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旺达“草地法庭”对我国司法改革的启示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古今 > 正文

卢旺达“草地法庭”对我国司法改革的启示

2012年07月14日21:12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2012年6月18日卢旺达加查查传统法庭(亦称“草地上的司法审判”)关闭仪式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的议会大厦举行,这标志着加查查法庭正式结束其审判1994年卢旺达大屠杀嫌疑人的使命。

  司法改革在我国可谓一个热词,也是一个争论不休的话题。有的主张从顶层设计入手,有的主张具体法治推动。

  司法改革是一个众人纷云说不一的话题,但最终何去何从,或许还要看国情。

  2012年6月18日卢旺达加查查传统法庭(亦称“草地上的司法审判”)关闭仪式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的议会大厦举行,这标志着加查查法庭正式结束其审判1994年卢旺达大屠杀嫌疑人的使命。

  10年来,加查查法庭总共动用16万多名法官,审理大屠杀相关案件近200万起。大体上相当于我国目前法院2年的刑事审判数量,不过你要知道卢旺达的国情,你就会不无惊讶了!因为卢旺达地处非洲中部,是一个只有800多万人口的小国家(还不如国内的一个地级市管辖人口多)。

卢旺达

卢旺达风景(资料图片

  就这样一个国家,1994年4月至7月间,竟然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卢旺达大屠杀事件。1994年4月6日,载着卢旺达总统朱哈比亚利马纳和布隆迪总统恩塔里亚米拉的飞机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附近被击落,两位总统同时罹难。该事件立即在卢旺达全国范围内引发了胡图族人针对图西族人的血腥报复。7日,由胡图族士兵组成的总统卫队杀害了卢旺达女总理、图西族人乌维林吉伊姆扎纳和3名部长。在当地媒体和电台的煽动下,此后3个月里,先后约有80万至100万人惨死在胡图族士兵、民兵、平民的枪支、弯刀和削尖的木棒之下,绝大部分受害者是图西族人,也包括一些同情图西族的胡图族人,卢旺达全国1/8的人口消失,另外还有25万至50万卢旺达妇女和女孩遭到强奸。

  这是一场人类的大浩劫!

  为了彻底清算卢旺达大屠杀凶手的罪恶,联合国成立了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卢旺达国际刑庭)。

  按照分工,卢旺达国际刑庭审判高级政府官员和军人,卢旺达政府则自行负责审判较低层次的领导人和平民。

  1996年8月,卢旺达议会通过了制裁大屠杀反人类罪行的司法程序,此后,卢旺达国内的常规法庭开始循此法审理大屠杀案件。

  但大屠杀后,卢旺达司法体系遭到彻底破坏,几十万犯罪嫌疑人被关在狱中得不到审判,数以万计受害者家庭得不到补偿。据专家估算,如果采用常规司法手段,至少要上百年才能审理完全部案件。

  “迟来的正义非正义”,这样的审判无疑有违审判要旨的。

  长期以来,包括卢旺达在内的非洲在一些人眼中就是贫穷、蛮荒、落后、无力解决自身问题的代名词,这也成为许多文明人恣意在非洲问题上指手画脚的借口。

  但文明人能给卢旺达开出什么样的良方呢?除了指责之外,似乎无任何有见地的建议。

  卢旺达当时有三个选择,一是复仇,二是大赦,但这两种选择都会导致进一步的混乱与毁灭,卢旺达选择了第三条道路,那就是利用卢旺达人解决冲突的传统智慧与机制——加查查法庭来审判嫌疑犯。

  “加查查”一词源于卢旺达语,“加查查法庭”的意思是“草地上的司法审判”,意即民间团体成员充当“法官”,是卢旺达人解决民间纠纷的传统办法。

  当邻里之间发生纠纷时,长者召集大家聚在树下,让当事人陈述理由,并由长者最终做出判决,类似于我国古代的“族长”制度吧?

  用现代人的眼光看,这种露天审判是一种非常不专业的司法形式,但这种非专业形式却在卢旺达推进种族和解、国家稳定的过程中发挥了独特作用。

  因为特殊的情况需要特殊的解决办法。

  2002年6月,卢旺达政府经过反复讨论和试点后,启动了加查查法庭。之后,卢旺达共成立了1.2万多个传统法庭,雇用了16万多名民间法官,在10年内审理了近200万起案件。可以说,加查查法庭在短时间内完成了常规司法无法完成的工作。

  不仅如此,加查查法庭还帮助卢旺达弥合了大屠杀造成的社会创伤。在加查查法庭的审判现场,当犯罪嫌疑人和受害者家属陈述时,街坊邻居就站在他们面前,任何人都可以当众发表看法。在这种环境中,谎言很容易被揭穿,真相无法被隐瞒。黑暗日子里的罪孽与苦难就这样被重新摆在了刚刚走出战栗与恐惧的卢旺达人面前。听到伤心处,从法官到听众无不落泪。正是在这样一个个血泪事实面前,卢旺达人学会了如何勇敢面对过去,学会了如何卸下内心的沉重包袱,团结起来面对未来。

  加查查法庭自成立之初,就一直受到外界人士的质疑。批评者认为,这种非专业的审判难以真正实现司法公正。

  但事实证明,虽然传统法庭很质朴,也远非完美,但却是解决卢旺达大屠杀遗留司法问题的最佳办法。卢旺达人世代依靠这种法庭解决纠纷,他们相信这种传统办法,这就是其成功的原因。联合国驻卢旺达办事处也认为,本土办法对人民有更加直接和持续的影响,应该得到支持。

  卢旺达加查查传统法庭执行秘书长穆坎塔甘祖瓦在关闭仪式上说,虽然加查查传统法庭有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一项评估报告称加查查传统法庭总体上取得了87%的成功。

  无论是卢旺达国内还是国际舆论来看,普遍认为这一法庭的设置无疑是最优制度设计。

  草地法庭更带给我们对司法体制改革的思考。长期以来,我们经常学习、借鉴外国的先进经验,总认为“外国的月亮更圆一些”,殊不知真正的智慧往往就在本国的民间。

  正如卢旺达总统卡加梅所说,加查查传统法庭虽有不完善的地方,但不失为最佳的现实选择。因为批评者并不能找到更好的替代方法。

  这一司法制度设计也给我们正在如火如荼进行的司法体制改革以有益的启示,批评容易,借鉴似乎也不难,难的是适合国情,在这个意义上卢旺达草地法庭的成功更值得国内法学界关注。


┃相关链接:

丢了博士学位的匈牙利总统施米特后悔没生在中国

西班牙性工作者对银行家罢工说明了什么

囚犯增肥免死与懒汉锯脚领救济被拒:规避法律的不同后果

巴拿马总统是如何处理护照出错事件的

外国医师来华短期行医暂行管理办法

关于229家外国律师事务所驻华代表机构通过2015年度检验获准在中国境内执业的公告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