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公可以有情感戏吗?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古今 > 正文

包公可以有情感戏吗?

2011年02月21日20:38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荧屏里,黑脸庞、身材发福的包公在观众心中一直是充满威严、不苟言笑的清官形象。而在此前六百多集的老版《包青天》中,故事全是围绕着包公如何“秉公办案、为民申冤”,对于其私生活鲜有问津。

  荧屏里,黑脸庞、身材发福的包公在观众心中一直是充满威严、不苟言笑的清官形象。而在此前六百多集的老版《包青天》中,故事全是围绕着包公如何“秉公办案、为民申冤”,对于其私生活鲜有问津。

  包公的感情戏过去一直是“包青天”系列作品的“禁忌”。但在新版《包青天之七侠五义》中,包大人除了忙于审案等公事,还要兼顾一场“黄昏忘年恋”,对象是其收养的孤女、后成为包家丫鬟的芸儿。两人在剧中的感情戏尚算含蓄,但是这段颠覆性的“忘年恋”却雷倒了不少观众,网友认为这破坏了“包青天”系列的经典味道:“金超群已年届花甲,无论外形还是气质,搞一段‘忘年恋’显得不伦不类,太雷人了。”

  

  其实,包拯有小妾应该并非编剧雷人的杜撰。包公不但娶过老婆,而且不只一个,传说有3个,而且除了老婆之外还有一个小妾,这个小妾还帮他生了个孩子。

  包拯业余爱好似乎也广泛。我读《邵氏闻见前录》,书里记载司马光自己讲述过一件事:他曾经与王安石做同僚,担任群牧司判官之职。有一回群牧司的牡丹花盛开,包拯请司中官僚饮酒赏花,亲自举酒劝客。包拯素来以严厉出名,难得如此有兴致,众人莫敢违拗,连素性不饮的司马光也勉强喝了酒,唯独王安石一滴酒也不肯喝,包拯也不能奈何他。

  与包公齐名的海瑞买二斤肉为母亲祝贺生日却娶了多个小妾。黄仁宇先生的《万历十五年》说海瑞“曾经结过三次婚,又有两个小妾”。以黄仁宇先生历史学家的素养,“三妻两妾”之说自然是有根据的,根据是海瑞同乡、侄女婿梁云龙所写的《海忠介公行状》。但是,同样是这篇文章,也提到了有人说海瑞娶过六次七次妻妾,甚至以此认为海瑞在这一点上“认真太过”——意思大概是有点花心了。另外,攻击海瑞的人还有“九娶”的说法,并说海瑞自己年纪很大了(“瑞已耄”),还娶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做小老婆(“妻方艾”)。现在从可靠的史料来看,海瑞先后有过三位夫人,又至少纳过三个小妾,因此“七娶”、“九娶”虽不能确定,“六娶”则是完全成立的。

  但包拯、海瑞在中国历史中的人品地位真的太高了,高到大家都很愿意帮包公隐藏一些事。对包公的私生活,后人能不谈就不谈,毕竟三妻一妾一点也不像包公该有的作为,他忙著审案呢,哪有时间谈儿女私情。

  不只是对古代人,对导师我们也是这样避讳的。

  大约是二十年前,有人曾神秘地告诉我:“马克思有私生子!”我当然不相信,这不是侮辱伟大导师吗?

  但事实胜于雄辩,这私生子的故事还不是来自市民的口头文学,而是公开在东德的纪念馆里。

  马克思与贵族美女燕妮相识时,马克思4岁,燕妮8岁,他们比邻而居,并在那建立了深厚的青梅竹马的爱情。17岁的马克思在上大学前与燕妮秘密订婚,当时燕妮21岁。订婚8年后的1843年6月19日,他们终于喜结良缘,并相守一生。燕妮与马克思结婚,带过来一个陪嫁侍女海伦。但伟大导师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对夫人燕妮忠贞不渝,竟然与相貌、教养都与燕妮相差甚远的女佣海伦共赴巫山,珠胎暗结,引发与燕妮的婚姻危机。生了一个“私生子”弗里德里希。马克思感到对燕妮实在不好交待,马克思只好请伟大无私的朋友恩格斯买单。这个孩子一直寄养在恩格斯家,跟恩格斯姓,直到恩格斯逝世前,才向孩子道名真相,还历史本来面目。其实,在欧美,名人有情人和私生子算不得丢脸的事,只要他不把自己当作完人,他的崇拜者也不把他当作圣人。因为人皆有七情六欲。

  在我国,有首“我失骄杨君失柳”的伟人诗词非常动人。但仔细翻阅历史,你会发现骄杨尚在世时“我”已经另结新难。当然,这并不妨碍后人对这段恋情的推崇,以及对伟人的厚戴。因为我们已经把思想与其生活想区分。

  法谚有云,“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但据说许多外国的法官为了保持法官的职业尊荣和神秘感,竟然终生不娶和不嫁(看样子,这些同仁是深知夫妻眼里无伟人这一道理的)。

  因为你怎么能想像圣洁的神父在上班前还要先给小孩子洗尿布呢?

  据说,美国有个法官卡多佐,卡氏是西班牙和葡萄牙的犹太人的后裔,21岁他还未等到取得法学学位就获得了律师资格,42岁任纽约州立法院法官,62岁时进入联邦法院,在出色工作六年后不幸逝世。在卡多佐担任纽约州最高法庭助理法官和首席法官的18年里,他就取得了非常辉煌的成绩,使这个法庭成为很可能是全美各州法庭中最繁忙、最有名的受理上诉的州法庭。在他的判词中体现了对现代问题与众不同的观点以及巧妙的表达风格,作为一个法官,他一生中没有那么多叱咤风云荡气回肠的故事,但他对后世法官的影响之大却绝无仅有。卡氏深居简出,终身未婚,始终与俗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被誉为具有圣人般的个性(Saintly   character),但他同时又在文学方面有着极高的造诣。这为他成为一个艺匠般的法官(artist)创造了条件,如同一个仁慈的上帝,高高在上却又悲怜地注视着人群。

  至于国内,我没有见过权威统计,但我所经历的法院绝少有单身者,据此可推断,大多数法官是有配偶的。因为法官也是人,自然有人的七情六欲,人之常情。

  这样说来,包公自然可以有感情戏。


┃相关链接:

包公

谁能剥夺公民“拜包公求公平“的权利

也说“铁面包公”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