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7.21塌楼事件房主责任不能混淆于事故责任

2012年09月10日11:42 东方法眼汶金让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该案一审判决混淆了房主责任与刑事责任的界限。退一步讲,即使该案房主在选任无资质人员设计建房上存在过错,那也只是民事赔偿上的过错责任。

  9月8日上午,哈尔滨7.21塌楼事件的被告人家属收到南岗区人民法院对此案做出的一审判决,拆建房屋的房主于丽萍及其丈夫宋传春犯重大责任事故罪,均被判有期徒刑2年;房屋设计人员刘金野犯重大责任事故罪被判有期徒刑1年,施工队队长赵亮犯重大责任事故罪,免于刑事处罚。(9月8日法制网)

  四名被告并被判赔偿南岗区人民政府和六名附带民事原告人经济损失290余万元。审判后,房主当即表示不服并明确表明将行使上诉权。

  此案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如下:于立萍与宋传春系夫妻关系,去年6月,在未经相关部门审批,且未经具备资质的人员进行合法施工设计的情况下,两人擅自决定拆除并翻建位于哈尔滨市南岗区联部街60号于立萍名下的房屋。去年7月,刘金野在于立萍、宋传春非法组织拆建该房屋过程中,接受于立萍、宋传春的聘请,在无设计资质的情况下,违反规定为其出具设计图纸,并在基坑施工进行技术交底时,没有在设计上提出具有针对性的施工安全说明。同年7月19日,赵亮在无施工许可证的情况下,与于立萍签订了施工合同,承揽了该工程,并于7月20日按照刘金野出具的设计施工方案施工,施工中未采取相关安全防护措施。在施工期间,宋传春还负责购买施工所有材料,到现场进行指挥、管理。去年7月21日4时20分在基坑施工时,致使毗邻的联部街58号居民楼山墙毛石基础地基失效,发生向下和向基坑侧的较大位移,并导致该居民楼发生部分坍塌。经鉴定,6套坍塌房屋损失为2721800元;6户居民受损物品价值194470元,损失共计2916270元。

  我国刑法第134条规定的重大责任事故罪,是指在生产、作业中违反有关安全管理的规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行为。近年来,随着各地经济建设步伐的加快,这一犯罪呈多发态势,有必要依法惩治,但不宜扩大化处罚。刑法相关解释规定指明,该罪的主体为工厂、矿山、林场、建筑企业或者其他企业、事业单位的职工。拆建房屋的房主明显不属于法律规定的该罪主体范围。

  在合同法生效前,对于公民在拆建房屋过程中发生事故,致人伤残的,我国司法机关依照民法通则相关规定,一般判建房的房主承担一定的责任,合同法生效后,法律规定了承揽责任,对明确签订了承揽合同的,法院依法判承揽人独立承担相关风险责任,不再判房主担责。具体到7.21塌楼案,笔者以为,该案一审判决中明显有将房主责任混淆于重大责任事故刑事责任的倾向。

  首先,房主夫妻二人明显不符合该罪责任主体。房产证上房屋主人是于立萍,宋传春与其仅是夫妻关系。她二人拆旧房建新房并无不妥;其次,该案两次开庭审理过程中,律师当庭出示多个证据证实坍塌的联部街58号楼本身没有圈梁,当年的施工单位也是一个只能建造3层楼资质的小施工队,这些证据证实该楼本身就是一栋“豆腐渣”工程,存潜在安全隐患,而邻居宋传春夫妻在拆建房屋时正好“碰到”了这一事故“伤口”;最后,重要的是,房主于丽萍事前已经与施工方建筑方建立了委托施工合同,这在民法上显属承揽。出了事故责任应由直接责任人承揽方,事故的设计和建设方承担。

  综上,该案一审判决混淆了房主责任与刑事责任的界限。退一步讲,即使该案房主在选任无资质人员设计建房上存在过错,那也只是民事赔偿上的过错责任。南岗区法院的一审判决明显对房主从重处罚而对主要责任人设计建房者从轻,有违司法之公正。

  这起案件使我们想起了近日发生在哈尔滨的大桥坍塌事故,如果说这种判例合法,那是不是国家在追究哈尔滨坍塌大桥施工单位责任的同时,该桥的主人政府也应当被判刑?希望二审法院能对该案进行深入细致地审慎监督,以使公民合法权益能得到公正之保护。

作者汶金让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海星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