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2002年的一起“李昌奎”案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古今 > 正文

发生在2002年的一起“李昌奎”案

2011年07月28日16:51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被告人黄法俭见同村农民巩金明的女儿巩秀春一人在地里干活顿生歹意,上前将巩秀春摁倒在地掐昏奸淫之后,见巩秀春未死,怕罪行败露顿生杀人灭口之恶念,又用双手猛掐巩秀春颈部致其当场至息死亡,又将巩秀春尸体移至现场东南侧潜逃。

  云南省巧家县茂租乡鹦哥村28岁的李昌奎因暗恋同村18岁姑娘王家飞,2009年春节,李昌奎曾到王家提亲遭拒。提亲失败,李昌奎心怀恨意。同年5月14日,李家与王家因琐事发生打架,远在四川西昌打工的李昌奎赶回老家。5月16日,李昌奎将王家飞强奸、杀害,王家飞年仅3岁的弟弟王家红也遭其残忍杀害,并用绳子将王家姐弟俩脖子勒到了一起。昭通市中级法院以李昌奎犯故意杀人罪和强奸罪,决定执行死刑,赔偿受害人家属3万元。但是,云南省高级法院以李昌奎自首、积极赔偿为由改判其死缓。

  此案目前云南省高院正在重审。不由想起了大约在10年前发生在山东的一起类似案件。

  2002年8月8日上午9时许,被告人黄法俭(男,汉族,小学文化,农民,1983年6月2日生,山东省夏津县郑保屯镇郑保屯村,2002年8月18日被拘留,同年9月13日被逮捕)在夏津郑保屯镇郑保屯村南见同村农民巩金明的女儿巩秀春(女,汉族,初中文化,学生,共青团员,1986年2月生)一人在地里干活顿生歹意,上前将巩秀春摁倒在地掐昏奸淫之后,见巩秀春未死,怕罪行败露顿生杀人灭口之恶念,又用双手猛掐巩秀春颈部致其当场至息死亡,又将巩秀春尸体移至现场东南侧潜逃。2002年8月18日被告人黄法俭因形迹可疑被山东省临清市铁路公安派出所干警盘查询问时即其交特了在夏津县做案的罪行被抓获归案。

  山东省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3年2月28日进行了不公开开庭审理,并于同年3月7日一审宣判认为,被告人黄法俭违背妇女意志,以暴力之手段强行与之发生性关系,其行为已构成强奸罪,在实施强奸行为后又杀人灭口,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且手段残忍,后果严重,形响极坏,应依法从严惩处。被告人黄法俭在被盘查时主动交特其杀人强奸的罪行应视为“自首”,但鉴于其犯罪情节严重依法不予从轻处罚,依法对被告人黄法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即被害人巩秀春的父亲巩金明经济损失人民币3000元。

  宣判后被告人黄法俭对判决不服,以投案“自首”为主要理由提起上诉。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3年5月27日审理认为,上诉人黄法俭违背妇女意志以暴力方法强行与之发生性关系后,唯恐罪行败露又杀人灭口,并致人死亡,其犯罪情节恶劣,后果严重,本应严惩,但鉴于上诉人黄法俭在逃跑期间,因形迹可疑被公安机关盘问时主动交特了其杀人强奸的罪行应视为“自首”可判处死刑不立即执行,据此对被告人黄法俭改判为,判处死刑缓其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力终身,并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人民币二万元。

  从一、二审的判决看,关键在于“自首”是否可以或者不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的问题。一审认定为“不可以”,二审认定“可以”。但更主要的原因或许在于刑事和解的适用不当上。

  在终审判决之后,山东省高级法院的法官拿了两万两千元钱给巩家。法官解释说,在一审中没有给巩家相应的赔偿,但是考虑到不能让被害人损失得太大,就拿出两万多元钱算是补偿。

  但巩家人仍然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他们仍旧认为凶手应该偿命,而出现这样的结果肯定是有人在背后做了手脚。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后,被害人巩秀春的父亲巩金明开始上访申诉,在北京、济南巩金明夫妇二人抱着女儿的遗像和装有其骨灰的小棺材跪着向围观的人员苦诉并焚烧其女儿生前的遗物等,社会负面形响很大。甚至在奥运会期间仍在北京上访。

  今天我们评价这起案件,按照2010年2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中“对于自首的被告人,除了罪行极其严重、主观恶性极深、人身危险性极大,或者恶意地利用自首规避法律制裁者以外,一般均应当依法从宽处罚”的规定,对被告人予以从宽处罚(判处死缓)自然有一定合理性。

  但当时终审法官出于刑事和解的角度给被害人的2万元赔偿款不但没有得到应有的理解,反而成为被害人家属的上访理由(司法不公)。

  法院或许考虑了现代司法理念,或许考虑了少杀慎杀的司法原则,就是没有考虑被害人家属的感受。

  云南案件中被害人的女儿被人先强奸后杀害,3岁的儿子也无辜送命,两个孩子的惨死,却换来了一个死缓。

  试想,约10—20年不等的时间,死缓犯大摇大摆走在被害人家属面前,让人情何以堪?

  如果说这事发生在我身上,我也一定要讨个说法的,理由很简单,人活一口气。

  或许这才是激怒网民的原因所在。

  当然,我一直认为个案背后一定着系列类似问题。

  全国不知道还有多少类似案件掩藏于卷宗背后,或许被尘封,或者被遗忘。


┃相关链接:

李昌奎案的法律反思

李昌奎案:谁动了司法的奶酪

高铭暄和陈光中教授谈李昌奎案

李昌奎案错在哪里

狂欢的背后

李昌奎已被执行死刑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