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讼有理性 规则要统一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实践 > 正文

诉讼有理性 规则要统一

2011年11月07日17:07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9月27日,佛山坊间热议、微博热转的网民“超级赛手”因开庭迟到15分钟(实为45分钟)而导致败诉再审案宣判,佛山中院维持了原审结果,“超级赛手”再次败诉。

  9月27日,佛山坊间热议、微博热转的网民“超级赛手”因开庭迟到15分钟(实为45分钟)而导致败诉再审案宣判,佛山中院维持了原审结果,“超级赛手”再次败诉。

  对此结果,一方面“超级赛手”表示不服将“依法上诉”,另一方面佛山中院则第一时间在其官方微博上公开了长达24页的再审判决书(对涉及隐私部分进行了处理)。

  正如“一千个读者心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案件的是非曲直自然各有不同的认识,因为这是个多元的时代,不可能强求人人“异口同声”。

  我们看到,无论是作为一方事关己身利益的当事人(“超级赛手”),还是本来作为居中裁判者的佛山中院,在这次争执中都表现了佛山网民、佛山市民、佛山官方应有的理性。一方在网络上发帖表达利益诉求及不满,一方则积极回应并以平等的姿态阐释事实真相。这才是法治社会的应有之义。因为法治社会就是一种规则社会,要求人人适用规则人人尊重规则。不能因当事人的(知名)网民身份就予以特别优待,当然,更不能因为当事人的“网络发飙”而予以司法报复,“法平如水,一视同仁”才是司法的理性。

  必须要强调,在我们这个向来轻程序重实体的国度,在追求司法公正的今天,程序公正本身有着重要的意义。程序公正是司法活动追求的目标,程序是诉讼的游戏规则,只有依据程序进行的诉讼才是法律意义上的诉讼。我们可以把审判比作是一场足球比赛,如果没有比赛规则,裁判员不是根据严格的规则程序进行裁判,那么这样的比赛结果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如果法官在审判时忽视了严格的程序,则会使当事人对案件的审判结果的公正性失去信心。一些严重违反程序的行为如刑讯逼供、非法取证等,即使裁判结果是公正的,也损害了整个制度的公正,犹如采食了“毒树之果”,因此从根本上说是不公正的。

  若将开庭的迟到上升到尊重法庭、维护法律权威的角度,一方违背法庭规则必然会导致利益归属对方,这是所有法治国家的不二选择。这也提醒我们民众:诉讼有规则,迟到不应该!

  当然,民众在关注司法程序的同时,更关注的是案件的实体结果。难道仅仅因为当事人迟到15分钟就遭受败诉的结果?相信这是大多数关心、关注本案的人所更想知道的。

  必须要给个明确回答,尽管我们已经自2002年就建立起了证据失权(答辩失权)等制度体系,但考虑到我国的国情以及民众的认知程度,仅仅因程序迟延就剥夺当事人的实休权利,在司法中事实上是不存在的。

  我无意评论本案的结果对与非。因为我们必须要承认,实体公正往往是一种相对的概念。司法的过程是一个再现过去的过程(案件审判的亲历性),需要在特定的时空条件下对过去进行判断,在有些情况下认定案件事实的问题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而且案件的事实并不总是泾渭分明,非黑即白。但诉讼的裁断结果却是“非黑即白”、“要么全有要么全无(all-or-nothing)”,尽管这与我国民众传统意识并不一致。这也是本案中“超级赛手”认为自己“有错但不是全部责任”的原因(见 9月28日南方都市报)。

  佛山中院从居中裁判的裁判员变成了一方挑战的对手,这是目前司法公信力不高、司法权威下降所带来的恶果。特别是全国范围内裁判文书尚难以为公众所方便查询造成的不公开、不透明(如南京彭宇案),导致司法的神秘主义倾向,许多网友对本案的围观与批评也或多或少与此有关。

  应当相信,案件虽已终审,但上述案件引发的争论或将仍然会继续。由本案引发的怎么样对待民意(网络民意)、怎么样对待司法规则、怎么样理性看待司法审判、怎么样面对裁判结果(特别是对己不利的结果),这些目下的司法热点,或许仍然会在网络上、在微博上、在民众中发酵!


┃相关链接:

北京微博实名制问答

北京规定微博必须实名注册 新浪搜狐在其中

为何大婆微博曝光小三会被判侵权?

英国微博庭审直播的兴起

中国自媒体直播庭审的规则

媒体揭秘“薄熙来案”公审幕后微博运作详情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