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美国大法官斯卡利亚究竟是谁

2016年02月20日09:17 新华社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打开国外主流新闻网站,头条几乎被“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去世”的消息占据,其轰动程度不亚于前两天朝鲜发射卫星。 司法

  打开国外主流新闻网站,头条几乎被“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去世”的消息占据,其轰动程度不亚于前两天朝鲜发射卫星。

  司法界人士自然对这位德高望重的美国大法官并不陌生。对于不熟悉美国司法的读者来说,这位老爷爷究竟何许人也?他的去世为何引得各方关注?新华国际客户端为您答疑解惑。

  【他凭什么获得诸多赞誉】

  当地时间2月13日,斯卡利亚在得克萨斯州西部一处度假牧场逝世,享年79岁。前一日,他还在从事着毕生最爱的运动——狩猎。

  之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发表声明:斯卡利亚的去世,“是最高法院和他所效忠的国家的巨大损失”,“他是一个杰出的人,一名杰出的法学家,倍受同僚赞赏和珍视”。

  美国总统奥巴马称赞“斯卡利亚不同凡响,是效力于最高法院的最重要法官和思想家之一”。

  美国前总统乔治·W·布什在声明中说:“他是我们国家最高法院的杰出人物和重要的法官。他为法庭带来才智、良好的判断和智慧。”

  从1986年被任命以来,斯卡利亚是历年来联邦最高法院在职期间最长的大法官。他不仅享誉美国政界,而且被普通民众熟知并津津乐道。

  据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华裔律师张军介绍,斯卡利亚个性鲜明,语言辛辣又不失幽默。他坚守“原旨主义”宪法观,因此被称作美国法律界“保守派旗手”。

  所谓“原旨主义”,按照美国法学家保罗·布雷斯特的定义,是指应依据制宪者的意图或者宪法条文的含义来解释宪法。通俗的讲,“原旨主义”是一种保守的司法理念,认为美国宪法有其固定含义,不随时间而改变。斯卡利亚认为,对法律的判决应严格依照宪法原意,不以自己的意愿为转移。

  在30年职业生涯中,斯卡利亚斯卡利亚因支持死刑,反对堕胎、同性恋和控枪等争议问题上的强硬立场而闻名于世,是深受共和党信任和支持的著名保守派大法官。

  他的强大之处在于,你可能不同意他的立场观点,但是不可能不佩服他出具的法律意见。记者的一位律师朋友以“始终屹立于生动理性阐述的巅峰”来评价斯卡利亚。

  同样广为人知的是,斯卡利亚是法庭上的喜剧之王,插科打诨是他的强项——这或许跟他的“意大利基因”有关。

  法庭之外,关于他的段子时常见诸报端。美国著名记者琼·比斯丘皮克曾在《最高法院的“喜剧之王”:安东宁·斯卡利亚大法官传》中这样形容他:“立场保守,却文笔犀利;争强好胜,但逻辑严密;性格狂放,却魅力十足。”

  传记中的斯卡利亚既能令对手无比痛恨,又能令对手敬畏有加;他能在法庭上和同僚恶语相向,私下里却又能和他们成为至交好友;他是传统价值观的坚定维护者,但对他认为错误的传统又能弃之如敝屣;他是虔诚的天主教徒;却也会认为教皇的某些通谕是错误的;他是一位强调司法克制的保守派大法官,却又具有精明的政治头脑和极强的政治野心。

  实际上,斯卡利亚同自由派主导的美国媒体关系一度紧张,直到最近几年才有所改善。而也正是通过媒体,越来越多的人才了解到斯卡利亚这位刻薄死硬的保守派大法官竟然也有幽默、“接地气”的一面。

  如今盖棺定论时,美国媒体大多用“colorful”(富有色彩的)来形容他。可以说,一定程度上,斯卡利亚的存在,拉近了最高法院与普通民众的距离。

  【成为大法官之前他是怎样的人】

  斯卡利亚1936年3月11日出生于新泽西,是家中独子,双亲都是虔诚的天主教徒。父亲从西西里岛移民至美国,先后当过牧师和大学教授,母亲则是意大利移民的后裔,在小学里当教师。

  多年后斯卡利亚在哈佛遇到了同为天主教徒的女同学莫琳,与之结为伉俪。两人恩爱有加,一共育有9个孩子。在很多人看来,斯卡利亚执着经营事业的同时,也是一个热爱生活和顾家的男人。

  根据比斯丘皮克在《斯卡利亚大法官传》里的描述,“斯卡利亚童年时期,意大利移民在美国是一个饱受歧视的族群。当时的美国遍布搞恐怖爆炸的意大利无政府主义者,和端着冲锋枪在街头火拼的西西里黑手党”。

  斯卡利亚6岁时,全家搬到纽约皇后区。意大利裔背景并没有妨碍他从小接受美国精英教育并成长为无人比拼的学霸。尽管他曾说自己并非天才,只是为学业投入了大量时间而已。

  1957年,斯卡利亚以超一流的成绩从乔治敦大学历史系毕业。本科期间,他担任辩论队的最佳辩手。随后,他进入哈佛大学法学院,为该院的著名法学研究学术期刊《哈佛法律评论》担任编辑。1960年,他获得了哈佛大学“谢尔登旅行研究奖学金”,借此机会在欧洲旅行一年。

  1961年至1967年,斯卡利亚供职于克利夫兰一家著名的律师事务所。1967年至1974年在弗吉尼亚大学法学院任教。

  经历了短暂的执教生涯后,斯卡利亚利用积累的资源进入尼克松政府的司法部,很快就在政界如鱼得水,短短几年便晋升为助理司法部长。

  1977年,斯卡利亚重返学术界,担任任芝加哥大学法学院教授。

  1986年,他受到当时美国总统里根提名,成为第一个被任命为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意大利裔美国人。

  【他的去世对美国大选有何影响】

  上面提到,斯卡利亚是美国保守派的代表人物,深受共和党信任和支持。如今美国正面临国会选举和总统选举,斯卡利亚的突然离世对于的选战中的共和党和民主党来说无异于一枚重磅炸弹。

  按照约定俗成的美国政界礼仪标准,遇到斯卡利亚这种重量级政治人物去世,美国政客在事发第一天,一般只发布声明来缅怀逝者的重要贡献,而不是互相开撕。但是,13日当斯卡利亚去世的消息刚公布,共和党和民主党就立刻就是否要在奥巴马任期内提名并任命新的大法官而吵得不可开交。

  自从1991年共和党总统乔治·H·W·布什任命保守派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后至今,美国高法就一直保持着5名保守派大法官和4名自由派大法官的构成。而此前包括斯卡利亚在内的5名保守派大法官在很多判决上经常会立场一致,因此使得美国高法中保守派相对占据优势。

  正是由于保守派在高法中占据的优势,使得在涉及奥巴马政府的空气质量管理规定、竞选筹款改革等问题上的裁定令民主党人不满。

  因此,斯卡利亚突然去世使得奥巴马获得了绝佳的机会来改变美国高法的党派力量抗衡现状。

  张军律师说,美国宪法赋予总统在任期内提名新大法官的权力,但根据80年以来的美国惯例,大选年里不进行这种提名。

  据报道,奥巴马政府或提名一名持自由派观点的法官接替斯卡利亚。一旦如此,最高法院法官之间,自由派法官将占据多数,而这是共和党人决不允许发生的情况。

  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议员麦康奈尔13日提出,应由下一任美国总统负责提名。高法大法官的任命必须由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举行听证会并投票通过(如果司法委员会觉得有必要,大法官的任命需要由参议院全体投票通过)。

  由于麦康奈尔作为多数党领袖能决定参议院日程计划,因此,他的表态反映了共和党人对于奥巴马在任期内提名新大法官的巨大排斥。

  包括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民主党议员民主党议员哈里·里德和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在内的民主党政客随即发表声明,指责任何故意拖延批准奥巴马新大法官提名的党派做法,称这一行为有辱宪法,是对宪法赐予参议院的职责的可耻抛弃。

  高法将在今年作出几个重要判决,其中包括奥巴马为赦免部分非法移民作出的移民改革行政命令、德州大学平权案以及奥巴马政府医改法案中涉及避孕和宗教自由等案件。

  如果共和党人这次采取消极并拖延对待奥巴马提名新大法官的做法,考虑到新总统上任后提名大法官和国会通过提名需要至少两个月,届时,高法将破纪录地超过一年时间缺少一名大法官。

  此前大法官位置空缺时间最长的记录正是1991年改变高法内两党力量抗衡的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的任命。但是,从布什总统提名托马斯到国会最终批准任命也只是用了99天。

  不管怎么说,斯卡利亚的离世,使得“跛脚鸭”总统奥巴马在任期内突然多了一张牌。他是否会在任期内提名新大法官,提名哪一派人士接替斯卡利亚的位置,都将成为影响选战的变量因子,也是共和党和民主党持续博弈的焦点之一。(记者陆佳飞、蒋国鹏、马晓燕,编辑蒋骢骁,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