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香港警察是如何出庭作证的

2005年06月16日22:03 东方法眼李富成 评论字号:T|T
  引言:随着香港回归祖国,香港警方与内地的交流不断加强。2005年6月15日晚,在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大宾馆",崔敏教授召开了一个小型座谈会,与会是一些香港警界精英及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从事刑事诉讼法研究的学者。与会的香港警察都有出庭作证的历史和丰富的出庭作证的经验,他们的证据意识很强。随着我国刑事诉讼法的修改,警察出庭作证应该是一种必然的要求,大陆警方有必要学习香港警方的证据意识和出庭作证的技巧。

  香港警察是如何出庭作证的

  在香港市民有出庭作证的义务,作为国家公职人员的警察更有义务作为民众的典范,履行出庭作证的义务。警察必须出庭作证,但在法庭上作证主要是受害人和普通市民。在受害人作证以后,才是警察作证。
  香港警察房钰先生介绍说:在香港,警察出庭作证仅仅是一个辅助角色。在法庭作证中,扮演主要角色是受害人。作为控方证人,警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把更多的证据交给举证官。一般情况下,市民提供的证据比较可信。




  在香港,证人在作证之前要宣誓。证人要向法庭说明自己有没有宗教信仰,作为警察我一般会说:本人房钰是本诚信之意作证。宣誓的目的是要保证证人所言的真实性和正确信。如果证人没有宗教信仰,就会说:我真诚地供述,我所说的都是真。不同教派,有不同的起誓方法。如,伊斯兰教信徒可以按《古兰经》起誓,保证其所言是真。
  警察作为的控方证人,在出庭作证时,对方律师一般会问:你的身份?某天你在干么?目的是从问话中找出毛病。作为警察要认真回答对方律师的问题:我在上早班;警察会告诉对方律师他具体所干的事。警察可以不回答对方律师诱导性的问题。在警察告诉了具体案情后,辨方律师会继续盘问他。盘问警察的目的要是把案情带出来,从警察所说的内容中,找出对他的被告人有利的东西。如,对方律师会问我们警察:你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我的当事人?如果警察回答离开过一段时间,对方律师就会跟着问:你离开过这段时间,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是我的当事人干的。如果警察回答说没有离开,对方律师会跟着问:在这么长时间内,你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我的当事人,可不可能?
  在辨方律师盘问时,律师在盘问中常会耍一些小聪明,这使得警察感到既恼火又难受。律师这样做的目的,主要是打击证人的信心。如果证人回答中有什么矛盾之处,就会被挑出来的。律师这样做的目的,是向法庭证明一点:该证人作证是不可信的。在有的情况下,警察对作证内容不是很清楚;律师企图搞乱警察的记忆。比如,辨方律师会故意用很小的声音问:对某件事,你当时会不会看得很清楚?如果警察把对方律师的问话听错了,就会成为一个小的把柄被他抓住。比如,警察戴眼睛:对方律师就会对他的视力提出质疑。如果是多个警察出庭作证,他们的回答总会有点差异,对方律师企图从这些差异中找到把柄。对方律师会问:你与我当事人的距离有多远?如果警察的回答与他的同事的回答不一样。对方律师就会问:为什么你的同事看到的距离与你的看到的距离不一样?是你讲对了还是你同事讲对了?这主要是牵涉到回答问题的技巧,警察通常会掌握回答此类问题的技巧:作为警察会说"我说的是我看到的距离,我同事看到距离是多少我不清楚。"
  最麻烦的是,警察回答的问题都是事先写在纸上;这些问题在事先会提供给被告及其律师。如果警察回答的问题与事先写纸上的问题发生误差,对方律师就会对其大做文章,他会利用这样的机会说服法庭:警察的口供不可信。按香港的法律,在案件有疑点时,疑点利益归被告。对方律师会不断制造疑点,从而使法庭作出对其当事人做出最有利的裁判。
  警察对自己在法庭上发言一定要清楚;不要长篇大论;如果说错了,就不要解释;解释得越多,麻烦就会越多。警察对准备回答的问题,一定要记忆清楚;记住重点要回答的问题。香港警察都有记事册,如果记不清楚,警察可把记事册拿出来,看着回答。警察回答的内容必须与记事册上的内容一致;如果不一致,就会被对方律师作为把柄抓住。
  警察记事册会提供给法庭,但警察也会把他所做的事不断地补充在记事册中。对方要看补充的内容,须经法官批准。在法庭上,警察经常遇到情况是:被告的律师辨称:被告所作的供述是在警察引诱下做出的。为了应对这种局面,警察对一些大的案件都是搞录音的。录音是可以间断的;但要记录原因――比如说犯人要去洗手间这类的,须在录音上注明:从某某时间到某某时间被告人去洗手间。警察在没有充分证据时,有权提审犯罪嫌疑人。但他可以不回答警察的问题,如果他不回答,警察是不能对他取口供的。在提醒犯罪嫌疑人可以不回答警方问话时,一定要有双方的签名,以防止被告人将来在法庭上翻供。如果被告人自愿回答警察的问题,那是不受限制的。 
  在有些案件中,控方的证据比较强,辨方胜诉的可能性极小。辨方律师在提问时,会故意用很小的点声音发问,试图使警察回答发生错误,对方律师企图借助于这些技巧性的方法来削弱警察的诚信。有许多案件,警察都是事先做录音的;警察回答的内容与录音内容必须相同;有些警察在法庭作证时的内容与录音记载的不同,录音证据就会被对方攻击为不可信。  控方的基本证据是被事先限制在一定的范围内。警察在法庭上作证时所答的内容,不能超越基本证据的范围,这些基本证据都是已经提供给对方的。警察的回答如果超越了基本证据的范围,法官就会认为警察的回答有问题。当控方提出一点指控时,辨方会拿出其所有的能量来削弱控方的指控。困难是,控方所做的调查并不是在任何时候都是完整的,常使得辨方的攻击得以成功。
  口供在审判以前,从证据的角度看仅具有参考价值,被告在法庭所说的才是真正的证据。对与口供有关的一些辅助性证据,警方必须提供给法庭。警方掌握的证据必须拿到法庭上;如果警方判断不好,应该提供的证据没有提供给法庭,就会给辨方带来机会。通常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辨方是没有这样的机会,因为警方在出庭作证之前都是认真准备的,辨方所能做的仅是挑挑警察的小毛病。有时候,警察个人性格不好,辨方律师常以一些技巧性的提问加以挑逗,使警察在回答问题时出现失误。所以,一个警察在法庭上作证时,必须具有好的性格。
  卧低警察的证据如何在法庭上使用?通常是把卧底警察的资料提供给法官,或者让卧底警察在一个屏闭的小房间里作证。警察在做卧底时,必须事先打报告给上级,由警局高级警官批准,在上级批准后,才能进行卧底侦查。卧底警察每天必须把自己所做的事迅速记录下来,这样的证据在法庭上才具有可信性。一个卧底警察通常会有一个或几个同事与他定期联系。如果卧底警察因特殊情况记不下来他自己所做的事;卧底警察的同事,必须把他所做的事补写下来。如果卧底警察没有时间做记录,他就会与他的联系官联系说明情况。根据他同事的记录和他的口供相配合,这样证据在法庭很可信。卧底是很危险的,每一个卧底都有一个同事盯住,通常这是一个很长的过程。除了以记录方式固定证据,还可用跟踪的方法对卧底的活动加以记录,这也是一种保全证据的方法。
  每一个做卧底的警察都有许多同事在配合他,法官可以知道卧底的情况,对方是不能知道卧底的情况。线人与卧底不同,卧底在任务完成以后,就会恢复警察的身份,他可以警方的证人的身份出庭作证。线人的身份是保密的,对法官也同样保密,但必须由律政司出个通知给法官。做卧底必须坚持核心原则是不能犯法;但这不是绝对的,在得到律政司的同意的情况下,为了打击犯罪,可以有例外。卧底警察也不允许在犯罪嫌疑人已经有犯意的基本上,鼓励他把犯罪扩大化。比如说一个毒品犯罪分子,他准备购买毒品1000克,作为警方卧底不能鼓励他购买2000克毒品。卧底可以叫毒品犯罪分子买毒品,但不能叫他卖毒品。因为所卖的毒品最终都是流向社会,特别是会流向青少年。作为警察一个基本原则必须坚持:不能诱人犯罪。
 
  (100038 北京西城区木樨地南里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 研究生部 电话 010 60100249  13126806985 邮箱:xtdxlfc@163.com

作者李富成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东方法眼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