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强奸行为阻断被害妇女的溺婴责任

2009年01月09日16:39 东方法眼李富成 评论字号:T|T
  “20岁的小郭被强奸后生下一女婴,她用发带将孩子勒死后扔在房顶。近日,未婚女小郭被大兴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  [1]

  基于生命的神圣性,每一个人包括母亲都无权剥夺婴儿的生命。从我国现行法律规定看,溺婴是犯罪行为,大兴法院判处小郭四年有期徒刑于法有据,判决也体现了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不过,具体到本案中,大兴法院判处小郭四年有期徒刑,很难说具有合理性,离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相统一也存在不少差距。

  首先,在本案中,小郭是在不知道强奸犯是谁的情况下,被迫产下婴儿,小郭的怀孕、产子都是强奸行为自然发展的结果。在是否产下婴儿这件事上,她的意志是不自由的,而法律从不强迫一个意志不自由的人承担法律责任。

  其次,在如何处理婴儿这件事情上,她不具有选择性。从理论上看,溺婴不是小郭的惟一选择,她可以求助于社会福利机构,可以将婴儿抛弃。但我们的福利机构并不健全,仅是繁琐的申请手续就让人望而却步。一个未婚女孩将婴儿送给别人,也难以为时俗所认可。作为一名打工女,她亦无力抚养婴儿。所以,从小郭所处的实际环境看,对她的选择不应过分苛求。

  再次,法律不认可由犯罪行为产生的义务。法院判处小郭四年有期徒刑的一个潜在根据是小郭与婴儿具有血源关系,她有抚养婴儿的义务,但小郭与婴儿的血源关系来源于强奸行为,小郭的抚养义务也是由强奸行为衍生的。法院判处小郭有罪,无异认可强奸行为,认可强奸行为衍生的二次义务。任何一部法律都不能认可犯罪行为,也不能认可由犯罪行为衍生的二次义务,否则,要么是法律的制定有问题,要么是法律的运行有问题。

  另在,刑罚责任可以阻断。在我国司法实践中,普遍不承认婚内强奸,理由是合法的婚姻关系阻断了刑罚责任。就强奸而言,无论婚内还是婚外,强奸就是强奸,但当事人具有夫妻关系,就阻断了一方的刑罚责任。小郭原本应对溺婴行为承担法律责任,但小郭怀孕、生子是犯罪嫌疑人强加给她的恶果,小郭溺婴仅是抛弃了犯罪所产的恶,小郭的法律责任因强奸行为而阻断。

  最后,刑罚责任可以转移,如,在教唆犯罪中,如果被教唆人是未成年人,未成年人的刑罚责任由教唆犯承担。在本案中,强奸行为是溺婴的起因。没有犯罪嫌疑人的强奸之因,就不会有小郭溺婴之果,二者具有因果关系。在本案中,溺婴的法律责任应该由犯罪嫌疑人承担。这不仅是罚当其罪的基本要求,而且彰显了刑罚的人性光芒。

  将来可出台类似的司法解释:因强奸行为而发生被害妇女的溺婴犯罪,可不追究其法律责任,溺婴的责任由强奸犯承担。

  基于以上理由,笔者认为大兴法院可以认定小郭有罪,但不应判处实刑。

  [1]《20岁未婚女子勒死亲生女婴获刑4年》,http://news.163.com/08/1228/06/4U7UKVMN00011229.html2008-12-28

作者李富成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李富成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