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应注意的身份自认问题

2011年08月09日19:22 东方法眼贾艳明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近日,我院改判一起抗诉案件。该案审理时,原审法庭忽视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八条第一款的但书规定,依据当事人自认作出了判决,造成认定的事实与真正的情况不符,导致了案件的改判。

  近日,我院改判一起抗诉案件。该案审理时,原审法庭忽视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八条第一款的但书规定,依据当事人自认作出了判决,造成认定的事实与真正的情况不符,导致了案件的改判。我们在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确定被扶养人及扶养义务人人数时应引起注意。

  2010年某月的一天,文某雇用周某等人建围墙垒大门,在建大门的上空即有某供电公司的10KV高压电线。一层脚手架上的周某手握钢筋向二层脚手架上的另一人传递时,钢筋上端与10KV高压电线接触,周某当即被电死。周某之妻毛某等六人为人身损害赔偿起诉供电公司和雇主文某。经查,周某等人无安全建筑资质,供电公司高压电线与地面垂直距离不够。原判决认定周某本人承担10%责任,供电公司和文某承担90%责任。原审开庭调查死者周某父母有几名扶养义务人时,原告称,周某父母共有子女三人,其中一人自小过继他人,二被告当庭表示对此无异议。法庭未再要求原告举证,以二被告赔偿死者周某应负担的父母扶养费的1/2作出判决。

  判决生效后,检察院提出抗诉,理由是,原判决认定“周某弟兄三人,其中一人从小过继他人”没有证据证明,属基本事实认定不清。

  经再审查明,死者周某共弟兄三人,老大周一某婚后男到女家生活,并非“自小过继他人”。周一某本人到庭接受询问,其所在某村村委会也出了证明,足以认定。

  再审法庭认为,周一某婚后男到女家生活,也应负担其二老扶养费,死者周某应负担的(也即二原审被告应赔偿的)应该是二老扶养费总额的1/3,而不是原判决认定的1/2,原判有误,应予改正。

  上述案件适用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八条第一款的规定:“诉讼过程中,一方当事人对另一方当事人陈述的案件事实明确表示承认的,另一方当事人无需举证。但涉及身份关系的案件除外”。这款规定是民事诉讼中,当事人作出自认表示后举证责任免除的情况。在诉讼过程中,一方当事人就对方当事人不利于自己这一方的主张(包括对案件事实和诉讼请求的主张),在庭审前的准备程序或庭审中,通过有关诉讼文书或言词的形式予以承认,即为诉讼上的自认。一方当事人自认的,另一方当事人无需再举证。“但涉及身份关系的案件除外”,是这款规定的但书,也就是本款规定的例外或限制。

  本案存在但书中规定的情况,涉及到周一某的身份关系。所谓身份关系,是指基于主体的一定身份而发生的以身份利益为内容的人身关系。如基于亲属、婚姻、智力劳动成果等而产生的身份关系,包括父母子女、夫妻、作者、发明者等身份关系。本案中涉及到周一某与其父母之间的父母子女身份关系的确认问题,属于“涉及身份关系的案件”。

  本案周一某身份关系的确认至关重要。首先,周一某身份关系的确认直接关系到被告最终负担多少赔偿费的问题。如果周一某确系从小过继他人也就是被他人收养,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自收养关系成立之日起,其与生父母及其他近亲属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因收养关系的成立而消除。周一某就没有扶养其生父母的义务了。反之,即便是男到女家生活,甚至是与弟兄约定了对老人“活不养,死不葬”,周一某扶养老人的义务都无法免除。这最终将决定被告是负担死者父母扶养费总额的1/2还是1/3数额。其次,周一某身份关系的确认,不但关系到当事人之间财产关系的变化,关系到案外人周一某与原告当事人之间权利义务的变更,而且还可能影响到特定当事人的身心健康和今后的正常生活,同时还会涉及一定的社会伦理道德观念。

  本案周一某身份的确认不适用民事诉讼自认的规定,不能因为被告的自认而免除原告举证责任。关于死者父母共有几名子女的问题,不是原告陈述,被告无异议就可以确定的,它属于客观事实,有法律上的认定标准及身份关系的特有证明材料。所以,原告主张周一某从小过继给他人,办案人员还须坚持“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要求原告举证并审慎审核原告提供的证据,以求达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

作者贾艳明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海星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