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瘫儿19年后索要巨额赔偿,医院赔?不赔? ──辛某与XX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案例 > 正文

脑瘫儿19年后索要巨额赔偿,医院赔?不赔? ──辛某与XX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

2018年03月07日12:03 东方法眼 张勇
   
 

核心提示:1.要点提示 本案涉及医疗损害纠纷中未按照《病历书写基本规范》所要求的客观、真实、准确、及时、完整、规范等原则书写病历所涉及的证明责任

  1.要点提示

  本案涉及医疗损害纠纷中未按照《病历书写基本规范》所要求的客观、真实、准确、及时、完整、规范等原则书写病历所涉及的证明责任问题。病历所反映的医疗信息是医疗侵权诉讼最为关键的证据,医疗损害司法鉴定主要依据病历来进行,只有严格按照《病历书写基本规范》的要求书写病历,才有可能有力的对抗患方的指控,否则将会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2.基本案情

  原告辛某母亲郭XX于1995年10月4日9点40分入被告医院妇产科住院待产。入院诊断:宫内妊娠41周已临产,头位、活胎。被告医院妇产科决定行阴道分娩,并注射催生素。郭XX当日要求行剖宫产取胎术。术前诊断:宫内妊娠41周、活胎、右枕位。当晚8点45分实施剖宫产手术。术中见宫腔内有胎粪样羊水,胎儿取出后有中度窒息(口腔、鼻腔被胎粪污染),出生后哭声无力,出现阵发性青紫。次日17点30分入被告医院儿科治疗,入院诊断为:新生儿颅内出血。同年10月17日出院,出院诊断为:新生儿颅内出血,新生儿病理性黄疸并肺部感染。此后原告到多家医院治疗:1996年12月XX省儿童医院诊断为:颅内出血后遗症,经智能筛查,DQ=19,属于重度智力低下。2010年7月XX大学附属医院诊断为:手足徐动型大脑性瘫痪,并在该院行股内收肌切断术等手术。2015年8月XX省脑科医院诊断为:脑性瘫痪术后,原告遂起诉要求被告医院赔偿60余万元。

  3.双方观点

  原告认为,由于被告医院在诊治过程中存在严重医疗过错,直接导致原告一出生即成为脑瘫患儿,落下终身残疾。

  医方认为,原告于1995年出生之后即变成脑瘫,起诉已超过诉讼时效;院方医疗行为符合诊疗规范,不存在过错。

  4、鉴定情况

  该鉴定意见书分析说明为:1、原告母亲因第一胎足月妊娠已临产被告医院。宫缩不规则,宫口2cm,骨盆测量无明显头盆不称。入院诊断:宫内妊娠41周已临产,头位、活胎。医方诊断正确。行阴道分娩符合医疗规范。晚7时医方发现胎儿右枕横位、产瘤形成、胎头下降受阻,有手术指征,晚8时医嘱立即行剖宫产取胎术,晚8时45分开始行剖宫产取胎术。医方行剖宫产取胎术符合医疗规范。2、产妇入院时未见宫缩乏力,医方使用催产素缺乏明确指征,静滴催产素浓度1%未超出常规浓度,未见使用催产素导致的宫缩明显增强以及胎心异常改变。催产素使用不当与新生儿窒息之间缺乏明确因果关系。3、据《妇产科学》教材记载,第一产程潜伏期是指从临产出现规律性宫缩至宫口扩张3cm。此期间平均2-3小时扩张1cm,需8小时,最大时限16小时,此期间必须观察记录的项目包括子宫收缩、胎心等。胎心监测是产程中极重要的观察指标,潜伏期应隔1—2小时听胎心一次。病历中10月4日下午6时至8时(手术前约3个小时内)未见胎心和子宫收缩的观察记录,故不能确定术前是否存在胎儿宫内窘迫。术中见宫腔内胎粪样羊水说明有胎儿宫内窘迫。胎儿取出后有中度窒息(口腔、鼻腔被胎粪污染),但未见病历记录羊水污染程度、窒息症状体征、Apgar评分以及抢救过程。医方观察检测欠仔细全面、病历记录不完整、不规范。患儿出生后哭声无力,出现阵发性青紫,出生约20小时后转入儿科诊断为新生儿颅内出血。医方对新生儿观察欠仔细,未及时发现新生儿颅内出血,对治疗有所迟延。综上所述,医方在原告出生过程中观察检测欠仔细全面、病历记录不完整、不规范,出生后未及早发现新生儿颅内出血、对治疗有所延迟存在过失。上述过失与宁颀拓脑性瘫痪有一定因果关系,参与度约20%。

  5、审理情况

  法院认为,本案原告父母在原告出现脑瘫后的1995年至2015年期间先后找被告医院院领导及医务科要求赔偿处理,这些负责人均代表被告医院作出答复,表明原告在事发后一直在主张权利,该案诉讼时效存在中断的情形,且该案事发至原告起诉未超过20年,不能认为原告的主张已超过诉讼时效,被告辩称原告起诉超过诉讼时效的主张本院不予采纳。

  由于本案争议涉及专门医学知识,需专业化的技术手段和丰富的临床实践,非普通人的经验、学识,因此本院需借助临床医学专家的鉴定结论作为判断基础,并对全部证据进行综合分析后确定。

  本案涉及的鉴定结论为XX省XX司法鉴定中心作出。该鉴定机构具备鉴定资质,鉴定程序合法,鉴定结论客观真实。该司法鉴定书分析说明意见表明,被告医院在产妇第一产程潜伏期(需8小时,最大时限16小时)内必须观察记录包括子宫收缩、胎心等项目。而病历中10月4日下午6时至8时(手术前约3个小时内)未见胎心和子宫收缩的观察记录,故不能确定术前是否存在胎儿宫内缺氧窘迫,可能贻误行剖宫产取胎术的最佳时机,以致未能避免胎儿宫内缺氧窘迫及由此引起的脑损害。术中见宫腔内胎粪样羊水说明有胎儿宫内窘迫,胎儿取出后有中度窒息(口腔、鼻腔被胎粪污染),患儿出生后哭声无力,出现阵发性青紫,但未见病历记录采取必要的诊疗措施以及抢救过程。以致未及时发现新生儿颅内出血并及时治疗,导致新生儿出生20小时后才入院治疗,导致治疗迟延。故由于本案被告医院在原告出生过程中医疗行为存在过失。上述过失与原告脑性瘫痪有一定因果关系,参与度约为20%。原告对上述鉴定结论没有异议,被告虽提出异议但未申请重新鉴定,故本院对鉴定意见予以采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的规定,原告要求被告赔偿经济损失的诉讼请求本院应予支持。考虑到参与度约为20%,被告医院对原告宁欣拓经济损失承担20%的责任为宜,判决被告医院赔偿原告38万余元。


┃相关链接:

病历书写基本规范

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2013年版)

河南省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关于对河南省人民医院妨害民事诉讼罚款情况的情况说明

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受理河南省人民医院复议申请

医闹?也许就是个坑!

产检正常却生出畸形儿,医院究竟该不该承担责任?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