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60年前重庆的房主不打官司?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古今 > 正文

为什么60年前重庆的房主不打官司?

2011年04月06日20:09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请让我们把目光投向63年前,1948年的重庆。 重庆真是个玄妙莫测的地方,正如它的号称“雾都”一样,一切都似乎笼罩在缥缈迷朦的雾里,很难窥

  请让我们把目光投向63年前,1948年的重庆。

  重庆真是个玄妙莫测的地方,正如它的号称“雾都”一样,一切都似乎笼罩在缥缈迷朦的雾里,很难窥出它的底细,在战时这里是国家的神经中枢,曾经有过一百五十万人留居在它的领域里,流动人口还未计算在内,那时大家也相安无事,今天,三分之一以上的人离开了,上月警局统计,全市人口仅余九十多万,而在任何场合,你都会感觉到挤,挤,挤!甚至比战时还要挤,几乎每天都有房屋纠纷,若干人都正为此而苦恼。

  以上谈的,是一种较为正常的情形,实际上,你很难如此如意地,就找到你要租的房子,因为,空房在市内原就很少,拥有房产者每以奇货可居的态度,非获厚利,不肯租出,其次因为供不应求,租客常常有争夺挖抢行为更予房主以剥削的好机会,在此情形下,各种苛刻的条件,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今日都应时而生,在都邮街、民族路一带的铺面常常是租金每年若干两,一次付足,另“顶费”若干,“马头钱”若干,“修理补偿费”若干,“电费、水盘费”若干,如果装有电话,“顶费”更高,除了租金外,其余的名目繁多的盘顶费,每每较租金额还多,这些钱,名义上是给上届租客,实际上,上届多半早就走了,房子门是关上的,你当可想象到,无非又是房主别开生路的剥削妙法。

  惟其是房少成荒纠纷,也就层出不穷,法院、警局每为这类案件感到头痛,报纸上经常有着房屋纠纷消息的登载,这类纠纷,最多的是为租金而起的争执,常常房东加租金一来就是十倍八倍,租客自然无法缴付,在协商不能获得协调的时候,房东的手段第一步是拒收租金,第二步是请律师通知搬迁,这两步无效,最后一着只有告到法院,去打官司。

  等到最后一着打官司,至少已经拖了半年,那时情形也许变了,真真由法院执行,每每就会发生惨案,上月青年军天府行宫十几户人家被轰出了屋,他们就一连几天露宿马路当中,以后费了很多周折,房主付出一笔不小的搬迁费,才告,这类情形相当多,还有房主有力量的,干脆不告状起诉,叫一批“弟兄伙计”打他个落花流水,硬把房客轰了出去。“硬伙”那就各显神通,各邀人马,大打一场,结果每每是两败俱伤,问题并不能解决。(1948年11月25日《南京日报》,转引自赵雪章主编《解放.城市记忆》,中国档案出版社,2006年8月第31—32页)。

  目光回到63年前,是因为63年后的对比。

  2011年3月27日上午,著名民营书店广东学而优书店有限公司富士康店的员工被挡在富士康园区外,禁止进店上班,同时书店被停水停电。

  2007年3月17日,富士康与学而优达成合同协议,学而优租用富士康深圳园区的第3号铺面开设书店,租赁期到2013年3月17日止。2010年12月14日,富士康突然提出要将园区学而优书店的位置挪作他用,要求解除与学而优的合同。学而优方面一是拒绝中止合同,二是提出赔偿方案。期间双方有过沟通,但一直没有结果,富士康方面声称要诉诸法律,但最后还是“采取强制措施清场”。

  学而优富士康分店是目前拥有30多万员工的富士康深圳园区的唯一书店。富士康要求提前解除合同,据说是要把学而优现在的铺面转让给一家卖手机的公司。有人因此质疑富士康忽视企业文化建设,而富士康媒体办的负责人则说“反对打着文化旗号的做法”。(2011年4月3日《羊城晚报》)

  我们知道,当今社会,法律不是挡箭牌,也不能打着文化的旗号!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