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刑事诉讼程序中的程序正义思想──电影《判我有罪》的法理学辨析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古今 > 正文

美国刑事诉讼程序中的程序正义思想──电影《判我有罪》的法理学辨析

2013年09月11日16:45 东方法眼 詹文天 祖丙山
   
 

核心提示:论述美国刑事诉讼程序中对程序正义的追求,并不是说美国诉讼程序有多么的先进,我们非要学习他们。对于每个国家来说,并不是要引进先进的诉讼程序,而是要寻找最适合自己国家的诉讼程序。

  美国法庭片《判我有罪》根据美国真实故事改编而成。主人公迪诺西奥由于贩卖毒品被判入狱三十年,在入狱服刑期间,由于之前涉嫌的赌博、敲诈勒索、结伙阴谋等十四项罪还未经审判,继而开始了长达六百多天的审判活动。在庭审开始之前,检察官曾找到迪诺西奥,要跟他做一次“诉辩交易”,希望他能够做能够做为污点证人指控犯罪集团中的其他成员以换取对他有利的判决。但是,迪诺西奥的态度让检察官们大失所望,他“宁肯将牢底坐穿,也不愿意出卖自己的兄弟”。

美国电影《判我有罪》 

  影片是根据真实的法庭记录完成的。通过影片,我们站在我国的角度看美国的刑事诉讼程序,感觉这起审了六百多天的超长案件从头至尾都像是一场闹剧。可以肯定的说类似的案件如果在我国发生,案件一旦进入庭审程序,就几乎已经表明案件是铁证如山,就等着最后的判决就可以了。在诉讼程序中尤其是刑事诉讼程序,美国人对程序正义的痴迷达到了让人感到费解的地步。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近代乃至当代,英美法系的国家在人文社科领域内新的学说的提出,思想根源最终无不是来源于天赋人权的思想。实际上,对人权的保护在诉讼程序中的体现就是对程序正义不懈的追求。西方有句法律谚语:“正义不仅仅要实现,而且要以人们看的见的方式实现。”在案件终结之前,没有人知道最后的判决是什么,结果正义与否只得去推测。但是程序过程就不是这样,诉讼程序自始至终都伴随着每一个诉讼参与人,程序是否合法是能够被人察觉的,这也就是西方国家所说的“看得见的正义。”“程序正义并不是必然带来实体的正义,但是非正义的程序即使实现了实体正义也给人一种非正义的感觉使人难以接受”,所以英美法系的国家才如此孜孜不倦的追求程序正义,以至于在有些时候牺牲实体正义来换取程序的正义,如轰动一时辛普森案。

  对程序正义的追求,实际上是美国人对人权保护追求的必然结果。在电影中,主人公在经过法官的一再提醒后最终决定自己为自己辩护,在众多的被告中,迪奥西诺是唯一没有辩护律师的被告。主人公每次站在法庭上,必然是西装革履,并在答辩时来回自由走动。就这一点而言,就可以看出美国人在面对犯罪嫌疑人与我们截然不同的态度。在我国,犯罪嫌疑人站在法庭上更像是在受审,而非辩护:他们身上穿着囚服,手上戴着手铐,站在被告席上,接受者检察官的控告以及法官的审判。实际上,在法官作出判决之前,任何人都是无罪的,既然无罪,就理应享有正常人的一切权利。当然,在美国,一个人有罪与否,并不是由法官作出的,而是陪审团做出的。所以,电影中的主人公不管平时怎么样,但是只要站在法庭上,必然是西装革履,装出一副正人君子之状,以获得陪审团的好感,使其相信自己是无罪的。在美国,控方和辩方就是两个完全平等的队伍,而法官在形式上也是完全中立的,主要负责维护法庭秩序和引导法庭程序。在这样一种态势下,被告人的权利能得到充分保护,人们也才能相信被告人充分行使了自己的权力,正义被人们看见了,最后的判决也才能被各方所接受。

  在对人权的保护上,美国人不仅仅停留在可以看的见的程序上这一表面的层次,而更多的是一些细节。在电影中,有一个细节就是主人公迪诺西奥靠近法官向法官小声提问问题,这时控方的检察官凑了上了说他有权知道他们两个在商量什么事情,结果迪诺西奥只是在向法官抱怨说:监狱的伙食有些差,能不能改进一些,法官无奈的说那不是他的职责范围。这个细节在电影导演看来可能主要是为了增加影片的喜剧效果,但是,它却无意中体现了美国人对程序正义的极度迷恋。美国人不相信人性,他会杜绝一切可能产生不公正因素的情形发生。在法庭上,在那么多人面前,主人公确实不太可能跟法官密谋什么事情,但是不太可能毕竟不是绝对不能,这种事情依然要受到监督,以保证任何情况下正义都能够被实现。

  程序正义的实现是需要法庭上每个人都在法律的范围内活动,按照法律的规定去行使诉讼的权力。任何人都不能够有特权,甚至不用提高到特权的角度,即使有可能会影响到正义的可能性都应该被坚决杜绝。电影《判我有罪》这场对黑帮罪行的审判,整整持续了六百多天,最后无论是法官还是控方,都已经忍受不了如此长时间的诉讼。法官以及检察官从头至尾都参加了这场诉讼,但是我们看到最后能有权做出判决的陪审团却是换了一波又一波。按照我们的思维,案子的审判理应由同一批人来审判,因为他们从头至尾都参加了诉讼,对案子了如指掌,这样才能做出正确的判决。但是美国人的思维却并不是如此,在美国人的思想维度之下,陪审团不是专业的法律人士,不具有法律人的理性,因此陪审团成员总是会受到法律之外的原因的影响,不能做出理性的判断。但是在他们手中掌握着决定公民是否自由的权利,所以如果一件刑事诉讼的案件持续很长时间,陪审团成员有可能在这段时间内受到案外因素影响,尤其是出现贿赂现象,使得正义的判决不能实现。这也就是为什么电影中在长达六百多天的诉讼中陪审团成员不断变换的原因。美国人总是杜绝任何影响程序正义的因素的出现,使得正义至少让普通人以一般人的感受能够察觉到。

  实际上,论述美国刑事诉讼程序中对程序正义的追求,并不是说美国诉讼程序有多么的先进,我们非要学习他们。对于每个国家来说,并不是要引进先进的诉讼程序,而是要寻找最适合自己国家的诉讼程序。在我国,由于传统文化影响,至今实体正义为上的思想仍然影响深刻。由于过于强调实体正义从而忽略了程序正义,使得犯罪嫌疑人的基本权利得不到保障的事情经常发生,因此,我们确有必要借鉴美国刑事诉讼中对程序如此重视的态度。也许,在我国目前犯罪高发的态势下,没有必要将程序正义提到如此高的程度,但是我们至少要将程序正义提到与实体正义相同的高度上,并逐渐完善我们的诉讼程序,如此,也才能真正实现新刑诉法中保障人权的规定。

  (作者单位:山东省平原县人民检察院)


┃相关链接:

杀害章莹颖的凶手为什么必须死?

没有秘密之书──你能理解法律

网络时代美国司法对媒体预先限制的反思

个性,个性:你的企业名称要个性

财务人员之于小企业:美国日常生活法律百科中的一个小问答

我能不能主张与业务相关娱乐费用的扣除?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