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学堂一夫两妻案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古今 > 正文

王学堂一夫两妻案

2011年04月28日11:32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前几天在百度里面搜索自己的名字,竟然发现了与名字相关的一个案例,“王学堂一夫两妻案”。 有些好奇,仔细阅读,可惜内容介绍太少。 说

  前几天在百度里面搜索自己的名字,竟然发现了与名字相关的一个案例,“王学堂一夫两妻案”。

  有些好奇,仔细阅读,可惜内容介绍太少。

  说的是辛亥老人朱峙三先生(1886-1967年)的断案经历。

  朱峙三先生1886年出生于鄂州城关一个世医之家。峙三先生一生处于社会大变革时期,18岁(1904年)中秀才,20岁(1906年)从武昌师范学堂毕业后,以强烈的求知欲望和投身革命的抱负,考入当时名声鹊起的两湖总师范学堂仁斋深造。武昌首义成功后,相继任武昌军政府内务部书记官、革命机关报——《中华民国公报》编辑,以“臣骨宁无志不移”的革命气概撰写文章。

  1912年2月11日,峙三先生被军政府内务部札委为黄安(今红安)县副知事级待遇的书记官,负管理全县司法之责,为了整顿吏治,董必武、张国恩在省城黄安同乡会曾与知事傅启楷商议“必须铲除县中好讼恶棍经常无端生事,勾结衙门败人家产的多年沿袭顽症”问题。为落实此事,他与傅知事在出勘案件、坐堂审问等环节上分工合作。一旦案情取证完毕,他采取“一堂即结”的受理方式,既为原、被告省时省钱,亦使衙役和讼棍无隙可乘、无愚可欺。

  他最典型的案例是审判“王学堂一夫两妻案”,依律判决“一子两祧,律有明条;一夫两妻古今亦无此先例”,做到“今为民国,不可使黄安有冤民”。

  这就是资料中“王学堂一夫两妻案”的全部内容。

  我试着还原一个历史。

  大约是这位与我同名当然也是先辈的王学堂先生在1910年代,应该家境不错,似乎个人也风流倜傥(要不就难以解释后来的“一夫两妻”)。于是,有两个美貌女子分别愿意以身相许,而这位王学堂先生也就照单全收。

  我们知道,尽管我们向来是一夫一妻多妾制度,也就是事实上讲一个男子可以有多个老婆,但这么多老婆只中只有一个是妻子。妻子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所谓“娶妻娶德娶妾娶色”即是来源于此。

  妻妾成群中的妻和妾地位是明显不同的。钱钟书在围城中说,“他们有这么一比,讲师比通房丫头,教授比夫人,副教授呢等于如夫人。丫头收房做姨太太,是很普通——至少在以前很普通的事;姨太太要扶正做大太太,那是干犯纲常名教,做不得的”。

  “一夫一妻制”在古代就有法律明文规定:唐高宗《永徽律疏》中有《户婚》规定:“诸有妻更娶妻者,徒一年,女家减一等;若欺妄而娶者,徒一年半,女家不坐,各离之。”就是说,你有了一个明媒正娶的老婆,还要明媒正娶一个老婆的话,要判徒刑一年,你第二个老婆家也要被判刑,只不过减轻一点罢了。所以,三妻四妾并不是说你可以娶三个老婆,而是说你老婆死了,可以再娶一个,但不能同时娶两个。否则不仅要判刑,还要强迫与二婆离婚。

  偏偏这位王学堂先生在100年前就犯下了这么一桩罪,一夫两妻。

  也不知道是谁告上了法庭,总之这则官司见了官。

  官府认为,法律明文规定一个孩子可以成为两家的孩子(宗祠过继,以防断香火),但“一夫两妻”自古无先例。

  自然,官府棒打鸳鸯。

  至于后来的事,就不见记载了。

  搜索自己的名字得来一则案例,让人感慨万端。

  一哂。


┃相关链接:

民国初年禁烟怪状:假冒禁烟执法者招摇撞骗

民国电影律师众生相

民国法律教育片段

民国时期的一起对查封房产的异议之诉判决书

民国三十三年的“猪圈地”引发的一场官司

民国时期司法官待遇不低 法官流失当律师不少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