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共饮者不应承担责任?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实践 > 正文

为什么说共饮者不应承担责任?

2012年04月15日19:16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家属认为一同喝酒的同事没阻拦陈某酒驾,将5名同事告上法庭。近日,在法院的调解下,家属获得8000元赔偿。(2012年4月11日《南方都市报》)

  与一帮同事喝完酒之后,在佛山高明打工的陈某骑摩托车回家,不幸在路上发生车祸身亡。

  家属认为一同喝酒的同事没阻拦陈某酒驾,将5名同事告上法庭。近日,在法院的调解下,家属获得8000元赔偿。(2012年4月11日《南方都市报》)

  这是近几年常见的一类案件。

  朋友同餐,酒后一人身亡(或因酒本身或因车祸等意外),家人将共同饮酒者告上法庭要求赔偿(数额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

  到于这种诉讼,有些法院支持了原告主张,有些则驳回原告诉讼请求,更多的像报道中那样,在法官劝说下,一同喝酒的人自认倒霉,调解结案。

  公务应酬、朋友小酌、红白喜宴……同桌饮酒时有人喝醉的情况,也没少见,相互照顾当是人之常情。

  但有点极端的案例似乎猛然间令人清醒——举杯共饮者是否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为此,2008年3月份的《方圆》杂志由我主持特邀几位法官好友共摆“龙门阵”。

  我的观点是,喝酒之间的照顾义务不是法定义务,而是道义责任。不过这个问题见仁见智,如果能厘清其中的法律关系,“依法喝酒”,应当是件好事。(参见王学堂著《无法不谈:一个法律人的行与思》,海洋出版社,2009年6月版,第105页,《孟浩然宴请王昌龄引发的命案》)

  但问题并没有解决,相信对普通民众,一直都困惑,到底这种情况下同饮者有无责任?

  我的观点是没有责任。

  一、共同饮酒是一种事实行为,并非法律行为。民事法律责任不外以下几种类型:侵权责任、违约责任、缔约过失责任、不当得利返还、无因管理之债等。喝酒行为是一种事实行为,不是一种法律行为,故不存在违约责任、缔约过失责任之情形;虽为事实行为,明显也不属于不当得利返还、无因管理之债。因此,喝酒这种行为如果产生民事法律责任,只能是侵权责任,而侵权责任的产生必须以违反法律规定为前提。那么,共饮者违反了何种规定?其对死者之死亡行为有何故意或过失可言?

  二、共同饮酒的组织者没有安全保障义务。2010年7月1日起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在第四章关于责任主体的特殊规定中第三十七条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管理人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该条被认为是安全保障义务在我国法律中的正式确定。很明显,朋友之间饮酒与上述以营利为目的的组织者显然不是同一概念。

  三、共同饮酒人对死者不负有侵权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条规定,二人以上实施危及他人人身、财产安全的行为,其中一人或者数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能够确定具体侵权人的,由侵权人承担责任;不能确定具体侵权人的,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侵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致人损害,或者虽无共同故意、共同过失,但其侵害行为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构成共同侵权,承担连带责任”。

  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承担连带责任的基础是构成共同侵权,在我国,酒文化是一种长期积累形成的文化现象,也是社会生活方式之一。大至邦交礼仪,小至百姓之间的情感交流与人际交往、年节祭祀与红白喜事等等,无不以酒为兴,以酒为纽带。因此,如果加诸于参与亲朋好友之间的正常喝酒聚会的当事人相互以不恰当的法律义务,将违背朴素的国民情感,也有违我国民俗。只有在有证据表明被告在死者已不胜酒力,再行劝酒将损害其身体健康,而被告却放任自己的行为继续为劝酒行为并因此导致死者死亡或身体健康遭受损害的情形下,才应由被告承担与其过失相适应的损害赔偿责任。

  四、喝酒中的责任自负义务高于友情提醒义务。侵权责任以行为人有过错为要件,同时也是民法自己责任原则的要求。任何完全民事行为人,均须对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当其在自愿的情形下为有一定风险行为时,应当为自己的选择承担预期的后果。要求完全民事行为人在一般生活中原则上承担自己责任,既是一个创造性社会的要求,也体现法律对于当事人意志的尊重,是意思自治的必然结果。死者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预见到应邀出席聚会并在聚会中喝酒,应当对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

  五、法院判决共饮者承担责任说理不能服人。许多法院认为,亲朋之间宴请聚会饮酒本属一种情谊行为,每个饮酒者对自己的生命安全负有最高的注意义务,对其他饮酒者不能恶意劝酒,要有善意的提醒、劝诫甚至照顾的义务。

  同桌饮酒的被告,虽无证据证明其存在恶意劝酒行为,但作为共饮者在死者饮酒后应尽到互相扶助、注意、提醒的义务,因此,被告对死者的死亡应承担一定的责任。

  这样的说理是不能的,将道义责任与法定义务相混淆!

  六、目前法院的调解方式更多不是法律责任而是道义责任。许多人往往因为共同饮酒者是朋友关系,出于同情心,而对死者家属适当补偿,这不是法律责任而是良心使然!

  七、判决共饮者承担责任于法无据,于事无补,起不到法律的预防和救济功能。本是好心用餐,结果竟然承担责任,是苛以民众较重法律义务,而且影响民众正常的交往。因为即便是在以酗酒出名的俄罗斯,也没有禁止公民饮酒。因为饮酒是公民的基本权利之一。不可能想像让大家聚餐前先立个生死状!

  综上所述,我认为共饮者不承担责任。


┃相关链接:

酒后驾车死亡 同饮者应否担责

喝酒喝出人命 同饮者及主人负有注意义务

劝酒不和持刀相向 获刑六年赔偿四万

喝酒后意外受伤应由谁担责

“飞四”背后的法律沉思

发生事故后为压惊而喝酒? 法院认定有违常理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