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卖亲生子女入罪真的符合刑罚目的么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实践 > 正文

出卖亲生子女入罪真的符合刑罚目的么

2012年06月02日20:14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对出卖亲生子女案从轻处罚是有法理依据和群众基础的,因为即便是不处罚,也没有人愿意效仿出卖的亲生骨肉,毕竟血浓于水。

  我是顽固不化地坚持一般意义上的出卖亲生子女是构不成拐卖儿童罪的。

  可惜,我人微言轻,一句话,我说了不算!当然,人家说了算的一般也不说!这是中国的现实!

  我为什么顽固不化呢?

  因为我们的法律虽然讲求惩罚功能,但更强调矫治和养成功能(亦称教育功能)。刑罚不仅是对犯罪人的一定权利和利益的剥夺,而且还表明国家对犯罪分子及其行为的否定的评价,道义上谴责犯罪分子,这对于犯罪人以及其他人都寓有教育的意蕴,如果没有教育这一因素,刑罚同样不成其为刑罚。

  在这个意义上,对出卖亲生子女案从轻处罚是有法理依据和群众基础的,因为即便是不处罚,也没有人愿意效仿出卖的亲生骨肉,毕竟血浓于水。

  这样说,毕竟太理论化了,我们用具体案例来说明。

  为充分体现人民法院依法惩治拐卖儿童犯罪的原则立场,也为迎接六一儿童节,最高法院2012年5月30日公布了3起拐卖犯罪典型案件

  这3起案例为:李凤英等拐卖儿童案,武亚军、关倩倩拐卖儿童案和彭成坤、孟凡俊收买被拐卖的儿童案。

  其中武亚军、关倩倩拐卖儿童案就是一起出卖亲生子女犯罪!

  被告人关倩倩(女,汉族,1988年4月28日出生,农民)于2009年2月8日生育一男孩,后因孩子经常生病,家庭生活困难,被告人武亚军(男,汉族,1984年7月7日出生,农民)、关倩倩夫妻二人决定将孩子送人。同年6月初,武亚军、关倩倩找到山西省临汾市先平红十字医院的护士乔瑜,让其帮忙联系。第二天,乔瑜将此事告知张永珍,张永珍又让段麦寸(同案被告人,已判刑)询问情况。段麦寸与关倩倩电话联系后约定付给关倩倩26000元。后段麦寸将此情况告知景九菊(同案被告人,已判刑),景九菊经与赵临珍(同案被告人,已判刑)联系看过孩子后,赵临珍又通过郭秋萍(同案被告人,已判刑)介绍买家。同年6月13日在赵临珍家中,武亚军、关倩倩将出生仅4个月的孩子以26000元的价格卖给蔡怀光(在逃)。赵临珍、景九菊、段麦寸、郭秋萍分别获利1 400元、600元、500元、1500元。赵临珍、郭秋萍、王洪生(同案被告人,已判刑)与蔡怀光一同将婴儿送至山东省台儿庄。后因武亚军的父亲向公安机关报警称孙子被武亚军夫妇卖掉而案发。同年7月17日,公安机关将被拐卖的婴儿成功解救。

  法院认为,被告人武亚军、关倩倩将出生仅4个月的男婴,以26000元的价格出卖给他人,其行为均已构成拐卖儿童罪。关于武亚军、关倩倩辩解其行为属于私自送养、不构成犯罪的意见,经查,武亚军、关倩倩在不了解对方基本条件的情况下,不考虑对方是否有抚养目的及有无抚养能力等事实,为收取明显不属于营养费的巨额钱财,将孩子送给他人,可以认定属于出卖亲生儿子,应当以拐卖儿童罪论处,其辩解不能成立。武亚军、关倩倩由于家庭生活困难,将孩子出卖给他人,后孩子被公安机关成功解救,没有造成严重的社会危害后果,主观恶性较小,犯罪情节较轻,依法以拐卖儿童罪分别判处被告人武亚军、关倩倩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这个案例的裁决应该依据2010年3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出台《关于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意见》的规定来解释: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属于出卖亲生子女,应当以拐卖妇女、儿童罪论处:

  (1)将生育作为非法获利手段,生育后即出卖子女的;

  (2)明知对方不具有抚养目的,或者根本不考虑对方是否具有抚养目的,为收取钱财将子女“送”给他人的;

  (3)为收取明显不属于“营养费”、“感谢费”的巨额钱财将子女“送”给他人的;

  (4)其他足以反映行为人具有非法获利目的的“送养”行为的。

  尽管法院的裁判理由围绕“武亚军、关倩倩在不了解对方基本条件的情况下,不考虑对方是否有抚养目的及有无抚养能力等事实,为收取明显不属于营养费的巨额钱财,将孩子送给他人”,以此来说明“武亚军、关倩倩辩解其行为属于私自送养、不构成犯罪的意见”不成立,但仔细分析研究,似乎难能成立。

  一是本案的案发,是因武亚军的父亲向公安机关报警称孙子被武亚军夫妇卖掉而案发。这说明夫妻俩送孩子时没有征得孩子的爷爷同意或者说对其进行了隐瞒。这与大多数出卖亲生子女的案件不同,大多数出卖都是经得全家人同意甚至反复商量的结果,这也是本案最终案发而大多数案件没有案发的原因;

  二是本案出卖的原因是孩子经常生病,家庭生活困难,似乎难冰是为了金钱利益,出卖自己的亲生儿子,将应由其本人所尽的抚养义务非法转嫁他人;说其“不考虑对方是否有抚养目的及有无抚养能力等事实”实属有因;

  三是本案约定付给关倩倩26000元,尽管为收取明显不属于营养费的巨额钱财,但就目前的收养行情来说并不高,要不是因为是病孩,估计这个数额是远远不能满足出卖者的意愿的,这也反证了出卖实属无钱医治,如果跟着自己的亲生父母可能会因无钱医治而死亡,送给别人不但可能获救而且可能会得到几万元钱以弥补所欠下的医疗费,你如何选择?

  四是结果分别判处被告人武亚军、关倩倩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两夫妻本来就是因为家贫困无钱医治才将孩子出卖,罚金人民币三万元怎么执行?缓刑的适用从侧面也说明了这种案件判决的效果并不好。

  五是许多人以外国的理论来谈及国内的抚养案件,认为这种出卖儿女的父母责任,可是国外与国内法律明显不同,国外的父母是给国家养孩子,所以国家给补贴,当然你不能不尽义务;而国内则是父母给自己养儿防老。这也是:法国家庭有两个孩子,每月补助108.86欧元,以后每增加一个孩子增加139.47欧元。英国实行全民免费医疗。德国如果靠药物才能过正常的性生活,政府要每年支付购买“伟哥”的4900欧元费用。瑞典丈夫有9个月的全薪产假。丹麦孩子到18岁牛奶费由政府支付的原因。而在国内,你生孩子多了要交纳社会抚养费。

  1992年4月1日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第三十条第三款规定,出卖亲生子女的,应适用1979年刑法第一百八十三条,按遗弃罪定罪处罚。1999年4月1日实施的修改后的收养法第三十一条第三款规定:“出卖亲生子女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该条不再规定“出卖亲生子女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注:1979年刑法)第一百八十三条规定的遗弃罪追究刑事责任”,但其立法精神没有改变,对于出卖亲生子女构成犯罪的,依然应当按遗弃罪定罪处罚。对此,学者是支持的。《刑法罪名精释》(周道鸾、张军主编,人民法院出版社2003年9月第2版)第381页指出,“出卖亲生子女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第三十条第三款的规定,以遗弃罪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

  《全国法院维护农村稳定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中规定“(六)关于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案件,对于买卖至亲的案件,要区别对待:以贩卖牟利为目的“收养”子女的,应以拐卖儿童罪处理;对那些迫于生活困难、受重男轻女思想影响而出卖亲生子女或收养子女的,可不作为犯罪处理;对于出卖子女确属情节恶劣的,可按遗弃罪处罚”。

  2010年3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出台《关于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意见》规定:不是出于非法获利目的,而是迫于生活困难,或者受重男轻女思想影响,私自将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子女送给他人抚养,包括收取少量“营养费”、“感谢费”的,属于民间送养行为,不能以拐卖妇女、儿童罪论处。对私自送养导致子女身心健康受到严重损害,或者具有其他恶劣情节,符合遗弃罪特征的,可以遗弃罪论处;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可由公安机关依法予以行政处罚。

  所以,尽管有这个最高院公布的案例,我仍然坚持:一般意义上的出卖亲生子女构不成拐卖儿童罪。


┃相关链接:

丧心病狂卖侄子 无情青年获判刑

云南彝良:黑心夫妇抢劫儿童贩卖 逃亡15年后苍苍白发受审

昆明铁路警方破获特大拐卖儿童案

3岁被拐8岁盗窃 社会该为这样的孩子做些什么?

将亲生子女卖给他人牟利 二被告获刑 (2012)文中刑终字第37号刑事裁定书

以出卖为目的拐卖儿童被判处刑罚 (2014)闽刑终字第144号刑事裁定书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