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人“搬货”,是偷还是骗?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实践 > 正文

请人“搬货”,是偷还是骗?

2010年10月25日19:39 东方法眼 王学堂
   
 

  小偷冒充货主,雇请搬运工“搬货”。搬运工头已经怀疑是盗窃,但为了赚取搬运费而继续搬运,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2010年10月24日佛山日报)

  这种作案手法与指山卖磨式行骗很相似,似乎也历史悠久。

  1889年,法国政府为纪念法国大革命100周年修建的埃菲尔铁塔在巴黎拔地而起。虽然自建造之日起,围绕铁塔的种种议论不绝于耳,但最为耸人听闻的却是一个骗子把埃菲尔铁塔卖了两次。

  1925年,巴黎坊间有传闻说:由于法国政府无力承担这座铁塔,有意把埃菲尔铁塔拆除后,当作废铁卖掉。不论传闻是真是假,这个小道消息给了一名叫维克多.拉斯提格的骗子“施展才华”的机会。如果没有这个骗局,维克多也就是一个浪迹巴黎城中、靠打牌作弊骗几个小钱儿的小混混,而不会成为一个超级大骗子。听到法国政府打算卖掉埃菲尔铁塔的传闻后,维克多计上心头:他将自己伪装成法国邮电部副总监,邀请五位废品收购商参与“竞标”埃菲尔铁塔的拆除项目。维克多带着商人们到埃菲尔铁塔上面转悠了一圈,信口说了一些什么“铁塔将要拆除”呀、“卖掉这些材料能赚一大笔钱”之类的鬼话,然后故意神秘地告诉他们:政府不想让公众知道这件事。因为一旦民众听说心爱的埃菲尔铁塔要被拆除,肯定会引发轩然大波,故而必须保密。收购商们对此深信不疑。为了拿到这笔大单,他们争先恐后向这位“大人物”行贿。等到他们发现这是场骗局时,维克多早已不知去向。有意思的是,其中出钱行贿最多的收购商叫鲍里森,而这个名字在法语里是“鱼儿上钩了”的意思。擅自买卖国有财产是个不小的罪名,受骗的商人们既不敢报警,也不敢向报界披露。维克多在躲避了一段时间后,发现此事没有见诸报端,就重新潜回巴黎,如法炮制,居然把埃菲尔铁塔又卖了一次。

  我们看到,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少小偷与骗子,少的是公众识别罪恶的“慧眼”。

  我国现行刑法对盗窃罪表述一般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数额较大公私财物的行为。盗窃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秘密窃取公私财物的行为,即犯罪分子采取自认为不被财物所有者、保管者发现的办法,暗中窃取财物,通说认为,秘密窃取是相对财物持有人而言,至于其它人是否知道在所不论。秘密窃取是行为人自我意识的客观上是否真的不被物主发现,对盗窃罪的成立没有影响,秘密窃取是指窃取财物当时而言的,是就盗窃行为而言的,对进入和离开现场的方式、手段对认定是否秘密没有意义。

  从不惟恐被人发现的小偷小摸到现在公然的雇佣他人行窃,既然说明了犯罪人的手法之高超,也说明了犯罪的形态是与时俱进的,不能拘泥于一成不变。

  从法律上讲,指山卖磨式行骗到底是诈骗还是盗窃,各有争论。

  2004年6月至10月,张某先后4次以找朋友、接人为名租车,后又以忘记带手机需要给朋友或所接的人打电话为由向出租车司机骗取手机,然后下车假装打电话,待脱离出租车司机视线后,携带手机离开。4部手机总价值为3750元。本案在审理中,关于被告人张某的行为构成犯罪没有异议,但对于张某的行为如何定性存在争议。有以下两种意见:第一种意见是被告人张某的行为构成盗窃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被告人张某的行为构成诈骗罪。理由是,被告人张某虚构给朋友打电话的事实,使出租车司机自愿将手机交出,下车后佯装打电话,待脱离司机视线后携带手机离开。其行为符合诈骗罪的犯罪构成,构成诈骗罪。

  2006年4月15日11时许,被告人刘某认为三天前一盗窃电缆的犯罪团伙在高明区荷城街道沿江路高明食出码头作案时刚被抓获,此时风头已过,周边保安人员及群众的警惕性不高,正是作案的大好时机。于是,刘某与黄某林(在逃)密谋,携带虚假工作证明、工程作业资格证书等到高明人民医院附近,冒充供电部门人员以100元的佣金雇请严某驾驶一辆货车和以每人20元的价格雇请了黄某、任某、侯某、唐某等四名搬运工,并为每个工人购买了牛仔服及头盔、铁铲等作案工具,假扮成供电工作人员进入食出码头,企图将埋在该码头侧边的进口YJV22-150MM2电缆挖出盗走。在刘某与其雇工埋头苦挖即将得手之际,司机严某通过与食出码头保安的闲聊,对刘某的真实身份产生了怀疑并及时报警。后公安干警接报警后迅速赶到现场将被告人刘某抓获。

  被告人张银杰在青州市瓜市批发市场干装卸工时见青州市桃园糖业公司在青州市昭德办事处孟家村委院内的2号仓库内存放大量白糖,遂生盗窃恶念。后经与被告人张银民合谋,决定于2002年1月17日晚进行盗窃。当日,被告人张银杰、张银民到临朐县找好仓库、货车及装卸工,被告人张银杰返回青州市购买了断线钳、锁等作案工具,先到2号仓库将门锁剪断,换上新锁,后通知等候在临朐县的被告人张银民,由其带领货车及装卸工到青州市,当晚7时许,二被告人将2号仓库内的新疆产“庭玉”牌绵白糖414袋盗走,共计20.7吨,价值69 345元。2002年2月25日,二被告人到广饶县销赃时被公安人员抓获。案发后,追回现金39 000元及绵白糖8.65吨退还失主。

  一般理论认为,取得财产的犯罪分为:违反被害人意志取得财产的犯罪和基于被害人有瑕疵的意志而取得财产的犯罪。盗窃罪属于前者;诈骗罪属于后者。由于诈骗罪与盗窃罪属于两种不同的犯罪类型,处于一种相互排斥的关系,不存在同一行为同时成立诈骗罪与盗窃罪、竞合关系的情况。处分行为的有无,成为划定诈骗罪与盗窃罪的界限。被害人处分财物时是诈骗罪而不是盗窃罪;被害人没有处分财物,行为人获取财物时是盗窃罪。因此,正确理解和认定“处分行为”,是区分盗窃罪与诈骗罪的关键。从理论上对刑法所定诈骗罪的条文进行体系解释,诈骗罪(既遂)在客观上必须表现为一个特定的行为发展过程:行为人实施欺骗行为——对方产生或者继续维持认识错误——对方基于认识错误处分(或交付)财产——行为人获得或者使第三者获得财产——被害人遭受财产损失。必须明确,并非只要行为人实施了欺骗行为进而取得了财并非只要行为人使用欺骗手段,导致对方将财产“转移”给自己或者第三人,就成立诈骗罪。

  这再次说明,法学理论是灰色的,但生命之树常青,源于生活实践而变化不一。


┃相关链接:

浪子偷盗父母财物还赌债

卖车人将自己卖出的二手车偷回转卖被抓获

江苏省公安厅1号督办案在常州成功告破

小城旧案:“打狗帮”的罪恶

光天化日车窗被砸 私家车主请保管好贵重物品

网上游戏一起“战斗” 网下盗窃结为“战友”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