于是,我都在开庭时提醒领导一定要注意细节,尊重法庭,防止因小事让法庭和领导双双不满意!

  每次出庭回来的路上,领导都感慨,法庭的程式真威严,法院的审判真认真,有的领导还感慨如果我们政府机关工作也像司法机关那样规范就好了。

  我们常说,领导干部旁听庭审是最好的法制教育。其实,纸上得来终觉浅,旁听与亲自坐上被告席当一次被告还是不一样的。这是许多领导出庭后的共同感受!

  前段时间,组织部门临时通知要考察我,但那天省法院通知杨XX诉我府信息公开二审案件要开庭。有领导好心劝我考察对我很重要,问能否推迟一下庭审。因为开庭是提前定好的事,而且案件比较复杂,临时换人或者推迟出庭都会造成不好的影响。我便按时出庭,缺席了组织考察。组织部长后来对我说,“没想到你这么维护法律,连组织考察都缺席!”他不知道,多年来,凡是其他工作与开庭想冲突的,一律为开庭让路是我的基本行为准则。因为我们法律人应当有遵守法律的义务。

  第二,出庭应诉是一种法定职责

  目前,在政府机关和部门,存在一种值得注意的普遍倾向:对行政争议引发的信访,行政机关的领导高度重视,又批示、又督办,甚至亲自接访。但是,当行政争议引起行政复议时,被复议行政机关的领导则无动于衷、不闻不问,既不按期答辩,也不依法举证,甚至要求法制办、行政复议机构对其违法、不当的行为迁就照顾。更有一些部门领导往往以与法制有关为由将矛盾转移、交给法制机构,自己当甩手掌柜。

  其实,“一单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的解决等于解决了一宗甚至数宗信访事项”。特别是随着我国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初步形成,政府立法任务将会逐渐减少,行政复议将成为政府法制工作新的增长点和着力点。对我们这种没有立法任务的市县政府更是如此。因此“一把手”、第一责任人要切实担负起对行政争议、行政复议应对的组织、协调和指导责任,把责任落实到具体岗位和个人,提高政府服务的效率和品质。

  对行政首长出庭,有人认为行政首长日理万机,这项规定难以落实。必须强调,行政首长,绝非只是正职一人,副职亦在其列。一个法治社会,行政机关强调依法行政,而对行政机关来说除了执法(开罚单),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当然也是重要的执法环节的延伸。难道说我们的官员降尊纡贵去趟法院,与不服其具体行政行为的民众进行面对面说理、解释的时间都没有?这样的官员是称职的吗?

  就我看来,关键在于官员有无职责意识,毕竟重审批轻监管,重执法轻监督的问题在行政机关普遍存在。

  基于此,我们区最近将推开所有行政诉讼案件由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以防止这项工作人亡政息。

  第三,出庭应诉是一种责任担当

  从事法律的人大都知道,我们法制办还兼有政府行政复议办公室的职责。行政复议目前有一种制度设计,就是你维持了原有的决定,那么如果申请人不服,只能起诉原行政机关;而你一旦改变了原来的决定结果或认定的事实和证据,那么行政复议机关或者说区政府就会当被告。大家看这是一个多么奇怪的制度设计。不客气地说许多行政复议案件,行政复议时承办机构为了不当被告,往往会简单维持,复议办成了维持会。尽管学界和国法办等多年来都在批评这种制度,但目前规定就是这样。

  金世龙是佛山市金X陶瓷有限公司职工,工作内容是打包装,工作地点在打包装成品车间,上班时间为上午7时至下午3时。2007年12月11日早上上班后,因工作工具电包装机电缆线损坏,车间未给修理,为了正常工作,金世龙到车间仓库拿了一条存放在该处的电缆线,自行维修好了电包装机。7:30时许,和在金世龙同一车间工作的朱绍进上班后发现电缆被金拿走,遂到金的工作岗位拿回电缆,双方因此发生争执。争执中,金被打倒在地,肋骨骨折。2008年8月28日区劳动和社保局认定不属于工伤。理由很简单,当时两级法院和两级法制办协调会议纪要认为,职工因打架斗殴引发的伤害不能是工伤。

  2008年11月12日我府在复议期间,撤销了上述认定。因为打架斗殴者并没有私人恩怨,这次打架完全是因工作原因产生。

  这样的决定,我们反复研究,因为有领导认为这会增加政府的诉讼风险,而且可能败诉。但我据理力争,当然,也真的很快就成了被告,做到了被告席。

  金x公司不服,向佛山中院起诉禅城区政府,佛山中院指定南海区法院审理该案。我和同为代理人的陈娟娟等同志认真研究案情,并积极应诉,在法庭上认真、全面阐释了我府的观点。由于材料详实法律依据充分说理明了,南海法院一审法院维持了我府的决定。2009年12月8日,佛山中院二审维持一审判决。

  这个案件我前后跟了1年多时间,尽管为自己的不识时务付出了应有的代价,但身为法律人我从不后悔。后来,当事的职工金世龙给我办送锦旗一面表示感谢,因为当时工伤待遇还没落实,我们领导一面接了锦旗,一面还送给了他制作锦旗的费用。因为我们维护的是法律的尊严和权威,我们不需要个人的恩谢!

  第四,出庭应诉是一种法律历炼

  2008年5月1日号称我国阳光法案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实施。应该说,我们政府对这部条例的重要性认识远远不如普通公民。

  我区的戴DH、杨QY等居民先后以信息公开条例为依据,向多层次、多部门就多个事项多个内容提出,一时间,我区的信息公开工作在省市主管领导中挂号,当然这不是个好事!

  戴DH等普君南拆迁户自普君南改造项目正式推进以来,多次就其拆迁补偿问题到各级政府部门上访,并先后多次到省、市、区 各级法院提起诉讼。为做好疏导化解工作,市、区、街道各级政府及法院做了大量工作,无法使其息诉罢访。2011年6月5日,戴三人购买了6月7日下午4:30的广州至北京CA1340航班机票,意图进京上访,后被劝阻回佛山。三人声称因自己成为“维稳对象”被政府部门“绑架”。后又对我府信访局参与协调此事的科长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公开其受委托从事信访协调的委托书。我府认为不属于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后三人以我府对其信息公开答复不合法为由起诉,中院指定三水法院审理。三水区人民法院以案号为(2012)佛三法行初字第1号案件予以立案,于2012年1月13日15时在三水区法院开庭审理。开庭当日,我府派出主管政府信息公开的区委区政府副秘书长等四名同志代表区政府出庭,主管区政府信息公开的洪俊辉副秘书长作为区政府的负责人出庭应诉。在开庭过程中,尽管原告对我方态度并不友好甚至有谩骂的情况出现,我方代理人仍保持克制冷静的态度,从法律的角度出发针对原告提出的质疑、围绕法庭的审理进行答辩,依法依规合情合理,使原告的情绪得以平静,并在开庭后双方得以平静地交流。

  这是我府今年第一宗行政首长出庭案件。这起案件以两审判定我府胜诉告终。6月底,我府在区领导的大力支持下,成功解决了上述三人的拆迁问题。区领导说,不走法律途径上述问题不会如此圆满解决。

  第五,出庭应诉是一种协商与沟通

  出庭应诉是一种形式,是一种程序,根本目的在于解决问题,在于化解官民矛盾。

  我区祖庙街道某村村民约50人集体到区政府上访,在区政府岭南大院正门聚集上访。这起案件长期以来并没有解决。

  敦厚村村民陈X洪、陈X全两人于2012年3月30日向区政府各邮寄了一封信件要求区政府督促敦厚村村务公开,后认为区政府对其申请未及时答复,向佛山中院提起诉讼,该院予以立案受理,7月12日15时开庭。该案被媒体描述为“佛山村务公开民告官第一案”,驻禅媒体于2012年6月28日对该案进行了大篇幅详细报道。

  由于该案涉及敦厚村的稳定以及我区农村维稳工作的开展,加上媒体的介入使其影响面极广,一旦处理不慎将对我区村务工作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造成我区各村所潜在的大量不稳定因素的波动。我办在接到法院的应诉通知书后立即向相关单位搜集证据材料并及时向法院提交了行政答辩状及相关证据材料。另一方面,立即向主要领导汇报,并主持召开了由区委区政府办、区委社会工作部、区委农村工作办公室、区依法治区办、区纪委效能办、区信访局、区法制办、祖庙街道办事处等单位相关负责人参加的协调会议。后由我出庭应诉,结果是“由被告佛山市禅城区人民政府对原告陈X全、陈X洪的申请事项继续履行处理职责”,反正是他没输我们也没赢!事后,他们告诉我,告政府就是想让区长知道这件事,事后我又及时约见了2名原告,听取了他们的意见,该案件仍在处理中。

  以上,我从五个方面与大家分享了5年来我做好行政首长出庭应诉工作的体会。不能说成功,但求于心无愧而已!

  谢谢大家!


┃相关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英文版)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关于对如何理解《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四十二条规定的请示的答复

江苏海安:行政首长出庭获先进 公务员奖金涨一成

66岁老太与世界第一跨海大桥工程

关于《行政诉讼法修正案(草案)》的修改意见

21年前商贸用房未建成 曲靖市政府被索赔一千余万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