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多辆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纠纷

2017年04月10日09:49 东方法眼孙丽萍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多辆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损失超出各机动车交强险责任限额之和的,由各保险公司在各自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损失未超出各机动车交强险责任限额之和,当事人请求由各保险公司按照其责任限额与责任限额之和的比例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裁判要点

  多辆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损失超出各机动车交强险责任限额之和的,由各保险公司在各自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损失未超出各机动车交强险责任限额之和,当事人请求由各保险公司按照其责任限额与责任限额之和的比例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依法分别投保交强险的牵引车和挂车连接使用时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当事人请求由各保险公司在各自的责任限额范围内平均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多辆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其中部分机动车未投保交强险,当事人请求先由已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保险公司就超出其应承担的部分向未投保交强险的投保义务人或者侵权人行使追偿权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同一交通事故的多个被侵权人同时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各被侵权人的损失比例确定交强险的赔偿数额。

  基本案情

  2014年7月21日13时30分许,原告乘坐被告欧阳某某驾驶的永久牌电动正三轮轻便摩托车在友好三连河东路路口由南向北驶上友好河东路向左转弯时,适逢被告张某某驾驶的吉ACΧΧΧΧ号(登记所有权人为徐某)北京牌低速普通货车沿友好区河东路由西向东行驶至此,发生两车相撞的交通事故,两车向前滑行时又与停靠在道路北侧被告刘某某驾驶的FΧΧΧΧ号开瑞牌小型普通客车左侧相刮,此事故造成原告仲某某、被告欧阳某某受伤。原告入伊春市第一医院、伊春林业中心医院住院治疗32天。经诊断:右锁骨骨折、右肱骨骨折、骨盆骨折、胸外伤、肺挫伤、右侧血气胸、右侧2-9肋骨骨折、失血性休克。事故经伊春市交通警察支队友好大队认定,被告欧阳某某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被告张某某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原告仲某某、被告刘某某无责任。因被告张某某所驾车辆所有人徐某在被告太平洋公司投保了交强险,被告刘某某在被告人寿公司投保了交强险,故原告要求六被告赔偿医疗费96,807.58元、购买医疗用具费1,875.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380.00元、护理费6,898.00元、误工费10,573.00元、交通费6,240.00元、鉴定费2,890.00元、伤残赔偿金74,076.66元、精神抚慰金10,000.00元、二次手术费用16,000.00元,合计226,900.24元,并由六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被告欧阳某某主张:1、伊春市交通警察支队友好大队对事故责任认定错误,请求法院重新认定本案事实、划分各方当事人的责任;2、原告应当自行承担欧阳某某应当承担合理费用部分的50%;3、被告欧阳某某作为该起交通事故受害人之一,应当与原告均摊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的费用。被告张某某主张:1、原告存在一定过错,应当承担部分责任;2、被告欧阳某某应当承担70%以上的责任,张某某只承担10%的责任;3、原告主张的赔偿应先由两家保险公司在保险限额内赔偿后,不足部分由各被告按交通事故责任进行分担。被告徐某主张,其已将车辆卖给张某某,张某某是该车的实际支配人,故其不应当承担责任。被告太平洋公司同意在交强险保险合同规定范围内及保险限额内承担责任,对于诉讼费用、鉴定费以及鉴定交通费用,不属于保险合同赔偿范围,不同意理赔。被告人寿公司同意在交强险无责任赔偿限额内对本起交通事故两名伤者原告仲某某、被告欧阳某某(另案处理)承担赔偿责任;鉴定费不属于交强险的理赔范围,故本案诉讼费用及鉴定费其不同意承担。被告刘某某主张,其在事故中无责任,不同意赔偿。

  裁判结果

  伊春市友好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3月24日作出(2014)友民初字第240号民事判决:一、被告太平洋公司赔偿原告仲某某伤残赔偿金86,421.64元、医疗费9,500.00元,合计95,921.64元;被告人寿公司赔偿原告仲某某伤残赔偿金8,547.20元、医疗费950.00元,合计9,497.20元。二被告所赔偿款项自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交到法院,由原告仲某某领取。二、被告欧阳某某赔偿原告仲某某不足部分105,862.58元的65%,即68,810.68元;被告张某某赔偿原告仲某某不足部分105,862.58元的25%,即26,465.65元;原告仲某某自负不足部分105,862.58元的10%,即10,586.26元。二被告所赔偿款项自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交到法院,由原告仲某某领取。三、被告徐某、刘某某不承担赔偿责任。四、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703.50元,被告欧阳某某负担2,933.47元,被告张某某负担1,128.26元,原告自负641.77元。二被告所负担案件受理费同第二项一并交到法院,由原告仲某某领取。

  裁判理由

  友好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欧阳某某驾驶三轮摩托车并搭乘原告仲某某与被告张某某驾驶的货车相撞,而后两车向前滑行时又与停靠在道路北侧被告刘某某客车相刮,致被告欧阳某某及乘坐人仲某某受伤。经友好交警大队责任认定,被告欧阳某某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被告张某某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被告刘某某无责任,原告仲某某无责任。虽然友好交警大队认定原告仲某某在交通事故中无责任,但从事故损害后果看,原告仲某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知道货车不允许载人,应当预见乘坐货车会有危险,其违反规定,故对自身损害结果的发生存在过错,应自负10%赔偿责任。被告欧阳某某应负65%的赔偿责任、被告张某某应负25%的赔偿责任。被告徐某已将车辆转让给被告张某某,虽未办理过户手续,但从本案看,被告徐某作为被告张某某所驾肇事机动车所有人,不具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规定承担责任的情形,对损害的发生没有过错,故徐某不承担赔偿责任。被告徐某、刘某某分别在被告太平洋公司、人寿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故被告太平洋公司应在保险合同规定赔偿项目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被告人寿公司应当在保险合同规定赔偿项目无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原告要求六被告赔偿医疗费96,807.58元,其举证提供票据费用合计96,962.58元,对其中合理部分96,462.58元,本院予以支持,多请求部分500.00元,不予支持。对于原告购买医疗用具费1,875.00元,因无据,本院不予支持。对于住院伙食补助费1,380.00元,原告共住院32天,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之规定,其中15.00元×32天×2人=960.00元,属于合理费用,本院予以支持,多请求部分420.00元不予支持。对于护理费6,898.00元,原告向本院提交了护理人员误工证明,但该证明无法证明护理人员的实际损失情况,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本院对原告护理人员误工费按2013年黑龙江省分行业在岗职工农林牧副渔23,793.00元平均工资计算,支持一人即23,793.00元÷12÷30天×32天=2,114.93元予以支持,多请求部分4,781.07元不予支持。对于误工费10,573.00元,六被告对原告已年满62岁,已经退休,主张误工费提出质疑,对原告所提交误工证明均持有异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之规定,其中并未就受害人误工费的赔偿年龄作以限定,且六被告亦未就各自的抗辩主张提供相反证据,故对原告误工费应予支持。原告未提供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故本院对原告误工费按2013年黑龙江省分行业在岗职工农林牧副渔23,793.00元平均工资,即23,793.00元÷12÷30天×90天=5,948.25元予以支持,多请求部分4,624.75元不予支持。对于交通费6,240.00元,其中2,829.00元属合理费用,本院予以支持,多请求部分3,411.00元不予支持。对于鉴定费2,890.00元,系原告已支出的必要合理费用,故本院予以支持。对于伤残赔偿金74,076.66元,原告按照2014年黑龙江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19,597.00元×18年×21%=74,076.66元计算,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对于精神抚慰金10,000.00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之规定,本案由于被告欧阳某某、张某某的不当驾驶行为引发交通事故,致原告一处九级、一处十级伤残,根据伊春市友好区平均生活水平,精神抚慰金支持10,000.00元较为合理,故本院对原告主张精神抚慰金10,000.00元予以支持。对于二次手术费用16,000.00元,有原告提供的司法鉴定意见为证,系原告进行二次手术时所必须发生的合理费用,本院予以支持。综上,原告主张各项合理费用合计211,281.42元,其中伤残赔偿金74,076.66元、抚慰金10,000.00元、护理费2,114.93元、误工费5,948.25元、交通费2,829.00元,合计94,968.84元属于被告太平洋公司、人寿公司交强险中死亡伤残金赔偿范围。因本案原告仲某某与同一交通事故另一名伤者欧阳某某(另案处理),两人的损失未超出被告太平洋公司、人寿公司该项赔偿限额计110,000.00元+11,000.00元=121,000.00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多辆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损失超出各机动车交强险责任限额之和的,由各保险公司在各自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损失未超出各机动车交强险责任限额之和,当事人请求按照其责任限额与责任限额之和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当支持“之规定,被告太平洋公司责任限额与责任限额之和比例为91%,故其应赔偿原告仲某某伤残金94,968.84元×91%=86,421.64元,被告人寿公司责任限额与责任限额之和比例为9%,故其应赔偿原告仲某某伤残金94,968.84元×9%=8,462.58元,合计94,968.84元。原告主张合理部分中的医疗费96,462.58元、二次手术费16,000.00元、伙食补助费960.00元,合计113,422.58元,属于被告太平洋公司、人寿公司医疗费赔偿范围,因本案原告仲某某与同一交通事故另一名伤者欧阳某某(另案处理),两人的损失已超出二被告保险公司该项赔偿限额计10,000.00元+1,000.00元=11,000.00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同一交通事故的多个被侵权人同时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各被侵权人的损失比例确定交强险的赔偿数额“之规定,本案原告仲某某医疗费赔偿113,422.58元与同一交通事故另一名伤者欧阳某某(另案处理)医疗费赔偿5,515.44元的损失比例为【113,422.58÷(5,515.44+113,422.58)】:【5,515.44÷(5,515.44+113,422.58)】=95%:5%,故被告太平洋公司、人寿公司各在自身的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仲某某合理医疗费9,500.00元、950.00元,合计10,450.00元。不足部分211,281.42元—(94,968.84元+10,450.00元)=105,862.58元,由被告欧阳某某、张某某、原告仲某某按照各自的承担比例分担赔偿。

  (作者单位:黑龙江省伊春市友好区人民法院)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