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无过错为何还要酌情补偿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案例 > 正文

被告无过错为何还要酌情补偿

2010年11月27日21:09 东方法眼 王学堂
   
 

  2009年4月7日晚,喜结连理的小驰和小丽在增城某酒楼大宴亲朋。身为小驰的同事,阿敏欣然赴会。阿敏于次日凌晨0时30分许经抢救无效死亡。

  广州中院二审认为,作为成年人,阿敏应当对自己的健康及生命安全尽最大的注意义务。本案中,小驰、小丽举办婚宴不属于商业性行为,其二人对阿敏不负有法定的安全保障义务。鉴于小驰与小丽同意给予适当补偿,结合本案的具体情况,法院裁定小驰、小丽补偿原告18000元。(2010年11月25日南方日报)

  这个案件判决从责任认定上无疑是正确的。

  但既然法院认定二被告没有过错,不承担责任,为何还要二被告补偿原告18000元?

  这里有个法律的认识误区。

  一般来说,参加自己婚礼的人都是亲朋好友,突然间死在了自己的喜宴上,是一件相当不吉利、不喜庆的事。作为当事人,往往愿意对死者予以适当补偿。

  但这种补偿往往是自愿性的,而且发生在调解阶段。被告的补偿意愿往往也是调解结案。

  让我们来还原本案的审理过程(纯属推测,如与事实不符,以事实为准),该案中法官调解,被告愿意在认定自己无责任的前提下补偿原告18000元,但原告不同意,认为“作为宴会的组织者,负有采取必须、恰当的方式防止饮酒带来的负面作用的一般注意义务。但小驰、小丽没有履行义务,饮酒前没有采用适当方式提醒宾客,当阿敏醉酒后不省人事、口吐白沫之际,并没有及时报警或拨打120进行救护,实质耽误了救护时间”,应适用过错责任。这种情况下,调解无效。但判决书中可否再因原告调解中的“补偿原告18000元”的承诺而直接下判呢?

  我知道,这是当下许多法院的惟一选择,理由就是当事人自愿。

  但调解中的自愿等于判决中的自愿吗?

  当然不能等同。

  《最高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七条规定,在诉讼中,当事人为达成调解协议或者和解的目的作出妥协所涉及的对案件事实的认可不得在其后的诉讼中作为对其不利的证据。

  《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调解规则》第二十条规定,〔证据在其他程序中的合法性〕双方当事人允诺:不论以后的仲裁程序或诉讼程序是否涉及作为调解主题的争议,双方都不援引或提出下列各点作为仲裁或诉讼的证据:1、他方当事人所表示的关于可能解决争议的意见,或提出的建议;2、他方当事人在调解过程中所作的承诺;3、调解员提出的建议;4、他方当事人已表示愿意接受调解员为解决争议提出的建议这一事实。

  《国际商会调解与仲裁规则》第十一条规定,双方当事人同意在以后任何诉讼或仲裁程序中不得提供下列各项作为证据:一、任何一方当事人就涉及可能和解解决争议所表示的见解或提出的建议:二、调解员提出的任何建议;三、一方当事人曾表示愿意接受调解员提出的和解建议的事实。

  当然,在当下稳定压倒一切的司法倾向下,判决被告不承担责任的同时责令其给予一定的补偿无疑是一种司法智慧。对上访、息诉都有一定好处。


┃相关链接:

我国诉讼调解存在的缺陷及其完善

关于司法调解的思考

人民调解委员会组织条例

调解协议为他人设定义务无效

如何正确发挥调解方式的作用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关于印发基层劳动人事争议调解工作规范的通知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