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十二月党人妻子”的爱情神话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古今 > 正文

俄国“十二月党人妻子”的爱情神话

2012年04月10日20:50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十二月党人”是一批俄国贵族革命家,他们因为在1825年12月于发动反对沙皇独裁统治的武装起义而得名,但起义很快因为寡不敌众而惨遭镇压。

  最近一期(2012年4月)凤凰卫视《凤凰大视野》播出了俄国十二月党人和他们的妻子们的故事。

  这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对我们绝大多数人来说,是那样陌生和遥远。

  但无论如何,这段发生在异域的往事,却演绎了人类历史上最崇高的情感历程。

十二月党人妻子

  这让我们这些混迹于钢筋水泥的城堡里日日忙碌却不知所终的人们知道,在那个久远的年代曾经存在的爱情神话。

  今天的年青一代或许已经不知道十二月党人。

  法国人?英国人?还是德国人?他们是什么时代的人?

  “十二月党人”是一批俄国贵族革命家,他们因为在1825年12月于发动反对沙皇独裁统治的武装起义而得名,但起义很快因为寡不敌众而惨遭镇压。轰轰烈烈的起义虽然失败了,但是抛弃了财产地位、家庭妻儿、大公无私、奋不顾身一心为俄国劳苦大众谋幸福的十二月党人从此被俄国人民视为心目中的英雄。

  十二月党人起义失败后,沙皇尼古拉一世命令他们的妻子与罪犯丈夫断绝关系,为此他还专门修改了沙皇法律不准贵族离婚的法律:只要哪一位贵妇提出离婚,法院立即给予批准。出人意料的是,绝大多数十二月党人的妻子坚决要求随同丈夫一起流放西伯利亚!尼古拉一世答应了她们的要求。但紧接着又颁布了一项紧急法令,对她们作出了限制:凡愿意跟随丈夫流放西伯利亚的妻子,将不得携带子女,不得再返回城市,并永久取消贵族特权。这一法令的颁行,无异于釜底抽薪,这就意味着:这些端庄、雍容、高贵的女性将永远离开金碧辉煌的宫殿,离开襁褓中的孩子和亲人,告别昔日的富足与优裕!但几乎所有的十二月党人的妻子、情人都不肯与十二月党人离婚、分手,她们义无反顾、坚贞不屈、更是心甘情愿地选择了与自己的丈夫、情人一道前往遥远的蛮荒之地西伯利亚服苦役的艰难道路。

  “生死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真挚情感从来就是这样的质朴。十二月党人妻子中最后辞世的亚历山大拉·伊万诺芙娜·达夫多娃说过的一段话:“诗人们把我们赞颂成女英雄。我们哪是什么女英雄,我们只是去找我们的丈夫罢了……”

  在中国,可能存在这样的妻子吗?

  上了点年纪的人都知道建国初期的“胡风反革命集团”冤案。伟大领袖为了拿胡风开刀,做了手脚:命令公安部门突击搜查胡风及其的所有亲友、学生的家室,以及与胡风有过往来的作家、艺术家们的私人信件、私人日记本,来作为胡风反革命集团的罪证。在其中,许多当日和今天听来都赫赫有名的人作了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就这样的“正义事业”,最终产生了严重恶果,文革中的人人不信任,夫妻相互揭发,这些遗毒之害,今天仍然未绝。

  或许上苍怜悯,在 1956年5月16日,胡风被捕后,做为胡风的妻子、“集团中的骨干分子”的梅志,也被“劳动改造”。1965年,胡风被判14年徒刑,剥夺政治权力6年。 “文革”伊始,刚获假释的胡风又被发配到四川,为了照顾他的生活梅志也随同前往。在这之后的十几年是胡风监禁生活中最为苦难的日子,假若没有妻子这强有力的支撑,监禁中的胡风也许早已冤魂归西了。

  梅志和胡风相扶相携,在注定要颠沛流离的人生路上风雨同舟患难与共。梅志为中国人演绎了一个中国版的“十二月党人”妻子。

  但这样的神话确实太少了。

  身为法律界人,江平先生可谓“天下无人不识君”。中国法学界泰斗、被誉为“中国法学界良心”的他在1957年,27岁时被划为右派,接着感情甚笃的新婚才一个月的妻子,迫于政治压力与之离婚。更令他不能接受的是,没过多少天,她又结婚了。“我正被过去的恩爱所折磨,她却表现得如此无情无义。”2010年江平在他的口述史《沉浮与枯荣:八十自述》中如此感慨,让人读来心痛不已。(参见王学堂著《离婚为什么》,知识产权出版社,2011年7月版,第19-20页,《婚姻与正义无关》)

  中国应该存在十二月党人那样的妻子!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