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期利息是否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案例 > 正文

逾期利息是否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2018年05月14日08:26 东方法眼 颜志军
   
 

核心提示:逾期付款利息是否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湖南万建工程有限公司诉湖南省红都置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案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

  湖南省桃江县人民法院(2017)湘0922民初2523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

  3.当事人

  原告:湖南万建工程有限公司。

  被告:湖南省红都置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

  【基本案情】

  2012年11月28日,原告湖南万建工程有限公司(原鑫源桃江分公司)与被告湖南省红都置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签订《建筑安装工程承包施工合同书》,约定将桃江县三堂街镇农贸综合大市场发包给湖南万建工程有限公司,双方在合同中对工程项目、工程价款的支付、工程结算等内容进行了约定。合同签订后,原告湖南万建工程有限公司组织人员按合同约定进行施工,并完成了约定的工程。2017年9月18日,该工程通过竣工验收备案。2015年8月4日,原告与被告的项目负责人周云华对工程款进行了结算,确定该工程总结算价款为2560万元(含保证金200万元),除被告湖南省红都置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已支付给原告湖南万建工程有限公司工程款,尚欠工程款9 536 060元。诉讼中,原、被告双方就工程款及逾期付款的利息进行了协商,确认被告尚欠原告工程款9 536 060元及利息1 800 000元。

  【案件焦点】

  逾期付款利息是否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法院裁判要旨】

  湖南省桃江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湖南万建工程有限公司与被告湖南省红都置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签订的《建筑安装工程承包施工合同书》客观真实,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受法律保护。原告湖南万建工程有限公司依约履行了合同的全部义务,而被告湖南省红都置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违反合同约定拖欠工程款,应当承担给付义务。诉讼中,双方就余欠的工程款数额确认为9 536 060元,逾期付款的利息为1 800 000元。对于原、被告认可的事实予以确认。

  被告不按期给付原告工程款,原告对其承建的被告发包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主张优先受偿权,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的规定,故原告主张对其承建的桃江县江北农贸综合大市场第1、2、4、5、6、7、11号栋商品房及商场门面、地下室折价或者拍卖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且该优先受偿权优于抵押权和其他债权,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工程款及逾期给付的利息,并对承建的房屋享有优先受偿权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予以支持。

  湖南省桃江县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条、第二百八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一、由被告湖南省红都置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向原告湖南万建工程有限公司支付工程款9 536 060元及利息1800000元,合计:11 336 060元,并限于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一次性付清;

  二、原告湖南万建工程有限公司对被告湖南省红都置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开发的桃江县江北农贸综合大市场第1、2、4、5、6、7、11号栋商品房及商场门面、地下室折价或者拍卖所得价款在被告湖南省红都置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拖欠的9 536 060元工程款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且该优先受偿权优于抵押权和其他债权;

  三、驳回原告湖南万建工程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法官后语】

  本案处理重点主要在于不按期给付工程款,承包人是否可以就发包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主张优先受偿权,并优于抵押权及其他债权。我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规定:“发包人未按照约定支付价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发包人在合理期限内支付价款。发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按照建设工程的性质不宜折价、拍卖的以外,承包人可以与发包人协议将该工程折价,也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将该工程依法拍卖。建设工程的价款就该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

  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已规定了承包人在合理条件下可以行使优先受偿权,但却没有规定优先受偿权的受偿范围。具体到本案中,因被告未按期给付工程款,原告可以主张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但不确定是否包括逾期利息。2002年6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通过了《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确定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范围仅限为承包人为建设工程应当支付的工作人员报酬、材料款等实际支出的费用,不包括承包人因发包人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尽管欠付的工程款利息,在性质上属于法定孳息,但是如果发包人不存在违约行为,发包人便无须向承包人支付。因此,欠付工程款的利息不属于优先受偿权的受偿范围。本案被告欠付原告的9 536 060元工程款在承包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中享有优先受偿权,但逾期利息1 800 000元不能享有优先受偿权。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对优先受偿权的范围进行了初步明确,但规定仍不够明确,导致其在司法实践中仍存在争议。具体明确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有效范围,保证承包人工程价款的优先受偿权的实现,在建筑行业成为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作者单位:湖南省桃江县人民法院)


┃相关链接:

“焦点辐射法”在案例分析中的应用

中国人民银行关于信用卡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

约定月息竟为0.1% 原告十倍付息求返还

原告主张存款利息应否支持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办公室关于规范民事判决主文中“逾期借款利息计算截止日期”表述问题的通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民事判决书中增加向当事人告知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内容的通知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