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为什么不恨贪官管仲

2014年10月19日15:43 东方法眼孙凯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他充分理解和尊重人性、民心,充分尊重民众好财争利的习性。更认为物质利益是人们遵守礼仪法度的前提。“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就是他制定政策的依据。

管仲

  官员,是公民以税收奉养的承担公共职责的人员。贪官,是在官员岗位上,以出卖公权追求个人财富的人。

  民众对于官员一般有两种基本期待:第一是他能高水平地履行其所承担的公共职责。因为事在人为,同样一个岗位,能吏和庸吏所做出的业绩是会有天壤之别的。能吏可能创非凡业绩,给万民造福,庸吏则可能陷民于水火,致八方之不安。

  第二当然是期望官员廉洁奉公。不要出卖公共利益来满足私欲。

  但所谓人生不如意处十之八九,古往今来,能同时满足百姓这两种期望的官员也就有十之一二吧。能同时不满足百姓这两种期望的则有十之三四。剩下的,则像中国移动的语音提示一样,总需要百姓选择:要贪而能者?还是要廉而庸者?今天网络上那些热议刘志军的言论,其实都是在说人们对这个难题的见解。

  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的媒体上充斥着一种观点,那就是宁要有毛病的能吏,不要没缺点的庸官,这大约是人们被四平八稳无所作为的庸吏折磨太久后的一种反动。

  世间事总是那么斑驳多彩。可称中国历史上第一能吏的管仲,身上就充满了矛盾。

  今天,如果出个管仲这样的干部,在西方、在中国,大约都很难出位。在西方,媒体一揭他曾三次在战场上开小差逃跑,他还怎么混啊!要在中国,提拔时可能也难过公示这一关。可他竟然就做了齐国这样一个大国的总理。

  作为一个大国总理,以廉洁而论,管仲是太不合格了。《史记·管晏列传》载:“管仲富拟於公室,有三归、反坫。齐人不以为侈。”就是说,他个人富可敌国,娶有三个以上的老婆,国君接待其他国家元首、举行国宴时的设备反坫,他家里也有。《论语》中记载,有人问孔子老人家:管仲是不是很节俭啊?孔子说:他娶了三个老婆,给他家工作的人从来不兼职,怎么会节俭呢?又问:那么他懂礼节嘛?孔子说:国君宫殿前设立门塞,他家也有;国君设宴招待外国的君主,在堂上设置了放酒杯的设备,他家也有,如果说他懂礼,还有谁不懂礼啊。

  那么,为什么齐国人并不认为管仲奢侈呢?

  太史公在《史记·管晏列传》中说:我读了管仲的《牧民》《山高》《乘马》《轻重》《九府》和《晏子春秋》,这些书上说的太详细了!至于他们的著作,社会上已有很多,因此不再论述,只记载他们的佚事。所以从《史记·管晏列传》《史记·齐太公世家》,再结合其他记载来看,首先因为管仲是位极出色的经济学家,他凭借齐国在海滨的条件,设立盐、渔、铁官职加以管理,鼓励渔盐交易。流通货物,积聚财富,有效地拉动了经济。使得国富兵强。

  其次,他制定政策总是注意让民众受益。

  在民富国强的同时,他制定了高明的外交政策。并在外交事务中善于化被动为主动,屡屡能把国君的率性胡为修饰为有崇高动机的冠冕堂皇的义举。使齐国拥有了崇高的国际威望。

  比如:齐桓公从蔡国娶了个漂亮的小老婆,一天,老夫少妻荡舟湖上,小媳妇故意摇晃小船逗老夫,老君王害怕啊,抓紧船梆让她停下,小媳妇看老夫害怕更觉好玩,继续摇着逗老夫玩。老君王一怒之下,就把这个小媳妇赶回蔡国去了。但没正式办离婚手续。蔡国国君也很生气,想着我的娇女儿嫁给你个老东西,你还这么不给面子,转手就又把女儿嫁给别人了。这一下就惹出了国际纠纷,齐桓公马上派军队征讨蔡国。

  管仲不逆君意,征讨了蔡国,但转手就同时征讨楚国,责备它没有像周朝开国时所规定的,向周王室进贡菁茅——看看,君王的阴暗儿戏就成了维护周王室的义举。所以《史记·管晏列传》载:管仲善于把祸患化为吉祥,使失败转化为成功。桓公怨恨少姬改嫁而向南袭击蔡国,管仲就寻找借口攻打楚国,责备它没有向周王室进贡菁茅。桓公向北出兵攻打山戎,管仲趁机让燕国整顿召公时期的政教。桓公想背弃曹沫逼迫他订立的盟约,管仲就顺应形势劝他信守盟约,诸侯们因此归顺齐国。

  在管仲执政期,齐桓公九合诸侯,称霸天下,有强烈荣誉感和自豪感的当然不仅仅是齐桓公,每个齐国人都会觉得荣耀。

  所以说,管仲首先是以他过人的才能造福整个齐国,其次,他制定政策首先取民心、顺民意,如他说:国家下达政令就像流水的源头,顺着百姓的心意流下。政令符合下情就容易推行。百姓想要得到的,就给他们;百姓所反对的,就替他们废除。

  还有一个原因,大约是因为他的富有,不是因蝇营狗苟卖官卖批文出卖公共利益而来?而是光明正大争取到了高薪养廉的政策?《说苑》载:齐桓公使管仲治国,管仲说:贱不能临贵。齐桓公就把他提拔为总理。但并不见他的治国成效,问他原因,他说:贫不能使富。于是齐桓公赐他可以从政府税收里取一块。还不见成效,又问他,他说:疏不能制近。于是齐桓公立他为干爹。从此一帆风顺。孔子曾说:管仲再能干不得到这三种权力,也不能让他的君王称霸天下。

  一个如此奢侈、能光明正大往自己家收“市租”的官员,按今天的标准,怎么说都是个贪官啊,呵!可今天,不光明正大地大收“市租”、且无一丝一毫恩惠于百姓的贪官比比皆是,他们比起管仲来,可是有天壤之别的。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