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日本当年是如何审判东京版“快播”案

2016年01月16日18:06 徐静波博客徐静波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在一审判决中,京都地方法院认为,金子没有积极地去阻止这一软件导致的侵权行为的蔓延,因此认定他触犯了“帮助罪”

  深圳的快播公司到底有没有罪?网友与法学家、律师与法官正在打架,我们只有看热闹的份。

  其实,日本在过去也曾发生过一起类似的 “快播”案件。这一案件发生在2004年,比中国版的“快播”案件早了整整12年。这一个官司,日本从地方法院打到最高法院,前后整整花了8年的时间,其判决是多次反复,最终的结果是出乎了许多人的预料。

  2003年,日本发生了一起重大泄密事件,防卫厅、警察厅等中央重要机关的一些机密文件被抛到社区网站上,成为一个极大的泄密事件。日本警方为此专门组织了IT警察搜查队调查此案,结果发现,这些机密文件是被黑客从中央机关的电脑上偷走的。于是根据IP地址,逮捕了几位黑客,其中有一位还是17岁的高中学生。警察问他们:你们是利用什么手段盗走这些机密文件的?黑客们回答说:那很简单,使用“Winny”软件就行,社区网站上都可以免费下载。

  警察一听有点慌,赶紧上网去查,果然在社区网站上看到了可以免费下载的Winny软件。

  那么,这一款Winny软件是一个什么样的软件呢?其实是一款共享软件,使用这一款软件可以实现不同电脑之间的图像资料、文件等的共享。现在看来,这一款软件是再也普通不过的软件,但是在10几年前的Windows2003的时代,它还是属于很先进的东西。

  警察厅在发现这一款软件之后,就感觉到是抓住了主犯一样,立即将搜查的重点转移到这一款软件的开发者身上。

  网络上只知道这一款软件的开发者有一个绰号,叫“47氏”,但是这个人是男是女,具体是从事什么工作?生活在哪一座城市?都无人知道。

  警察毕竟是警察,半年之后,搜查组冲进了赫赫有名的东京大学,在情报基础中心拘捕了一名正在那里担任特别讲师的男子,指控他是操控这一系列黑客事件的主犯。  

日本东京版“快播”案

  这名男子名叫金子勇(以上照片),1970年出生,当时是33岁。金子勇的被捕,轰动了整个日本列岛,人们关心的不是这一软件本身,而是发现,在堂堂的东京大学里居然藏有高级罪犯。

  那么,金子勇是一位什么样的人物?

  金子勇出身在距离东京300多公里的枥木县的一个普通的农家,这个人是一位IT天才,他从小学3年级开始学习编写程序,高中时就考取了日本第一种情报处理技术员的国家资格证书。1989年考入茨城大学情报工学科,此后他用了十年的时间,在这一所大学里完成了IT专业的本科、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的学业,成为日本当时少有的几名IT博士之一。

  博士毕业后,金子勇作为博士研究员进入日本原子能研究所工作,从事地球模拟器的系统开发,仅仅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就成功开发出了3D物理模拟软件。

  金子勇的才华被东京大学看中,2002年,也就是在他被捕前2年,东京大学研究生院邀请他担任情报处理工学研究室特别助手,从事战略软件创造人才的培养。也就是在这一年的5月,他把自己业余开发的一款共享软件发到了日本最大的社区网站“2ちゃんねる”,这一款免费软件就是导致他最终被捕的Winny。

  日本是一个很讲究知识产权的国家,任何一款软件几乎都要掏钱买。Winny免费软件在社区网站上公开以后,立即成为日本网络社会的一大话题。许多人不是用这一款软件去偷盗政府机关的机密文件,而是用它去收费的视频网站下载电影电视剧和音乐歌曲。金子也因此在网络社会里,获得了“IT之神”的称号。

  在没有发生防卫厅、警察厅机密文件被盗之前,日本警方并没有对这一款软件的存在发生兴趣,甚至对于视频网站的举报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机密文件被盗事件发生后,不仅是警察的态度发生180度的大转变,而且还惊动了首相官邸。当时负责安保工作的内阁官房副长官是当今首相安倍晋三,他当时专门举行了记者会呼吁各机关和企业注意防盗,防止黑客利用Winny软件偷盗机密文件。

  金子被捕后,他的案件是如何审判的?

  金子是在2004年5月10日被捕的,罪名是“帮助侵害著作权”。20天后,他在京都地方法院受到起诉。法院对于这一起案件的审理也非常谨慎,整整花了2年半的时间,一直拖到2006年12月13日才作出判决。检察院要求法院判处他1年有期徒刑,但是,法院只作出了罚款150万日元的有罪判决。那么这150万日元,按照现在的汇率,大概只有8万人民币不到,也就是金子的几个月的工资。但是金子不服这一判决,他向大阪高级法院提出了上诉。而检察院也觉得京都地方法院只是罚一点款,处罚太轻,也向大阪高级法院提出控诉。

  这一上诉一拖又是3年,直到2009年10月,大阪高级法院才作出二审判决,判金子无罪。这下检察院不服了,直接告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再审,又审了三年,一直到2011年12月的圣诞节之前,最高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检察院的上诉,判金子无罪。

  从2004年被捕,到2011年最终确定无罪,金子度过了苦难的8年时间。我们现在无法看到日本最高法院当时的庭审记录,但是,根据媒体的报道,这一起案件的争论焦点集中在这么一点上:检察院认为,金子明知道自己开发的软件已经被用作拷贝各种映象与音乐作品,而没有采取制止的措施,明显地对侵害著作权的行为提供了一种故意的帮助,因此犯下了“帮助罪”。而金子和辩护律师一方认为,Winny软件的开发并不是以侵害著作权为目的,而是给人们提供一种文件共享的服务,而且是免费提供,是对日本网络发展所作的一种贡献。如果判他有罪,将会极大地损害广大软件开发者们的积极性,导致日本IT产业发展的滞后。

  在一审判决中,京都地方法院认为,金子没有积极地去阻止这一软件导致的侵权行为的蔓延,因此认定他触犯了“帮助罪”,罚款150万日元。但是最高法院最终判金子无罪,是认为他作为一名技术人员开发这一软件的本意,并没有想刻意地帮助人们去侵害著作权。至于有人利用这一软件去拷贝映像和音乐作品,侵害著作权,与金子本人没有直接的关联,因此“帮助罪”无法成立。

日本东京版“快播”案

日本东京版“快播”案

  金子因为被捕,失去了在东京大学当讲师的资格。而在8年的诉讼过程中,他靠给几家IT个公司当顾问来维持自己的生活,但是再也没有新技术新软件的诞生。最为悲惨的是,在最高法院判决他无罪后的第三年,因为突发性心肌梗塞,金子离开了人世。2013年7月的那一个傍晚,他倒在马路边,终年44岁。

  一代IT天才的陨落,对于日本的司法机关来说,没有什么特别心疼的事情。但是,对于日本的IT界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损失。日本网络开发的元老村井纯教授在金子去世后发表了一份悼词,他称颂金子作为软件开发者是世界IT界极为珍贵的专家,是日本网络开发的英雄。他说,我们向他保证,要继承他的遗志,去战胜阻碍网络社会发展的各种障碍。金子的光辉永远照亮着我们的心。

  我们特别注意到日本最高法院在判决金子无罪的判决书中,特别提到了一个单词,叫“技术中立”。网络社会是全世界发展最为迅速,也是最无秩序的社会,网络产业的立法滞后不仅是日本,也是世界许多国家面对侵害著作权问题所遭遇的最为头疼的问题。金子的案例能否适合中国的国情,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把技术开发与使用结果分开考虑,可能是一种比较理性的司法解读。就好象生产菜刀的人不应该对砍人事件负责一样,维护“技术中立”的原则,也许更有利于网络社会的发展。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