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前妻要捐冷冻胚胎,咋整?

2015年09月27日12:38 东方法眼庞克道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这个故事发生在很久以前.....其实也就20来年,1992年!这个故事发生在一个遥远的国度.....其实就在咱中国对面,太平洋彼岸,美国

  这个故事发生在很久以前……其实也就20来年,1992年!

  这个故事发生在一个遥远的国度……其实就在咱中国对面,太平洋彼岸,美国。

  故事的男女主人公, 男的叫朱利耶,女的叫玛丽。他们二人曾经是相亲相爱一家人,属军婚。因为二人是在部队服役时认识并恋爱的,婚后二人重返部队,继续精忠报国,到德国工作。

  六个月后,夫妻二人在生育小孩的问题上,遇到了麻烦。由于医疗问题使玛丽失去自然怀孕能力,既而由于生母改变主意,致使收养也成了泡影。人工受精成为他们唯一选择。

  1985年初,夫妇二人花了3万多元,6次人工受精,但均告失败。每次人工受精,玛丽都要忍受很多的痛苦,比如接受皮下注射、手术麻醉和排异测试等。1988年医生终于成功提取了9个单细胞受精卵,并对其进行培育。为此,他们夫妇二人非常兴奋,因为充足的受精卵使他们看到了成功为人父母的希望。1988年12月,妻子玛丽接受了一颗受精卵移植,剩下的受精卵则被冷冻保存起来。然而,不幸的是,这一次手术又宣告失败。更糟糕的是,他们二人的婚姻出现了严重危机。1989年,就在诊所准备再次进行手术前,丈夫向妻子提出了离婚,虽然妻子坚持认为,他们的婚姻没有问题。

  婚姻强调两情相悦。和平分手无果,丈夫就奔向法庭,求助法官。好聚也好散,这只可能是情!但情外之事,却难解。二人分别开始了各自新的感情生活,女的离国别乡,再也不想使用那些冷冻胚胎,而是希望将它们奉献于社会,给那些不孕不育的夫妇送去点福音。但男坚决的反对,睹物生怨,宁愿一扔了之。正是对谁拥有“监护”七个冷冻胚胎的权利,让此案的解决显得意义非同一般。如果没有冷冻胚胎的问题,法官本可快刀斩乱麻。如果不是关涉再生技术问题,此案相必也难入州最高法院法官的法眼。一方面,无权威的法规可用,另一方面,又无先例可循。因此僵局出现,再所难免。

  众所周知,生殖是世界上一切生物生存繁衍的首要前提,也是人类繁衍进化的必由之路。辅助生殖技术是上个世纪发展起来的最为激动人心的技术之一,它的出现,开始将人类自身的繁衍推进到一个可以人工操控的时代,使人类在理论上具备了批量生产婴儿能力。对这一技术的评价,引用爱因斯坦的话,是最恰当不过了。他指出:科学是一种强有力的工具。怎样用它,究竟是给人类带来幸福还是灾难,全取决于人自己,而不取决于工具。

  因此,最高法院的法官上穷碧洛下黄泉,问计科学界,求助伦理学。

  法庭认为,根据生殖科学,前胚胎既不是人,也不是财产,只是由于它们有变成人类的可能性而暂时给予特殊的尊重。因此,当事人对前胚胎拥有的权利并非真正的财产权。当然,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他们两人对这些前胚胎有占有权和某种程度上的处置权。

  堕胎在美国是一个歧义纷争的话题。此案似乎也能与堕胎牵涉上点关系。法官认为,在人工受精过程中,女性比男性忍受的痛苦为多,作出的贡献也较为大,然而,如果渴望为母,则这种付出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当然,如果不想做父母,则另当别论。由于胚胎尚无得到充分发育,处于前胚胎状态,因此,国家在此案中的利益不能超越案件当事人。

  法官认为,关于如何处置前胚胎的问题,应该在充分尊重原被告双方意愿的基础上进行解决。合同乃当事人间的法律,如果有争议,在人工受精之前双方有合同,按合同条款处理;如果没有合同,就应该平衡各方利益,通常应该优先考虑不愿意生养孩子一方的利益,而预设想生养孩子的对方可以通过其他合理方式生养孩子;如果另一方没有其他合理方式可以生养孩子,就应该考虑用前胚胎进行怀孕。但是,如果该方占有前胚胎的目的只是为了把它捐赠出来,反对方的主张就应该得到优先支持。

  最后,法庭一锤定音,维持上诉法院判决,即当事双方对胚胎的处置应应该“共同决定……平等发表意见”。至此,笔者一个疑问在脑海中浮出:州最高法院如此判决,不等于白说了吗?你们回去吧,在胚胎处置上你们单独一方谁说了也不算!去吧!

  想了一会儿,哦,我明白了:原来法院是默许人工受精诊所,可以按照常规自由处置诉讼当事人双方制造出来的,这个不是“东西”的“东西”!

  话说回来,自由开放的美国也决非我们中一些人所想像的那样意识超前。在《生命科技犯罪及现代刑事责任理论与制度研究》的学术专著中,学者刘长秋深刻地指出,特定地域、经济条件和社会意识中孕育和成长起来的只能是特定的法;而法律一旦产生和成长起来,就必须与这种特定的地域、经济条件和社会意识相适应并为之服务,否则,它将逐渐失去自身存续的依托而最终消亡。法律应谨慎地面对普遍的社会承受的文化环境和传统习俗!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